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9) 人口学;皮书;人口学;地方发展类社会

售价:¥96 ¥128
4人在读 |
0 评分
马小红 尹德挺 洪小良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12 出版
ISBN:978-7-5201-5810-7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本书是北京市人口研究所、北京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北京行政学院)社会学教研部2018~2019年的研究成果,全书分三个部分:总报告、分报告和专题报告。本书利用北京市政府、统计局、民政局等相关部门发布的数据和资料,结合报告作者们的深入调查和研究,立足北京市人口发展的现状和趋势,对城市社会治理、老龄化挑战下的积极应对、京津冀协同与副中心建设下的城市空间新格局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并给出了对策建议。
[展开]
[1][1]戴卫东:《老年长期护理需求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苏皖两省调查的比较研究》,《人口研究》2011年第4期,第86~94页。 [2][2]贾云竹:《北京市城市老年人对社区助老服务的需求研究》,《人口研究》2002年第2期,第44~48页。 [3][3]王琼:《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全国性的城市老年人口调查数据》,《人口研究》2016年第1期,第98~112页。 [4][4]王武林、陈瑶:《城市社区养老服务需求状况及影响因素》,《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年第23期,第6004~6007页。 [5][5]姚兆余:《农村居家养老服务需求的影响因素》,《中国人口报》,2019年3月8日(003)。 [6][6]赵瑞芳、林明鲜:《不同养老模式下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比较》,《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年第23期,第5937~5939页。 [7][7]周伟文、严晓萍、赵巍、齐心:《城市老年群体生活需求和社区满足能力的现状与问题的调查分析》,《中国人口科学》2001年第4期,第55~61页。 [8][1]Bloom,David and Morley Gunderson,“An Analysis of the Earnings of Canadian Immigrants”,in Richard Freeman and John Abwod (eds.),Immigration,Trade,and the Labor Market.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0,pp.321-342. [9][2]Borjas,George,“National Origin and the Skills of Immigrants”,in G.Borjas and R.Freeman,eds.,Immigration and the Work Force.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2,pp.17-48. [10][3]Cooke,T.J.,“Family Migration and the Relative Earnings of Husbands and Wives”,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2003,pp.338-349. [11][4]Ravenstein.E. G.,“The Laws of Migration”,Journal of the Statistical Society of London,Vol. 48,No. 2,1885,pp. 167-235. [12][5]Park R.,Race and Culture. Glencoe,IL:Free Press,1950. [13][6]陈志光:《安居乐业 和合能谐——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研究》,经济科学出版社,2016。 [14][7]风笑天:《社会学研究方法(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15][8]封志明、杨玲、杨艳昭、游珍:《京津冀都市圈人口集疏过程与空间格局分析》,《地球信息科学学报》2015年第15(1)期。 [16][9]辜胜阻、王建润、吴华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人口问题研究》,《经济与管理》2017年第1期。 [17][10]李国平、席强敏:《京津冀协同发展下北京人口有序疏解的对策研究》,《人口与发展》2015年第2期。 [18][11]陆大道:《京津冀城市群功能定位及协同发展》,《地理科学进展》2015年第34(3)期。 [19][12]陆杰华、郭冉:《京津冀协同发展下河北省人口流出的主要特征、问题及其对策》,《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20][13]马小红、胡梦芸:《京津冀协同发展视域下的北京流动人口发展趋势》,《前线》2016年第2期。 [21][14]王春蕊:《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下人口流动的影响及对策研究》,《经济研究参考》2016年第64期。 [22][15]熊景维:《我国进城农民工城市住房问题研究——以进城农民工的市民化为主要考量》,武汉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23][16]杨菊华:《从隔离、选择融入到融合:流动人口社会融入问题的理论思考》,《人口研究》2009年第1期。 [24][17]尹德挺、史毅:《人口分布、增长极与世界级城市群孵化——基于美国东北部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的比较》,《人口研究》2016年第6期。 [25][18]张耀军、张振:《京津冀区域人口空间分布影响因素研究》,《人口与发展》2015年第3期。 [26][19]张耀军:《京津冀城市圈人口有序流动及合理分布》,《人口与发展》2015年第2期。 [27][1]曹传新:《国外大都市圈规划调控实践及空间发展趋势——对我国大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借鉴与启示》,《规划师》2002年第6期,第83~87页。 [28][2]陈锐、宋吉涛:《世界城市:城市化进程的高端形态》,《中国科学院院刊》2010年第3期,第271~278页。 [29][3]崔功豪:《都市区规划——地域空间规划的新趋势》,《国外城市规划》2001年第5期,第1页。 [30][4]江艇、孙鲲鹏、聂辉华:《城市级别、全要素生产率和资源错配》,《管理世界》2018年第3期,第38~50页。 [31][5]李强:《政策变量与中国社会分层结构的调整》,《河北学刊》2007年第5期,第46~51页。 [32][6]牛雄、林斌:《城市中心漂移论与雄安新区》,《中国发展观察》2017年第8期,第24~25页。 [33][7]刘爱华:《京津冀流动人口的空间集聚及其影响因素》,《人口与经济》2017年第6期,第71~78页。 [34][8]陆铭:《城市、区域和国家发展——空间政治经济学的现在与未来》,《经济学》(季刊)2017年第4期,第1499~1532页。 [35][9]孟晓晨、马亮:《“都市区”概念辨析》,《城市发展研究》2010年第9期,第36~40页。 [36][10]宁晓刚、王浩、林祥国、曹银旋、杜军:《京津冀城市群1990~2015年城区时空扩展监测与分析》,《测绘学报》2018年第9期,第1207~1215页。 [37][11]邱凤霞、陈凤新、王小东:《京津冀区域产业结构趋同分析》,《特区经济》2009年第1期,第60~61页。 [38][12]孙久文:《京津冀协同发展70年的回顾与展望》,《区域经济评论》2019年第4期,第25~31页。 [39][13]唐路、薛德升、许学强:《1990年代以来国内大都市区研究回顾与展望》,《城市规划》2006年第1期,第80~87页。 [40][14]王超深、靳来勇:《1990年代以来我国大都市区空间规划研究综述》,《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4期,第33~38页。 [41][15]王莹莹、童玉芬、刘爱华:《首都圈人口空间分布格局的形成:集聚力与离散力的“博弈”》,《人口学刊》2017年第4期,第5~16页。 [42][16]王智勇:《市场化、重工业化与“新东北现象”——基于东北37个地级市1989~2012年面板数据的分析》,《当代经济科学》2018年第5期,第90~102页。 [43][17]王智勇:《特大城市人口调控的再思考》,《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第25~35页。 [44][18]王智勇:《重工业化、城镇化与东北问题》,《社会科学辑刊》2018年第1期,第78~91页。 [45][19]谢守红:《都市区、都市圈和都市带的概念界定与比较分析》,《城市问题》2008年第6期,第19~23页。 [46][20]杨洁、王艳、刘晓:《京津冀区域产业协同发展路径探析》,《价值工程》2009年第4期,第35~38页。 [47][21]张车伟、王智勇、蔡翼飞:《中国特大城市的人口调控研究——以上海市为例》,《中国人口科学》2016年第2期,第2~11页。 [48][22]张欣炜、宁越敏:《中国大都市区的界定和发展研究——基于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研究》,《地理科学》2015年第6期,第665~673页。 [49][23]Carlino,G.A.,“Manufacturing Agglomeration Economies as Returns to Scale:A Production Function Approach”,Papers in Regional Science,1982,50(1),pp.95-108. [50][24]Carlino Gerald A.,Satyajit Chatterjee,and Robert M.Hunt,“Urban density and the rate of invention”,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2007,61(3),pp.389-419. [51][25]Combes,P.,G.Duranton,and L. Gobillon,“Spatial Wage Disparities:Sorting Matters”,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2008,63,pp.723-742. [52][26]Glaeser,E. and Mare,D. C.,“Cities and Skill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2001,19 (2),pp.16-342. [53][27]Henderson,J. Vernon,“Efficiency of resource usage and city size,” 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Elsevier,vol. 19(1),1986,pp.47-70,January. [54][28]Fellmann J.D.,Human Geography:Landscapes of Human Activities,McGraw-Hill Ryerson Higher Education,2009. [55][29]Jorge D. L. R.,Puga D..,“Learning by Working in Big Cities”,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2017,84(1),pp.106-142. [56][30]Moretti,E.,The New Geography of Jobs,Boston and New York: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2012. [57][1]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北京统计年鉴(2016)》,中国统计出版社,2016。 [58][2]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北京统计年鉴(2017)》,中国统计出版社,2017。 [59][3]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北京统计年鉴(2018)》,中国统计出版社,2018。 [60][1]李芳:《我国养老服务组织的分类管理》,《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6期,第88~93页。 [61][2]程启智、罗飞:《中国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改制路径选择》,《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6年第2期,第48~52页。 [62][3]段江平:《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我国公办养老机构的发展研究——以佛山市南海区敬老院为例》,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63][4]朱冬梅:《养老服务需求多元化视角下的社会组织建设》,《山东社会科学》2013年第4期,第48~51页。 [64][5]洪蓓蓓:《政府引导社会组织参与养老服务问题研究》,南京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7。 [65][6]王莉莉:《中国城市地区机构养老服务业发展分析》,《人口学刊》2014年第4期,第83~92页。 [66][7]关信平、赵婷婷:《当前城市民办养老服务机构发展中的问题及相关政策分析》,《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第52~56页。 [67][8]姜向群、丁志宏、秦艳艳:《影响我国养老机构发展的多因素分析》,《人口与经济》2011年第4期,第58~63+69页。 [68][9]黄闯:《民办养老服务机构运行:自我发展与支持体系》,《重庆社会科学》2016年第2期,第66~72页。 [69][10]李璐:《养老服务机构的道路选择——公办、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生存状况对比分析》,《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2014年第Z1期,第86~89页。 [70][11]陈友华、艾波、苗国:《养老机构发展:问题与反思》,《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6期,第75~79+93+96页。 [71][12]孙红玉:《我国公办养老机构民营化改革的内涵、理论依据及完善对策》,《理论月刊》2017年第5期,第144~149页。 [72][13]章晓懿:《政府购买养老服务模式研究:基于与民间组织合作的视角》,《中国行政管理》2012年第12期,第48~51页。 [73][14]邹波、于建明、龙玉其:《政策视角下的我国养老服务体系研究》,《中国民政》2017年第21期,第39~42页。 [74][1]郭晓蓓:《商业银行加强养老金融服务的建议》,《中国国情国力》2019年第2期,第14~17页。 [75][2]黄茉莉:《养老金融产品风险防范视角下的老年金融教育》,《时代金融》2018年第30期,第230~231页。 [76][3]王朝州:《浅析养老金融在中国的发展》,《时代金融》2018年第35期,第35~37页。 [77][4]孙博:《“以房养老”的现状与挑战》,《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9年第3期,第54页。 [78][5]张晟:《关于我国老龄化趋势下养老金融发展的思考》,《现代金融》2018年第11期,第40~41页。 [79][6]朱麒:《养老金融消费中的风险》,《大众理财顾问》2018年第10期,第42页。 [80][7]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 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研讨会:《养老金融月度资讯》,2018年11月1日~11月30日。 [81][1]曹敏、魏文石:《规律体育锻炼干预老年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临床研究》,《老年医学与保健》2012年第3期,第173~174页。 [82][2]陈晓红、王荫华、汤哲等:《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神经心理学研究和ApoE4基因多态性分析》,《中华神经科杂志》2004年第1期,第33页。 [83][3]大卫·斯诺登:《优雅地老去:678位修女揭开阿尔茨海默症之谜》,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 [84][4]胡塞尔:《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 [85][5]李志武、黄悦勤、柳玉芝:《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认知功能及影响因素调查》,《第四军医大学学报》2007年第16期,第1518~1522页。 [86][6]刘瑞华、王莉、陈长香等:《日常生活习惯对老人院老年人认知功能障碍的影响》,《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年第32期,第1665~1666页。 [87][7]任艳峰、曲成毅、苗茂华:《生活方式与老年认知关系的研究》,《中国老年学杂志》2007年第27期,第1808~1810页。 [88][8]唐牟尼、刘协和、云扬等:《社区阿尔茨海默病危险因素病例对照研究》,《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1年第1期,第22~25页。 [89][9]王萍、连亚伟、李树茁:《居住安排对农村老人认知功能的影响——12年跟踪研究》,《人口学刊》2016年第5期,第92~101页。 [90][10]王羽晗、陈长香、褚海彦、夏颖佳、张红、张健、赵春双:《社会支持对老人院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中国老年学杂志》2011年第18期,第3594~3595页。 [91][11]薛志强、冯威、李春波、吴文渊:《对社区老人认知功能干预的近期效果》,《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07年第5期,第292~295页。 [92][12]杨云、陈长香、李建民等:《日常锻炼与老年人认知功能相关性分析》,《现代预防医学》2009年第12期,第2327、2331页。 [93][13]易尚辉、吕媛、汤华清等:《6819名老年人简易精神状态检查评定影响因素分析》,《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08年第4期,第305~308页。 [94][14]易伟宁、康晓萍:《中国高龄老人认知功能影响因素的多水平分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8年第7期,第538~542页。 [95][15]殷淑琴、聂宏伟、徐勇:《老年轻度认知功能损害患病率及危险因素研究》,《中国全科医学》2011年第12C期,第4145~4147页。 [96][16]余生林、唐牟尼、骆雄、苏婵、任建娟:《生活习惯及社会心理因素对广州市社区老人认知功能的影响》,《昆明医学大学学报》2014年第6期,第108~111页。 [97][17]张建、魏秀红、田梅、刘瑾凤、韩云玲:《联想记忆训练对轻度认知功能障碍老人认知功能的影响》,《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年第23期,第5109~5111页。 [98][18]张卫华、赵贵芳、刘贤臣等:《城市老年人认知功能的相关因素分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1年第15期,第327~330页。 [99][19]Caselli R.J,Reiman E.M.,Osborne D.,et al. “Longitudinal changes in cognition and behavior in a symptomatic carriers of the ApoE ε4 allele”. Neurology. 2004,62:1990-1995. [100][20]Corley J.,Gow A.J.,Starr J.M. et al. “Smoking,childhood IQ,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old age”.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2012,73:132-138. [101][21]Eliassonnenschein L.S.,Viechtbauer W.,Ramakers I.H.,et al. “Predictive value of APOE-ε4 allele for progression from MCI to AD-type dementia: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Neurology Neurosurgery & Psychiatry. 2011,82:1149-1156. [102][22]Green M.S.,Kaye J.A.,Ball M.J.,et al. “The Oreg on brain aging study:Neuropathology accompanying healthy aging in the oldest old.” Neurology,2000,54(1):105-111. [103][23]Hanninen T.,Hallikainen M.,Vanhanen M.,et al. “Prevalence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a population-based study in elderly subjects.” Neurobiology of Aging. 2002,106:148-154. [104][24]Henderson A. “Emotional labor and nursing:an under-appreciatedaspect of caring work.” NursInq,2001,8(2):130-138. [105][25]Kamegaya T.,Araki Y.,Kigure H.,et al. “Twelve-week physical and leisure activity programme improved cognitive function in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subject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sychogeriatrics,2014,14:47-54. [106][26]Kamegaya T.,Maki Y.,Yamagami T.,et al. “Pleasant physical exercise program for prevention of cognitive decline in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with subjective memory complaints.” Geriatrics & Gerontology International,2012,12:673-679. [107][27]Kim H.J.,Yang Y.S.,et al. “Effectiveness of a community-based multidomain cognitive intervention program in patients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Gerontologist,2016,56,475-484. [108][28]Maki Y.,Isahai M.,Miyamae F.,et al. “Effects of intervention using a community-based walking program for prevention of mental decline: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atrics Society,2012,60:505-510. [109][29]Mcmanus B.M.,Poehlmann J. “Parent-child interaction,maternal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preterm infant cognitive function.” Infant Behavior & Development,2012,35:489-498. [110][30]Murphy M.,K. O’Sullivan,Kelleher K.G. “Daily crosswords improve verbal fluency:a brief intervention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14,29,915-919. [111][31]Niti M.,Yap K.B.,Kua E.H.,et al. “Physical,social and productive leisure activities,cognitive decline and interaction with APOE-ε4 genotype in Chinese older adults.”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s,2008,20:237-251. [112][32]Ott A.,SIooter A.J.,Hofman A.H.F. “Smoking and risk of dementia and AIzheimer’s disease in a popuIation-based cohort study:The Rotterdam Study.” Lancet,1998,351:1840-1843. [113][33]Petersen R.C.,Doody R.,Kura A.,et al. “Current conception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rchives of Neurology,2001,58:1985-1992. [114][34]Poon P.,Hui E.,Dai D.,et al. “Cognitive intervention for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persons with memory problems:telemedicine versus face-to-face treatmen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05,20:285-286. [115][35]Rijsdijk F.V.,Sham P.C.,Sterne A.,et al. “Life events and depression in a community sample of siblings.” Psychological Medicine,2001,31:401-410. [116][36]Snowden M.,Steinman L.,Mochan K.,et al. “Effect of exercise on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adults:Review of intervention trial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ublic health practice and research.”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2011,59:704-716. [117][37]Tervo S.,Kivipelto M.,Hanninen T.,et al. “Incid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a population-based three year follow-up study of cognitively healthy elderly subjects.” Dementia & Geriatric Cognitive Disorders,2004,17:196-203. [118][38]Tsai A.Y.,Yang M.J.,Lan C.F.,et al. “Evaluation of effect of cognitive intervention programs for the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with subjective memory complain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08,23:1171-1174. [119][39]Zhang M.Y.,Katzman R.,Saimon D.,et al. “The Prevalence of dementia and Alzheimer’s disease in Shanghai,China:Impact of age,gender and education.” Annals of Neurology,1990,27:428-437. [120][1]秦虹、苏鑫:《城市更新》,中信出版社,2018。 [121][2]安德鲁·塔隆:《英国城市更新》,杨帆译,同济大学出版社,2018。 [122][1]“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课题组:《探索简约高效的特大城市基层治理体制——北京市“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实践探索研究》,《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2019年第4期。 [123][2]宋贵伦:《完善顶层设计 聚力街道乡镇 夯实基层基础——北京实施“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创新治理实践》,《社会治理》2019年第1期。 [124][3]谈小燕、杨嘉莹、营立成:《超大城市基层治理的北京经验》,《前线》2019年增刊。 [125][4]杨宏山:《首都街道管理改革的新趋势》,《前线》2019年第4期。 [126][5]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课题组:《党领导基层治理的实践探索和理论启示——北京市“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研究》,《中国领导科学》2019年第2期。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