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清代法律的常规化:族群与等级 专著;历史学;中国古代史;清史;法学;法律史学;法律制度史 VIP

售价:¥48.75 ¥65
0人在读 |
0 评分
胡祥雨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03 出版
ISBN:978-7-5097-8773-1
关键词: 法制史 清代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清代法律在演变过程中逐步减少基于等级和族群的差异,即法律的常规化。学界尤其是美国的“新清史”,将旗人换刑特权视作清代满、汉不平等的重要证据。本书揭示历史的另一面:旗人换刑特权是清廷废除满洲刑罚体制以适应汉人法律的产物,清代法律在变化中不断削弱这种特权。晚清不同等级和不同族群的妇女犯奸后,在拟罪和执行刑罚上几乎没有区别。清代刑部严格区分刑事与民事案件,在审理民事案件时强调法律体现的民事原则,而非涉案者的等级或族群背景。
[展开]
  • 《东方历史学术文库》学术委员会
  • 《东方历史学术文库》改版弁言
  • 《东方历史学术文库》出版前言
  • 绪论
    1. 一 缘起
    2. 二 学术史回顾与史料
    3. 三 清代法律常规化下的族群与等级
    4. 四 满洲司法特权与“新清史”
  • 第一章 重建五刑体制:清代旗人换刑特权之缘起Late Imperial China)第34卷第2期,第28~51页。收入本书时做了一定修改。英文原文写作承蒙王安(Ann B.Waltner)、艾仁民(Christopher M.Isett)、汪利平(Wang Liping)、Barbara Y.Welke、范德(Edward L.Farmer)、陈利和步德茂(Thomas Michael Buoye)等师友的指正。《清史问题》杂志主编梅尔清(Tobie Meyer-Fong)和戴真兰(Janet Theiss)教授不仅提出许多建设性的意见,而且对文字进行了润色。匿名评审人提出的大量建议使文章增色不少。魏烈(Willard Sunderland)教授在投稿前对文字进行了修改。Hu Xiangyu,“Reinstating the Authority of the Five Punishments:A New Perspective on Legal Privilege for Bannermen,” Late Imperial China,Vol.34(2)(December,2013):28-51.">
    1. 第一节 引言
    2. 第二节 分析框架与史料
    3. 第三节 推行满洲刑罚(1644~1645)
    4. 第四节 在直省恢复五刑体制(1645)
    5. 第五节 京师之刑罚(1644~1653)
    6. 第六节 旗人换刑规定的确立
    7. 本章小结
  • 第二章 清代法律常规化视角下的旗人司法特权变迁
    1. 第一节 普通旗人和旗下家奴换刑特权之演变
    2. 第二节 清代皇族司法特权之变迁
    3. 第三节 从“家长奸家下人有夫之妇”例看清代法律常规化
    4. 本章小结
  • 第三章 清代法律常规化与皇族犯奸案件审判T’oung Pao)99卷第4~5期(2013年)以及《历史档案》2014年第3期。收入本书时做了一定修改。英文版写作承蒙王安、艾仁民、汪利平、Barbara Y.Welke、苏成捷、卫周安(Joanna Waley-Cohen)、郭杰明(James Coplin)、方哲昇(Jesse Field)、潘宗亿和秦方等师友的指正。感谢赖惠敏先生提供部分档案资料。感谢《通报》杂志主编魏丕信(Pierre-Étienne Will)先生的建议和细致的文字修改以及匿名评审人的意见。Hu Xiangyu,“Sex,Status,and the Normalization of the Law:Illicit Sex and Imperial Clansmen in Qing China,” T’oung Pao,Vol.99,fasc.4-5(2013):500-538.胡祥雨:《嘉庆帝对一起宗室犯奸案件的审判》,《历史档案》2014年第3期。">
    1. 第一节 引言
    2. 第二节 闲散宗室或觉罗与平民或贱民犯奸
    3. 第三节 帝王司法与嘉庆帝对喜福父子犯奸案的道德审判
    4. 第四节 有爵宗室与平民或贱民犯奸
    5. 第五节 闲散宗室或觉罗之妻与平民相奸
    6. 本章小结
  • 第四章 从刑部处理民事案件看清代的族群、等级与法律Modern China)2014年第1期和《清史研究》2010年第3期,收入本章时做了一定修改。英文版写作过程中承蒙范德、王安、艾仁民、Barbara Y.Welke、郭杰明(James Coplin)等师友的指正。感谢《近代中国》杂志主编黄宗智和白凯对本文的建议与修改以及匿名评审人的意见。Hu Xiangyu,“Drawing the Line between the Civil and the Criminal:A Study of Civil Cases Handled by the Board of Punishment in Qing China,” Modern China: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istory and Social Science,Vol.40(1)(January,2014):74-104.胡祥雨:《清代刑部与京师细事案件的审理》,《清史研究》2010年第3期。">
    1. 第一节 学术史回顾与概念的确定
    2. 第二节 刑部为何处理民事案件
    3. 第三节 刑部如何处理民事案件
    4. 第四节 清代有关向旗人借贷的立法变迁
    5. 本章小结
  • 结论
  • 索引
  • 后记
  • 《东方历史学术文库》书目
  • 《东方历史学术文库》稿约
[1]《八旗都统衙门档案》 [2]《步军统领衙门档案》 [3]《宫中档朱批奏折》 [4]《军机处录副奏折》 [5]《内阁题本》(北大移交) [6]《内阁刑科题本》 [7]《内务府档案》 [8]《刑(法)部档案》(新整) [9]《刑部档案》 [10]《宗人府档案》 [11]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宫中档奏折》。 [1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军机处档折件》。 [13]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内阁大库档案》。 [14]台北故宫博物院:《宫中档雍正朝奏折》,台北故宫博物院印行,1978。 [15]上海书店出版社编《清代档案史料选编》,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 [16]沈家本:《旗人犯罪宜照民人一体办理折》,载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下),中华书局,1979,第940~942页。 [17]允祥:《总理户部事务允祥等为报顺康年间编审八旗男丁事奏本》,载安双成编译《清初编审八旗男丁满文档案选译》,《历史档案》1988年第4期。 [18]张仁黼:《大理院正卿张仁黼奏修订法律请派大臣会订折》,载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下),中华书局,1979,第833~836页。 [19]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 [20]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译注《满文老档》,中华书局,1990。 [21]《大明律》,怀效锋点校,法律出版社,1999。 [22]《大清会典》(嘉庆朝),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64辑,台北,文海出版社1991年影印本。 [23]《大清会典》(康熙朝),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72~73辑,台北,文海出版社1992~1993年影印本。 [24]《大清会典》(乾隆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61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影印本。 [25]《大清会典》(雍正朝),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77~79辑,台北,文海出版社1994~1995年影印本。 [26]《大清会典事例》(嘉庆朝),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65~70辑,台北,文海出版社1991~1992年影印本。 [27]《大清会典则例》,《文渊阁四库全书》第6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影印本。 [28]《大清律集解附例》,雍正三年本。 [29]《皇清奏议》,《续修四库全书》第47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影印本。 [30]《钦定礼部则例》,乾隆四十九年版,《钦定礼部则例二种》,海南出版社2000年影印本。 [31]《钦定宗人府则例》,嘉庆二十五年官刻本。 [32]《清会典》(光绪),中华书局1991年影印本。 [33]《清会典事例》(光绪),中华书局1991年影印本。 [34]《清实录》,中华书局1985~1987年影印本。引用时按照每位皇帝的实录名,如道光帝实录为《宣宗成皇帝实录》,同时标明卷次和页码。 [35]《顺治三年奏定律·大清律集解附例》,杨一凡、田涛主编《中国珍稀法律典籍续编》第5册,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 [36]《刑部现行则例》,载沈厚铎主编《沈家本未刊稿七种》,刘海年、杨一凡总主编《中国珍稀法律典籍集成》丙编第3册,科学出版社,1994。 [37]《续增刑案汇览》,《刑案汇览三编》,北京古籍出版社,2004。 [38]《宗人府则例》,道光二十九年刻本。 [39]《宗人府则例》,光绪十四年纂修,《清代各部院则例·宗人府则例》,蝠池书院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影印本。 [40]《宗人府则例》,乾隆五十七年纂修,《清代各部院则例·宗人府则例》,蝠池书院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影印本。 [41]贺长龄辑《皇朝经世文编》,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74辑第731册,台北文海出版社1972年影印本。 [42]慧中等:《钦定台规》,乾隆都察院刻补修本,《四库未收书辑刊》第贰辑第26册,北京出版社2000年影印本。 [43]雷梦麟:《读律琐言》,怀效锋、李俊点校,法律出版社,2000。 [44]沈家本:《大清现行刑律案语》,《续修四库全书》第86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影印本。 [45]沈家本:《禁革买卖人口变通旧例议》,《寄簃文存》卷一,见沈家本撰《历代刑法考》,邓经元、骈宇骞点校,中华书局,1985,第2037~2043页。 [46]沈家本:《历代刑法考》,邓经元、骈宇骞点校,中华书局,1985。 [47]沈之奇:《大清律辑注》,怀效锋、李俊点校,法律出版社,2000。 [48]吴坛:《大清律例通考校注》,马建石、杨育棠主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49]薛允升著述《读例存疑重刊本》,黄静嘉编校,成文出版社,1970。引用此版本之律例均只注明黄静嘉所编之编号。 [50]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51]英和:《会筹旗人疏通劝惩四条疏》,引自贺长龄辑《皇朝经世文编》卷35,见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74辑第731册,台北,文海出版社1972年影印本,第1280~1285页。 [52]昭梿:《啸亭杂录》,何英芳点校,中华书局,1980。 [53]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整理:《康熙起居注》,中华书局,1984。 [54]祝庆祺等编《刑案汇览》,《刑案汇览三编》,北京古籍出版社,2004。 [55]祝庆祺等编《刑案汇览》,《续修四库全书》第87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影印本。 [56]宗人府纂修《钦定王公处分则例》,咸丰刻本,《续修四库全书》第866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影印本。 [57]〔美〕D.布迪、〔美〕C.莫里斯:《中华帝国的法律》,朱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 [58]安双成:《清代养育兵的初建》,《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 [59]卜永坚:《清代法律中的“不应为”律与雍正五年“奸顽佃户”例》,《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总第41期,2001年,第111~149页。 [60]常书红:《辛亥革命前后的满族研究——以满汉关系为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61]〔日〕岛田正郎:《清律之成立》,引自刘俊文主编《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第8卷,中华书局,1992。 [62]戴逸、张世明:《18世纪的中国与世界·军事卷》,辽海出版社,1999。 [63]邓建鹏、刘雄涛:《假设、立场与功能进路的困境——对瞿同祖研究方式的再思考》,台北“中国法制史学会”:《法制史研究》第23期,2013年。 [64]邓建鹏:《财产权利的贫困:中国传统民事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 [65]邓建鹏:《词讼与案件:清代的诉讼分类及其实践》,《法学家》2012年第5期。 [66]邓建鹏:《清代州县讼案的裁判方式研究——以“黄岩诉讼档案”为考查对象》,《江苏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 [67]邓建鹏:《清帝国司法的时间、空间和参与者》,《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4年第3期。 [68]邓建鹏:《词讼与案件:清代的诉讼分类及其实践》,《法学家》2012年第5期。 [69]定宜庄:《满族的妇女生活与婚姻制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70]定宜庄:《乾隆朝驻防汉军出旗浅议》,《清史研究通讯》1990年第3期。 [71]定宜庄:《清代满族的妾与妾制探析》,《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第6期,1998年。 [72]定宜庄、欧立德:《21世纪如何书写中国历史:新清史研究的影响与回应》,载彭卫主编《历史学评论》第一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第116~146页。 [73]高鸿钧:《无话可说与有话可说之间——评张伟仁先生的〈中国传统的司法和法学〉》,《政法论坛》2006年第5期。 [74]高换婷:《嘉庆朝宗室人口迁移述评》,《历史档案》2003年第3期。 [75]〔日〕高桥芳郎:《宋至清代身分法研究》,李冰逆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76]〔日〕谷井俊仁:《督捕則例の成立——清初の官僚制と社会》,《史林》1989年第2期,中文版见杨一凡总主编《中国法制史考证》丙编第四卷《日本学者考证中国法制史重要成果选译·明清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第85~119页。 [77]郭成康:《“土黑勒威勒”考释》,《文史》第24辑,中华书局,1985。 [78]郭建:《于“细事”处见宏大:评黄宗智〈清代的法律、社会与文化〉》,《中外法学》2002年第6期。 [79]韩光辉:《北京历史人口地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80]韩树峰:《汉魏法律与社会:以简牍、文书为中心的考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81]何勤华:《清代法律渊源考》,《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2期。 [82]贺卫方:《〈法律人丛书〉总序》,《学术界》2003年第6期。 [83]胡祥雨:《嘉庆帝对一起宗室犯奸案件的审判》,《历史档案》2014年第3期。 [84]胡祥雨:《清代京师地区司法审判制度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北京大学历史系,2003。 [85]胡祥雨:《清代刑部与京师细事案件的审理》,《清史研究》2010年第3期。 [86]胡祥雨:《清前期京师初级审判制度之变更》,《历史档案》2007年第2期。 [87]胡祥雨:《清代“家长奸家下人有夫之妇”例考论——满、汉法律融合的一个例证》,《法学家》2014年第3期。 [88]胡祥雨:《“逃人法”入“顺治律”考——兼谈“逃人法”的应用》,《清史研究》2012年第3期。 [89]胡永恒:《法律史研究的方向:法学化还是史学化》,《历史研究》2013年第1期。 [90]黄培:《满族文化的转向(1583~1795年)·导言》,董建中译,《清史研究》2012年第3期。 [91]黄仁宇:《万历十五年》,中华书局,2007。 [92]〔美〕黄宗智:《法典、习俗与司法实践:清代与民国的比较》,上海书店出版社,2003。 [93]〔美〕黄宗智:《道德与法律:中国的过去和现在》,《开放时代》2015年第1期。 [94]〔美〕贾志扬(John Chaffee):《天潢贵胄:宋代宗室史》,赵冬梅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 [95]姜萌:《族群意识与历史书写——中国现代历史叙述模式的形成及其在清末的实践》,商务印书馆,2015。 [96]经君健:《清代社会的贱民等级》,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 [97]赖惠敏、徐思冷:《情欲与刑罚:清前期犯奸案件的历史解读(1644~1795)》,《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第6期,1998年。 [98]赖惠敏:《从法律看清朝的旗籍政策》,《清史研究》2011年第1期。 [99]赖惠敏:《从命案看清前期的国家与社会(一六四四——一七九五)》,载王成勉主编《明清文化新论》,文津出版社,2000。 [100]赖惠敏:《但问旗民:清代的法律与社会》,五南图书出版社,2007。 [101]赖惠敏:《法律与社会:论清代的犯奸案》,载邱澎生、陈熙远编,《明清法律运作中的权力与文化》,“中央研究院”、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9。 [102]赖惠敏:《清代皇族妇女的家庭地位》,《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第2期,1994年。 [103]赖惠敏:《天潢贵胄——清代皇族的阶层结构与经济生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专刊》(81),1997。 [104]李典蓉:《被掩盖的声音——从一件疯病京控案探讨清代司法档案的制作》,《北大法律评论》2009年第1辑。 [105]李培林:《话说社会分层》,载李培林等著《中国社会分层》,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06]李启成:《“差等”还是“齐一”——浅谈中国法律史研究资料之价值》,《河南大学学报》2012年第3期。 [107]李启成:《“常识”与传统中国州县司法——从一个疑难案件(新会田坦案)展开的思考》,《政法论坛》2007年第1期。 [108]李甜:《雍正开豁世仆令与清代地方社会——以“宁国世仆”为中心》,《清史研究》2011年第4期。 [109]李文治:《论中国地主经济制与农业资本主义的萌芽》,《中国社会科学》1981年第1期。 [110]李艳君:《从冕宁县档案看清代民事诉讼制度》,云南大学出版社,2009。 [111]里赞:《晚清州县诉讼中的审断问题:侧重四川南部县的实践》,法律出版社,2010。 [112]梁治平:《清代习惯法:社会与国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 [113]林端:《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韦伯比较社会学的批判》,三民书局,2003。 [114]林乾:《清代旗、民法律关系的调整——以“犯罪免发遣”律为核心》,《清史研究》2004年第1期。 [115]刘凤云、刘文鹏编《清朝的国家认同:“新清史”研究与争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116]刘家驹:《顺治年间的逃人问题》,载庆祝李济先生七十岁论文集编辑委员会:《庆祝李济先生七十岁论文集》下册,清华学报社,1967,第1049~1080页。 [117]刘小萌:《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 [118]刘小萌:《满族习惯法初探》,载王锺翰主编《满族历史与文化》,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6,第66~82页。 [119]刘小萌:《清朝史中的八旗研究》,《清史研究》2010年第2期。 [120]刘小萌:《清代北京旗人社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121]罗莉娅:《清代枷号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2010。 [122]罗威廉(William T.Rowe):《乾嘉变革在清史上的重要性》,董建中译,《清史研究》2012年第3期。 [123]〔德〕马克斯·韦伯:《儒教与道教》,洪天富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 [124]〔德〕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下卷,林荣远译,商务印书馆,1997。 [125]马小红:《“确定性”与中国古代法》,《政法论坛》2009年第1期。 [126]马小红:《礼与法:法的历史连接》,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127]毛立平:《“妇愚无知”:嘉道时期民事案件审理中的县官与下层妇女》,《清史研究》2012年第3期。 [128]孟昭信:《清初“逃人法”试探》,《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第2期。 [129]那思陆:《明代中央司法审判制度》,正典出版文化有限公司,2002。 [130]那思陆:《清代中央司法审判制度》,文史哲出版社,1992。 [131]屈春海:《清末司法改革对皇族司法制度之影响》,《历史档案》2001年第2期。 [132]瞿同祖:《清律的继承和变化》,《历史研究》1980年第4期。 [133]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中华书局,1981。 [134]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上海商务印书馆,1947,据《民国丛书》第1编第29种,上海书店1989年影印。 [135]〔日〕寺田浩明:《清代民事审判:性质及意义——日美两国学者之间的争论》,王亚新译,《北大法律评论》第1卷第2辑,法律出版社,1999。 [136]〔日〕寺田隆信:《雍正帝の賤民開放令について》,《東洋史研究》第18卷第3號,1959年。 [137]〔美〕苏成捷:《清代县衙的卖妻案件审判:以272件巴县、南部与宝坻县案子为例证》,林文凯译,收入邱澎生、陈熙远编《明清法律运作中的权力与文化》,“中央研究院”、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9,第345~396页。 [138]〔美〕苏成捷:《北美清代法制史研究》,薛昭慧译,载张海惠主编《北美中国学:研究概述与文献资源》,中华书局,2010,第226~244页。 [139]苏力:《在学术史中重读瞿同祖先生》,《法学》2008年第12期。 [140]苏钦:《清律中旗人“犯罪免发遣”考释》,《清史论丛》编委会编《清史论丛》1992年号,辽宁人民出版社,1993。 [141]苏亦工:《官制、语言与司法——清代刑部满汉官权力之消长》,《法学家》2013年第2期。 [142]苏亦工:《明清律典与条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143]苏亦工:《因革与依违——清初法制上的满汉分歧一瞥》,《清华法学》2014年第1期。 [144]孙家红:《故纸堆中见新知——略谈地方司法档案与法史研究》,《中华读书报》2015年1月14日。 [145]孙家红:《清代的死刑监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 [146]唐彦卫:《清初步军统领设立渊源考》,《历史档案》2015年第2期。 [147]台北“中央研究院”之“两千年中西历转换”数据库,网址:http://sinocal.sinica.edu.tw/。 [148]王洪兵:《清代顺天府与京畿社会治理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南开大学历史学院,2009。 [149]汪荣祖主编《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回应新清史》,“中央大学出版中心”,2014。 [150]王宏治、李建渝:《〈顺治律〉补述》,林乾主编《法律史学研究》第1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 [151]王志强:《辛亥革命后基层审判的转型与承续》,《中国社会科学》2012年第5期。 [152]王志强:《制定法在中国古代司法判决中的适用》,《法学研究》2006年第5期。 [153]魏金玉:《关于中国农业资本主义萌芽的几个问题》,载南京大学历史系明清史研究室编《中国资本主义萌芽问题论文集》,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 [154]〔法〕魏丕信:《止争与训民:19世纪判牍文集中的几个例子》,载陆康(Luca Gabbiani)、孙家红、柴剑虹主编《罪与罚:中欧法制史研究的对话》,《法国汉学》第16辑,中华书局,2014。 [155]韦庆远、吴奇衍、鲁素:《清代奴婢制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2。 [156]魏淑民:《清代乾隆朝省级司法实践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157]吴爱明:《清督捕则例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2009。 [158]吴佩林:《清代县域民事纠纷与法律秩序考察》,中华书局,2013。 [159]吴志铿:《清代的逃人法与满洲本位政策》,《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报》第24期,1996年。 [160]徐杰舜:《论族群与民族》,《民族研究》2002年第1期。 [161]徐凯:《清初逃人事件述略》,《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3年第2期。 [162]徐忠明:《案例、故事与明清时期的司法文化》,法律出版社,2006。 [163]徐忠明:《从西方民法视角看中国固有“民法”问题——对一种主流观点的评论》,载何勤华主编《法的移植与法的本土化》,法律出版社,2001,第507~534页。 [164]徐忠明:《明清刑事诉讼“依法判决”之辨正》,《法商研究》2005年第4期。 [165]徐忠明:《清代中国司法裁判的形式化与实质化——以〈病榻梦痕录〉所载案件为中心的考察》,《政法论坛》2007年第2期。 [166]薛梅卿:《宋刑统研究》,法律出版社,1997。 [167]杨念群:《超越“汉化论”与“满洲特性论”:清史研究能否走出第三条道路?》,《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168]杨念群:《何处是江南?——清朝正统观的确立与士林精神世界的变异》,三联书店,2010。 [169]杨学琛:《关于清初的“逃人法”——兼论满族阶级斗争的特点和作用》,《历史研究》1979年第10期。 [170]杨振红:《从出土秦汉律看中国古代的“礼”、“法”观念及其法律体现——中国古代法律之儒家化说商兑》,《中国史研究》2010年第4期。 [171]姚念慈:《〈离主条例〉刍议》,《历史档案》1993年第2期。 [172]易平:《日美学者关于清代民事审判制度的论争》,《中外法学》1999年第3期。 [173]尤陈俊:《“新法律史”如何可能——美国的中国法律史研究新动向及其启示》,《开放时代》2008年第6期。 [174]尤陈俊:《司法档案研究不能以偏概全》,《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月19日。 [175]尤陈俊:《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重新解读与韦伯旧论的颠覆——〈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韦伯比较社会学的批判〉评介》,《法制与社会发展》2006年第2期。 [176]俞江:《关于“古代中国有无民法”问题的再思考》,《现代法学》2001年第6期。 [177]俞江:《论清代的继子孙责任——以顺天府宝坻县刑房档为线索》,《现代法学》2007年第6期。 [178]俞江:《明清州县细故案件审理的法律史重构》,《历史研究》2014年第2期。 [179]俞江:《清代的立继规则与州县审理——以宝坻县刑房档为线索》,《政法论坛》2007年第5期。 [180]张朝阳:《中国早期民法的建构》,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 [181]张国华、李贵连合编《沈家本年谱初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 [182]张晋藩、郭成康:《清入关前国家法律制度史》,辽宁人民出版社,1988。 [183]张晋藩:《清代民法综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184]张玲玉:《韦伯“卡迪司法”论断辨正》,《环球法律评论》2012年第3期。 [185]张仁善:《礼·法·社会——清代法律转型与社会变迁》(修订版),商务印书馆,2013。 [186]张世明:《法律、资源与时空建构:1644~1945年的中国》,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 [187]张伟仁:《中国传统的司法和法学》,《现代法学》2006年第5期。 [188]张晓蓓:《冕宁清代司法档案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 [189]张小也:《官、民与法:明清国家与基层社会》,中华书局,2007。 [190]赵尔巽等:《清史稿》,中华书局,1976。 [191]赵世瑜:《历史司法档案的利用与法史研究的不同取向》,《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第6期。 [192]赵娓妮:《审断与矜恤:以晚清南部县婚姻类案件为中心》,法律出版社,2013。 [193]郑定、闵冬芳:《“良贱之别”与社会演进——略论唐宋明清时期的贱民及其法律地位的演变》,《金陵法律评论》2003年秋季卷。 [194]郑秦:《清代司法审判制度研究》,湖南教育出版社,1988。 [195]郑秦:《顺治三年律考》,《法学研究》1996年第1期。 [196]郑天挺:《清史语解》,见氏著《探微集》,中华书局,1980,第136~162页。 [197]钟焓:《北美“新清史”研究的基石何在——是多语种史料考辨互证的实证学术还是意识形态化的应时之学(上)》,载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7辑,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3,第156~213页。 [198]周远廉、赵世瑜:《皇父摄政王多尔衮》,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 [199]〔日〕滋贺秀三:《清代诉讼制度之民事法源的概括性考察——情、理、法》,载滋贺秀三等著《明清时期的民事审判与民间契约》,王亚新等编译,法律出版社,1998,第19~53页。 [200]〔日〕滋贺秀三:《清代诉讼制度之民事法源的考察——作为法源的习惯》,载滋贺秀三等著《明清时期的民事审判与民间契约》,王亚新等编译,法律出版社,1998,第54~96页。 [201]〔日〕滋贺秀三:《中国法文化的考察——以诉讼的形态为素材》,载滋贺秀三等著《明清时期的民事审判与民间契约》,王亚新等译,法律出版社,1998,第1~18页。 [202]Allee,Mark A. Law and Local Socie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Northern Taiwan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4. [203]Bernhardt,Kathryn. “A Ming-Qing Transition in Chinese Women’s History?The Perspective from Law,” in Gail Hershatter,Emily Honig,Jonathan N. Lipman,and Randall Stross eds. Remapping China:Fissures in Historical Terrain,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pp. 42-58. [204]Bodde,Derk. “Age,Youth,and Infirmity in the Law of Ch’ing Chin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vol. 121(1973):437-470. [205]Dray-Novey,Alison. Policing Imperial Peking:The Ch’ing Gendarmerie 1650-1850(Ph.D. Dissertation,Harvard University,1981). [206]Bourgon,Jerome. “Uncivil Dialogue:Law and Custom Did not Merge into Civil Law under the Qing,” Late Imperial China,vol. 23(1)(June,2002):50-90。中文版,〔法〕巩涛:《失礼的对话:清代的法律和习惯并未融汇成民法》,邓建鹏译,载《北大法律评论》2009年第1期。 [207]Buxbaum,David C. “Some Aspects of Civil Procedure and Practice at the Trial Level in Tanshui and Hsinchu from 1789 to 1895,”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Vol. 30,No. 2(Feb.,1971):255-279. [208]Cassel,Par Kristoffer. Grounds of Judgment:Extraterritoriality and Imperial Power in Nineteenth-Century China and Japan,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2. [209]Ch’ü T’ung-Tsu. Law and Society in Traditional China,Paris:Mouton,1965. [210]Crossley,Pamela Kyle. A Translucent Mirror:History and Identity in Qing Imperial Ideology,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9. [211]Crossley,Pamela Kyle. Orphan Warriors:Three Manchu Generations and the End of the Qing World,Princeton,NJ: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0. [212]Elliott,Mark C. “Ethnicity in the Qing Eight Banners”,in Crossley,Pamela Kyle,Helen F. Siu,and Donald S. Sutton eds. Empire at the Margins:Culture,Ethnicity,and Frontier in Early Modern China,Berkley,Los Angeles,and London: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6. [213]Elliott,Mark C. “Manchu Widows and Ethnicity in Qing China,” Comparative Studies in Society and History,Vol. 41,No. 1.(January,1999):33-71. [214]Elliott,Mark C. The Manchu Way:The Eight Banners and Ethnic Identi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1. [215]Ho Ping-ti.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Ch’ing Period in Chinese History,”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Vol. 26,no. 2(1967):189-195. [216]Ho Ping-ti. “In Defense of Sincization:A Rebuttal of Evelyn Rawski’s ‘Reenvisioning the Qing’,”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vol. 57,no. 1(1998):123-155. [217]Hu Xiangyu. “Drawing the Line between the Civil and the Criminal:A Study of Civil Cases Handled by the Board of Punishment in Qing China,” Modern China: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istory and Social Science,vol. 40(1)(January,2014):74-104. [218]Hu Xiangyu. “Reinstating the Authority of the Five Punishments:A New Perspective on Legal Privilege for Bannermen,” Late Imperial China,vol. 34(2)(December,2013):28-51. [219]Hu Xiangyu. “Sex,Status,and the Normalization of the Law:Illicit Sex and Imperial Clansmen in Qing China,” T’oung Pao,vol. 99,fasc. 4-5(December,2013):500-538. [220]Huang,Pei. ReOrienting the Manchus:A Study of Sinicization,1583-1795,Ithaca:East Asia Program,Cornell University,2011. [221]Huang,Philip C. C. Chinese Civil Justice,Past and Present,Lanham,MD:Rowman & Littlefield,2010. [222]Huang,Philip C. C. Civil Justice in China:Representation and Practice in the Qing,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 中文版,〔美〕黄宗智:《清代的法律、社会与文化:民法的表达与实践》,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 [223]Huang,Philip C. C. “Codified law and magisterial adjudication in the Qing,” in Bernhardt,Kathryn and Philip C. C. Huang eds. Civil Law in Qing and Republican China,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 Press,1994,pp. 142-186. [224]Isett,Christopher M. “Village regulation of property and the social basis for the transformation of Qing Manchuria,” Late Imperial China,Vol. 25(1)(June,2004):124-186. [225]Kuhn,Philip A. 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Cambridge,Ma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0.中文版,〔美〕孔飞力:《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陈兼、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1999。 [226]Leonard,Jane Kate. Controlling from Afar:The Daoguang Emperor’s Management of the Grand Canal Crisis,1824-1826,Ann Arbor,Michigan: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1996. [227]Liang,Linxia. Delivering Justice in Qing China:Civil Trials in the Magistrate’s Court,Oxford:Oxford Univ. Press,2007. [228]Millward,James. Beyond the Pass:Economy,Ethnicity,and Empire in Qing Central Asia,1759-1864,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 [229]Meijer,Marinus J. “Slavery at the End of the Ch’ing Dynasty,” in Jerome Alan Cohen,R. Randle Edwards,and Fu-mei Chang Ch’en eds. Essays on China’s Legal Traditions,Princeton:Princeton Univ. Press,1980. [230]Rawski,Evelyn S. “Presidential Address:Reenvisioning the Qing:The Significance of the Qing Period in Chinese History,”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Vol. 55,No. 4(Nov.,1996):829-850. [231]Rawski,Evelyn Sakakida. The Last Emperors:A Social History of Qing Imperial Institutions,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8. [232]Rhoads,Edward J. M. Manchus and Han:Ethnic Relations and Political Power in Late Q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China,1861-1928,Seattle: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2000. [233]Sommer,Matthew H. Sex,Law,and Socie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0. [234]Theiss,Janet M. Disgraceful Matters:The Politics of Chastity in Eighteenth-century China,Berkley and Los Angles,Californi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4. [235]Wakeman,Frederic E.,Jr. The Great Enterprise:The Manchu Reconstruction of Imperial Order in Seventeenth-Century China,Berk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5. [236]Wang Feng,James Lee,and Cameron Campbell. “Marital Fertility Control among the Qing Nobility:Implications for Two Types of Preventive Check,” Population Studies,Vol. 49,No. 3.(Nov.,1995):383-400. [237]Waley-Cohen,Joanna. “The New Qing History,” Radical History Review,Issue 88(Winter,2004):193-206. [238]Zheng Qin and Guangyuan Zhou. “Pursuing Perfection:Formation of the Qing Code,” Modern China,Vol. 21,No. 3(July,1995):310-344. [239]Zelin,Madeleine. “A Critique of Rights of Property in Prewar China”,in Madeleine Zelin,Jonathan Ocko and Robert Gardella eds. Contract and Property in Early Modern China,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4,pp. 17-36.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