首页 > 图书详情

中国石油产业发展报告(2019) 经济管理类;皮书;工业部门经济学;产业经济类

售价:¥111 ¥148
5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石油蓝皮书
ISBN:978-7-5201-4322-6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石油市场极为复杂和动荡的一年,中美贸易摩擦、伊核制裁、OPEC减产、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地缘政治动荡等多重因素交织在一起。本书基于上述宏观背景,从国际和国内两个视角,借助各渠道的权威数据,对2018年石油需求、石油供应、石油贸易、炼油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力求呈现2018年石油产业发展的全景图;同时,在此基础上,结合经济发展形势和全球能源产业转型大背景,对2019年及中长期的石油产业发展趋势进行预测。
[展开]
[1][1]Greenwald,A.G.,“Ego Task Analysis:A Synthesis of Research on Ego-involvement and Self-awareness”,in A.H. Hastorf and A.M.Isen eds.,Cognitive Social Psychology(New York:Elsevier/ North-Holland,1982). [2][2]Paul M. Romer,“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Run Growth”,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5(1986). [3][3]IBM:《中国制造业走向2025》。 [4][4]埃森哲:《三大增长动力——探索生产率提升新路径,助力中国经济和企业成功转型》。 [5][5]丁伟、Allieu Badara Kabia、邢源源:《创新驱动中国经济发展:回顾与展望》,《辽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 [6][6]李平、王春晖、于国才:《基础设施与经济发展的文献综述》,《世界经济》2011年第5期。 [7][7]刘强、王恰:《中国的能源革命——供给侧改革与结构优化(2017~2050)》,《国际石油经济》2017年第8期。 [8][8]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6—2020年)》。 [9][9]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 [10][10]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路线图》,2015年10月。 [11][11]焦红兵:《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作用的分析》,《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01年7月。 [12][12]杨立岩、王新丽:《人力资本、技术进步与内生经济增长》,《经济学》(季刊)2004年7月。 [13][13]黄群慧主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业化进程报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 [14][1]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802/t20180228_1585631.html。 [15][2]国家能源局:《2017年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http://www.nea.gov.cn/2018-01/22/c_136914154.htm。 [16][3]中国电力联合会:《2017年全国电力工业统计快报数据一览表》,http://www.cec.org.cn/guihuayutongji/tongjxinxi/niandushuju/2018-02-05/177726.html。 [17][4]国家能源局:《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http://www.gov.cn/xinwen/2018-03/09/content_5272569.htm。 [18][1]李伟:《夯实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新经济导刊》2018年第10期。 [19][2]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关于印发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国能发规划〔2018〕22号),http://zfxxgk.nea.gov.cn/auto82/201803/t20180307_3125.htm。 [20][3]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8)》,石油工业出版社,2018。 [21][4]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中国地热能发展报告(2018)》,中国石化出版社,2018。 [22][5]邹才能:《新时代能源革命与油公司转型战略》,《北京石油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8年第4期。 [23][1]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等编《中国石油产业发展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24][2]IEA,Oil Market Report,2018. [25][4]PIRA,World Oil Market Forecast,2018. [26][1]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2019年成品油市场预测报告》,2018年9月。 [27][2]中国石化咨询公司:《石油石化市场年度分析报告(2017)》,2017。 [28][3]中国石化燃料油公司:《船用燃料低硫化战略机遇分析》,2018年8月。 [29][4]中国产业信息网:《2018年中国航空运输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前景预测》,2018年5月。 [30][5]中国经营报:《起底“低价油”利益链:偷逃税款或达千亿元》,2018年11月。 [31][6]山东省政府:《加快七大高耗能行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18年10月。 [32][7]海南省政府:《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公开征求意见稿),2018年8月。 [33][1]BP:《2018年能源统计年鉴》,2018。 [34][2]EIA,“Drilling Productivity Report”,http://www.eia.gov/petroleum/drilling/. [35][3]王佩、李涵:《炼油重心东移引发市场争夺日趋激烈》,《中国石化报》2016年12月16日 [36][4]陈波、王佩、刘文卿:《美国原油出口亚太前景分析》,《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1期。 [37][1]BP:《2018年能源统计年鉴》,2018。 [38][2]PIRA,“Regional Evolution”,https://data.pira.com/OilTrade/main.asp. [39][3]高扬:《全球成品油贸易变化趋势分析》,《石油化工技术与经济》2017年第6期。 [40][1]刘小丽:《2016年我国成品油出口形势分析及政策建议》,《专家建议》2017年第2期。 [41][2]方壮志、钱进:《我国成品油贸易出口面临的困境及应对措施》,《对外经贸实务》2016年第4期。 [42][3]李军、张丰胜:《中国成品油出口贸易发展现状及展望》,《国际石油经济》2016年第8期。 [43][4]钟飞、王小强、杨之琪:《2015年中国成品油出口情况及市场前景预测》,《国际石油经济》2016年第3期。 [44][5]田秋瑾:《2016年中国燃料油供需概况及进口燃料油数据分析》,隆众资讯。 [45][6]张春宝:《国际成品油运输现状及我国成品油出口运输探讨》,《当代石油石化》2011年第5期。 [46][7]石宝明:《我国LPG供求分析及展望》,《当代石油石化》2017年第5期。 [47][8]高健:《全球原油贸易形成新格局:供应多极化、需求中心化》,《中国石化》2018年第3期。 [48][1]EIA,“Drilling Productivity Report”. [49][2]EIA,“EIA’s Drilling Productivity Report Adds Anadarko Region,Aggregates Marcellus and Utica”. [50][3]EIA,“U.S. Crude Oil Production Forecast Expected to Reach Record High in 2018”. [51][4]EIA. “EIA Now Provides Estimates of Drilled but Uncompleted Wells in Major Production Regions”. [52][5]EIA. “Initial Production Rates in Tight Oil Formations Continue to Rise”. [53][6]EIA,“EIA Expects Near-term Decline in Natural Gas Production in Major Shale Regions”. [54][1]Energy Aspects OPEC & Non-OPEC Supplies. [55][2]IEA:《世界能源投资报告》,2018年7月。 [56][1]FGE,“Start of STAR Refinery Will Reduce Turkey’s Naphtha and Diesel Imports Dramatically”,2018年10月。 [57][2]FGE,“Long-delayed Persian Gulf Star Refinery Finally Near Completion;What’s Next?”,2018年9月。 [58][3]FGE,“Low Rhine Water Levels Could Exaggerate Pent-up Inland Gasoil Demand”,2018年8月。 [59][4]IHS,“Asia Pacific Downstream Long-Term Outlook”,2018年5月。 [60][5]IHS,“Middle East Downstream Long-Term Outlook”,2018年5月。 [61][1]白雪松、石宝明:《2014年中国炼油市场情况回顾及2015年展望》,《化学工业》2015年第2期。 [62][2]费华伟、陈蕊:《2017年中国炼油工业发展状况与趋势》,《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5期。 [63][3]王建:《炼油行业发展现状及发展对中海油炼油板块的启示》,《石化技术》2018年第5期。 [64][4]刘初春、郎岩松:《对我国石油外贸政策的思考及建议》,《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3期。 [65][1]曾兴球:《“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机遇与挑战》,《中国石油报》2018年8月7日。 [66][2]BP,“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June 2018。 [67][1]International Marine Organization(IMO),“Sulphur 2020—Cutting Sulphur Oxide Emissions”,http://www.imo.org/en/MediaCentre/HotTopics/Pages/Sulphur-2020.aspx。 [68][2]Rick Joswick,Gary Greenstein,Ken Bogden and Chris Midgley,“Making Waves—The Final Countdown to IMO 2020”,April 2018,Platts. [69][3]Nikhil Bhandari,Neil Mehta,Vinit Joshi,Patrick Creuset and Trina Chen,“The IMO 2020:Global Shipping’s Blue Sky Moment”,May 2018,Goldman Sachs. [70][1]冯保国:《关于促进中国原油期货发展的思考》,《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4期。 [71][2]况龙、佘建跃:《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定价逻辑和初步实证分析》,《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5期。 [72][3]况龙、佘建跃:《上海原油期货的地缘意义和展望》,《中国能源报》2018年4月2日第004版。 [73][4]李伟、王宇纯:《浅析开启中国原油期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全国流通经济》2018年第6期。 [74][5]周敬成、万宏、王一、庞恩莉:《上海原油期货上市对石油石化企业的影响》,《国际石油经济》2015年第3期。 [75][6]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Oil 2018-Analysis and Forecasts to 2023”,March 2018. [76][7]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China’s Crude Futures Off to A Strong Start”,Monthly Oil Market Report,April 2018. [77][8]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OPEC),“China’s New Crude Oil Futures:A New Regional Crude Benchmark?”,Monthly Oil Market Report,April 2018.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