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中国食品安全治理评论(2019年第2期总第11期) 经济管理类;集刊 VIP

售价:¥66.64 ¥98
0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
ISBN:978-7-5201-5912-8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中国食品安全治理评论》由江南大学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江苏省食品安全研究基地主办。本书是第11期,主要探讨中国食品生产经营主体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变,研究中国安全食品市场的培育与发展,分析政府食品安全治理能力的新变化。与此同时,追踪国际食品安全研究新趋势,关注全球食品安全治理理论的新发展,展开深度的理论研究。全书分为特稿、书评、农场质量安全生产管理研究、消费者行为与食品安全研究、食品安全治理研究5个专题。
[展开]
[1][1]Jin J.,Wang W.,He R.,et al.,“Pesticide Use and Risk Perceptions among Small-scale Farmers in Anqiu County,China,”,2017,14(1):29. [2][2]Gao Y.,Zhao D.Y.,Yu L.L.,et al.,“Duration Analysis on the Adoption Behavior of Green Control Techniques among Chinese Farms,”,2019,26(7):6319-6327. [3][3]应瑞瑶、徐斌:《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防治服务对农药施用强度的影响》,《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年第8期。 [4][4]Gao Y.,Zhang X.,Wu L.,et al,“Resource Basis,Ecosystem and Growth of Grain Family Farm in China:Based on Rough Set Theory and 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2017,154:157-167. [5][5]高强、刘同山、孔祥智:《家庭农场的制度解析:特征、发生机制与效应》,《经济学家》2013年第6期。 [6][6]何秀荣:《关于我国农业经营规模的思考》,《农业经济问题》2016年第9期。 [7][7]Pigou A.C., (London:The Macmillan Company,1932). [8][8]Kaldor N.,“Welfare Propositions of Economics and Interpersonal Comparisons of Utility,”,1939,49. [9][9]Hick J.R., (Oxford:Clarendon Press,1939). [10][10]Sen A., (Oxford:Oxford Univesity Press,1999). [11][11]文洪星、韩青:《食品安全规制能提高生产者福利吗?——基于不同规制强度的检验》,《经济与管理研究》2018年第7期。 [12][12]Mmbando F.E.,Wale E.Z.,Baiyegunhi L.J.S.,“Welfare Impacts of Smallholder Farmers' Participation in Maize and Pigeonpea Markets in Tanzania,”,2015,7(6):1211-1224. [13][13]Perge E.,McKay A.,“Forest Clearing,Livelihood Strategies and Welfare:Evidence from the Tsimane' in Bolivia,”,2016,126:112-134. [14][14]苗珊珊:《中国粮食价格波动的农户福利效应研究》,《资源科学》2014年第2期。 [15][15]罗超平、牛可、张梓榆、但斌:《粮食价格波动与主产区农户福利效应——基于主产区省际面板数据的分析》,《中国软科学》2017年第2期。 [16][16]高进云、乔荣锋:《农地城市流转前后农户福利变化差异分析》,《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1年第1期。 [17][17]Li H.,Huang X.J.,Kwan M.P.,et al.,“Changes in Farmers' Welfare from Land Requisition in the Process of Rapid Urbanization,”,2015,42:635-641. [18][18]魏玲、张安录:《农地城市流转农户福利变化与福利测度差异》,《中国土地科学》2016年第10期。 [19][19]阿马蒂亚·森:《以自由看待发展》,任赜、于真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20][20]Becerril J.,Abdulai A.,“The Impact of Improved Maize Varieties on Poverty in Mexico:A Propensity Score-matching Approach,”,2010,38(7):1024-1035. [21][21]Bezu S.,Kassie G.T.,Shiferaw B.,et al.,“Impact of Improved Maize Adoption on Welfare of Farm Household in Malawi:A Panel Data Analysis,”,2014,59:120-131. [22][22]Khonje M.,Manda J.,Alene A.D.,et al.,“Analysis of Adoption and Impacts of Improved Maize Varieties in Eastern Zambia,”,2015,66:695-706. [23][23]Asfaw S.,Shiferaw B.,Simtowe F.,et al.,“Impact of Modern Agricultural Technologies on Smallholder Welfare:Evidence from Tanzania and Ethiopia,”,2012,37:283-295. [24][24]Shiferaw B.,Kassie M.,Jaleta M.,et al.,“Adoption of Improved Wheat Varieties and Impacts on Household Food Security in Ethiopia,”,2014,44:272-284. [25][25]Zingiro A.,Okello J.J.,Guthiga P.M.,“Assessment of Adoption and Impact of Rainwater Harvesting Technologies on Rural Farm Household Income:The Case of Rainwater Harvesting Ponds in Rwanda,” & ,2014,16(6):1281-1298. [26][26]Saiful Islam A.H.M.,Barman B.K.,Murshed-E-Jahan K.,“Adoption and Impact of Integrated Rice-fish System in Bangladesh,”,2017,445:76-85. [27][27]颜廷武、何可、崔蜜蜜、张俊彪:《农民对作物秸秆资源化利用的福利响应分析——以湖北省为例》,《农业技术经济》2016年第4期。 [28][28]Manda J.,Alene A.D.,Mukuma C.,et al.,“Ex-ante Welfare Impacts of Adopting Maize-soybean Rotation in Eastern Zambia”,,2017,249:22-30. [29][29]Tambo J.,Wünscher T.,“Farmer-led Innovations and Rural household Welfare:Evidence from Ghana,”,2017,55:263-274. [30][30]Owusu V.,Abdulai A.,Abdul-Rahman S.,“Non-farm Work and Food Security among Farm Households in Northern Ghana,”,2011,36:108-118. [31][31]Kassie M.,Shfieraw B.,Muricho G.,“Agricultural Technology,Crop Income,and Poverty Alleviation in Uganda,”,2011,39(10):1784-1795. [32][32]Kebebe E.,Shibru F.,“Impact of Alternative Livelihood Interventions on Household Welfare:Evidence from Rural Ethiopia,”,2017,75:67-72. [33][33]Fischer E.,Qaim M.,“Linking Smallholders to Markets:Determinants and Impacts of Farmer Collective Action in Kenya,”,2012,40(6):1255-1268. [34][34]Ma W.,Abdulai A.,“Does Cooperative Membership Improve Household Welfare? Evidence from Apple Farmers in China,”,2016,58:94-102. [35][35]Lokshin M.,Sajaia Z.,“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 of Endogenous Switching Regression Models,”,2004,4(3):282-289. [36][36]Deb P.,Trivedi P.K.,“Specification and Simulated Likelihood Estimation of a Non-normal Treatment-outcome Model with Selection:Application to Health Care Utilization,”,2006,9(2):307-331. [37][37]Kawanaka T.,“Making Democratic Governance Work:How Regimes Shape Prosperity Welfare,and Peace,”,2014,52(1):88-90. [38][38]徐斌、应瑞瑶:《基于委托-代理视角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满意度评价研究——以病虫害统防统治为例》,《中国软科学》2015年第5期。 [39][39]Devereux S.,“Social Protection for Enhanced Food Security in Sub-Saharan Africa,”,2016,60:52-62. [40][40]Kariom S.A.,Eikemo T.A.,Bambra C.,“Welfare State Regimes and Population Health:Integrating the East Asian welfarestate,”,2010,94(1):45-53. [41][41]陈欢、周宏、吕新业:《农户病虫害统防统治服务采纳行为的影响因素——以江苏省水稻种植为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5期。 [42][42]Bonnefon J.F.,“New Ambitions for a New Paradigm:Putting the Psychology of ReaSoning at the Service of Humanity,” & ,2013,19:381-398. [43][43]高进云、乔荣锋:《土地征收前后农民福利变化测度与可行能力培养——基于天津市4区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年第26卷第11期。 [44][44]张晓敏、姜长云:《不同类型农户对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供给评价和需求意愿》,《经济与管理研究》2015年第8期。 [45][45]李容容、罗小锋、薛龙飞:《种植大户对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的选择:营利性组织还是非营利性组织?》,《中国农村观察》2015年第5期。 [46][46]Coromaldi M.,Pallante G.,Savastano S.,“Adoption of Modern Varieties,Farmers' Welfare and Crop Biodiversity:Evidence from Uganda,”,2015,119:346-358. [47][47]Di Falco S.,Veronesi M.,Yesuf M.,“Does Adaptation to Climate Change Provide Food Security? A Micro-perspective from Ethiopia,”,2011,93(3):825-842. [48][48]刘同山:《农民合作社的幸福效应:基于ESR模型的计量分析》,《中国农村观察》2017年第4期。 [49][49]Gao Y.,Li P.,Wu L.,et al.,“Support Policy Preferences of For-profit Pest Control Firms in China,”,2018,181:809-818. [50][50]Gao Y.,Zhang X.,Lu J.,et al.,“Adoption Behavior of Green Control Techniques by Family Farms in China:Evidence from 676 Family Farms in Huang-huai-hai plain,”,2017,99:76-84. [51][1]IFOAM,“The World of Organic Agricultural,”,2018. [52][2]Widode,K.H.,Nagasawa,H.,Morizawa,K.,Ota,M.,“A Periodical Flowering-harvesting Model for Delivering Agricultural Fresh Products,”,2006,170:24-43. [53][3]Tang,C.S.,Wang,Y.L.,Zhao,M.,“The Implication of Utilizing Market Information and Adopting Agricultural Advice for Farm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2015,24(8):1197-1215. [54][4]浦徐进、金德龙:《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的运作效率比较:单一“农超对接”vs.双渠道》,《中国管理科学》2017年第1期。 [55][5]Anderson,E.,Monjardino,M.,“Contract Design in Agriculture Supply Chains with Random Yield,”,2019,277:1072-1082. [56][6]舒斯亮、柳健:《政府补贴模式对生物农产品供应链决策的影响》,《华东经济管理》2017年第12期。 [57][7]周礼南、周根贵、綦方中、曹柬:《考虑消费者有机产品偏好的生鲜农产品供应链均衡研究》,《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9年第2期。 [58][8]Magnusson,M.K.,Arvola,A.,KoivistoHursti,U.K.,Aberg,L.,Sjödén,P.O.,“Attitudes towards Organic Foods among Swedish Consumers,”,2001,103(3):209-227. [59][9]Yiridoe,E.K.,Bonti-Ankomah,S.,Martin,R.C.,“Comparison of Consumer Perceptions and Preference toward Organic Versus Conventionally Produced Foods:A Review and Update of the Literature,”,2005,20(04):193-205. [60][10]韩占兵:《我国城镇消费者有机农产品消费行为分析》,《商业研究》2013年第8期。 [61][11]Hughner,R.S.,McDonagh,P.,Prothero,A.,Shulcz II,C.J.,Stanton,J.,“Who are Organic Food Consumers? A Compilation and Review of Why People Purchase Organic Food,”,2007,6:94-110. [62][12]Aertsens,J.,Verbeke,W.,Mondelaers,K.,Van Huylenbroeck,G.,“Personal Determinants of Organic Food Consumption:A review,”,2009,111(10):1140-1167. [63][13]McGuire,T.W.,Staelin.R.,“An Industry Equilibrium Analysis of Downstream Vertical Integration,”,1983,2(2):161-191. [64][14]Moorthy,K.S.,“Product and Price Competition in a Duopoly,”,1988,7(2):141-168. [65][15]范小军、刘艳:《制造商引入在线渠道的双渠道价格与服务竞争策略》,《中国管理科学》2016年第7期。 [66][16]金亮、郭萌:《不同权力结构下品牌差异化制造商市场入侵的影响研究》,《管理学报》2018年第1期。 [67][17]Cao,Z.H.,Zhou Y.W.,Zhao J.,& Li C.W.,“Entry Mode Selection and Its Impact on An Incumbent Supply Chain Coordination,”,2015,26:1-13. [68][18]张新鑫、申成霖、侯文华:《考虑竞争者进入威胁的易逝品动态定价机制》,《管理科学学报》2016年第10期。 [69][1]Caswell,J.A.and Mojduszka,E.M.,“Using Informational Labeling to Influence the Market for Quality in Food Products,”,1996,78(5):1248-1258. [70][2]Hobbs,J.E.,“Information asymmetry and the Role of Traceability Systems,”,2004,20(4):397-415. [71][3]Antle,J.M., (Washington,D.C:AEI Press 1995). [72][4]周洁红、陈晓莉、刘清宇:《猪肉屠宰加工企业实施质量安全追溯的行为、绩效及政策选择》,《农业技术经济》2012年第8期。 [73][5]刘增金、乔娟、张莉侠:《猪肉可追溯体系质量安全效应研究——基于生猪屠宰加工企业的视角》,《中国农业大学学报》2016年第10期。 [74][6]刘增金、王萌、贾磊、乔娟:《溯源追责框架下猪肉质量安全问题产生的逻辑机理与治理路径——基于全产业链视角的调查研究》,《中国农业大学学报》2018第11期。 [75][7]王慧敏:《基于质量安全的猪肉流通主体行为与监管体系研究》,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76][8]孙世民:《基于质量安全的优质猪肉供应链建设与管理探讨》,《农业经济问题》2006年第4期。 [77][9]Boger,S.,“Quality and Contractual Choice:A Transaction Cost Approach to the Polish Hog Market,”,2001,28(3):241-261. [78][10]吴学兵、乔娟:《养殖场(户)生猪质量安全控制行为分析》,《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13期。 [79][11]孙世民、张媛媛、张健如:《基于Logit-ISM模型的养猪场(户)良好质量安全行为实施意愿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中国农村经济》2012年第10期。 [80][12]王瑜、应瑞瑶:《养猪户的药物添加剂使用行为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垂直协作方式的比较研究》,《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8期。 [81][13]刘万利、齐永家、吴秀敏:《养猪农户采用安全兽药行为的意愿分析——以四川为例》,《农业技术经济》2007年第1期。 [82][14]谢菊芳:《猪肉安全生产全程可追溯系统的研究》,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 [83][15]刘增金、乔娟、张莉侠:《溯源能力信任对养猪场户质量安全行为的影响——基于北京市6个区县183位养猪场户的调研》,《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年第11期。 [84][16]刘增金:《基于质量安全的中国猪肉可追溯体系运行机制研究》,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5。 [85][17]威廉·H.格林:《计量经济分析》,张成思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86][1]Xiujuan C.,Linhai W.,Shasha Q.,Dian Z.,“Evaluating the Impact of Government Subsidies on Traceable Pork Market Share Based on Market Simulation:The Case of Wuxi,China,”,2016,10(8):169-181. [87][2]吴林海:《中国食品安全风险治理体系与治理考察报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88][3]李松:《中国社会诚信危机调查》,中国商业出版社,2011。 [89][4]Knobe,J.,“Intentional Action and Side Effects in Ordinary Language,”,2003a,63:190-193. [90][5]林毅夫:《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经济学分析》,《经济人内参》2006年第18期。 [91][6]黎雯:《食品安全问题的法律思考》,《中国外资》2012年第261期。 [92][7]李秀娣:《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的现状及原因分析》,《中国防伪报道》2017年第2期。 [93][8]刘平平:《食品安全的社会道德责任研究》,山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 [94][9]Piaget,J., (New York:Harcourt,Brace,1932). [95][10]Nelson,S.A.,“Factors influencing Young Children's Use of Motives and Outcomes as Moral Criteria,”,1980,51:823-829. [96][11]Yuill,N.,“Young Children's Coordination of Motive and Outcome in Judgments of Satisfaction and Morality,”,1984,2:73-81. [97][12]鈴木亜由美:“幼児の道徳判断における意図情報の利用”,広島修大論集,2006,47(2):185-197. [98][13]陈鹤之、马剑虹:《道德判断中对行为意图与行为结果的认知与情绪反应的差异》,第十七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分类号:B82-054,2014。 [99][14]Bratman,M.,“Intention,Plans,and Practical Reason,”,1987. [100][15]Heider,F., (New York:Wiley,1958). [101][16]Malle,B.F.,Knobe J.,“The Folk Concept of Intentionality,”,1997,33:101-121. [102][17]Malle,B.F.,“Folk Explanations of Intentional Action,”,2001. [103][18]Knobe,J.,“Intentional Action in Folk Psychology:An Experimental Investigation,”,2003b,16 (2):309-324. [104][19]Knobe,J.,Mendlow,G.S.,“The good,the Bad and the Blameworthy:Understanding the Role of Evaluative Reasoning in Folk Psychology,” & ,2004,24(2):252-258. [105][20]Malle,B.F.,“Intentionality,Morality,and Their Relationship in Human Judgment,”,2006,6(1-2):87-112. [106][21]Ohtsubo,Y.,“Perceived Intentionality Intensifies Blameworthiness of Negative Behaviors:Blame-praise Asymmetry in Intensification Effect,”,2007,49(2):100-110. [107][22]Lagnado,D.A.,Channon,S.,“Judgments of Cause and Blame:The Effects of Intentionality and Foreseeability,”,2008,108(3):113-132. [108][23]Cushman,F.,“Crime and Punishment:Distinguishing the Roles of Causal an Intentional Analyses in Moral Judgment,”,2008,108:353-380. [109][24]Knobe,J.,“The Concept of Intentional Action:A Case Study in Uses of Folk Psychology,”,2006,130:203-231. [110][25]Nadelhoffer,T.,“Skill,Luck,Control and Intentional Action,”,2005,18(3):341-352. [111][26]Machery,E.,“The Folk Concept of Intentional Action:Philosophical and Experimental issues,” & ,2008,23:165-189. [112][27]杜晓晓、郑全全:《诺布效应及其理论解释》,《心理科学进展》2010年第18期。 [113][28]杨英云:《中国情境下诺布效应的实验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2005年第220期。 [114][29]周艳:“経済学実験によるKnobe効果の検証”,京都産業大学経済学レビュー,2017,4:17-35. [115][30]Utikal,Verena,Urs Fischbacher,“On the attribution of externalities,”,2009. [116][31]Knobe,J.,“Person as Scientist,Person as Moralist,”,2010,33(04):315-329. [117][32]Phillips,J.,Luguri,J.B.,Knobe,J.,“Unifying Morality's Influence on Non-moral Judgments:The Relevance of Alternative Possibilities,”,2015,145:30-42. [118][33]Masaharu Miumoto,“A simple linguistic approach to the Knobe effect,or the Knobe effect without any vignette,”,2017:1-18. [119][34]Urs Fischbacher,“z-Tree:Zurich Toolbox for Ready-made Economic Experiments,”,2007,10(2):171-178. [120][1]刘燕、纪成君:《产品安全负面信息对消费者风险认知的影响分析》,《统计与决策》2013年第2期。 [121][2]靳松、庄亚明:《基于H7N9的突发事件信息传播网络簇结构特性研究》,《情报杂志》2013年第12期。 [122][3]范春梅、贾建民、李华强:《食品安全事件中的公众风险感知及应对行为研究——以问题奶粉事件为例》,《管理评论》2012年第1期。 [123][4]李剑杰:《媒体报道对消费者食品安全感知风险的影响研究——以人感染H7N9禽流感事件为例》,华南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6。 [124][5]任建超、韩青:《基于食品安全事件异质性的信息扩散过程研究》,《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7年第111期。 [125][6]Payne,C.R.,Messer,K.D.,Kaiser,H.M.,et al.,“Which Consumers are Most Responsive to Media-induced Food Scares?” & ,2009,38(3):295-310. [126][7]全世文、曾寅初、刘媛媛等:《食品安全事件后的消费者购买行为恢复——以三聚氰胺事件为例》,《农业技术经济》2011年第7期。 [127][8]赵源、唐建生、李菲菲:《食品安全危机中公众风险认知和信息需求调查分析》,《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大学学报)》2012年第6期。 [128][9]雷孟:《负面网络口碑对消费者购买意愿的影响研究——以团购餐饮行业为例》,西南交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 [129][10]王建华、王思瑶、山丽杰:《农村食品安全消费态度、意愿与行为的差异研究》,《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年第11期。 [130][11]王贺峰:《消费者态度改变的影响因素与路径分析》,吉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 [131][12]Smith,R.J.,Knuff,D.C.,Sprott,D.E.,et al.,“The Influence of Negative Marketplace Information on Consumer Attitudes toward a Service Establishment,” & ,2013,20(3):358-364. [132][13]刘英陶、陈晓平、赵中利主编《管理心理学(修订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 [133][14]毕继东:《负面网络口碑对消费者行为意愿的影响研究》,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34][15]刘瑞新:《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风险认知及防范研究》,江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6。 [135][16]刘玲玲:《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的消费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华中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136][17]吴林海、钟颖琦、洪巍等:《基于随机n价实验拍卖的消费者食品安全风险感知与补偿意愿研究》,《中国农村观察》2014年第2期。 [137][18]郑志浩:《信息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以转基因大米为例》,《世界经济》2015年第9期。 [138][19]郑冯忆、龙恒雨、柳鹏程:《信息对转基因稻米购买意愿的影响研究》,《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139][20]刘媛媛、曾寅初:《食品安全事件背景下消费者购买行为变化与恢复——基于三聚氰胺事件后的消费者调查》,《中国食物与营养》2014年第3期。 [140][21]郑义、林恩惠、余建辉:《食品安全事件后消费者购买行为的演化博弈》,《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 [141][22]李玉峰、刘敏、平瑛:《食品安全事件后消费者购买意向波动研究:基于恐惧管理双重防御的视角》,《管理评论》2015年第6期。 [142][23]张旭峰、胡向东:《H7N9禽流感对禽肉消费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黑龙江畜牧兽医》2015年第1期。 [143][24]杨炳成:《禽流感风险背景下消费者对禽肉类产品的购买意愿研究》,华南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6。 [144][25]罗俊峰:《农民工职业选择的人力资本约束研究——基于无序多分类Logistic模型分析》,《调研世界》2014年第6期。 [145][26]吴结兵、沈台凤:《社会组织促进居民主动参与社会治理研究》,《管理世界》2015年第8期。 [146][27]李晖:《养鸡社会化:制度消解与权力生存》,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147][1]高亮、陈璇:《转基因作物和产品的公众认知与态度调查》,《社科纵横》2011年第2期。 [148][2]吕瑞超:《转基因食品信息推广中的传播渠道可信度研究》,华中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 [149][3]曲瑛德、陈源泉、康定明等:《我国转基因生物安全调查Ⅰ.公众对转基因生物安全与风险的认知》,《中国农业大学学报》2011年第6期。 [150][4]毛新志、李思雯、张萌、葛星、翁涛:《公众对转基因水稻的认知、产业化态度和行为导向分析——基于湖北省的调查数据》,《自然辩证法通讯》2012年第5期。 [151][5]周慧、齐振宏、冯良宣:《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认知及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4期。 [152][6]张焕囡、王云丽:《转基因食品的公众认知度调查研究》,《现代农业科技》2013年第7期。 [153][7]张郁、齐振宏、黄建:《基于转基因食品争论的公众风险认知研究》,《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 [154][8]马光、郭继平:《转基因食品公众认知与信任度研究——以衡水市为例》,《新农业》2015年第12期。 [155][9]陆群峰、肖显静:《公众参与转基因技术评价的必要性研究》,《科学技术哲学研究》2016年第2期。 [156][10]Sei-Hill Kim,Jeong-Nam Kim and John C.Besley,“Pathways to Support Genetically Modified(GM) Foods in South Korea:Deliberation Shortcuts,and The Role of Formal Education,”,2013,22(2):169-184. [157][11]Darry Macer,“Food,Plant Biotechnology and Ethics.IBC of UNESCO”,,October 1996,1(1):9-10. [158][12]Jesper Lassen and Andrew Jamison,“Genetic Technologies Meet the Public:The Discourses of Concern,”,& ,2006,31(1):8-28. [159][13]刘科:《转基因农产品生物安全评价中的非科学因素分析》,《未来与发展》2009年第1期。 [160][14]马小平:《转基因食品传播推广中的文化影响因素研究》,《文化纵横》2010年第3期。 [161][15]塞缪尔·享廷顿、李俊清:《再论文明的冲突》,《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1期。 [162][16]Douglas,M.,.35,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1978. [163][17]Douglas,M.and Wildavsky,A.B.,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2). [164][18]肖显静、屈璐璐:《科技风险媒体报道缺失概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2012年第6期。 [165][19]崔波、马志浩:《人际传播对风险感知的影响:以转基因食品为个案》,《新闻与传播研究》2013年第9期。 [166][20]陈涛、刘旭青:《网络负面口碑、感知风险与消费者创新抗拒——中国市场转基因食品的研究》,《企业经济》2015年第2期。 [167][21]Littmu:《坚决抵制转基因水稻》,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001/126902.html,2010年1月21日。 [168][22]刘高吉:《转基因技术对国家主权的影响——以基因武器为例》,《市场周刊》2015年第3期。 [169][23]郎咸平:《转基因水稻的背后》,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004/143764.html,2010年4月12日。 [170][24]陈璇、陈洁:《转基因技术的公众接纳与风险感知、制度信任》,《江西社会科学》2016年第10期。 [171][25]姜萍:《中国公众抵制转基因主粮商业化:三重缘由之探》,《自然辩证法通讯》2012年第5期。 [172][26]布里奇斯托克等:《科学技术与社会导论》,刘立等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 [173][27]罗杰·皮尔克:《诚实的代理人:科学在政策与政治中的意义》,李正风、缪航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0。 [174][28]肖显静:《中国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争论中的科学观》,《晋阳学刊》2016年第2期。 [175][29]朱诗音:《稻农对转基因水稻的认知、种植意愿及影响因素研究——基于江苏省淮安市稻农的实证分析》,《科技管理研究》2011年第21期。 [176][30]高志、陈菁:《稻鱼共生系统在农业面源污染防治中的作用》,《安徽农学通报》2010年第9期。 [177][31]刘景慧、范小青:《侗族传统文化的变迁——以杂交水稻的传入所引发的文化变迁为例》,《怀化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 [178][32]肖显静:《转基因技术本质特征的哲学分析——基于不同生物育种方式的比较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2012年第5期。 [179][33]阎莉、李立、王晗:《转基因技术对生命自然存在方式的挑战》,《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5期。 [180][34]玄松南:《傣族传统文化中的水稻因素》,《中国稻米》2007年第6期。 [181][35]詹姆斯·D.盖斯福德等:《生物技术经济学》,黄祖辉、马述忠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182][36]布鲁斯·宾伯、大卫·H.古斯顿:《同一种意义上的政治学——美国的政府和科学》,载希拉·贾撒诺夫、杰拉尔德·马克尔、詹姆斯·彼得森等《科学技术论手册》,盛晓明等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4。 [183][37]李成贵:《转基因的迷雾》,(www.xys.org)(xys3.dxiong.com)(www.xysforum.org)(xys-reader.org)。 [184][38]邴正、李岩:《人与文化的矛盾与当代社会发展的主题》,《社会科学辑刊》2010年第1期。 [185][39]Clare B.Herrick,“Cultures of GM':Discourses of Risk and Labelling of GMOs in the UKand EU,”,2005,(37)3:287. [186][1]刘为军、魏益民、潘家荣、赵清华、周乃元:《现阶段中国食品安全控制绩效的关键影响因素分析——基于9省(市)食品安全示范区的实证研究》,《商业研究》2008年第7期。 [187][2]Van,Asselt,E.D.,Meuwissen,M.P.M.,“Election of Critical Factors for Identifying Emerging Food Safety Risks in Dynamic Food Production Chains,”,2010,21(6):919-926. [188][3]肖静:《基于供应链的食品安全保障研究》,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189][4]王晓东:《我国食品加工企业风险管理体系研究》,《改革与战略》2009年第6期。 [190][5]曹裕、俞传艳、万光羽:《政府参与下食品企业监管博弈研究》,《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7年第1期。 [191][6]Starbird,S.A.,“Supply Chain Contracts and Food Safety,”,2005,20(2):123-128. [192][7]张煜、汪寿阳:《食品供应链质量安全管理模式研究——三鹿奶粉事件案例分析》,《管理评论》2010年第10期。 [193][8]刘畅:《供应链主导企业食品安全控制行为研究》,中国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194][9]Lin,L,L,Yao,“Inspections and Information Disclosure:Quality Regulatoins with Incomplete Enforcment,”,2014,9 (2):240-260. [195][10]Martinez,M.G.,Fearnea,A.,Caswell,J.A.et al.,“Coregulation as a Possible Model for Food Safety Governance:Opportunities fo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s,”,2007,32(3):299-314. [196][11]古川、安玉发:《食品安全信息披露的博弈分析》,《经济与管理研究》2012年第1期。 [197][12]Williams M.S.,Ebel E.D.,Vose D.,“Framework for Microbial Food-Safety Risk Assessments Amenable to Bayesian Modeling,”,2011,31(4):548-565. [198][13]Baert,F.,Van Huffel,X.,Wilmart,O.et al.,“easuring the Safety of the Food Chain in Belgium:Development of a Barometer,”,2011,44(4):940-950. [199][14]杨坤、妥丰艳、马古玥、孙旭、张诗雨:《我国食品安全风险沟通模式现状及其对策研究》,《食品工业科技》2012年第5期。 [200][15]李想:《信任品质的一个信号显示模型:以食品安全为例》,《世界经济文汇》2011年第1期。 [201][16]洪巍、李青、吴林海:《考虑信息真伪的食品安全网络舆情传播仿真与管理对策研究》,《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7年第12期。 [202][17]Fu,X.,Dong,M.,Liu,S.X.,Han,G.h.,“Trust Based Decisions in Supply Chains with an Agent,”,2015,82:35-46. [203][18]Fu X.,Dong M.,Han G.H.,“Coordinating a Trust-embedded Two-tier Supply Chain by Options with Multiple Transaction Periods,”,2017,55(7):2068-2082. [204][19]鲁其辉、朱道立:《质量与价格竞争供应链的均衡与协调策略研究》,《管理科学学报》2009年第3期。 [205][1]尹世久、李锐、吴林海、陈秀娟:《中国食品安全发展报告2018》,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206][2]李婕:《全世界的好东东都来了》,《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年11月5日。 [207][3]尹世久、高杨、吴林海:《构建中国特色的食品安全社会共治体系》,人民出版社,2017。 [208][4]刘吉念:《新时期我国进口食品安全监管的面临的新挑战》,《法制博览》2018年第2期。 [209][5]费威、朱玉:《我国进口食品安全监管体制分析及其完善》,《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210][6]容慧、李小丽、罗柳慈等:《进口预包装食品标签存在问题及措施研究》,《食品科技》2018年第2期。 [211][7]赵海军、蔡纯、廖鲁兴等:《我国进口冰鲜水产品质量安全现状及监管对策研究》,《检验检疫学刊》2015年第6期。 [212][8]游达:《进口海鲜存隐患 重金属超标》,《中国防伪报道》2017年第3期。 [213][9]王蕾、王蓓、高嵩等:《对我国进出口乳制品检出问题的分析和对策研究》,《中国奶牛》2015年第21期。 [214][10]张凤明、徐国芳、武新华:《应加强进口水果市场监管》,《中国工商报》2011年10月19日。 [215][11]曾杰文、何龙凉、林莹:《广西北部湾某口岸进口食品安全现状》,《食品安全导刊》2018年第30期。 [216][12]马钟鸣、葛宁涛、马云杰等:《进口食品安全的现状与查验风险探讨》,《检验检疫学刊》2017年第5期。 [217][13]魏虹、苏世敏、曹志辉:《首都机场口岸进口食品现状和监管工作分析》,《口岸卫生控制》2017年第3期。 [218][14]韦凯、李永林:《凭祥口岸进口预包装食品和化妆品监管现状及对策》,《中国国境卫生检疫杂志》2009年第4期。 [219][15]黄鹏峰:《我国进出口食品安全的问题与对策研究》,苏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220][16]尹世久、吴林海、王晓莉:《中国食品安全发展报告2016》,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221][17]吕煜昕、吴林海、池海波、尹世久:《中国水产品质量安全研究报告》,人民出版社,2018。 [222][18]商务部对外贸易司:《中国进出口月度统计报告:农产品》,商务部网站,2018。 [223][19]中国海关总署:《2017~2018年1~12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中国海关总署网站,2018。 [224][20]吴林海、尹世久、陈秀娟等:《从农田到餐桌,如何保证“舌尖上的安全”——我国食品安全风险治理及形势分析》,《中国食品安全治理评论》2018年第1期。 [225][21]吕煜昕、池海波:《我国参与食品安全国际共治的动因与路径研究》,《中国食品安全治理评论》2019年第1期。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