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舆论学研究(第三辑) 集刊;传播学 VIP

售价:¥63.75 ¥85
0人在读 |
0 评分
丛书名:
谢耘耕 陈虹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8-10 出版
ISBN:978-7-5201-3415-6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舆论学研究》是中国新闻史学会中国舆论学研究会的会刊,由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主办。辑刊依托中国新闻史学会舆论学研究会的近200所会员单位,旨在搭建舆论学学术交流对话平台,是中国首本最权威的舆论学专业刊物,收录中国舆论学研究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辑刊设有“舆论学前沿”“舆论理论研究”“舆论史研究”“舆论学研究方法”“舆情观察”“舆情报告”“媒介舆论研究”“海外舆情与国家形象”等栏目。
[展开]
[1][1]柯泽:《美国传播学研究与社会心理学的关系——传播学研究文献分析》,《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9(6)期,第148~149,153页。 [2][2]关丹丹、车宏生:《现代效度理论与效验方法述评》,《心理科学》2010年第33(3)期,第654~656页。 [3][3]徐家林:《网络政治舆论的极端情绪化与民众的政治认同》,《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1年第3期,第174页。 [4][4]曹晋:《媒介与社会性别研究:理论与实例》,上海三联书店,2008。 [5][5]侯钧生:《西方社会学理论教程》,南开大学出版社,2006,第10页。 [6][1]卢毅刚:《舆论学教程(第2版)》,郑州大学出版社,2012,第76页。 [7][2]张威:《网络舆论形成机制研究——以“王帅事件”为例》,《新闻爱好者》2011年第2期,第34~35页。 [8][3]荆其诚:《简明心理学百科全书》,湖南教育出版社,1991。 [9][1]邵培仁:《传播生态规律与媒介生存策略》,《新闻界》2001年第5期,第26~27页。 [10][2]崔保国:《2013年中国传媒产业的发展格局——兼论传媒的核心产业与关联产业》,《新闻与写作》2014年第5期,第26~30页。 [11][3]尹鸿:《电视媒介:被忽略的生态环境———谈文化媒介生态意识》,《电视研究》1996年第5期,第38~39页。 [12][4]张志林、王京山:《网络媒介生态位初探》,《出版发行研究》2005年第12期,第60~63页。 [13][5]聂静虹:《媒介生态视角下的网络隐私权保护》,《当代传播》2010年第3期,第90~92页。 [14][6]姚必鲜、蔡骐:《论新媒介生态下受众、媒体和社会的多维互动》,《求索》2011年第6期,第212~213页。 [15][7]陈红梅:《媒介生态学视野下的都市报未来生存路径探析》,《编辑之友》2013年第5期,第59~61页。 [16][8]魏武挥:《自媒体:对媒介生态的冲击》,《新闻记者》2013年第8期,第17~21页。 [17][9]韦路、鲍立泉、吴廷俊:《媒介技术演化与传播理论的范式转移》,《当代传播》2010年第1期,第18~21页。 [18][10]鲍立泉:《新媒介群的媒介时空偏向特征研究》,《编辑之友》2013年第9期,第58~61页。 [19][11]潘祥辉:《从博弈论视角看中国媒介制度的变迁与演化》,《昌吉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第59~64页。 [20][12]王斌:《从技术逻辑到实践逻辑:媒介演化的空间历程与媒介研究的空间转向》,《新闻与传播研究》2011年第3期,第58~67页。 [21][13]《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的通知》,http://www.miit.gov.cn/n1146290/n4388791/c5570594/content.html。 [22][14]邵培仁:《媒介生态学——媒介作为绿色生态的研究》,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第138页。 [23][15]陈玉平:《生态系统的结构与功能》,《农业新技术》1984年第2期,第40~45页。 [24][1]张晓天、吴寒月:《怎样打赢舆论战:古今中外舆论战战法研究》,国防大学出版社,2006,第2页。 [25][2]徐颖:《信息化条件下我军舆论战的运用》,转引自《中国人民解放军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纲要学习读本》,解放军出版社,2006,第26~82页。 [26][3]转引自朱金平《舆论战》,中国言实出版社,2005年第6期,第6~7页。 [27][4]吴旭:《舆论战的理论界定和基本框架》,《军事记者》2005年第1期。 [28][5]转引自程宝山《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基本问题》,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第33~34页。 [29][6]刘燕、陈欢:《传播技术发展与舆论战的嬗变》,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第11页。 [30][7]王洪续:《舆论战研究》,白山出版社,2004,第66页。 [31][8]〔美〕哈罗德·D.拉斯韦尔(Harold D.Lasswell):《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张洁、田青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60、161、170~171、174页,序。 [32][9]张朝龙:《无形利刃刺破铁幕的思考——以80年代中后期美国对波兰的舆论战为例》,《理论导刊》2009年第5期,第97页。 [33][10]张朝龙:《舆论战中的捧杀策略——以20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对苏联舆论战为例》,《军事记者》2009年第4期,第43页。 [34][11]柯醍褚:《分析:从伊拉克战争看现代战争中的新闻舆论战》,搜狐新闻,2003年7月15日,http://news.sohu.com/91/27/news211092791.shtml。 [35][12]樊高月、符林国:《第一场初具信息化形态的战争——伊拉克战争》,军事科学出版社,2008,第148~149、149~150页。 [36][13]刘肖:《理智与偏见——当代西方涉华国际舆论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第25页。 [37][14]刘海洋:《美国南海“舆论战”技战术意图分析及启示》,《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6年第3期,第50页。 [38][15]李金明:《南海仲裁案:美菲联手打舆论战》,《太平洋学报》2016年第3期,第26页。 [39][16]雷东瑞:《中国多位驻外大使就南海问题密集发声阐述中方立场》,新华网,2016年5月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5/17/c_128988822.htm。 [40][17]李果:《南海宣传短片亮相纽约时代广场 我们应该让全世界都了解事实真相》,中国网·中部纵览,2016年7月26日,http://henan.china.com.cn/news/2016/0726/2964259.shtml。 [41][18]郑玮娜:《美国打南海“舆论战”居心叵测》,新华网,2016年6月16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6/16/c_1119055170.htm。 [42][19]万婧:《“伊斯兰国”的宣传》,《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年第10期,第101页。 [43][20]罗国强、张阳成:《论国际舆论对国际法的影响——兼析对解决东海南海岛屿争端的启示》,《南洋问题研究》2013年第3期,第14页。 [44][21]李仲天:《全球传播语境中的国际舆论调控》,中国传媒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第19页。 [45][22]陈一收:《美国政府舆论宣传的策略与技巧》,《理论月刊》2015年第5期,第185~188页。 [46][23]朱瑞博、刘芸:《智库影响力的国际经验与我国智库运行机制》,《重庆社会科学》2012年第3期,第110~116页。 [47][24]王厚全:《智库演化论——历史、功能与动力的三维诠释》,中共中央党校博士学位论文,2016,第192页。 [48][25]李智:《国际政治传播控制与效果》,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第131页。 [49][26]叶江、甘锋:《试论国际非政府组织对当代国际格局演变的影响》,《国际观察》2007年第3期,第58~64页。 [50][27]袁冰:《公关公司在大众传播中的角色与策略》,《国际公关》2008年第2期,第78~79页。 [51][28]孙卓:《揭秘华盛顿K街的“普京游说团”:最高入账2600万美元》,《第一财经日报》2014年3月12日。 [52][29]李志永:《企业公共外交的价值、路径与限度——有关中国进一步和平发展的战略思考》,《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年第12期,第98~114页。 [53][30]沈绿:《美国舆论战在现代局部战争中的特点及策略》,《新闻界》2005年第3期,第5~9页。 [54][31]乔硕功:《舆论战背景下高校传媒人才的培养》,中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第12~13页。 [55][32]吴贤军:《中国和平发展背景下的国际话语权构建研究》,福建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5,第217页。 [56][1]孙淑鸿:《汪康年新闻思想及报业活动》,吉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57][2]汪康年:《〈刍言报〉小引》,《刍言报》,宣统二年(1910)十月初一日。 [58][3]转引自金梁《近代人物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 [59][4]《“有闻必录”的流行与现代新闻观念的萌生——以〈申报〉为中心的考察(1872~1912年)》。 [60][5]宁树藩:《“有闻必录”考》,《新闻研究资料》1986年第1期。 [61][6]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1911)四月二十一日。 [62][7]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四月十六日。 [63][8]汪康年:《汪穰卿笔记 卷三 杂记》,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第408页。 [64][9]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二年(1910)十一月二十六日。 [65][10]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二年(1910)十二月初六日。 [66][11]肖燕雄、卢晓:《近现代不同立场办报之人的身份认同——以梁启超、于右任、李大钊、史量才等人撰写的报刊发刊词为主的考察》,《新闻界》2017年第3期。 [67][12]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二年(1910)十二月十一日。 [68][13]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1911)三月初六日。 [69][14]《〈通报〉停闭感言》,《京报》1907年7月28日,转引自《遗卷三》,第25页。 [70][15]《汪穰卿先生传记》卷五·年谱四,第311页。 [71][16]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1911)三月十六日。 [72][17]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1911)三月初六日。 [73][18]汪康年:《针报》,《刍言报》,宣统三年(1911)二月二十一日。 [74][19]许莹:《办报干政的另一种探索——汪康年报刊思想与实践研究》,《中国书籍》2012年3月1日。 [75][1]《记禹航某生因奸谋命事细情》,《申报》1874年1月8日。 [76][2]陈镐汶:《申报与杨乃武冤案》,《新闻旧事》1991年第5期,第34~37页。 [77][3]《论余杭案》,《申报》1874年12月10日。 [78][4]《论目今要务三件》,《申报》1875年6月5日。 [79][5]《余杭案审结》,《申报》1877年2月16日。 [80][6]操瑞青:《构建报刊合法性:“有闻必录”兴起的另一种认识》,《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年第5期,第99~115页。 [81][7]《审杨氏案略》,《申报》1875年1月28日。 [82][8]《杨氏案略》,《申报》1875年4月12日。 [83][9]《刑部审余杭案》,《申报》1877年4月5日。 [84][10]《论覆审余杭案》,《申报》1875年8月14日。 [85][11]《审余杭谋夫案出奏》,《申报》1875年8月30日。 [86][12]《天道可畏》,《申报》1875年4月10日。 [87][1]李彪、何健:《社交媒体时代衍生舆情运作机制与治理对策研究》,《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6年第2期,第17~22页。 [88][2]李晚莲:《衍生型突发事件网络舆情引导机制研究》,《理论探讨》2015年第6期,第149~152页。 [89][3]王国华、方付建:《突发舆情危机事件衍生效应研究》,《天津社会科学》2012年第1期,第70~72页。 [90][4]朱恒民、李青:《面向话题衍生性的微博网络舆情传播模型研究》,《现代图书情报技术》2012年第5期,第60~64页。 [91][5]兰月新:《突发事件网络衍生舆情监测模型研究》,《现代图书情报技术》2013年第3期,第51~57页。 [92][6]相丽玲、王晴:《信息公开背景下网络舆情危机演化特征及治理机制研究》,《情报科学》2014年第4期,第26~30页。 [93][1]ICANN.Who Runs the Internet?(2013-02-06)[2014-12-16].http://www.icann.org/en/about/learning/factsheets/governance-06feb13-en. [94][2]《〈纽约时报〉社交账号被黑发布“中美海军交战”》,新华网,http://xuan.news.cn/cloudnews/globe/20150117/2025618_c.html. [95][3]《国内首个网站联合辟谣平台公布典型辟谣案例》,新华网,2013年9月6日,http://news.xinhuanet.com/zgjx/2013-09/06/c_132696112.htm,浏览日期,2015年2月5日。 [96][4]Bertot,J.C.,Jaeger,P.T.,Hansen,D..The Impact of Polices on Government Social Media Usage:Issues,Challenges,and Recommendations.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2012,29(1):30-40. [97][5]Kaplan,A.M.,Haenlein,M..Users of the World,Unite! Th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Social Media.Business Horizons,2010,53(1):59-68. [98][6]Duggan,M.,Brenner,J..The Demographics of Social Media Users,2012,http://www.pewinternet.org/2013/02/14/the-demographics-of-social-media-users-2012/. [99][7]《2018,跨境卖家不得不知的社交媒体新趋势》,http://www.sohu.com/a/217520410_298446,2018年1月18日。 [100][8]Taylor,M.,Haggerty,J.,Gresty,D.,Almond,P.,Berry,T..Forensic Investigation of Social Networking Applications,Network Security,2014,2014(11):9-16. [101][9]Govtech.County Experiments with Monitoring Social Media in Emergencies(2010-09-13)[2015-07-03].http://www.govtech.com/public-safety/County-Monitoring-Social-Media-Emergencies.html. [102][10]钟伟军:《公共舆论危机中的地方政府微博回应与网络沟通——基于深圳“5·26飙车事件”的个案分析》,《公共管理学报》2013年第1期,第31~42页。 [103][11]孙燕:《谣言风暴:灾难事件后的网络舆论危机现象研究》,《新闻与传播研究》2011年第5期,第52~62页。 [104][12]Cho,D.,Kim,S.,Acquisti,A..“Empirical Analysis of Online Anonymity and User Behaviors:The Impact of Real Name Policy”,Paper presented at 2012 45th Hawaii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ystem Science,Maui,HI,USA,2012,pp.3041-3050. [105][13]Cho,D..Real Name Verification Law on the Internet:A Poison or Cure for Privacy?New York,N.Y.,USA:Springer,2013:239-261. [106][14]Omernick,E.,Sood,S.O..“The Impact of Anonymity in Online Communities”,in Proceedings of 2013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cial Computing,Washington,D.C.,USA,September 8-14,2013,IEEE Conference Publishing Services,pp.526-535. [107][15]Ruesch,M.A.,Märker,O..“Real Name Policy in e-participation”,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2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or E-Democracy and Open Government Krems,2012,Edition-Donau-Univ.Krems,p.109. [108][16]Kang,R.,Brown,S.,Kiesler,S..“Why do People Seek Anonymity on the Internet?:Informing Policy and Design”,in Proceedings of the SIG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New York,N.Y.,USA,2013,ACM Press,pp.2657-2666. [109][17]Darpa.Social Media in Strategic Communication(2014-07-09)[2015-07-03].http://www.darpa.mil/Our_Work/I2O/Programs/Social_Media_in_Strategic_Communication_(SMISC).aspx. [110][18]罗昊:《国内图情期刊关于网络舆情研究的现状及特点》,《情报杂志》2013年第5期,第43~48页。 [111][19]Facebook.Global Government Requests Report(2014-07-30)[2014-12-16].https://www.facebook.com/about/government_requests. [112][20]Miller,C.C.Techcompanies concede to surveillance program(2013-06-07).http://www.nytimes.com/2013/06/08/technology/tech-companies-bristling-concede-to-government-surveillance-efforts.html. [113][21]Charlton,A.55,000 sign twitter abuse petition after jane austen campaigner receives rape threats (2013-07-29).http://www.ibtimes.co.uk/articles/495252/20130729/twitter-abuse-petition-signatures-criado-perez-feminist.htm. [114][22]Howard,C.,The Policy Cycle:A Model of Post-machiavellian Policy Making.Australian 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2005,64(3):3-13. [115][23]Linders,D.,From e-government to We-government:Defining a Typology for Citizen Coproduction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2012,29(4):446-454. [116][24]刘伟、张明新:《互联网的政治性使用与我国公众的政治信任——一项经验性研究》,《公共管理学报》2014年第1期,第90~103页。 [117][25]李亚妤:《互联网使用、网络社会交往与网络政治参与——以沿海发达城市网民为例》,《新闻大学》2011年第1期,第69~81页。 [118][26]韩运荣、高顺杰:《微博舆论中的意见领袖素描——一种社会网络分析的视角》,《新闻与传播研究》2012年第3期,第61~69页。 [119][27]Hoetker,G..The Use of Logit and Probit Models in Strategic Management Research:Critical Issues,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07,28(4):331-343. [120][28]Tufekci,Z.,Wilson,C..Social Media and the Decision to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Protest:Observations from Tahrir Square.Journal of Communication,2012,62(2):363-379. [121][1]乔纳森·H·特纳:《人类情感——社会学的理论》,孙俊才等译,东方出版社,2009,第7页。 [122][2]兰德尔·柯林斯:《互动仪式链》,林聚任等译,商务印书馆,2009,第87、86、102页。 [123][3]蒋晓丽、何飞:《互动仪式理论视域下网络话题事件的情感传播研究》,《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第122、123页。 [124][4]邓飞:《复盘“罗尔事件”》,南方周末,http://www.infzm.com/content/121312,2016年12月8日。 [125][5]乔纳森·H·特纳、简·斯戴兹:《情感社会学》,孙俊才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第2页。 [126][1]颜廷、任东来:《美国新闻出版自由与国家安全——以1971年五角大楼文件案的研究为中心》,《新闻与传播研究》,2008,第12、15、11页。 [127][2]Henkin,L.The Right to Know and the Duty to Withhold:The Case of the Pentagon Papers,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1971(2):271-280. [128][3]《五角大楼文件案:新闻界的一场“了不起的胜利”》,《国际新闻界》1991年第11期,第53~56页。 [129][4]Rudenstine,D..Pentagon Papers Case.Recovering its Meaning Twenty Years Later,Cardozo L.Rev.1990:12. [130][5]New York Times Co.v.United States,403U.S.713,729,733,716-719,742-748,758-759(1971). [131][6]Halperin,M.H.,Hoffman,D.N..Top Secret: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Right to Know,New Republic Books,1977:25. [132][7]Klein,A.R..National Security Information:Its Proper Role and Scope in a Represen-tative Democracy,Fed.Comm.LJ,1990,42:444. [133][8]亨金、路易斯、邓正来:《宪政·民主·对外事务》,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6,第102页。 [134][9]王毅:《从〈纽约时报〉看西方新闻自由下的知情权》,《今传媒》2007年第11期,第40页。 [135][10]Nimmer,M.B..National Security Secrets v.Free Speech:The Issues Left Undecided in the Ellsberg Case,Stanford Law Review,1974:311-333. [136][11]鲍勃·伍德沃德等:《美国最高法院内幕》,熊必俊等译,广西人民出版社,1982,第157、158页。 [137][12]Pentagon Papers,403 U.S.at 715 (Black,J.,concurring). [138][13]Gaffney,Supra Note 26,at 199 (citing Pentagon Papers,403 U.S.at 719). [139][14]Powledge,F..The Engineering of Restraint:the Nixon Administration and the Press;A Report of the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Public Affairs Press,1971. [140][15]Hersh,S..The Price of Power:Kissinger in the Nixon White House,1983. [141][16]Seymour,W.N..United States Attorney:An Inside View of“ Justice” in America Under the Nixon Administration,Morrow,1975. [142][17]〔美〕埃默里:《美国新闻史》,展江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第677页。 [143][18]〔美〕吉尔摩、巴伦、西蒙等:《美国大众传播法:判例评析》,梁宁等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第52页。 [144][19]New York Times Co.v.United Status,403U.S.713,758-759(1971). [145][20]Herbert,N..Foerstel,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the Right to know,The Origins and Applications of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Greenwood Press,1999:118. [146][21]Commission on Freedom of the Press,A Free and Responsible Press,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47:27. [147][1]王少辉、高业庭:《基于微信平台的电子化公共服务模式创新研究——以“武汉交警”政务微信为例》,《电子政务》2014年第8期。 [148][2]郭泽德:《政务微信助力社会治理创新——以“上海发布”为例》,《电子政务》2014年第4期。 [149][3]朱颖、丁洁:《互动仪式链视角下政务微信与用户的互动研究》,《新闻大学》2016年第4期。 [150][4]毛斌等:《新常态下政务微信的优化路径研究》,《情报杂志》2016年第8期。 [151][5]刘宏信:《河北省政务微信的公共服务问题研究》,河北师范大学学位论文,2016年第44页。 [152][6]李明德、黄安、张宏邦:《互联网舆情政策文本量化研究:2009-2016》,《情报杂志》2017年第3期。 [153][7]Chen,Q.,Xu,X.,Cao,B.,& Zhang,W..“Social media policies as responses for social media affordances:The case of China,”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Vol.33,No.2,2016,pp.313-324. [154][8]陈强:《政务新媒体研究的国际进展:议题与路向》,《情报杂志》2017年第3期。 [155][9]Hrdinová,J.,Helbig,N.,& Peters,C.S..“Designing social media policy for government:Eight essential elements,”May 2010,http://www.ctg.albany.edu/publications/guides/social_media_policy/social_media_policy,July 2017. [156][10]Kenawy,G.S..“Social media policy in Egypt:case studies of three ministries,”February 2015,http://dar.aucegypt.edu/handle/10526/4280,July 2017. [157][11]Kenawy,G.S.S..“Developing Social Media Policy for Public Agencies in Egypt,”IAFOR Journal of the Social Sciences,Vol.2,No.1,2016,pp.1-14. [158][12]Chen,Q.,Xu,X.,Cao,B.,& Zhang,W..“Social media policies as responses for social media affordances:The case of China,”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vol.33,no.2,2016,pp.313-324. [159][13]Mergel,I.& Greeves,W..Social Media in the Public Sector Field Guide:Designing and Implementing Strategies and Policies,San Francisco,C.A.:Jossey-Bass/Wiley,2012,p.109-129. [160][14]Zimmer,C.G..“Social Media Use in Local Public Agencies:A Study of California's cities,”Master thesis of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Sacramento,2012,http://www.csus.edu/ppa/thesis-project/bank/2012/Zimmer.pdf,July 2017. [161][15]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ate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s.“Examining state social media policies:Closing the gaps,”2013,http://www.nascio.org/publications/documents/NASCIO_2013SocialMediaIssueBrief,July 2017. [162][16]Köseoğlu Ö.& Tuncer A..Designing Social Media Policy for Local Governments: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Sobaci M.(eds) .Social Media and Local Gove-rnments,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Vol.15,Springer,Cham,2016,p.23-36. [163][17]Bennett,L.V.,& Manoharan,A.P..“The Use of Social Media Policies by Us Municipalitie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Vol.40,No.4,2017,pp.317-328. [164][18]El Ouirdi,A.,El Ouirdi,M.,Segers,J.,& Pais,I..“Institutional Predictors of the Adoption of Employee Social Media Policies,”Bulletin of Science,Techno-logy & Society,Vol.35,No.5-6,2015,pp.134-144. [165][19]Berry F.S.& Berry W.D.,Innovation and Diffusion Models in Policy Research,P.A.Sabatier (ed.),Theories of the Policy Process,2nd ed.Boulder:West-view Press,2007,pp.223-260. [166][20]王昉荔:《政务微博与政务微信应用比较及发展策略》,《福建农林大学学报》2014年第6期。 [167][21]杜秀丽:《浅析政务微信的可持续性》,《管理观察》2014年第32期。 [168][22]陈海春等:《政务微信对传统政务模式的改造研究——以“广州公安”政务微信为例》,《现代情报》2015年第5期。 [169][23]陈强、曾润喜:《政府视角与公众视角:中国政务新媒体研究的议题与路向》,《情报杂志》2017年第4期,第141~145页。 [170][24]Holsti,O.R..Content Analysis for the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Reading,Mass.Addison-Wesley Pub.Co.,1969,pp.137-141. [171][25]清华大学新闻研究中心:《2014政务新媒体传播力报告》,2014年11月26日,http://mat1.gtimg.com/city/report/2014media.pdf。 [172][26]李冠辰:《我国“微政务”管理问题研究——以政务微博、政务微信为例》,《太原理工大学学报》2014年第3期。 [173][27]张志安、罗雪圆:《政务微信的扩散路径研究——以广东省市级以上政务微信为例》,《新闻与写作》2015年第7期。 [174][28]Ma,L..“Diffusion and Assimilation of Government Microblogging:Evidence from Chinese Cities,”Public Management Review,Vol.16,No.2,2014,pp.274-295. [175][29]Berry,F.S.& Berry,W.D..Innovation and Diffusion Models in Policy Research,in P.A.Sabatier (ed.) Theories of the Policy Process,2nd,ed.Boulder:West-view Press,2007,pp.223-260. [176][30]Ma,L.,“Diffusion and assimilation of government microblogging:Evidence from Chinese cities,”Public Management Review,Vol.16,No.2,2014,pp.274-295. [177][31]刘伟:《学习借鉴与跟风模仿——基于政策扩散理论的地方政府行为辨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4年第1期。 [178][32]匡文波:《如何拆掉政务微信中的官民“隔心墙”》,《人民论坛》2016年第12期。 [179][1]马为公、罗青:《新媒体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1。 [180][2]王晨郁:《细分服务:媒体成功运营微信公众号的关键——从都市快报官方微信说起》,《中国记者》2016年第4期,第96~98页。 [181][3]洪海娟、卢振波:《基于微信的高校图书馆品牌营销现状与策略研究》,《现代情报》2014年第5期,第95~99页。 [182][4]付振珍:《微信公众订阅号的内容营销研究》,《新闻研究导刊》2013年第5期,第191~192页。 [183][5]孙翔:《新闻类微信公众平台对网络热点事件的推送内容分析》,《新闻研究导刊》2016年第7期,第356页。 [184][6]马佳明:《微信平台传播内容分析》,《新西部旬刊》2015年第3期,第93页。 [185][7]Thong Jony,C.Shanto Iyengar.Is Anyone Responsible? How Television Frames Political Issues.Chicago,Ill.: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American Journa-lism,2016(3-4),pp.120-121. [186][8]王亚茹:《纸媒微信公众号“热”中的“冷”思考》,《中国记者》2016年第4期,第98~99页。 [187][9]胡芬、余纯、李治样:《基于内容分析法的乡村旅游地微信营销研究》,《地域研究与开发》2016年第5期,第100~104页。 [188][10]周玉兰:《微信公众号的传播特征及问题对策探析——以传统广电媒体微信公众号为例》,《中国出版》2016年第3期,第32~34页。 [189][11]张飞飞:《基于内容分析法的我国高校微信公众平台研究》,《情报探索》2016年第2期,第131~134页。 [190][12]张燕、陈思思:《传统新闻媒体转战社交媒体的内容运营策略——对澎湃新闻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分析》,《出版科学》2016年第4期,第53~56页。 [191][13]赵新菊:《地方法治类微信内容分析及建设》,《新媒体研究》2016年第2期,第66~67页。 [192][14]《2016年度微信公众号数据洞察报告》,知识库,2017年3月2日,http://www.useit.com.cn/thread-14697-1-1.html。 [193][15]Hye-Jin,Tnomas & Jehoon,Source Credibility in Social Judgment:Bias,Exper-tise,and the Judge's point of View.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2013(1),p.48. [194][16]Lombard,Snyder-Duch,& Bracken.Public Attitudes Toward Persons with Mental Illness.Health Affairs,2003(3),pp.186-196. [195][17]Archana Krishnan,Media celebrities and public health:Responses to“Magic”Johnson's HIV disclosure and its impact on AIDS risk and high-risk behaviors.Health Communication,2011 (4):345-370. [196][18]Acar,Depictions of Mental Illness in Print Media:A Prospective National Sample,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iatry,2008(5),pp.697-700. [197][19]Kramer & Winter,Digital house calls:US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and Online Media Communication,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in Healthcare,2008(4),pp.187-196. [198][20]Elsamari Botha,Mass media,“monsters” and mental health clients:the need for increased lobbying,Journal of Psychiatric and Mental Health Nursing,2013 (4),pp.315-321. [199][21]Mignon Reyneke,The Portrayal of Mental Illness on Prime-time Television,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2013(3),pp.289-302. [200][1]金兼斌:《数字鸿沟的概念辨析》,《新闻与传播研究》2003年第1期,第75~79页。 [201][2]胡鞍钢、周绍杰:《中国如何应对日益扩大的“数字鸿沟”》,《中国工业经济》2002年第3期,第5~12页。 [202][3]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cnnic.cn/hlwfzyj/hlwxzbg.2016/08/03。 [203][4]信息化研究部:《中国信息社会发展报告2016》,http://www.sic.gov.cn/News/250/6362.htm.2016/11/27。 [204][5]李苓:《中国西部城乡网络与手机等新媒体使用研究》,《中国出版》2013年第19期,第64~68页。 [205][6]陈峻俊:《发展传播学视角下鄂西民族地区互联网策略研究——基于鄂西巴东县、鄂中沙洋县比较调查》,《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1期,第147~150页。 [206][7]高卫华、杨兰、陈晨:《新媒介背景下民族地区手机传播功能研究——以湖北恩施市与鹤峰县实地调研为个案》,《当代传播》2013年第4期,第67~71页。 [207][8]庄晓东、高云:《少数民族青少年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以云南省为例》,《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9期,第134~140页。 [208][9]金玉萍、王婧:《维吾尔族大学生新媒体使用与身份认同》,《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9期,第67~71页。 [209][10]《中华民族概况》,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http://www.seac.gov.cn/col/col110/index.html2016/11/27 [210][11]李亚妮、谭琳:《网络资源的利用——信息时代妇女社会地位的重要表征》,《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论文集》,中国妇女出版社,2014,第246~260页。 [211][1]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cnnic.net.cn/gywm/xwzx/rdxw/_51631.htm。 [212][2]数太奇微信公众号,http://mp.weixin.qq.com/s/6cMDhdyO8dVRY EwBboakxA。 [213][3]《企鹅智酷发布最新版〈微信数据化报告〉用户中企业职员占比高达40.4%》,http://www.9k9k.com/chanyesj/18069.html。 [214][4]《人民网研究院推出〈2016年中国媒体融合传播指数报告〉》,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6/1220/c192370-28964256.html。 [215][5]刘明华等:《新闻写作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216][1]Ace:《关于水木开站的准确时间》,http://www.newsmth.net/nForum/#!artcle/sysop/65975?p=1#a0. [217][2]KCN:《关于本站定位的一些说明》,http://m.newsmth.net/article/Advice/54?p=1. [218][3]Abercrombie,N.,Longhurst,B.J..Audiences:A Sociological Theory of Performance and Imagination Sage,1998. [219][4]何显明:《中国网络公共领域的成长:功能与前景》,《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2年第1期,第98~104页。 [220][5]孙秀蕙:《大众传播与社区意识:社区公众特质初探》,中华传播学会1997年年会暨论文研讨会,1997。 [221][6]Rheingold,H..The Virtual Community:Homesteading on the Electronic Frontier,MIT Press,2000. [222][7]Anderson,B..Imagined Communities: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Verso Books,2006. [223][8]谢静:《传播的社区:社区构成与组织的传播研究》,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第3页。 [224][9]白淑英:《基于BBS的网络交往特征》,《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4卷第3期,第89~96页。 [225][10]Guo,L.,Vu,H.T.,Mccombs,M.An Expanded Perspective on Agenda-Setting Effects.Exploring the Third Level of Agenda Setting,Revista de Comunicación.2012,p.11. [226][11]王晓华:《媒体议题与公众议题:基于议程设置理论的实证研究》,《新闻与传播研究》2008年第5期,第32~36页。 [227][12]蒋忠波、邓若伊:《国外新媒体环境下的议程设置研究》,《国际新闻界》2010年第6期,第39~45页。 [228][13]徐宁:《BBS与报纸之间的议题互动探讨——以“芙蓉姐姐”为个案》,《新闻界》2005年第6期,第118~120页。 [229][14]陈彤旭、邓理峰:《BBS议题的形成与衰变——对人民网强国论坛的个案研究》,《新闻与传播研究》2002年第1期,第13~25页。 [230][15]谢新洲:《“议程设置”在互联网环境下的实证研究》,《中国记者》2004年第2期,第76~77页。 [231][16]高宪春、解葳:《从“消极沉默”到“积极互动”:新媒介环境下“沉默的双螺旋”效应》,《新闻界》2014年第9期,第43~50页 [232][17]申琦:《论网络群体性事件中的公共议题管理》,《现代传播》2010年第10期,第52~56页。 [233][18]史安斌:《从富士康事件看“议题管理”》,《国际公关》2010年第4期,第10页。 [234][19]唐纳德·肖、K.里斯·瓦高、张燕等:《媒体与社会稳定:受众如何创造可以挑战权威的个人化社区》,《新闻大学》2014年第6期,第16~23页。 [235][20]〔德〕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曹卫东等译,学林出版社,1999,第37页。 [236][21]http://news.163.com/rank/. [237][1]Lasorsa,Dominic L.,Seth C.Lewis,and Avery E.Holton.2012.“Normalizing Twitter:Journalism Practice in an Emerging Communication Space.”Journalism Studies 13 (1):19-36.doi:10.1080/1461670X.2011.571825. [238][2]Gil de Zuniga,Homero,Seth C.Lewis,Amber Willard,Sebastian Valenzuela,Jae Kook Lee,and Brian Baresch.2011.“Blogging as a Journalistic Practice:A Model Linking Perception,Motivation,and Behavior.”Journalism 12 (5):586-606.doi:10.1177/1464884910388230. [239][3]Singer,Jane B.2005.“The Political J-blogger:‘Normalizing' a New Media Form to Fit Old Norms and Practices.”Journalism 6 (2):173-198.doi:10.1177/1464884905051009. [240][4]Opgenhaffen,Michael,and Harald Scheerlinck.2014.“Social Media Guidelines for Journalists: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Sense and Nonsense among Flemish Journalists.”Paper presented at the ICA Conference 2014,Seattle,WA,May 22-26. [241][5]Singer,Jane B.2007.“Contested Autonomy:Professional and Popular Claims on Journalistic Norms.”Journalism Studies 8(1):79-95.doi:10.1080/14616700601056866. [242][6]Coddington,Mark.2013.“Normalizing the Hyperlink:How Bloggers,Professional Journalists,and Institutions Shape Linking Values.”Paper presented at the ICA 2013 Conference,London,June 17-21. [243][7]Zelizer,Barbie,and Stuart Allan.2010.Keywords in News & Journalism Studies.New York:OpenUniversity Press. [244][8]Rainie,Lee,and Barry Wellman.2012.Networked:The New Social Operating System.Cambridge,M.A.:The MIT Press. [245][9]Hermida,Alfred.2010.“Twittering the News:The Emergence of Ambient Journalism.” Journalism Practice 4 (3):297-308.doi:10.1080/17512781003640703. [246][10]李蕾、强月新:《中国微博意见领袖概述》,《东南传播》2012年第10期,第16~18页。 [247][11]白静:《新闻记者社会化媒体行为准则:中国媒体,路透社和AP的比较研究》,《记者月刊》2014年第12期,第26~31页。 [248][12]周葆华:《从后台到前台:新媒体环境中的新闻可视化》,《传媒与社会》2013年第25期,第35~71页。 [249][13]Yu,Haiqing.2011.“Beyond Gatekeeping:J-blogging in China.”Journalism 12 (4):379-393.doi:10.1177/1464884910388229. [250][14]《记者圆桌会议讨论:私人和公共微博的规范与责任》,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2-06/15/c_112207480.htm,浏览日期,2013年7月25日。 [251][15]Tong,Jingrong.2013.“Weibo Communication and the Epistemic Authority of Chinese Journalism:A Case Study of the 2011 Wenzhou High-speed Train Incid-ent.”Communication and Society,25:73-101. [252][16]苏英、张晓丹、张志安:《中国微博意见领袖研究报告》,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 [253][17]Chan,Ying.2011.“Chinese Journalists Circumvent Government's Tight Restrixc-tions.”Nieman Reports 65 (1):53-57. [254][18]Pan,Zhongdang,and Lu,Ye.2003.“Localizing Professionalism:Discursive Practices in China's Media Reforms.”Chinese Media,Global Context,edited by Chin-chuan Lee,210-231.London:Routledge. [255][19]潘忠党:《在线新闻符合传统新闻:中国记者如何评价新闻网站的信誉》,《新媒体与社会》2006年第6期,第925~947页。 [256][20]Lee,Chin-Chuan.2004.“The Conception of Chinese Journalists:Ideological Convergence and Contestation.”Perspectives 16 (1):1-23. [257][21]张世新:《中国记者有什么错?通过北京青年报的案例探讨我国的新闻伦理问题》,《大众传媒伦理》2009年第24期,第173~188页。 [258][22]Plumb,John H.1983.“The Commercialization of Leisure.”In The Birth of a Consumer Society,edited by N.McKendrick,J.Brewer,and J.H.Plumb,265-285.London:Hutchinson. [259][23]Cohen,Jacob.1968.“Weighed Kappa:Nominal Scale Agreement with Provision for Scaled Disagreement or Partial Credit.”Psychological Bulletin 70 (4):213-220.doi:10.1037/h0026256. [260][24]李剑桥:《浅析我国报纸记者微博的使用状况》,《今传媒》2013年第1期,第98~100页。 [261][25]Margolis,Michael,and David Resnick.2000.Politics as Usual:The Cyberspace Revolution.Thousand Oaks,CA:Sage. [262][26]Hester,Joe B.,and Elizabeth Dougall.2007.“The Efficiency of Constructed Week Sampling for Content Analysis of Online News.”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84 (4):811-824.doi:10.1177/107769900708400410. [263][1]We are Social:《2015年全球数字、社交和移动调查报告》.(2015-01-26),http://www.199it.com/archives/324011.html。 [264][2]《大数据时代的数据挖掘》(2016-06-13),http://sanwen8.cn/p/15dtCTW.html。 [265][3]《中国玉林狗肉节,一场举世关注的冲突》(2015-06-22),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d4ccc50102vvdw.html。 [266][4]陈燕慧:《微博用户的自我呈现和影响力分析》,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267][5]《推特关注上限从2000人调整至5000人》(2015-10-29),http://tech.huanqiu.com/internet/2015-10/7867202.html。 [268][6]赵文兵、朱庆华、吴克文、黄奇:《微博客用户特性及动机分析——以和讯财经微博为例》,《现代图书情报技术》2011年第2期。 [269][7]相德宝:《国际自媒体涉华舆情现状传播特征及引导策略》,《新闻与传播研究》2012年第1期。 [270][8]相德宝:《自媒体上的中国国家形象》,《对外传播》2011年第11期。 [271][9]肖薇:《Twitter在国际传播中的优劣势分析》,《中国报业》2010年第10期。 [272][10]《全球社交网络用户分布图 “推特”有多流行一目了然》(2011-07-19),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11-07/19/c_121688989.htm。 [273][11]尹汉宁:《深刻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求是》2013年第18期,第32~34页。 [274][12]陈力丹、霍仟:《互联网传播中的长尾理论与小众传播》,《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4期。 [275][1]皮磊:《西方媒体视角下的中非经贸关系与中国国家形象塑造》,河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第42~43页。 [276][2]高岸明、徐小丹、倪海涛:《“走出去”中国企业开展国际传播面临的挑战与对策——中国国际传播发展报告(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第56页。 [277][3]林如鹏、刘佩:《“一带一路”愿景下中国企业海外形象传播的危机沟通策略》,《南京社会科学》2015年第7期,第11~12页。 [278][1]闫彦:《日剧与日本文化精神内涵的表达》,《经济师》2009年第9期,第30~31,34页。 [279][2]沈斌:《论日剧〈昼颜〉的创作视角及价值取向》,《电影文学》2015年第6期,第158~160页。 [280][3]张欣慧:《日本物哀文化的现代表达及传播——以日剧〈昼颜〉为例》,《新闻传播》2015年第19期,第109~110页。 [281][4]胡彤:《全媒体时代下日剧传播面临的困境》,《科技风》2014年第18期,第193页。 [282][5]杨杰、徐晓:《日剧在中国传播的现状和启示》,《当代电视》2016年第9期,第45~46页。 [283][6]惠晓婧:《中国当代大学生“日剧迷”日剧接触行为的传播学考察》,山东师范大学,2010,第42页。 [284][7]萨默瓦、波特、闵惠泉:《跨文化传播》(第4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285][8]大卫·麦克奎恩:《理解电视》,华夏出版社,2003。 [286][9]沃尔特·李普曼:《公众舆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287][10]张昆、徐琼:《国家形象刍议》,《国际新闻界》2007年第3期,第11~16页。 [288][11]范红:《国家形象的多维塑造与传播策略》,《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2期,第141~152,161页。 [289][12]王馨毓:《在华传播美剧中的美国国家形象研究》,浙江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4。 [290][13]胡倩:《动漫与国家形象——日本动漫在中国的传播研究》,浙江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 [291][14]Lee,J.A.Colours of love:an exploration of the ways of loving[J].Don Mills,Ontario:New Press,1973,p.59. [292][15]Hofstede,G.Cultures Consequences[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8.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