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跨国公司嵌入对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的影响 经济管理类;专著 VIP

售价:¥53.04 ¥78
0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海西求是文库
刘荷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12 出版
ISBN:978-7-5201-5533-5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本书以嵌入、产业集群、跨国公司溢出效应、知识资源与学习能力等相关理论为基础,综合运用探索性案例分析、理论归纳与演绎、问卷调查、统计分析、社会网络等多种方法,从网络演进、创新机制及情境因素等方面深入探讨了跨国公司嵌入对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的影响,深化了跨国公司溢出效应的相关研究,也对我国地方政府引进跨国公司、培育和引导本地物流产业集群创新发展具有较高的实践指导价值。
[展开]
  •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海西求是文库》编辑委员会
  • 总序
  • 前言
  • 第一章 绪论
    1. 第一节 研究背景和意义
    2. 第二节 研究问题和概念界定
    3. 第三节 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
    4. 第四节 研究内容与创新点
  • 第二章 理论基础与文献综述
    1. 第一节 嵌入理论
    2. 第二节 跨国公司对东道国的影响
    3. 第三节 产业集群理论
    4. 第四节 知识资源与学习能力
    5. 第五节 相关文献及其评述
  • 第三章 跨国公司嵌入物流产业集群的现状分析
    1. 第一节 跨国公司嵌入物流产业集群的动因与影响因素
    2. 第二节 跨国公司嵌入物流产业集群的模式与过程
    3. 第三节 跨国公司嵌入我国物流产业集群的特点与制约因素
    4. 第四节 本章小结
  • 第四章 跨国公司嵌入对物流产业集群网络演进的影响
    1. 第一节 理论分析
    2. 第二节 研究设计
    3. 第三节 案例集群网络演化分析
    4. 第四节 本章小结
  • 第五章 跨国公司嵌入影响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的探索性案例分析
    1. 第一节 研究问题与方法
    2. 第二节 理论预设
    3. 第三节 案例选择、数据收集与案例简介
    4. 第四节 案例分析
    5. 第五节 结果讨论
    6. 第六节 本章小结
  • 第六章 跨国公司嵌入影响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的机制
    1. 第一节 跨国公司嵌入与物流产业集群创新
    2. 第二节 知识资源的中介作用
    3. 第三节 学习能力的中介作用
    4. 第四节 跨国公司嵌入影响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绩效的调节变量
    5. 第五节 本章小结
  • 第七章 实证研究设计
    1. 第一节 研究方法与问卷设计
    2. 第二节 变量测度指标
    3. 第三节 预调研与小样本检验
    4. 第四节 数据收集与描述性统计
    5. 第五节 本章小结
  • 第八章 实证研究分析
    1. 第一节 信度与效度检验
    2. 第二节 主效应与调节效应:层次回归分析
    3. 第三节 中介效应:结构方程模型
    4. 第四节 实证结果总结
    5. 第五节 本章小结
  • 第九章 研究结论、对策建议与展望
    1. 一 研究结论
    2. 二 对策建议
    3. 三 研究展望
  • 附录1 访谈提纲
  • 附录2 调查问卷
[1][1]郭劲光:《网络嵌入:嵌入差异与嵌入绩效》,《经济评论》2006年第6期。 [2][2]阳水长:《产业集群影响研究的文献综述——基于嵌入性经济和社会网络视角》,《技术与市场》2009年第10期。 [3][3]陆辉:《产业集群研究的新视角:新经济社会学理论述评》,《科学·经济·社会》2011年第6期。 [4][4]陈景辉、师颖新:《基于“嵌入性”视角的跨国公司在华战略演进研究——从战略连接、战略嵌入到战略耦合》,《国际贸易问题》2011年第12期。 [5][5]刘建文:《FDI对物流产业集群的经济效应分析》,《商业经济与管理》2009年第8期。 [6][6]王非、冯耕中:《我国物流集聚区内涵与形成机理研究》,《统计与决策》2010年第24期。 [7][7]曹玉廷、冯定忠:《基于新经济的产业集群发展研究》,《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1年第24期。 [8][8]李琳、杨田:《地理邻近和组织邻近对产业集群创新影响效应——基于对我国汽车产业集群的实证研究》,《中国软科学》2008年第2期。 [9][9]李靖、张永安:《复杂网络理论在物流网络研究中的应用》,《中国流通经济》2011年第5期。 [10][10]白素霞、陈井安:《产业集群向创新集群演化研究》,《经济体制改革》2015年第3期。 [11][11]Daniel J Flint.Logistics innovation:A customer value-oriented social process[J]..2005,2(1):113-147. [12][12]王燕:《物流产业集群创新机制形成的影响因素分析》,《中国流通经济》2009年第7期。 [13][13]刘育新:《嵌入性与产业集群研究》,《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4年第10期。 [14][14]M.Granovetter 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The Problem of Embeddedness[J].,1985,(191):481-510. [15][15]Uzzi B.Social Structure and Competition in Inter-firm networks:The Paradox of Embeddedness[J].,1997,42(1):35-67. [16][16]Gulati R.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The Problem of Embeddedness[J].,1998,(8):19. [17][17]Anderson U.Subsidiary Embeddedness and Control in the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J].,1996,29(2):18-34. [18][18]Zukin S,Dimaggio P. [M].Lond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0.36. [19][19]Halinen A,Tornroos J.The Role of Embeddedness in the Evolution of Business Networks[J].,1998,14(3):187-205. [20][20]Hess M.“Spatial” Relationships towards a Conceptualization of Embeddedness[J].,2004,28(2):165-186. [21][21]Hagedoom J.Understanding the Cross-level Embeddedness of Inter-firm Partnership Formation[J].,2006,31(3):670-680. [22][22]Barber B.All Economics are “Embedded”:The Career of a Concept and beyond[J].,1995,(62):387-413. [23][23]Gulati R,Khanna T,Nohria N.Unilateral Commitments and the Importance of Process in Alliances[J].,1994,(03):89-105. [24][24]Yorgos A R,Dimitrios E S.MNEs and Policy Networks:Institutional embeddedness and Strategic Choice[J].,2010,(45):250-256. [25][25]甄志宏:《从网络嵌入性到制度嵌入性——新经济社会学制度研究前沿》,《江苏社会科学》2006年第3期。 [26][26]李彬、谷慧敏、高伟:《制度压力如何影响企业社会责任:基于旅游企业的实证研究》,《南开管理评论》2011年第6期。 [27][27]张敏、张一力《文化嵌入、契约治理与企业创新行为的关系研究——来自温州民营企业的实证检验》,《科学学研究》2014年第3期。 [28][28]魏江、郑小勇:《文化嵌入与集群企业创新网络演化的关联机制》,《科研管理》2012年第12期。 [29][29]林嵩:《国内外嵌入性研究评述》,《技术经济》2013年第5期。 [30][30]Abrahamson E,Fombrun C J.Macroclusters:Determinates and Consequences[J].,1994,(19):728-755. [31][31]Halinen A,Tornroos J.The Role of Embeddedness in the Evolution of Business Networks[J].,1998,14(3):187-205. [32][32]Fletcher R,Barrett N.Embeddedness and the Evolution of Global Networks:An Australian Case Study[J].,2001,30(7):561-573. [33][33]向永胜:《文化嵌入对集群企业创新能力的作用机制及协同演进机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34][34]Rowley T,Behrens D,Krackhardt D.Redundant Governmence Structures:An Analysis of Structural and Relational Embeddedness in the Steel and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J].,2000,(21):369-386. [35][35]蔡宁、吴结兵:《产业集群组织间关系密集型的社会网络分析》,《浙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36][36]Cowan R,Jonard N,Zimmermann J B.Bilateral collaboration and the Emergence of Innovation Networks[J].,2007,(53):1051-1067. [37][37]Dimaggio P.Culture and Cognition[J].,1997,(23):263-287. [38][38]Nahapiet J,Ghoshal S.Social Capital,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the Organizational Advantage[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98,23(2):242-266. [39][39]Zhang Y,Li I-I.Innovation Search of New Ventures in a Technology Cluster:the Role of Ties with Service Intermediaries[J].,2010,31,(1):88-109. [40][40]朱海燕、魏江:《集群网络结构演化分析——基于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嵌入的视角》,《中国工业经济》2009年第10期。 [41][41]杨皎平、金彦龙、戴万亮:《网络嵌入、学习空间与集群创新绩效:基于知识管理的视角》,2012年第6期。 [42][42]俞鲲鹏、郭东强:《产业集群的企业网络嵌入性与创新活动的关系研究》,《软科学》2013年第8期。 [43][43]张荣祥:《企业创业社会网络嵌入与绩效关系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44][44]Baum J C,Calabrese T,Silverman B S.Don't Go It alone:Alliance Network Composition and Startups's Performance in Canadian Biotechnology[J].,2000,21(3):267-294. [45][45]吴结兵、徐梦周:《网络密度与集群竞争优势:集聚经济与集体学习的中介作用——2001至2004年浙江纺织业集群的实证分析》,《管理世界》2008年第8期。 [46][46]蒋天颖、王峥燕、张一青:《网络强度、知识转移对集群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科研管理》2013年第8期。 [47][47]范群林、邵云飞、唐小我等:《结构嵌入性对集群企业创新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科学学研究》2010年第12期。 [48][48]Gebreeyesus M,Mohnen P.Innovation Performance and Embeddedness in Networks:Evidence from the Ethiopian Footwear Cluster[J].,2013,41(5):302-316. [49][49]许冠南:《关系嵌入性对技术创新绩效的影响研究——基于探索型学习的中介机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 [50][50]向永胜:《文化嵌入对集群企业创新能力的作用机制及协同演进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51][51]Dayasindhu N.Embeddedness,Knowledge Transfer,Industry Clusters and Global Competitiveness:A Case Study of the Indian Software Industry[J].,2002,22(9),551-560. [52][52]Dyer J H,Nobeoka K.Creating and Managing a High-performance Knowledgesharing Network:The Toyota Case[J].,2000,21(3):345-367. [53][53]Uzzi B.Social Structure and Competition in Inter-firm Networks:The Paradox of Embeddedness[J].,1997,42(1):35-67. [54][54]Grabber G. [M].London:Routledge Press,1993.89-102. [55][55]卢杰、黄新建:《社会网络嵌入性对产业集群竞争力的影响分析》,《江西社会科学》2009年第5期。 [56][56]吴结兵、徐梦周:《网络视角下产业集群竞争优势:理论模型与实证研究》,《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57][57]Xu Guannan.Effects of Relational Embeddedness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An Empirical Study in China[J].,2012,6(1):108-123. [58][58]游达明、马北玲:《关系契合对知识迁移与突破性创新绩效的影响研究》,《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4年第12期。 [59][59]陈莉平:《企业间关系网络嵌入对竞争优势影响的实证研究——以战略协同能力为中介变量》,《科技进步与对策》2014年第12期。 [60][60]梁娟、陈国宏:《多重网络嵌入与集群企业知识创造绩效研究》,《科学学研究》2015年第1期。 [61][61]Talmud I,Mesch G S.Market Embeddedness and Corporate Instability:The Ecology of Inter-industrial Networks[J].,1997,26(6):419-441. [62][62]侯仕军:《社会嵌入概念与结构的整合性解析》,《江苏社会科学》2011年第2期。 [63][63]Walker G,Kogut B,Shan W.Social Capital,Structural Holes and The Formation of an Industry Network[J].,1997,8(2),109-125. [64][64]Hite J S,Hesterly W S.The Evolution of Firm Networks:From Emergence to Early Growth of the Firm[J].,2001,22(3):275-286. [65][65]吉丹俊:《关于FDI溢出效应研究的文献综述》,《上海商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 [66][66]Chang S,Xu N.Spillovers and Competition among Foreign and Local Firms in China[J]..2008,29(5):495-518. [67][67]Xu X,Sheng Y.Productivity Spillovers fro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irm Level Evidence from China[J].,2012,40(1):62-74. [68][68]夏晴:《服务业FDI的微观经济效应研究综述》,《经济学动态》2011年第2期。 [69][69]Kurata Ohkawa,Okam Ura.Location Choice,Competition and Welfare in Non-tradable Service FDI[J].,2009,(18):20-25. [70][70]Crespo N,Fontoura M P.Determinant Factors of FDI Spillovers——What Do We Really Know?[J]..2007,35(3):410-425. [71][71]韩阳:《外商直接投资产业间技术溢出效应的模型度量》,《统计与决策》2013年第4期。 [72][72]韩德超:《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工业企业效率影响研究》,《统计研究》2011年第2期。 [73][73]苏楠、宋来胜:《FDI、产业集聚结构和行业创新绩效——基于制造业13个分行业面板数据的GMM分析》,《经济与管理》2013年第7期。 [74][74]Javorcik B S,Spatareanu.To Share or not to Share:Dose Local Participation Matter for Dpillovers Fro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J]..2008,(85):194-217. [75][75]陈景辉、王玉荣:《跨国公司嵌入与我国开发区产业集聚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2009年第4期。 [76][76]张伟、张晓青、吴学花:《FDI集群经济效应及环境效应的空间面板计量分析》,《经济学动态》2013年第10期,第96~102页。 [77][77]ZhouY,Xin T.An Innovative Region in China:Interaction between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and Local Firms in a High-tech Cluster in Beijing[J].,2003,79(2):129-152. [78][78]任胜钢、林哲:《集群内跨国公司的当地结网与中小企业的国际化》,《国际贸易问题》2006年第8期。 [79][79]任胜钢:《苏州产业集群与跨国公司互动关系的实证研究》,《中国软科学》2005年第1期。 [80][80]俞毅:《论东道国产业集群与跨国公司的直接投资:相互影响及政策建议》,《国际贸易问题》2005年第9期。 [81][81]黄德春、刘志彪:《开放型产业集群中跨国公司的作用研究——以长江三角洲地区高新技术产业集群为例》,《江海学刊》2006年第1期。 [82][82]秦政强、赵顺龙:《全球价值链下东莞家具产业集群治理结构演变》,《现代管理科学》2010年第2期。 [83][83]胡大立:《我国产业集群全球价值链“低端锁定”的诱因及其突围》,《现代经济探讨》2013年第2期。 [84][84]Birkinshaw Julian.Characteristics of Foreign Subsidiaries in Industry Clusters[J].,2000,31(1):141-154. [85][85]任胜钢、李燚:《集群形成和发展中跨国公司的正负面影响及实证分析》,《研究与发展管理》2005年第4期。 [86][86]盖骁敏:《产业集聚形成过程中的FDI溢出效应分析》,《东岳论丛》2010年第9期。 [87][87]刘建文:《FDI对物流产业集群的经济效应分析》,《商业经济与管理》2009年第8期。 [88][88]姚娟、庄玉良:《外商直接投资对我国地区物流发展水平的影响研究》,《世界经济研究》2012年第7期。 [89][89]张宝友、朱卫平、孟丽君:《物流产业效率评价及与FDI质量相关性分析——基于2002至2011年数据的分析》,《经济地理》2013年第1期。 [90][90]张宝友、朱卫平、孟丽君等:《物流产业FDI风险的形成机理、测度与产业政策》,《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2年第8期。 [91][91]王燕:《物流产业集群创新机制形成的影响因素分析》,《中国流通经济》2009年第7期。 [92][92]邓爱民、张春龙:《全球价值链下物流产业集群升级研究——以湖南省物流产业集群为例》,《情报杂志》2012年第4期。 [93][93]Porter M.E.Clusters and New Economics Competition[J].,1998(11):77-90. [94][94]惠宁:《产业集群的区域经济效应》,中国经济出版社,2008。 [95][95]Alex Hon.Three Variations on Identifying Clusters.Paper Presented at the DECP-workshop on Cluster Analysis and Cluster-based Policy,,1997(10):101-119. [96][96]Markusen A.Sticky Places in Slippery space:A Typology of Industrial Districts[J].,1996,72(3):293-313. [97][97]张云伟:《跨界产业集群之间合作网络研究:以张江和新竹IC产业为例》,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学位,2013。 [98][98]黄建康:《新经济条件下产业集群与发展动力研究》,南京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 [99][99]王文平、谈正达:《有核型网络中知识共享深度和创新资源投入》,《管理工程学报》2008年第3期。 [100][100]申玉茗、吴康、任旺兵:《国内外生产性服务业空间集聚的研究进展》,《地理研究》2009年第6期。 [101][101]雷小毓:《产业集群的成长和演化机理研究》,西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7。 [102][102]高映红:《基于核心企业的集群网络式创新研究》,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03][103]尤振来、刘应宗:《西方产业集群理论综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104][104]杨蕙馨、李宁:《基于内部协调机制的新产业区理论评述》,《学术研究》2006年第2期。 [105][105]王缉慈:《创新的空间——企业集群与区域发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106][106]李刚:《基于自组织理论的集群形成和演化研究》,《学术交流》2005年第2期。 [107][107]Tichy G. [M].London:Piontimited,1998. [108][108]Ahokangas H.Hot Spots and Blind Spots:Geographical Clusters of Firms and Innovation[J].,1999,21(4):199-220. [109][109]Giuliani Elisa,Bell Martin.The Micro-determinents of Meso-level Learning and Innovation:Evidence from a Chilean Wine Cluster[J].,2005,34(1):47-68. [110][110]于佳群:《创新网络视角下产业集群升级研究》,辽宁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111][111]杨皎平:《产业集群特性要素对技术创新的影响研究》,沈阳工程技术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12][112]曹群:《基于产业链整合的产业集群创新机理研究》,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113][113]杨锐:《产业集群创新的NRC分析框架——三个案例的比较分析》,《科学学研究》2010年第4期。 [114][114]Padmore Tim,Hervey ibson H.Modelling System of Innovation.Part II,A Framework for Industrial Cluster Analysis in Regions[J].,1998(26):625-641. [115][115]Asheim B T,Isaksen A.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s:The Integration of Local“Sticky”and Global “Ubiquitous”Knowledge[J].,2002(27):77-86. [116][116]张润东:《基于知识管理的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研究》,天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 [117][117]史焱文、李二玲、李小建:《农业产业集群创新效率及影响因素——基于山东省寿光蔬菜产业集群的实证分析》,《地理科学进展》2014年第7期。 [118][118]Malipiero A,Munari F,Sobrero M.Local Firms as Technological Gatekeepers within Industrial Districts:Knowledge Creation and Dissemination in the Italian Packaging Machinery Industry.Paper presented to the DRUID winter conference,2005:1-31. [119][119]王卫东、陈丽珍、胡绪华:《龙头企业数量特征对集群创新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年第24期。 [120][120]邢夫敏:《FDI嵌入集群情境下本土高新技术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因素研究——以长三角地区为例》,《科技管理研究》2013年第13期。 [121][121]张润东:《基于知识管理的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研究》,天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 [122][122]库任俊:《基于生命周期理论的汽车产业集群可持续发展研究》,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123][123]Nick Clifton,Robyn Keast,David Pickernell,Martyn Senior.“Network Structure,Knowledge Governance,and Firm Performance:Evidence frominnovation Networks and SMES in the UK[J].,2010,41(3):337-373. [124][124]王艳荣:《农业产业集聚视角下技术创新效应的影响因素研究》,《经济经纬》2012年第5期。 [125][125]王卫东:《面向集群创新的企业网络作用及其演化机制研究》,东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26][126]Tremblay D G,Klein J L,Fontan J M,et al.Territorial Proximity and Innovation:A Survey of the Montreal Region.Research note no 2004-06a.Canada research chair oil the Socio-organizational challenges of the knowledge economy,2004:1-7. [127][127]Weterings A,Boschma R.Does Spatial Proximity to Custome Matter for Innovative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the Dutch Software Sector[J].,2009,38:746-755. [128][128]Boschma R.Proximity and Innovation:A Critical Assessment[J].,2005(39):61-74. [129][129]李琳、韩宝龙、高攀:《地理邻近对集群创新影响效应的实证研究》,《中国软科学》2013年第1期。 [130][130]Torre A.On the Role Played by Temporary Geographical Proximity in Knowledge Transmission[J].,2008(42):179-203. [131][131]邵云飞、成斌:《集群创新及其主要影响因素分析》,《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年第10期。 [132][132]蔡宁、吴结兵:《产业集群的网络式创新能力及集体学习机制》,《研究与发展管理》2005年。 [133][133]张嵩、黄立平:《组织学习的模式述评》,《山东经济》2002年第4期。 [134][134]蔡彬清、陈国宏:《链式产业集群网络关系、组织学习与创新绩效研究》,《研究与发展管理》2013年第4期。 [135][135]Mikael S.Creating Knowledge Networks:Lessons from Practice[J].,2005,9(6):17-29. [136][136]王晓娟:《知识网络与企业竞争优势》,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 [137][137]Cooke P.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General Finding and Some New Evidence from Biochology Cluster[J].,2002,(27):133-145. [138][138]Rothaermel F,Hess A.Building Dynamic Capabilities:Innovation Driven by Individual,Firm,and Network Level Effects[J].,2007,18(6):898-921. [139][139]章威:《基于知识的企业动态能力研究:嵌入性前因及创新绩效结果》,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140][140]白景坤:《产业集群的风险及其规避》,《当代经济研究》2011年第11期。 [141][141]Owen S J,Powell W W.Knowledge Networks as Channels and Conduits:The Effects of Spillovers in the Boston Biotechnology Community[J].,2004,15(1):5-21. [142][142]Bathelt H,Malmberg A,Maskell P.Clusters and Knowledge:Local Buzz,Global Pipelines and the Process of Knowledge Creation[J].,2002,26(3):293-311. [143][143]Malipiero A,Munari F,Sobrero M.Local Firms as Technological Gatekeepers within Industrial Districts:Knowledge Creation and Dissemination in the Italian Packaging Machinery.DURD working paper,2005,(5). [144][144]郑准、王炳富:《知识守门者与我国产业集群双重锁定的解锁》,《情报杂志》2013年第10期。 [145][145]魏江、徐蕾:《知识网络双重嵌入、知识整合与集群企业创新能力》,《管理科学学报》2014年第2期。 [146][146]Nonaka I.A Dynamic Theory of Organizational Knowledge Creation[J].,1994,5(1):14-37. [147][147]Leonard D,Sensiper S.The Role of Tacit Knowledge in Group Innovation.,1998,40(3):112-132. [148][148]魏江、申军:《产业集群学习模式和研究路径研究》,《研究与发展管理》,2003年第12期。 [149][149]赵林捷、汤书昆、李志刚:《组织间学习效果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以汽车产业为例》,《研究与发展管理》2008年第1期。 [150][150]唐丽艳、周建林、王国红:《双维度市场导向对集群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基于集群企业学习能力调节效应的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年第15期。 [151][151]蔡莉:《新创企业学习能力、资源整合方式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研究》,《管理世界》2009年第10期。 [152][152]张春河:《现代物流产业集群形成和演进模式研究》,北京交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 [153][153]赵道致、张春琴、孙德奎:《物流产业集群形成机理研究》,《北京理工大学学报》2012年第6期。 [154][154]徐康宁:《产业集聚形成的源泉》,人民出版社,2006。 [155][155]陈云萍:《物流产业集群的组织结构类型及其演进路径分析》,《中国科技论坛》2011年第5期。 [156][156]王非、时榛、贾涛:《我国物流集聚区功能整合模式研究》,《统计与决策》2011年第5期。 [157][157]唐卫宁、徐福缘:《物流产业集群共生发展影响因素》,《中国流通经济》2012年第4期。 [158][158]Panayides Photis M.Logistics Service Provider-client Relationship Transportation Research:Part E[J].,2005,41(3):179-200. [159][159]Claudine A.S,Paul W.H,Mario F.Supply chain Collaboration:Capabilities for Continuous Innovation[J].,2008,13(2):160-169. [160][160]李兰冰:《物流产业集群创新机制》,《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7年第6期。 [161][161]慕静:《物流企业集群服务创新行为演化模型及案例分析》,《商业经济与管理》2011年第9期。 [162][162]慕静:《基于循环创新链的物流企业集群服务创新体系研究》,《商业经济与管理》2012年第6期。 [163][163]谢泗新、张文华:《资源整合视角下的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网络运行机制》,《中国流通经济》2014年第3期。 [164][164]刘婷:《服务业跨国公司网络研究——基于海外机构的网络嵌入性》,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 [165][165]Cristopher A B、Hughmantera G:《跨国管理》(第二版),赵曙明主译:,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0。 [166][166]Andersson U,Forsgren M.Subsidiary Embeddedness and Control in the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J].,1996,5(5):487-508. [167][167]徐海洁、叶庆祥:《跨国公司本地嵌入失效的表现和成因研究》,《浙江金融》2007年第8期。 [168][168]邱国栋、陈景辉:《跨国公司在中国沿海开发区的嵌入性研究》,《财经问题研究》2010年第9期。 [169][169]Andersson U,Bjorkman N,Forsgren M.Managing Subsidiary Knowledge Creation:The Effect of Control Mechanisms on Subsidiary Local Embeddedness[J].,2005,14(6):521-538. [170][170]文嫣、杨友仁、侯俊军:《嵌入性与FDI驱动型产业集群研究——以上海浦东IC产业集群为例》,《经济地理》2007年第5期。 [171][171]李玉蓉、莫微微:《跨国公司本地嵌入影响因素的理论研究》,《经济视角》2014年第2期。 [172][172]黄海鹰:《跨国公司本地嵌入的涵义及影响因素分析》,《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3年第3期。 [173][173]Phillip CN,Bjorn A,Booco B S:The MNC as an Externally Embedded Organization:An Investigation of Embeddedness Overlap in Local Subsidiary Networks[J].Journal of World Business,2011,(46):497-505. [174][174]叶庆祥:《跨国公司本地嵌入过程机制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 [175][175]黄中伟、王宇露:《位置嵌入、社会资本与海外子公司的东道国网络学习——基于123家跨国公司在华子公司的实证研究》,《中国工业经济》2008年第12期。 [176][176]李元旭、王宇露:《东道国网络结构、位置嵌入与海外子公司网络学习——基于123家跨国公司在华子公司的实证研究》,《世界经济研究》2010年第1期。 [177][177]Meyer K E,Mudambi R,Narula R.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and Local Contexts:The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of Multiple Embeddedness[J].,2011,48(5):235-243. [178][178]Martin Heidenreich.The Social Embeddedness of Multinational Companies:A Literature Review[J].,2012,10(3):549-579. [179][179]朱顺林:《基于网络嵌入的子公司演化成长机制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180][180]黄海鹰:《跨国公司嵌入与地方产业集聚的互动机制研究》,《商业经济》2011年第4期。 [181][181]Giuliani E.Cluster Absorptive Capacity:Why Do Some Clusters Forge Ahead and Others Lag Behind[J].,2005,12(3):269-288. [182][182]任胜钢:《集群内跨国公司的当地结网与中小企业的国际化》,《国际贸易问题》2006年第8期。 [183][183]王雷:《集群区域跨国公司子公司知识外溢的影响因素研究》,《科研管理》2012年第10期。 [184][184]王雷:《外资嵌入影响集群企业创新能力的实证研究》,《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2年第9期。 [185][185]于海云、赵增耀:《FDI知识转移的影响因素及机理研究——基于员工流动的视角》,《科学学研究》2013年第8期。 [186][186]赵增耀、于海云:《基于员工流动的知识整合机制研究——以FDI嵌入型产业集群中外资员工流入的内资企业为例》,《科学学研究》2012年第5期。 [187][187]张方华、左田园:《FDI集群化背景下本土企业的网络嵌入与创新绩效研究》,《研究与发展管理》2013年第5期。 [188][188]Rugman A,Verbeke A. A Note on the Transnational Solution and the Transaction Cost Theory of Multinational Strategic Management[J] .[J]. 2003,(23):238-258. [189][189]唐保庆:《生产者服务业FDI追逐制造业FDI吗》,《财贸研究》2010年第5期。 [190][190]樊增强、宋雅楠:《企业国际化动因理论述评》,《当代经济研究》2005年第9期。 [191][192]《东莞市筹资12.2亿元 启动虎门港两个5万吨级泊位建设项目》[EB/QL],广东省人民政府网,http://www.gd.gov.cn/GOVPUB/zwdt/dfzw/200703/t20070319_14379.htm(2016-03-01)。 [192][193]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页:公司概况[EB/QL],http://www.china-ftz.com/showlist.asp?cataid=31(2016-01-05)。 [193][194]秦剑:《吸收能力、知识转移与跨国公司的突破性创新绩效》,《财经科学》2012年第11期。 [194][195]谢洪明、任艳艳、陈盈:《网络互惠程度与企业管理创新关系研究——基于学习能力和成员集聚度的视角》,《科研管理》2014年第1期。 [195][196]谢泗新、张文华:《资源整合视角下的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网络运行机制》,《中国流通经济》2015年第3期。 [196][197]张雪兰:《环境不确定性、市场导向与企业绩效——基于嵌入性视角的关系重构及实证研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7年第6期。 [197][198]Sirmon D G,Hitt M A,Ireland R D.Managing Firm Resources in Dynamic Environment to Create Value:Looking inside the Black Box[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07,32(1):273-292. [198][199]Wah C Y,Mei ikhoff T,Loh B,et al.Social Capital and Knowledge Sharing in Knowledge-based Organizations:An Empirical Study[J]..2007,3(1):29-48. [199][200]王欢芳、胡振华:《产业集群中吸收能力、社会资本与隐性知识流动关系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年第3期。 [200][201]吴结兵、郭斌:《企业自适应行为、网络化与产业集群的共同演化——绍兴县纺织业集群发展的纵向案例研究》,《管理世界》2010年第2期。 [201][202]张彦博、郭亚军、韩颖:《跨国公司的群居机制与落后地区的引资政策》,《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7年第2期。 [202][203]艾少伟、苗长虹:《异质性通道与跨国公司地方化结网——以苏州工业园为例》,《地理研究》2011年第8期。 [203][204]李靖、张永安:《复杂网络理论在物流网络研究中的应用》,《中国流通经济》2011年第5期。 [204][205]许秀玲:《高技术产业集群升级的企业网络演化形态研究——以杭州软件产业集群为例》,《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年第6期。 [205][206]陈守明:《跨国公司主导型产业集群特征分析——上海安亭案例》,《科技进步与对策》2010年第4期。 [206][207]江军民:《嵌入跨国外包体系的产业集群升级机理研究》,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07][208]Cyert G,Goodman B.The Relational View:Cooperation Strategy and Sources of Interorganizational Competitive Advantage[J].,2004,23(4):660-682. [208][209]Mulu Gebreeyesus and Pierre Mohnen.Innovation Performance and Embeddedness in Networks:Evidence from the Ethiopian Footwear Cluster.,2013,(41):302-316. [209][210]李卓蒙:《基于社会网络的创新扩散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09年第12期。 [210][211]Adler P S,Kwon S W.Social Capital:Prospect for a New Concept[J].,2010,27(1):17-40. [211][212]Boari S G.How Does the Core Entrepreneur Play Its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Clusters[J].,2009,(6):79-141. [212][213]Cho Y S,Hwang J,Lee D.Identification of Effective Opinon Leaders in the Diffusion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A Social Network Approach[J].,2012(79):97-106. [213][214]罗晓光、孙艳凤:《创新扩散网络结构与创新扩散绩效关系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年第8期。 [214][215]Akbar Zaheer,Geoffrey G B.Benefiting from Network Position:Firm Capabilities,Structural Holes,and Performance[J].,2012,(33):291-312. [215][216]邓峰:《核心企业网络权力对产业集群创新绩效的影响——基于网络运行效率的中介作用》,《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年第9期。 [216][217]付向梅、曹霞:《产学研联盟认知资本对创新绩效的影响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年第2期。 [217][220]刘雪峰、徐芳宁、揭上峰:《网络嵌入性与知识获取及企业创新能力关系研究》,《经济管理》2015年第3期。 [218][221]蒲明:《嵌入性、组织学习与跨国公司子公司发展的关系研究》,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219][222]刘益谦:《FDI主导的产业集群和地方产业升级研究》,苏州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20][223]Zhao Z A,Mitehell W.Dual Networks Perspective on Inter-organizational Transfer of R&D Capabilities:International Joint Ventures in the Chinese Automotive Industry[J].,2005,42(1):127-160. [221][224]张玮:《企业外部网络嵌入性对破坏性创新绩效的影响机制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222][225]张方华:《网络嵌入影响企业创新绩效的概念模型与实证分析》,《中国工业经济》2010年第4期。 [223][226]张云伟、曾刚、程进:《基于全球管道与本地蜂鸣的张江IC产业集群演化》,《地域研究与开发》2013年第6期。 [224][227]Miles R E,Snow C C.Causes of Failure in Network Organization[J].,2009,36(5):110-133. [225][228]魏江、向永胜:《文化嵌入与集群发展的共演机制研究》,《自然辨证法研究》2012年第3期。 [226][229]范婧婷、唐书林:《文化嵌入对集群核心企业知识溢出的影响机制研究》,《科技进步与对策》2014年第9期。 [227][230]关涛、薛求知:《跨国公司与在华子公司知识转移的属性构成与作用研究》,《研究与发展管理》2013年。 [228][231]Helena Yli-Renko,Erkko A,Harry J S.Social Capital,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Knowledge Exploitation in Young Technology-based Firms[J].,2004,(22):587-613. [229][232]Simmie J.Innovation and Urban Regions as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Nodes for the Transfer and Sharing of Knowledge[J].,2008,37(8):607-620. [230][233]Kafouros M,Klaus M,Yuan D.Home and Host Country Institutions,and the Foreign Entry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J].,2010,23(1):43-66. [231][234]石军伟、胡立军、付海燕:《企业社会资本的功效结构》,《中国工业经济》2011年第2期。 [232][235]杨菊萍、贾生华:《知识扩散路径、吸收能力与区域中小企业创新》,《科研管理》2009年第5期。 [233][236]郑幕强、黎贝贝:《FDI外溢网络、政府引导与创新型企业自主创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第4期。 [234][237]高春亮、李善同、周晓艳:《专业化代工、网络结构与我国制造业升级》,《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科版)2008年第2期。 [235][238]杜健、姜雁斌、郑素丽等:《网络嵌入性视角下基于知识的动态能力构建机制》,《管理工程学报》2011年第4期。 [236][239]杨潇、池仁勇:《外部节点、内部资源与企业创新绩效的关系研究:以长三角地区199家科技服务企业为例》,《研究与发展管理》2012年第1期。 [237][240]何炳华:《基于社会网络分析的集群供应链资本、知识发展能力与创新绩效研究》,上海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 [238][241]张志勇、刘益:《基于网络视角的企业间知识转移研究》,《情报杂志》2007年第11期。 [239][242]张慧、王核成、俞抒彤:《网络位势对集群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组织学习的中介作用》,《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年第15期。 [240][243]吴丹丹、谢建国:《FDI对产业集群作用的实证研究——以江苏省制造业产业集群为例》,《世界经济研究》2007年第6期。 [241][244]王雷、赵红岩:《FDI驱动型产业集群中本土企业的创新机制及策略选择》,《科技进步与对策》2009年第16期。 [242][245]李辉:《中国跨国公司海外社会资本向创新绩效的转化机制研究》,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 [243][246]Weber R A,Camerer C F.Cultural Conflict and Merger Failure:An Experimental Approach[J].Management Science,2003,49(1):400-416. [244][247]Simsek Z,Lubatkinm H,Floyd S W.Inter-firm Networks and Entrepreneurial Behavior a Structural Embedded Ness Perspective[J].,2003,29(3):427-442. [245][248]谭云清、马永生、李元旭:《社会资本、动态能力对创新绩效的影响——基于我国国际接包企业的实证研究》,《中国管理科学》2013年第11期。 [246][249]钱锡红、杨永福、徐万里:《企业网络位置、吸收能力与创新绩效——一个交互效应模型》,《管理世界》2010年第5期。 [247][250]陈金丹、胡汉辉:《产业集群网络中的知识转移研究》,《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0年第2期。 [248][251]Tseng C Y,Pai D C,Hung C H.Knowledge Absorptive Capacity and Innovation Performance in KIBS[J].,2011,15(6):971-983. [249][252]秦剑:《吸收能力、知识转移与跨国公司的突破性创新绩效》,《财经科学》2012年第11期。 [250][253]谢洪明、任艳艳、陈盈:《网络互惠程度与企业管理创新关系研究——基于学习能力和成员集聚度的视角》,《科研管理》2014年第1期。 [251][254]谢泗新、张文华:《资源整合视角下的物流产业集群创新网络运行机制》,《中国流通经济》2015年第3期。 [252][255]张雪兰:《环境不确定性、市场导向与企业绩效——基于嵌入性视角的关系重构及实证研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7年第6期。 [253][256]Sirmon D G,Hitt M A,Ireland R D.Managing Firm Resources in Dynamic Environment to Create Value:Looking inside the Black Box[J].,2007,32(1):273-292. [254][257]姜瑾:《FDI技术溢出效应影响因素的理论假设与经验证据》,《外国经济与管理》2007年第1期。 [255][258]江青虎:《集群企业的竞争优势研究——以组织内学习和环境动态性为调节变量》,《中国科技论坛》2010年第9期。 [256][259]Walter J,Lechner C,Kellermanns F W.Knowledge Transfer between and within Alliance Partners:Private versus Collective Benefits of Social Capital[J].,2007,60(7):698-710. [257][260]程跃、银路、李天柱:《不确定环境下企业创新网络演化研究》,《科研管理》2011年。 [258][261]Eisingerich A B,Bell S J,Tracey P.How can Clusters Sustain Performance?The Role of Network Strength,Network Openness and Environmental Uncertainty[J].,2010,39(2):239-253. [259][262]洪茹燕:《集群企业创新网络、创新搜索及创新绩效关系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260][263]刘作丽、贺灿飞:《集聚经济、制度约束与汽车产业跨国公司在华功能区位》,《地理研究》2011年第9期。 [261][264]余永乐:《政府支持、FDI与我国区域创新体系》,《产业经济研究》2013年第1期。 [262][265]Molina-Morales F X,Martunez-Feernaandez M T.How Much Difference is There between Industrial District Firms? A Net Value Creation Approach[J].,2004,(33):473-486. [263][266]张春河:《现代物流产业集群形成与演进》,北京交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 [264][267]许培源:《外商在华投资的技术效应——制度改善的视角》,《宏观经济研究》2011年第3期。 [265][268]易丹辉:《结构方程模型与应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266][269]林嵩:《结构方程模型理论及其在管理研究中的应用》,《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6年第2期。 [267][270]李怀祖:《管理研究方法论》,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 [268][271]Y1i-Renko H,Autio E,Sapienza H J.Social Capital,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Knowledge Exploitation in Young Technology-based Firms[J].,2001(6):587-613. [269][271]王同庆:《动态环境下嵌入式网络关系和网络能力对服务创新的影响》,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70][272]Norman P M.Knowledge Acquisition,Knowledge Loss and Satisfaction in High Technology Alliances[J].,2004(7):610-619. [271][273]魏江:《小企业集群创新网络的知识溢出效应分析》,《科研管理》2006年第6期。 [272][274]Mariano N,Pilar Q.Absorptive Capacity,Technological Opportunity,Knowledge Spillovers,And Innovative Effort[J].,2005,25(10):1141-1157. [273][275]Justin J,Jansen P,Frans A J,et al.Managing Potential and Realized Absorptive Capacity:How Do Organizational Antecedents Matter[J].,2005,(4):119-132. [274][276]Jung-Tang Hsueh,Neng-Pai Lin,Hou-Chao Li.The Effects of Network Embeddedness on Service Innovation Performance.,2010,30(10):1723-1736. [275][277]周国华:《物流企业服务创新的影响因素研究》,华中科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76][278]王同庆:《动态环境下嵌入式网络关系和网络能力对服务创新的影响》,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77][279]Jaworski B J,KoMi A K.Market Orientation:Antecedents and Concequences[J].,1993,(57):53-70. [278][280]王莉:《动态环境下企业网络、组织学习和企业绩效关系研究》,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 [279][281]周蓉:《基于物流产业集群的物流企业竞争力研究》,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280][282]刘爱雄、张高亮、朱斌:《对产业集群竞争力来源的理论分析》,《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6年第1期。 [281][283]倪昌红:《管理者的社会关系与企业绩效——制度嵌入及其影响路径》,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1。 [282][284]袁腾:《社会资本对高技术产业集群中企业协同成长影响研究》,大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 [283][285]余建英、何旭宏:《数据统计分析与SPSS应用》,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 [284][286]张鹏:《企业社会资本、组织学习和技术创新绩效研究》,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285][287]侯杰泰:《结构方程模型及其应用》,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