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广东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研究报告(2016~2017) 皮书;经济学;国民经济学;区域经济学;地方发展类经济 VIP

售价:¥66.75 ¥89
1人在读 |
0 评分
ISBN:978-7-5201-0765-5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本书从不同视角对广东的对外经贸形势进行了系统梳理,在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广东外贸经济转型的对策和路径。本书以广东内部区域外贸发展问题为重点,由总论和专题报告构成。总论对广东外贸发展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预判,并对广东内部区域进行了总体上的解析。专题报告分三个专题对广东外贸发展的区域问题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相关研究结论和政策建议。
[展开]
[1][1]梁维东:《2017年东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国东莞政府门户网站,2017年1月16日,http://www.dg.gov.cn/cndg/notice/201701/ccd147bea7584bf0a7118a22ebd15de3.shtml。 [2][2]肖鹞飞、罗远航:《广东外经贸形势分析报告(2015~2016)》,载陈万灵主编《广东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研究报告(2015~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3][3]许青青:《去年广东出口遭技术贸易壁垒损失额逾73亿美元》,中国新闻网,2014年8月26日,http://www.chinanews.com/cj/2014/08-26/6531388.shtml。 [4][4]张骥:《外贸发展必须主动适应新常态》,载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主编《形势与对策(2015)》,中国商务出版社,2015。 [5][5]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秋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2017年1月。 [6][1]白洁:《中美服务贸易开放度的比较与启示——基于频度分析的方法》,《亚太经济》2015年第6期。 [7][2]樊瑛:《中国服务业开放度研究》,《国际贸易》2012年第10期。 [8][3]黄建忠、杨扬:《服务贸易壁垒测量的体系与框架》,《亚太经济》2009年第1期。 [9][4]黄建忠、袁姗:《两岸服务贸易自由化评估及福建对台服务合作——基于两岸加入WTO与ECFA中服务贸易开放承诺的比较》,《亚太经济》2011年第4期。 [10][5]李墨丝、沈玉良:《从中美BIT谈判看自由贸易试验区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的完善》,《国际贸易问题》2015年第11期。 [11][6]刘超、禹伟:《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若干问题及对中美BIT的启示》,《南京财经大学学报》2014年第6期。 [12][7]刘美丽:《中国服务贸易市场承诺开放度分析》,硕士学位论文,东北财经大学,2013。 [13][8]陆建明、杨宇娇、于丹:《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统一负面清单与美国BIT签约双方负面清单的比较研究》,《上海经济研究》2015年第10期。 [14][9]商舒:《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资准入的负面清单》,《法学》2014年第1期。 [15][10]盛斌:《中国加入WTO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评估与分析》,《世界经济》2002年第8期。 [16][11]沈文金、吴志远、林群贤:《广东自贸区首批推广经验过半“横琴创造”》,《南方日报》2015年12月31日。 [17][12]沈玉良:《建设开放度最高的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18][13]孙元欣、徐晨、李津津:《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2014版)的评估与思考》,《上海经济研究》2014年第10期。 [19][14]殷凤、朱榴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服务业开放度评估——基于负面清单的考察》,《科学发展》2014年10期。 [20][15]宗伟濠:《CEPA框架下香港与内地服务贸易自由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4。 [21][16]吴哲:《广东自贸区19.9万家企业开通专属网页》,《南方日报》2017年1月3日。 [22][17] Hoekman,B.,“Assessing the 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 in W. Martin and L. Winters,eds.,The Uruguay Round and the Developing Economies(Washington,DC:World Bank,1995). [23][18] Holmes L.,A. Hardin,“Assessing Barriers to Services Sector Investment,” in Tony Warren,Christopher Findlay,eds.,Impediments to Trade in Services:Measurement and Policy Implications(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2000). [24][1]白津卉:《我国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因素实证分析》,《国际商贸》2015年第5期。 [25][2]蔡艺、薛萍、孙晓峰:《福建吸收外商直接投资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报)2009年第5期。 [26][3]段娟:《中国FDI区位决定因素研究(1986~2009)》,《贵州财经学院学报》2011年第6期。 [27][4]高立红、吴玉萍:《自贸区法庭半年收案689件》,《天津日报城市快报》2016年8月19日。 [28][5]桂徽、赵建军:《我国外商直接投资与出口贸易关系的格兰因检验》,《天府新论》2010年第2期。 [29][6]靳博、崔新耀:《天津商业保理全国领先多单创新业务东疆诞生》,人民网,2016年4月25日,http://tj.people.com.cn/n2/2016/0425/0375366-28216559.html。 [30][7]任泽平、甘源:《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新加坡的故事》,和讯网,2016年5月11日,http://news.hexun.com/2016-05-11/183795977.html。 [31][8]童文萍、陈南、肖萍:《新加坡自贸区对福建自贸区建设的启示》,《发展研究》2015年第6期。 [32][9]王飞:《山西省外商直接投资影响因素实证分析及政策建议》,《科技创新与生产力》2011年第3期。 [33][10]项后军、何康:《自贸区的影响与资本流动——以上海为例的自然实验研究》,《国际贸易问题》2016年第8期。 [34][11]夏杰长、姚战琪:《服务业外商投资与经济结构调整——基于中国的实证研究》,《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 [35][12]杨彩霞:《外商直接投资影响因素的计量模型与分析》,《科技经济市场》2008年第4期。 [36][13]叶修群:《我国自由贸易园区(FTZ)的FDI引致效应实证研究》,《国际经贸探索》2016年第2期。 [37][14]赵晓雷:《自贸区建设:将散落珍珠串成珍珠链》,《解放日报》2016年7月5日。 [38][15]张建鹏、黄菁:《新加坡经验对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启示》,《新金融》2014年第3期。 [39][16]周阳:《论美国对外贸易区的建立、发展与趋势》,《国际贸易》2013年第12期。 [40][17] Broner,F. A.,“Why are Capital Flows so Much More Volatile in Emerging than in Developed Countrie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0(2010):15-40. [41][18] Bae,Chankwon,Young Joon Jang,“The Impact of Free Trade Agreements o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The Case of Korea,” Journal of East Asian Economic Integration 4(2013):418-444. [42][19] Egger,P.,M. Larch,K. Staub,R. Winkelmann,“The Trade Effects of Endogenous Preferential Trade Agreements,”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3(2011):113~143. [43][20] Zhang,H. K.,“What Attracts Foreign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to China?” Contemporary Economic Policy 3(2001):336-346. [44][1]陈宗胜、吴志强:《论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意义、目标及难点》,《全球化》2016年第3期。 [45][2]陈元、钱颖一:《资本账户开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46][3]丁剑平、赵晓菊:《自贸区金融开放与改革的理论构思——基于要素流动速度不对称视角》,《学术月刊》2014年第1期。 [47][4]郭建伟:《人民币国际化:现实与前瞻》,《经济问题》2013年第1期。 [48][5]李伏安:《争议资本账户开放》,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工作论文,2012年第145期。 [49][6]罗素梅、赵晓菊:《自贸区金融开放下的资金流动风险及防范》,《现代经济探讨》2014年第7期。 [50][7]罗素梅、周光友:《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资本流动与利率市场化》,《上海经济研究》2015年第1期。 [51][8]洪俊杰、赵晓雷:《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机制与配套政策研究》,科学出版社,2016。 [52][9]黄礼健、岳进:《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与商业银行应对策略分析》,《新金融》2014年第3期。 [53][10]黄海洲、周诚君:《中国对外开放在新形势下的战略布局》,《国际经济评论》2013年第4期。 [54][11]黄益平:《资本项目改革的逻辑与时机》,《新世纪周刊》2012年第16期。 [55][12]焦武:《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与资本账户开放》,《上海金融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 [56][13]连平:《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应与资本开放协同推进》,《中国城乡金融报》2013年12月16日。 [57][14]连平:《防范自贸区资本流入风险》,《中国金融》2014年第3期。 [58][15]马晔:《上海自贸区试点资本账户开放背景下的金融监管模式选择》,《价格理论与实践》2015年第3期。 [59][16]潘泽瑛等:《基于上海自贸区模式的广东自贸区特色发展研究》,《中国商贸》2015年第20期。 [60][17]彭文生:《资本账户开放是与非》,《中国经济信息》2012年第7期。 [61][18]饶慧君、刘李:《上海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建设对天津自贸创新的启示》,《华北金融》2015年第12期。 [62][19]盛松成:《为什么需要推进资本账户开放》,《中国金融》2013年第18期。 [63][20]孙立坚:《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的金融开放战略》,《新金融》2013年第12期。 [64][21]武剑:《中国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展望》,《新金融》2013年第11期。 [65][22]吴大器、肖本华、殷林森:《以金融自由化为背景的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创新的思考》,《上海金融学院学报》2014年第3期。 [66][23]魏尚进:《中国金融改革次序错位的风险》,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工作论文,2013年第6期。 [67][24]汪涛:《金融改革应先于资本账户开放》,《金融时报》2013年7月2日。 [68][25]谢平:《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可以加快》,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工作论文,2012年第145期。 [69][26]殷林森、吴君:《资本账户开放与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研究》,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4。 [70][27]余永定:《资本项目自由化应循序渐进》,《中国证券报》2013年10月10日。 [71][28]余永定:《寻求资本项目开放问题的共识》,《国际金融研究》2014年第7期。 [72][29]张明:《中国的资本账户开放仍应审慎渐进》,《国际金融》2012年第7期。 [73][30]张明:《人民币国际化:政策、进展、问题与前景》,《金融评论》2013年第2期。 [74][31]张斌、徐奇渊:《汇率与资本项目管制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国际经济评论》2012年第4期。 [75][32]张伟、杨文硕:《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的定位与路径分析》,《商业研究》2014年第1期。 [76][33]赵大平:《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模型及其在上海自贸区的实践》,《世界经济研究》2015年第6期。 [77][34]周嘉琳:《上海自贸区成立背景下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开放与风险防范》,《时代金融》2015年第9期。 [78][35]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课题组:《我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中国金融》2012年第5期。 [79][1]李士燕:《融入“一带一路”,南沙加快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人民网,2015年12月2日,http://gd.people.com.cn/n/2015/1202/c123932-27226359.html。 [80][2]吴瑕、熊佳焰:《广州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三大国际战略枢纽成新增长极》,《信息时报》2016年8月8日。 [81][3]许琛:《南沙新定位“城市副中心”三大战略枢纽占半》,《羊城晚报》2016年8月12日。 [82][4]岳宗:《胡春华:把南沙自贸区打造成对外开放的门户枢纽》,《南方日报》2017年2月28日。 [83][1]崔炳强:《中国产业结构与出口商品结构的相关性分析》,《新疆财经》2006年第1期。 [84][2]李梅、柳士昌:《对外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的地区差异和门槛效应——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门槛回归分析》,《管理世界》2012年第1期。 [85][3]刘胜、陈万灵:《广东利用外资问题初探》,《广东经济》2015年第5期。 [86][4]刘胜:《双向直接投资与广东制造业转型升级》,载陈万灵主编《广东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研究报告(2015~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87][5]文东伟、冼国明、马静:《FDI、产业结构变迁与中国的出口竞争力》,《管理世界》2009年第4期。 [88][6]乐为、钟意:《我国产业结构与出口结构的相关性研究》,《统计与决策》2009年第4期。 [89][7]袁明兰:《对外直接投资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机制》,《劳动保障世界》2015年第21期。 [90][8]赵善祺:《FDI流入我国省市的直接效应与间接效应——基于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科学技术与工程》2010年第4期。 [91][9]Beugelsdijk,S.,R.Smeets,R.Zwinkels,“The Impact of Horizontal and Vertical FDI on Host Country’s Economic Growth,” International Business Review 17(2008):452-472. [92][10]Driffield,N.,J.H.Love,“Linking FDI Motivation and Host Economy Productivity Effects:Conceptual and Empirical Analysi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38(2007):460-473. [93][11]Dunning,J,H.,Theories and Paradigms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ctivity,Cheltenham,England,2002. [94][12]Engle,R.F.,C.W.J.Granger,“Co-integration and Error Correction:Representation,Estimation,and Testing,” Econometrica 55(1987):251-276. [95][13]Jordaan,J.A.,“FDI,Local Sourcing,and Supportive Linkages with Domestic Suppliers:the Case of Monterrey,” World Development 39(2011):620-632. [96][14]Liu,X.H.,C.G.Wang,“Doe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acilitate Technological Progress?Evidence from Chinese Industries,” Research Policy 32(2003):945-953. [97][15]Ozawa,T.,“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nd Industrial Structure:New Theoretical Implications from the Japanese Experience,” Oxford Economic Papers 31(1979):72-92. [98][16]Renard,M.F.,China’s Trade and FDI in Africa,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Group Working Paper,No.126,2011. [99][1]胡元礼、穆翔:《外资银行进入对我国商业银行的影响及对策分析》,《商业经济》2011年第24期。 [100][2]倪诗佳:《我国证券业服务贸易自由度测量》,《世界贸易组织动态与研究》2010年第6期。 [101][3]盛斌:《中国加入WTO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评估与分析》,《世界经济》2002年第8期。 [102][4]苏丹丹:《在华外资银行发展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硕士学位论文,湖南大学,2006。 [103][5]孙巍、满媛媛:《外资银行进入对我国银行业竞争度影响的测度》,《统计与决策》2012年第2期。 [104][6]田晓耕、殷小红:《中国金融服务业贸易壁垒量化研究》,《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10期。 [105][7]汪艳秋:《外资银行进入与银行体系稳定》,《正德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 [106][8]杨慧兰、徐强:《基于中国银行业市场集中度分析外资银行进入的影响》,《西安外事学院学报》2007年第4期。 [107][9]Bottini,Novella,Mohamed Ali Marouani,Laura Munro,“Economic Performance:An Estimation for the MENA Region,” The World Economy,2011. [108][10]Dee,P.,L.T.Duc and D.T.Hiep,A Compendium of Barriers to Services Trade,Study Prepared for World Bank,2005. [109][11]Dee,P.,“Measuring and Modeling Barriers to Services Trade:Australia’s Experience”,in P.Dee,M.Ferrantino eds.,Quantitative Methods for Assessing:The Effects of Non-Tariff Measures and Trade Facilitation,2005. [110][12]Dihel,N.,B.Shepherd,Modal Estimates of Services Barriers,ECD Trade Policy Working Papers,No.51,OECD Publishing,2007. [111][13]Hoekman,B.,“Regional and Multilateral Liberalization of Service Markets:Complements or Substitues?” Journal of Common Market Studies,3(1994). [112][14]Hoekman,B.,“Assessing the 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in Martin,W.,L.Winters eds.,The Uruguay Round and the Developing Economies(Washington,D.C.:World Bank,1995). [113][15]Francois,J.,B.Hoekman,“Services Trade and Policy,”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2010. [114][16]Lim,EngKooi,Zhiqi Chen,“The Impact of Trade Liberalization in Telecommunications Services:The Case of APEC Countries,” Telecommunications Policy,2012:274-281. [115][17]Mattoo,A.,R.Stern,Z.Gianni,“A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Trade in Servic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 [116][18]Saaty,Thomas L.,How to Make a Decision: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Institute for Operations Research and the Management Sciences,1994. [117][19]Warren,T.,“The Impact on Output of Impediments to Trade and Investment in Telecommunications Services”,in C.Findlay and T.Warren eds.,Impediments to Trade in Services:Measurement and Policy Implications(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2000). [118][20]Zadeh,Lotfali Askar,Fuzzy Logic and Its Application to Approximate Reasoning,in Information Processing 74,Proc.IFIP Congress,1974. [119][1]陈冬亚:《西部地区外商直接投资的就业效应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兰州大学,2008。 [120][2]李杨、蔡卓哲、邱亮亮:《中国服务业FDI对就业影响的区域差异》,《人口与经济》2017年第1期。 [121][3]刘志中:《中国服务业利用FDI的就业效应研究》,《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1年第1期。 [122][4]沙文兵、陶爱萍:《外商直接投资的就业效应分析——基于协整理论的实证分析》,《财经科学》2007年第4期。 [123][5]桑百川:《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对我国的就业贡献》,《开放导报》1999年第4期。 [124][6]万欣荣、史卫、方小军:《外国直接投资的就业效应实证分析——以广东省就业市场为例》,《南开管理评论》2005年第2期。 [125][7]王剑:《外国直接投资对中国就业效应的测算》,《统计研究》2005年第3期。 [126][8]薛敬孝、韩燕:《服务业FDI对我国就业的影响》,《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2期。 [127][9]杨扬、余壮雄、王美今:《FDI对中国就业效应的检验》,《经济学家》2009年第5期。 [128][10]查贵勇:《中国服务业FDI就业数量和质量效应分析》,《江苏商论》2009年第12期。 [129][11]钟辉:《FDI对中国就业影响的动态分析》,《世界经济研究》2005年第12期。 [130][12]竺彩华、胡再勇:《在华FDI就业效应实证研究》,《国际经济合作》2007年第6期。 [131][13]张志明、崔日明:《服务贸易、服务业FDI与中国服务业就业结构优化》,《财经科学》2014年第3期。 [132][14]钟晓君、刘德学:《服务业外商投资的增长效应:细分服务行业视角》,《亚太经济》2014年第3期。 [133][15]钟晓君、刘德学:《服务业外商直接投资与服务业结构升级:作用机理与实证研究》,《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8期。 [134][16]Jayaraman,T.K.,Baljeet Singh,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Employment Creation in Pacific Island Countries:An Empirical Study of Fiji,Asia-Pacific Research and Training Network on Tread Working Paper Series,No.35,2007. [135][17]Pesaran,H.H.,Y.Shin,“Generalized Impulse Response Analysis in Linear Multivariate Models,” Economics Letters 58(1998):17-29. [136][18]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1994: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Employment and the Workplace,Unite Nations Publication,1994. [137][19]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6-Investor Nationality:Policy Challenges,Unite Nations Publication,2016. [138][1]陈劲、将子军、陈钰芬:《开放式创新视角下企业知识吸收能力影响因素研究》,《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9期。 [139][2]魏建漳:《区域开放创新:发展阶段与策略研究》,博士学位论文,深圳大学,2015。 [140][3]魏建漳:《区域开放创新:欧洲EURIS经验借鉴》,《开放导报》2014年第6期。 [141][4]郑刚、何郁冰、陈劲、陶婷婷、蒋键:《“中国制造”如何通过开放式自主创新提升国际竞争力——中集集团自主创新模式的案例研究》,《科研管理》2008年第7期。 [142][5]徐瑞前、龚丽敏:《开放式创新过程、视角及未来研究方向》,《科技进步与对策》2011年第2期。 [143][6]于开乐、王铁民:《基于并购的开放式创新对企业自主创新的影响——南汽并购罗孚经验及一般启示》,《管理世界》2008年第4期。 [144][7]Chesbrough,H.,Open Innovation:The New Imperative for Creating and Profiting from Technology(Boston: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2003). [145][8]Chesbrough,H.,W.Vanhaverbreke,J.West,Open Innovation:Researching a New Paradigm(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 [146][9]Lichtenthaler,U.,“Open Innovation:Past Research,Current Debates,and Future Directions,” Academy of Management Perspectives 2(2011):75-93. [147][10]Gassmann,O.,E.Enkel,Towards a Theory of Open Innovation:Three Core Process Archetypes,R&D Management Conference,Lisabon,Portugal,2004. [148][1]邓莹莹、杨仕辉、刘丹丹:《贸易救济措施效应的实证分析和比较(2012)》,载顾春芳编著《中国贸易救济与产业安全论丛》,中国商务出版社,2013。 [149][2]胡加祥:《非市场经济主体与反补贴制度关系研究》,《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期。 [150][3]胡建国:《欧盟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影响因素及对策》,《欧洲研究》2016年第5期。 [151][4]江雪艳:《欧盟对华光伏案反补贴法律问题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西南政法大学,2014。 [152][5]李浩:《美国对华反补贴法律问题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中央民族大学,2013。 [153][6]孙铭、杨仕辉:《反补贴申诉的贸易转移效应——基于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财贸研究》2011年第5期。 [154][7]孙铭、杨仕辉:《反补贴争端解决动态博弈模型与经验分析》,《亚太经济》2015年第5期。 [155][8]谭潇寒:《中国遭遇反补贴调查动因分析及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西南财经大学,2012。 [156][9]田明霞:《美国对华反补贴案例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 [157][10]谢辉、李大武:《对华反补贴的发展趋势及对我国的启示》,《国际贸易问题》2007年第12期。 [158][11]徐斌红:《欧盟和美国对华反补贴比较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广西大学,2013。 [159][12]徐昕:《中美示范基地补贴争端达成谅解事件的启示:我国贸易政策制定应加强合规性审查》,《WTO经济导刊》2016年第5期。 [160][13]杨荣珍:《美国对华反补贴案件补贴项目分析》,《国际贸易》2013年第10期。 [161][14]杨仕辉、谢雨池、邓莹莹:《反倾销贸易效应实证分析与比较》,经济科学出版社,2011。 [162][15]尤明青:《认定政府通过提供货物进行补贴的比较基准——兼评加拿大诉美国第四软木案》,《国际贸易》2005年第10期。 [163][16]余敏友、管健:《试论贸易政策合规性审查的方法》,《国际贸易》2015年第12期。 [164][17]张斌:《对华反补贴十年评估:2004~2013》,《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报》2015年第1期。 [165][18]赵海乐:《论美国对华反补贴“不利可得事实”规则的滥用——以两起新能源反补贴案为例》,《国际商务研究》2014年6期。 [166][19]Bagwell,Kyle,Robert W.Staiger,“An Economic Theory of GAT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9(1999):215-248. [167][20]Bown,C.P.,Taking Stock of Anti-dumping,Safeguards,and Countervailing duties:1990-2009,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2010. [168][21]Clark,H.L.,Dempsey K.M.,Koo J.C.,“Movement towards a US Countervailing Duty Remedy for Chinese Goods that are Found to be Subsidized,” International Trade Law and Regulation 13(2007):136-143. [169][22]Dubey,A.,Mukherjee P.,“Double Remedies:A Feasible Option?” Journal of World Investment and Trade 14(2013):381-393. [170][23]Eaton,J.,Grossman G.M.,“Optima Trade and Industrial Policy under Oligopoly,”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5(1986). [171][24]Gantz,D.A.,“Polyethylene Retail Carrier Bags:Non-market Economy Status and U.S.Unfair Trade Actions Against Vietnam,” North Carolina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Commercial Regulation 36(2010):85-135. [172][25]Lardy,N.R.,Trade Liberalization and Its Role in Chinese Economic Growth,India’s and China’s Recent Experience with Reform and Growth,Palgrave Macmillan UK,2005,pp.158-169. [173][26]Lynam,G.E.,“Using WTO Countervailing Duty Law to Combat Illegally Subsidized Chinese Enterprise Operating in a Nonmarket-economy,” Case Western Reserv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2010):42. [174][27]Shadikhodjaev,S.,“How to Pass a Pass-through Test:The Case of Input Subsidie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15(2012):621-646. [175][28]Watts,D.L.,“Fair’s Fair:Why Congress Should Amend US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uty Laws to Prevent ‘Double Remedies’,” Trade,Law and Development 1(2009):145-170. [176][1]管浩:《中国与东盟谋划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中国金融信息网,2014年9月17日,http://news.xinhua08.com/。 [177][2]黄浩铭:《广西加速打造中国—东盟互联互通枢纽》,新华网,2015年9月16日,http://www.gx.xinhua.org/newscenter/。 [178][3]姜巍:《中国双向FDI与经济发展水平的相互关联:内在机理与实证检验》,《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4年第1期。 [179][4]姜巍:《FDI与宏观经济关联:内在动因抑或长期效应》,《改革》2012年第10期。 [180][5]金中夏:《中国的“马歇尔计划”——探讨中国对外基础设施投资战略》,《国际经济评论》2012年第6期。 [181][6]潘珊菊:《中国高铁技术世界领先,价格优势无可比拟》,南方网,2014年7月18日,http://tech.southcn.com/。 [182][7]秦庚:《基础设施合作——中国与东盟的现实选择》,《国际商报》2014年9月12日。 [183][8]商务部:《中国对东盟直接投资累计已近300亿美元》,中国网,2013年7月23日,http://finance.china.com.cn/news/gnjj。 [184][9]孙玉琴、姜慧:《我国对中亚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发展、问题及应对策略》,《国际贸易》2015年第8期。 [185][10]王峰、罗志鹏:《东盟基础设施的潜在需求及中国的投资对策》,《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7期。 [186][11]魏晞:《2013年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投资额调查分析》,中国新闻网,2013年10月21日,http://www.chinanews.com/cj/2013/10-21/5406234.shtml。 [187][12]吴朝阳:《中国—东盟自贸区基础设施建设进展及对策思考》,《国际贸易》2011年第3期。 [188][13]袁佳、魏磊:《中国对外基础设施投资的策略选择——基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思考》,《海外投资与出口信贷》2015年第1期。 [189][14]钟书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背景下中国对东盟基础设施投资研究》,《东南亚纵横》2015第4期。 [190][15]周密:《拓展“10+1”框架下的东盟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国际经济合作》2010年第3期。 [191][16]Bhattacharyay,B.,Infrastructur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Concept Paper for ADB/ADBI Flagship Study,2008(Available:http://www.adbi.org/research.infrastructure.regional.cooperation). [192][17]Dunning,J.H.,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and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London:George Allen and Unwin,1981). [193][18]World Bank,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1994:Infrastructure for Development(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4). [194][19]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ASEAN’s Half a Trillion Dollar Infrastructure Opportunity,Asia Economics Analyst,2013,(13/18).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