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新媒体公共传播(2019年第1期) 文化传媒类;集刊 VIP

售价:¥46.24 ¥68
1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
张淑华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20-01 出版
ISBN:978-7-5201-5953-1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新媒体公共传播(2019年第1期)》,是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创办的集刊。本书收录了2018年度新媒体公共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优秀论文,还有部分我们征集来的本院和国内其他高校相关学科教师的优秀论文。 新媒体公共传播是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年以来倾力打造的一个学术与学科品牌,在科研和学科、专业上都有深厚的积累。本书内容定位于新媒体语境下的公共传播研究前沿,选题时新,理论和实践兼具,为传播领域前沿课题,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提供大量一手调查数据和文献资料,具有较强的学术原创性和前沿特色。
[展开]
[1][1]CNNIC(2014)《第3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检索于http:// 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407/P020140721507223212132.pdf. [2][2]CNNIC(2016)《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检索于http:// 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608/P020160803367337470363.pdf. [3][3]董晨宇(2017)《围观改变中国,算法改变围观》。检索于http://www. ftchinese.com/story/001075587?archive. [4][4]弗兰克·帕斯奎尔:《黑箱社会:掌控信息和金钱的数据法则》,赵亚男译,中信出版社,2016。 [5][5]米切尔·斯蒂芬斯:《新闻的历史》(第3版),陈继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6][6]杨保军:《新闻主体论》,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 [7][7]杨阳:《专访微博副总裁曹增辉:热搜榜到底整改了什么?》,2018。检索于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36929.html。 [8][8]叶夫根尼·莫罗佐夫:《技术至死:数字化生存的阴暗面》,张行舟等译,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 [9][9]易观:《2016中国移动资讯信息分发市场研究专题报告》,2016。检索于https://www.analysys.cn/analysis/trade/detail/1000218/。 [10][10]微博热搜榜:《微博热搜榜2016产品报告》,2016。检索于https://weibo.com/1658035485/Dt4MKzZ3f?from=page_100206165803548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11][11]Baker,P. & Potts,A.(2013). “Why do white people have thin lips?” Google and the perpetuation of stereotypes via auto-complete search forms. Critical Discourse Studies,10(2),187-204. [12][12]Bucher,T.(2012). Want to be on the top?Algorithmic power and the threat of invisibility on Facebook. New Media & Society,14(7),1164-1180. [13][13]Bucher,T.(2017a). “Machines don’t have instincts”:Articulating the computational in journalism. New Media & Society,19(6),918-933. [14][14]Bucher,T.(2017b). The algorithmic imaginary:Exploring the ordinary affects of Facebook algorithms.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20(1),30-44. [15][15]Cheney-Lippold,J.(2017). We are data:Algorithms and the making of our digital selves. 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6][16]Crawford,K.(2016). Can an Algorithm be Agonistic?Ten Scenes from Life in Calculated Publics. Science,Technology,& Human Values,41(1),77-92. [17][17]Diakopoulos,N.(2013). Algorithmic Accountability Reporting:On the Investigation of Black Boxes. Retrieved fromhttp://www.nickdiakopoulos.com/wp-content/uploads/2011/07/Algorithmic-Accountability-Reporting_final.pdf [18][18]Gillespie,T.(2012). Can an Algorithm be Wrong?. Retrieved from http://escholarship.org/uc/item/0jk9k4hj. [19][19]Gillespie,T,& Seaver,N.(2015). Critical Algorithm Studies:A Reading List. Retrieved from https://socialmediacollective.org/reading-lists/critical-algorithm-studies/. [20][20]Habermas,J.(1996). Between facts and norms:Contributions to a discourse theory of law and democracy. Cambridge:The MIT Press. [21][21]Hallinan,B. & Striphas,T.(2016). Recommended for you:The Netflix Prize and the production of algorithmic culture. New Media & Society,18(1),117-137. [22][22]Harper,T.(2017). The big data public and its problems:Big data and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New Media & Society,19(9),1424-1439. [23][23]Helberger,N.(2016). Policy implications from algorithmic profiling and the chang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newsreaders and the media. Javnost,23(2),188-203. [24][24]Mager,A.(2012). Algorithm ideology.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15(5),769-787. [25][25]Napoli,P.M.(2014). Automated media:An institutional theory perspective on algorithmic media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Communication Theory,24(3),340-360. [26][26]Neyland,D.,& Möllers,N.(2017). Algorithmic IF … THEN rules and the conditions and consequences of power.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20(1),45-62. [27][27]Powers,E.(2017). My News Feed is Filtered?Digital Journalism,5(10),1315-1335. [28][28]Sina(2018). Annual Report 2017. Retrieved from http://media.corporate-ir.net/media_files/IROL/ir.net/media_files/IROL/12/121288/SINA%20Annual%20Report%202017.PDF. [29][1]达拉斯·斯迈思、王洪喆:《自行车之后是什么?——技术的政治与意识形态属性》,《开放时代》2014年第4期,第95~107页。 [30][2]叶美兰、刘永谋、吴林海:《物联网风险与现代性的困惑——兼论智能空间的伦理重构》,《社会科学辑刊》2012年第5期,第46~51页。 [31][3]王国豫、朱雯熙:《从规范伦理到信息形而上学——普适计算时代的德国信息哲学与伦理学研究》,《哲学动态》2017年第2期,第69~77页。 [32][4]何哲:《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转型与行政伦理:机器能否管理人》,《电子政务》2017年第11期,第2~10页。 [33][5]朱凤青:《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评析》,《理论探讨》2008年第1期,第62~64页。 [34][1]汪连杰:《互联网使用对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机制研究——基于CGSS(2013)数据的实证分析》,《现代经济探讨》2018年第4期。 [35][2]刘瑛:《互联网改变健康行为的作用探讨》,《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5期。 [36][3]郑恩、龚瑶:《新媒体使用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基于深度访谈的质化研究》,《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1月第13卷第1期。 [37][4]王平君:《老年报刊的市场化博弈》,《传媒》2006年第6期,第33页。 [38][5]赵延东:《社会网络与城乡居民的身心健康》,《社会》2008年第5期。 [39][6]陶裕春、申昱:《社会支持对农村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人口与经济》2014年第3期。 [40][7]郭星华、才凤伟:《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交往与精神健康——基于北京和珠三角地区调查数据的实证分析》,《甘肃社会科学》2012年第4期。 [41][8]韦艳、贾亚娟:《社会交往对农村老年女性健康自评的影响:基于陕西省调查的研究》,《人文杂志》2010年第4期。 [42][9]朱伟珏:《社会资本与老龄健康——基于上海市社区综合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社会科学》2015年第5期。 [43][10]王辉等:《我国社会资本与老年心理健康研究的系统评价》,《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3年4月第17卷第4期。 [44][1]吴铎:《社会学》,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第68页。 [45][2]〔美〕杰克·D.道格拉斯、弗兰西斯·C.瓦克斯勒:《越轨社会学概论》,张宁译,河北人民出版社,1987,第11~12页。 [46][3]〔美〕戴维·波普诺:《社会学》,李强等译,2007,第228页。 [47][4]高培文:《虚拟社区青少年越轨行为的分析与对策》,《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5年第6期,第290~293页。 [48][5]陈苗苗:《青少年新媒介“使用-满足”动机与新媒介素养观》,《国际新闻界》2009年第6期,第73~77页。 [49][6]胡新华、陈晓强:《大学生网民群体的越轨及社会控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2年第9期。 [50][7]何明升:《青少年网络越轨:虚拟和谐视角》,《青少年犯罪问题》2010年第3期,第64~69页。 [51][8]〔美〕约书亚·梅罗维茨:《消失的地域》,肖志军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71~74页。 [52][9]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6年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http://www.cnnic.cn/,2017-8。 [53][10]喻国明:《从技术逻辑到社交平台:视频直播新形态的价值探讨》,《新闻与写作》2017年第2期,第51~54页。 [54][11]颜景毅:《“参与”的传播:社交媒体功能的杜威式解读》,《现代传播》2017年第12期,第44~47页。 [55][12]谢辛:《被引爆的网红:互联网直播平台粉丝文化构建与KOL传播营销策略》,《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7年第5期,第23~30页。 [56][13]蒋建国:《网络族群:自我认同、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南京社会科学》2013年第2期,第97~103页。 [57][14]〔美〕保罗·莱文森:《莱文森精粹》,何道宽编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277。 [58][15]Sook-Jung Lee:Parental restriction mediation of children’s internet use:affection for what and for when,New Media & Society,2013,15(4):466-481. [59][16]蔡磊平:《凸显与遮蔽:个性化推荐算法下的信息茧房现象》,《东南传播》2017年第7期,第12~13页。 [60][17]廖望、刘于思、金兼斌:《社会媒体时代用户内容生产的激励机制》,《新闻与传播研究》2013年第12期,第66~81页。 [61][18]〔英〕丹尼斯·麦奎尔:《受众分析》,刘燕南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第93页。 [62][19]〔英〕亚当·乔伊森:《网络行为心理学——虚拟世界与真实生活》,商务印书馆,2014,第167~183页。 [63][20]胡疆锋:《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第236页。 [64][1]吴闻莺:《事件重要性、信息不确定性和辟谣机制——谣言诱发的微博围观与治理策略分析》,《社会科学家》2013年第7期,第42~45页。 [65][2]吴正国、王君柏:《信息的不确定性与网络舆论极化分析》,《贵州社会科学》2014年第5期,第38~41页。 [66][3]张文秀、刘树勇、颜实:《传播中的科学技术的不确定性》,《科普研究》2008年第3期。 [67][4]曾磊、石忠国、李天柱:《新兴技术不确定性的起源及应对方法》,《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07年第2期,第34~38页。 [68][5]郭庆光:《传播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69][6]王勇:《信息的多重不确定性及其在信息安全中的应用研究》,《技术研究》2011年第10期,第56页。 [70][7]王清印:《不确定性信息的内涵分析》,《西北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0年第3期,第1~5页。 [71][8]孙江:《“后真相”中的“真相”》,《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4期,第8~10页。 [72][9]缪成长:《技术使用不确定性的四维审视》,《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第226~231页。 [73][1]CNNIC(2014)《第3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检索于http:// 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407/P020140721507223212132.pdf. [74][2]CNNIC(2016)《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检索于http:// 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608/P020160803367337470363.pdf. [75][3]董晨宇(2017)《围观改变中国,算法改变围观》。检索于http://www. ftchinese.com/story/001075587?archive. [76][4]弗兰克·帕斯奎尔:《黑箱社会:掌控信息和金钱的数据法则》,赵亚男译,中信出版社,2016。 [77][5]米切尔·斯蒂芬斯:《新闻的历史》(第3版),陈继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78][6]杨保军:《新闻主体论》,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 [79][7]杨阳:《专访微博副总裁曹增辉:热搜榜到底整改了什么?》,2018。检索于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36929.html。 [80][8]叶夫根尼·莫罗佐夫:《技术至死:数字化生存的阴暗面》,张行舟等译,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 [81][9]易观:《2016中国移动资讯信息分发市场研究专题报告》,2016。检索于https://www.analysys.cn/analysis/trade/detail/1000218/。 [82][10]微博热搜榜:《微博热搜榜2016产品报告》,2016。检索于https://weibo.com/1658035485/Dt4MKzZ3f?from=page_100206165803548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83][11]Baker,P. & Potts,A.(2013). “Why do white people have thin lips?” Google and the perpetuation of stereotypes via auto-complete search forms. Critical Discourse Studies,10(2),187-204. [84][12]Bucher,T.(2012). Want to be on the top?Algorithmic power and the threat of invisibility on Facebook. New Media & Society,14(7),1164-1180. [85][13]Bucher,T.(2017a). “Machines don’t have instincts”:Articulating the computational in journalism. New Media & Society,19(6),918-933. [86][14]Bucher,T.(2017b). The algorithmic imaginary:Exploring the ordinary affects of Facebook algorithms.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20(1),30-44. [87][15]Cheney-Lippold,J.(2017). We are data:Algorithms and the making of our digital selves. 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88][16]Crawford,K.(2016). Can an Algorithm be Agonistic?Ten Scenes from Life in Calculated Publics. Science,Technology,& Human Values,41(1),77-92. [89][17]Diakopoulos,N.(2013). Algorithmic Accountability Reporting:On the Investigation of Black Boxes. Retrieved fromhttp://www.nickdiakopoulos.com/wp-content/uploads/2011/07/Algorithmic-Accountability-Reporting_final.pdf [90][18]Gillespie,T.(2012). Can an Algorithm be Wrong?. Retrieved from http://escholarship.org/uc/item/0jk9k4hj. [91][19]Gillespie,T,& Seaver,N.(2015). Critical Algorithm Studies:A Reading List. Retrieved from https://socialmediacollective.org/reading-lists/critical-algorithm-studies/. [92][20]Habermas,J.(1996). Between facts and norms:Contributions to a discourse theory of law and democracy. Cambridge:The MIT Press. [93][21]Hallinan,B. & Striphas,T.(2016). Recommended for you:The Netflix Prize and the production of algorithmic culture. New Media & Society,18(1),117-137. [94][22]Harper,T.(2017). The big data public and its problems:Big data and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New Media & Society,19(9),1424-1439. [95][23]Helberger,N.(2016). Policy implications from algorithmic profiling and the chang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newsreaders and the media. Javnost,23(2),188-203. [96][24]Mager,A.(2012). Algorithm ideology.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15(5),769-787. [97][25]Napoli,P.M.(2014). Automated media:An institutional theory perspective on algorithmic media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Communication Theory,24(3),340-360. [98][26]Neyland,D.,& Möllers,N.(2017). Algorithmic IF … THEN rules and the conditions and consequences of power.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20(1),45-62. [99][27]Powers,E.(2017). My News Feed is Filtered?Digital Journalism,5(10),1315-1335. [100][28]Sina(2018). Annual Report 2017. Retrieved from http://media.corporate-ir.net/media_files/IROL/ir.net/media_files/IROL/12/121288/SINA%20Annual%20Report%202017.PDF. [101][1]达拉斯·斯迈思、王洪喆:《自行车之后是什么?——技术的政治与意识形态属性》,《开放时代》2014年第4期,第95~107页。 [102][2]叶美兰、刘永谋、吴林海:《物联网风险与现代性的困惑——兼论智能空间的伦理重构》,《社会科学辑刊》2012年第5期,第46~51页。 [103][3]王国豫、朱雯熙:《从规范伦理到信息形而上学——普适计算时代的德国信息哲学与伦理学研究》,《哲学动态》2017年第2期,第69~77页。 [104][4]何哲:《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转型与行政伦理:机器能否管理人》,《电子政务》2017年第11期,第2~10页。 [105][5]朱凤青:《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评析》,《理论探讨》2008年第1期,第62~64页。 [106][1]汪连杰:《互联网使用对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机制研究——基于CGSS(2013)数据的实证分析》,《现代经济探讨》2018年第4期。 [107][2]刘瑛:《互联网改变健康行为的作用探讨》,《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5期。 [108][3]郑恩、龚瑶:《新媒体使用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基于深度访谈的质化研究》,《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1月第13卷第1期。 [109][4]王平君:《老年报刊的市场化博弈》,《传媒》2006年第6期,第33页。 [110][5]赵延东:《社会网络与城乡居民的身心健康》,《社会》2008年第5期。 [111][6]陶裕春、申昱:《社会支持对农村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人口与经济》2014年第3期。 [112][7]郭星华、才凤伟:《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交往与精神健康——基于北京和珠三角地区调查数据的实证分析》,《甘肃社会科学》2012年第4期。 [113][8]韦艳、贾亚娟:《社会交往对农村老年女性健康自评的影响:基于陕西省调查的研究》,《人文杂志》2010年第4期。 [114][9]朱伟珏:《社会资本与老龄健康——基于上海市社区综合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社会科学》2015年第5期。 [115][10]王辉等:《我国社会资本与老年心理健康研究的系统评价》,《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3年4月第17卷第4期。 [116][1]吴铎:《社会学》,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第68页。 [117][2]〔美〕杰克·D.道格拉斯、弗兰西斯·C.瓦克斯勒:《越轨社会学概论》,张宁译,河北人民出版社,1987,第11~12页。 [118][3]〔美〕戴维·波普诺:《社会学》,李强等译,2007,第228页。 [119][4]高培文:《虚拟社区青少年越轨行为的分析与对策》,《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5年第6期,第290~293页。 [120][5]陈苗苗:《青少年新媒介“使用-满足”动机与新媒介素养观》,《国际新闻界》2009年第6期,第73~77页。 [121][6]胡新华、陈晓强:《大学生网民群体的越轨及社会控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2年第9期。 [122][7]何明升:《青少年网络越轨:虚拟和谐视角》,《青少年犯罪问题》2010年第3期,第64~69页。 [123][8]〔美〕约书亚·梅罗维茨:《消失的地域》,肖志军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71~74页。 [124][9]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6年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http://www.cnnic.cn/,2017-8。 [125][10]喻国明:《从技术逻辑到社交平台:视频直播新形态的价值探讨》,《新闻与写作》2017年第2期,第51~54页。 [126][11]颜景毅:《“参与”的传播:社交媒体功能的杜威式解读》,《现代传播》2017年第12期,第44~47页。 [127][12]谢辛:《被引爆的网红:互联网直播平台粉丝文化构建与KOL传播营销策略》,《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7年第5期,第23~30页。 [128][13]蒋建国:《网络族群:自我认同、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南京社会科学》2013年第2期,第97~103页。 [129][14]〔美〕保罗·莱文森:《莱文森精粹》,何道宽编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277。 [130][15]Sook-Jung Lee:Parental restriction mediation of children’s internet use:affection for what and for when,New Media & Society,2013,15(4):466-481. [131][16]蔡磊平:《凸显与遮蔽:个性化推荐算法下的信息茧房现象》,《东南传播》2017年第7期,第12~13页。 [132][17]廖望、刘于思、金兼斌:《社会媒体时代用户内容生产的激励机制》,《新闻与传播研究》2013年第12期,第66~81页。 [133][18]〔英〕丹尼斯·麦奎尔:《受众分析》,刘燕南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第93页。 [134][19]〔英〕亚当·乔伊森:《网络行为心理学——虚拟世界与真实生活》,商务印书馆,2014,第167~183页。 [135][20]胡疆锋:《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第236页。 [136][1]吴闻莺:《事件重要性、信息不确定性和辟谣机制——谣言诱发的微博围观与治理策略分析》,《社会科学家》2013年第7期,第42~45页。 [137][2]吴正国、王君柏:《信息的不确定性与网络舆论极化分析》,《贵州社会科学》2014年第5期,第38~41页。 [138][3]张文秀、刘树勇、颜实:《传播中的科学技术的不确定性》,《科普研究》2008年第3期。 [139][4]曾磊、石忠国、李天柱:《新兴技术不确定性的起源及应对方法》,《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07年第2期,第34~38页。 [140][5]郭庆光:《传播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141][6]王勇:《信息的多重不确定性及其在信息安全中的应用研究》,《技术研究》2011年第10期,第56页。 [142][7]王清印:《不确定性信息的内涵分析》,《西北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0年第3期,第1~5页。 [143][8]孙江:《“后真相”中的“真相”》,《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4期,第8~10页。 [144][9]缪成长:《技术使用不确定性的四维审视》,《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第226~231页。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