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中国薪酬发展报告(2020) 皮书;中国;劳动经济学

售价:¥134.64 ¥198
0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薪酬蓝皮书
刘军 王霞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20-08 出版
ISBN:978-7-5201-6844-1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本书以权威、翔实、丰富的统计数据资料和系统的实地调查数据信息为依据,阐述了我国工资收入分配的总体情况、面临的形势和改革愿景。内容涵盖国民收入分配,生产要素参与分配,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失业保险金标准的关系,特殊情况下工资支付政策以及中国职工工资变化趋势等。既有对新形势下工资分配理论的探讨,也有对区域、群体和企业工资收入分配情况的实证分析,还有对公益服务机构薪酬福利制度和技术工人薪酬状况的国际比较与经验借鉴。
[展开]
[1][1]耿晋梅、赵璇:《初次分配下居民收入不平等的原因:分析与述评》,《经济问题》2018年第6期。 [2][2]韩海燕、姚金伟:《“互联网+”新经济对收入分配格局的影响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7年第5期。 [3][3]韩文龙、陈航:《当前我国收入分配领域的主要问题及改革路径》,《当代经济研究》2018年第7期。 [4][4]洪银兴:《兼顾公平与效率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40年》,《经济学动态》2018年第4期。 [5][5]贾康、苏京春:《收入分配差距:理论与实际结合的考察及对中国的启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6][6]李清彬:《建设体现效率、促进公平的收入分配体系》,《宏观经济管理》2019年第5期。 [7][7]李实:《当前中国的收入分配状况》,《学术界》2018年第3期。 [8][8]罗楚亮:《收入差距的长期变动特征及其政策启示》,《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 [9][9]权衡:《中国收入分配改革40年:实践创新、发展经验与理论贡献》,《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8年第5期。 [10][10]宋晓梧:《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贫富差距》,《中国经贸导刊》2019年第24期。 [11][11]孙玉梅:《“十三五”期间的企业工资收入分配状况与问题》,内部报告,2020。 [12][12]万海远、孟凡强:《收入分配制度的重大理论创新》,《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1月25日,第005版。 [13][13]王东京:《研究当前我国收入分配的三个角度》,《经济日报》2019年6月27日,第012版。 [14][14]王宏:《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例研究——以工薪劳动者为重点》,内部报告,2018。 [15][15]王元、孔伟艳:《未来30年中国社会发展趋势及促进共享发展的建议》,《宏观经济研究》2019年第5期。 [16][16]王赞新:《我国70年收入分配制度发展的历史进路与理论逻辑》,《湖湘论坛》2019年第3期。 [17][17]易定红、孙晓燕:《企业工资决定的理论和实证研究:一个文献综述》,《中国劳动》2019年第3期。 [18][18]张车伟、赵文:《我国收入分配格局新变化及其对策思考》,《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5期。 [19][19]张亮:《我国收入分配领域改革:进展、问题及政策建议》,《发展研究》2018年第10期。 [20][1]郭庆旺、陈志刚、温新新、吕冰洋:《中国政府转移性支出的收入再分配效应》,《世界经济》2016年第8期。 [21][2]李华:《地方税的内涵与我国地方税体系改革路径——兼与OECD国家的对比分析》,《财政研究》2018年第7期。 [22][3]李一花:《政府非税收入的问题与加强预算管理研究》,《经济研究参考》2018年第28期。 [23][4]林瑾、王金兰:《城镇居民收入差距的分析——从总收入到可支配收入》,《财会研究》2018年第2期。 [24][5]熊兴、余兴厚、王宇昕:《我国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测度与影响因素》,《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25][1]吕冰洋、郭庆旺:《中国要素收入分配的测算》,《经济研究》2012年第10期。 [26][2]许宪春主编《中国收入分配统计问题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27][3]岳希明、蔡萌:《垄断行业高收入不合理程度研究》,《中国工业经济》2015年第5期。 [28][4]岳希明、李实、史泰丽:《垄断行业高收入问题探讨》,《中国社会科学》2010年第3期。 [29][1]邓曲恒:《最低工资政策对企业利润率的影响》,《劳动经济研究》2015年第4期。 [30][2]胡宗万:《新常态下完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机制的思考》,《中国劳动》2015年第23期。 [31][3]胡宗万:《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对企业承受能力影响的初步评估》,《中国劳动》2018年第4期。 [32][4]贾东岚:《国外最低工资》,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14。 [33][5]贾朋、张世伟:《最低工资标准提升的就业效应——一个基于自然实验的经验研究》,《财政科学》2012年第5期。 [34][6]罗小兰:《最低工资、最低生活保障与就业积极性:上海的经验分析》,《南京审计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35][7]王美艳:《中国最低工资制度的设计和执行》,《宏观经济研究》2013年第7期。 [36][1]范君晖:《上海社会保障三条线的数量关系分析》,《价格月刊》2008年第7期。 [37][2]顾昕:《通向普遍主义的艰难之路:中国城镇失业保险制度的覆盖面分析》,《东岳论丛》2006年第3期。 [38][3]国际劳工局:《2010/11年全球工资报告——危机时期的工资政策》,2010。 [39][4]韩兆洲等:《劳动工资与社会保障》,经济科学出版社,2006。 [40][5]贾东岚:《国外最低工资》,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14。 [41][6]林志伟:《我国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实证研究》,《人口与经济》2006年第6期。 [42][7]吕学静等:《北京市最低工资调整机制研究——最低工资标准与失业保险金标准、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的关系研究》,载文魁等主编《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发展研究报告》,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8。 [43][8]〔荷〕马滕·科伊内、〔匈〕贝拉·高尔戈齐主编《欧洲:工资和工资集体协商——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发展》,崔钰雪译,中国工人出版社,2013。 [44][9]孙永勇、崔莎莎:《三个社会保障之间的合理比例关系探讨——以湖北省武汉市为例》,《中国人口科学》2011年第4期。 [45][10]田大洲:《中国积极的失业保险政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46][11]祝建华:《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评估与重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 [47][12]D. Vaughan-Whitehead,The Minimum Wage Revisited in the Enlarged EU(ILO,2009). [48][13]Hiroya Nakakubo,“A New Departure in the Japanese Minimum Wage Legislation,” Japan Labor Review 6(2009). [49][14]Janine Berg,José Ribeiro and Malte Luebker,Decent Work Country Profile Brazil(ILO,2009). [50][15]Standing G. & D. Vaughan-Whitehead,Minimum Wage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from Protection to Destitution(Budapest: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1995). [51][16]V. Tzanov,“Bulgaria:A Shift in Minimum Wage Policy,” in D. Vaughan-Whitehead ed.,The Minimum Wage Revisited in the Enlarged EU(Geneva:Edward Elgar,2009). [52][17]Word Bank,“Turkey-Labor Market Study,” Report No. 33254-TR,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869781468310746230/pdf/332540TR0Labor1ver0P07918901PUBLI C1. pdf,2006-04-14. [53][18]W.Cunningham,Minimum Wages and Social Policy(The World Bank Green Press,2007). [54][1]曹裕:《浅议加班和加班工资》,《当代经济研究》2010年第7期。 [55][2]刘军胜:《中国工资支付保障立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14。 [56][3]马小丽:《企业应当如何计算和支付加班工资》,《劳动工资动态》2009年第11期。 [57][4]邱小平等:《企业薪酬体系建设》,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5。 [58][5]苏海南等:《中国劳动标准体系研究》,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3。 [59][6]王益英主编《外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 [60][7]Adriaan S. Kalwij and Mary Gregory,“A Panel Data Analysis of the Effects of Wages,Standard Hours and Unionization on Paid Overtime Work in Britain,” Journal of the 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 168 (2005). [61][8]D. L. McLellan,“Doctors And Overtime Pay,” 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3 (1969). [62][9]Michigan Law Review,“Overtime Pay for Salaried Employees under Wages and Hours Act:Real or ‘Fictitious’ Hourly Rate,” Michigan Law Review 41 (1942). [63][10]Richard A. Lester,“Overtime Wage Rate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9 (1939). [64][11]Ronald G. Ehrenberg and Paul L. Schumann,“Compliance with the Overtime Pay Provisions of the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25 (1982). [65][12]Stephen J. Trejo,“Overtime Pay,Overtime Hours,and Labor Union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11 (1993). [66][13]Stephen J. Trejo,“The Effects of Overtime Pay Regulation on Worker Compensation,”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1 (1991). [67][1]国际劳工组织:《受新冠病毒影响,全球将减少约2500万个岗位》,http://global.sina.cn/szzx/article/20200320/0665495927c51000.html?pos=3&vt=4&from=timeline,2020年3月20日。 [68][2]国家统计局:《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4/t20170428_1489334.html,2017年4月28日。 [69][3]国家统计局:《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804/t20180427_1596389.html,2018年4月27日。 [70][4]国家统计局:《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904/t20190429_1662268.html,2019年4月29日。 [71][5]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9》,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 [72][6]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2/t20200228_1728913.html,2020年2月28日。 [73][7]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规划财务司:《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9》,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 [74][8]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http://www.100ec.cn/home/detail--6547821.html,2020年3月7日。 [75][9]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商业模式创新中心调研组:《疫情之下,如何为中小企业纾困解难》,《光明日报》2020年2月14日,第07版。 [76][1]李实:《对当前我国劳动力成本的基本判断》,《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6年第5期。 [77][2]钱诚:《劳动力成本优势真已远去了吗?》,《企业管理》2017年第8期。 [78][3]钱诚:《中国制造业人工成本问题研究》,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出版社,2019。 [79][4]《优势依旧——中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分析》,经济学人智库,2014。 [80][5]Hongbin Li,Lei Li,Binzhen Wu and Yanyan Xiong,“The End of Cheap Chinese Labor,”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6(2012). [81][1]方军雄、于传荣、王若琪、杨棉之:《高管业绩敏感型薪酬契约与企业创新活动》,《产业经济研究》2016年第4期。 [82][2]高良谋、卢建词:《内部薪酬差距的非对称激励效应研究——基于制造业企业数据的门限面板模型》,《中国工业经济》2015年第8期。 [83][3]贺建风、张晓静:《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企业创新的影响》,《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8年第8期。 [84][4]黎文靖、郑曼妮:《实质性创新还是策略性创新?——宏观产业政策对微观企业创新的影响》,《经济研究》2016年第4期。 [85][5]林炜:《企业创新激励:来自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解释》,《管理世界》2013年第10期。 [86][6]鲁桐、党印:《公司治理与技术创新:分行业比较》,《经济研究》2014年第6期。 [87][7]罗来军、史蕊、陈衍泰、罗雨泽:《工资水平、劳动力成本与我国产业升级》,《当代经济研究》2012年第5期。 [88][8]〔法〕让·梯若尔:《共同利益经济学》,张昕竹、马源等译,商务印书馆,2020。 [89][9]田轩:《创新的资本逻辑:用资本视角思考创新的未来》,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90][10]张庆昌:《工资、出口贸易与全要素生产率:1979-2009》,《财经研究》2011年第4期。 [91][11]Aghion,Philippe,and Jean Tirole,“The Management of Innovation,”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09(1994). [92][12]Broadberry S.,Gupta B.,“The Early Modern Great Divergence:Wages,Price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Europe and Asia,1500~1800,” The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59(2006). [93][13]GustavoManso,“Motivating Innovation,” The Journal of Finance 66(2011). [94][14]Hicks J. R.,The Theory of Wages(London:Macmillan,1963). [95][15]Holmstrom,Bengt,“Agency Costs and Innovation”,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12(1989). [96][1]丁百仁:《环卫工人职业认同的影响因素分析》,《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6期。 [97][2]韩锦:《公共服务外包背景下环卫工人权益保障研究——以西安市为例》,硕士学位论文,西北大学,2018。 [98][3]李明安:《环卫工人工作生活现状亟待改善——关于城市环卫工人工作生活状况的调查》,《工会信息》2016年第16期。 [99][4]牛喜霞、邱靖、谢建社:《环卫工人生存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广州市的调查》,《人口与发展》2014年第3期。 [100][5]魏文云:《同工不同酬——城市环卫工人队伍中的“临时工”》,《才智》2016年第23期。 [101][6]项田甜:《城市环卫工人面临的困境和解决途径》,《绿色科技》2019年第12期。 [102][7]徐成浩:《环卫工人的体面劳动实现了吗?——基于15个副省级城市政策文本分析》,《社会政策研究》2018年第3期。 [103][8]周忠海:《环卫工人待遇提高之探究》,《劳动保障世界》2018年第2期。 [104][1]常成、王霞:《妇女生育保护和相关成本的国际经验》,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内部报告,2019。 [105][2]陈岑:《生育保险基金支出影响因素分析——以常州市为例》,《中国社会保障》2018年第2期。 [106][3]高媛:《职场女性生育成本分担模式的重构——从二孩引发的就业歧视问题着眼》,《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107][4]黄桂霞:《政府、雇主和家庭共担生育责任的探讨》,《人口与社会》2017年第2期。 [108][5]蒋彭雯:《论延长产假对中小企业招录女性员工的影响——以西安市长安区为例》,《科教文汇》(上旬刊)2018年第10期。 [109][6]林燕玲:《国外生育保护假期制度研究》,《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 [110][7]林燕玲:《女职工假期设置对女性权益维护的影响及国际经验比较》,《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2018年第3期。 [111][8]苏道远:《落实全面两孩生育津贴别“掉队”》,《中国卫生》2017年第6期。 [112][9]涂肇庆:《生育转型、性别平等与香港生育政策选择》,《人口研究》2006年第3期。 [113][10]徐倩:《全面二孩政策下女性就业问题研究——以苏州为例》,《江南论坛》2018年第6期。 [114][11]杨舸:《尽快取消生育限制,探索多种政策形式鼓励生育》,《中国发展观察》2018年第18期。 [115][12]张立新:《落实“二孩”,还应分担女性生育成本》,《工会信息》2016年第10期。 [116][13]卓晓君:《关于建立生育保险基金风险预警机制的若干思考》,《中国医疗保险》2018年第8期。 [117][1]崔冰:《新加坡的公务员制度及其启示》,《人民论坛》2012年第8期。 [118][2]〔日〕稻继裕昭:《日本公务员人事制度》,黄元译,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12。 [119][3]刘昕、柴茂昌、董克用:《新加坡公务员薪酬平衡比较机制及其启示》,《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4年第4期。 [120][4]阎树森:《日本公务员制度研究》,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01。 [121][5]袁娟、邓歆怡:《新加坡、日本、韩国公务员考核制度比较研究》,《中国行政管理》2016年第1期。 [122][6]郑励志:《日本公务员制度与政治过程》,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1。 [123][7]朱旭东:《新加坡如何防范“计算过的风险”——对新加坡公务员管理机制的考察》,《中国行政管理》2003年第3期。 [124][8]Bekke,A. J. G. M. and Frits M. Meer,eds.,Civil Service Systems in Western Europe(UK·Northampton:Edward Elgar Publish,2001). [125][1]包政、吴春波:《企业工资制度改革的新思路——日本昭和电工株式会社的职能工资制度》,《中国人力资源开发》1993年第5期。 [126][2]戴丽兰、吴刚:《英国国家资质框架的发展历史及内涵研究》,《中国成人教育》2017年第24期。 [127][3]谷晓洁、李延平:《雇主主导:英国现代学徒制改革的价值选择》,《职业技术教育》2019年第27期。 [128][4]郭雪松、李胜祺:《德国现代学徒制的制度建构与当代启示》,《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9年第3期。 [129][5]李明辉:《公司治理模式的趋同化与持久性研究——基于英、美、德、日等国的分析》,《经济评论》2007年第4期。 [130][6]刘小禹、孙健敏:《技能工资在我国制造业企业中实施的可行性》,《现代远距离教育》2019年第2期。 [131][7]孙冰:《日美企业薪酬制度的发展及对我国的启示》,《现代管理科学》2008年第5期。 [132][8]陶向南、赵曙明、邹亚军:《传统与现代的融合:日本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制度的演变》,《经济与管理研究》2016年第3期。 [133][9]汪华林:《美、德企业人力资源开发的经验及对我国的启示》,《山西财经大学学报》高等教育版2004年第9期。 [134][10]王福东、于安义:《德国企业的集体谈判制度》,《外国经济与管理》1997年第4期。 [135][11]谢青松:《美国资历框架的发展范式和特征解析》,《成人教育》2019年第12期。 [136][12]邢雪艳:《论日本“年功序列制”的历史变迁》,《日本学论坛》2007年第3期。 [137][13]郑坚:《英国职业资格制度览析》,《职教论坛》2012年第1期。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