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文献综述

关键词

作者

段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文献综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文献综述

情绪现象是高度复杂的。探讨语篇情绪相关的语言现象亦必然充满挑战。为分析语篇情绪理解过程中发生的基本认知操作,首先需要对情绪本身有一定的了解,其次需要依托恰当的理论。因此,本章首先对情绪的基本知识进行了简要回顾(一些专门的讨论则留到了第四章),然后重点从理解和连贯两个角度回顾了MSCI理论对语篇分析的特点和优势。随后,本研究回顾了相关语言学科对语篇情绪加工的研究成果,以及认知语言学针对情绪的理论分析。最后针对性地分析了MSCI对语篇情绪研究的现况。

第一节 情绪辨义

一 相关名词术语

从名词术语来说,在英语中与情绪对应最紧密的单词有affect、emotion。很多时候mood和feeling也很靠近情绪的意思。相对来说,mood较易区分。Mood的持续性比较强,常指多天、数月甚至多年的情绪持续,mood因此常被翻译为心境;但有时候mood也具有相当的暂时性,指当时的状态,比如常见的表达I am not in the mood。Affect有时候指更加短暂、剧烈的情绪,常指向情绪反应,尤其是躯体反应。而emotion更靠近情绪的社会属性,更靠近感情。但affect和emotion的区别非常细微,经常交替使用。根据Alpert和Rosen(1990)的研究,即便在学术论文中,affect、emotion和mood的使用也非常不一致,经常交替使用。而Miall(1989)则指出affect、emotion和feeling非常难以界定。在他的应用中,affect可指emotion和feeling的主观体验。但是显然Miall讨论的相关现象在别的研究中则采用了emotion这个术语。

从中文用语来说,研究中的术语一般用情绪或者情感,心情和感受虽然分别与mood和feeling较对应,但很少作为学术用语。多数情况下研究中的情绪和情感都可以与emotion对应。虽然情感似乎更理性一些,情绪则更感性一些,但情绪与情感的区别非常细微。在语言学科的研究中,emotion翻译为情感的相对较多,但采用情绪的也不少。但在心理学等其他相关学科中,emotion一般翻译为情绪。有鉴于此,本研究采用情绪(而不是情感)这一术语。它与英文中的emotion和affect相对应,并可以指向mood和feeling中可以与emotion和affect替代的含义。

二 心理学对情绪的界说

尽管认知学科对情绪的研究已投入了大量的注意力,但由于情绪的复杂性,现在还很难给情绪下一个普适的定义(Franks,2007:60)。有研究者认为情绪至少指三或四种不同类的东西;有些研究者将情绪定义为驱力和动机;有些更关注情绪体验;还有些强调情绪图式,或者基本情绪。但是试图建立有关情绪的独立理论的尝试又总会碰到难以解释的复杂问题,因此,现在采取综合和系统取向的研究越来越多。在本研究中,采取情绪情节化的界定,这将在第四章中深入讨论。尽管对情绪下公认的定义很难,但是情绪的一些基本属性是比较明确的,认识它们有助于我们认识情绪。

心理学一般将心理活动分为三个方面,即认识活动、情绪活动和意志过程。认识活动是对客观事物或事件本身属性的加工过程,它们反映着事物本身所具有的特性。意志过程是认识活动的能动方面或自觉的调节方面,是认识活动的延伸。情绪与认识不同,情绪是以主体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活动形式。Dolan(2002)认为它是由主体的愿望、需求、目标等形成的对周围环境中的事件的评估所引发的一系列复杂的心理和生理状态。按Lazarus(1991)的话来说,情绪是个体对周围事件相对于自身的意义或者福祉的评估。情绪的主体意义性是它的心理功能特点,这在第四章中还将深入讨论。

情绪具有神经生理基础。杏仁核(amygdala)以及下丘脑(hypothalamus)被认为是情绪活动的具有针对性的高级神经中枢。这说明情绪是一种相对特殊的精神活动。虽然新近的研究发现人在发生情绪活动时所激活的脑区的广泛性远远大于杏仁核和下丘脑的局限范围(Pessoa,2008),但从未否定杏仁核等专门结构的参与。此外,通过记录杏仁核内神经元的激活模式,能够验证和揭示关于情绪活动的复杂构成和模式(Schultz et al.,1997)。除了在高级神经基础上的特殊性,情绪还受激素水平的影响。此外,情绪活动往往伴随着外显的表情反应以及不易直接观察到的血压、心跳、皮肤电阻反应等。

情绪具有高度的社会性。引起人们诸多复杂或者猛烈情绪的,往往不是外界物理因素,而是他人的言行。人们也常常通过各种方式去表达感情,从而传递特殊的信息信号给他人。当然,也因为如此,人们需要理解他人的情绪,从而获取他人传递的信号和信息,以便做出恰当的反应和行为。社会学的情绪研究涉及权力、地位、文化、宗教、道德、公平等因素对情绪的影响;特别关心情绪在社会交换和人际互动中的作用;对爱、妒忌和同情等情绪情感现象特别感兴趣;关心情绪和工作、健康等的关系(Lewis et al.,2010)。

情绪具有可分类性和维度性。情绪可以分为一些大类,比如喜、怒、哀、乐。有人认为存在八种基本情绪:快乐、悲愤、惊奇、羞怯、恐惧、痛苦、轻蔑和兴趣;有的又认为只存在六种基本情绪:快乐、愤怒、悲伤、厌恶、恐惧、惊奇;还有些学者则认为只存在五种基本情绪:快乐、爱、愤怒、悲伤和恐惧。现代心理学通常认为存在四种基本情绪:快乐、悲伤、恐惧和愤怒。但情绪的可细分性非常高。心理学家试图构建一些多维度的模型来刻画情绪,比如愉悦度(愉快—悲伤)与唤起度(强—弱)(Rusell,1980)。有的研究者用效价(valence,积极或者消极)和激活水平(activation,兴奋或者抑制)这两个维度,但和愉悦度与唤起度的意思差不多。

情绪和认知具有交互性。对情绪和认知关系的认识也许是对情绪本身最深刻、最有意义的认识方法(Sullivan & Strongman,2003),但是情绪和认知的关系的复杂程度远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从这份非常有影响力的专门学术期刊的存在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早期关于认知和情绪的关系有两类基本观点。 以Lazarus(1991)为代表的理论家认为:认知功能与情绪功能之间的关系是双向的,无论作为自变量还是因变量,情绪都是个体对周围事件相对于自身的意义或者福祉的评估。他还进一步指出,情绪从来都是对认知活动的反应,或者说情绪是在认知过程中产生的某种意义,而且认知过程的目的就是实现这一意义。因此,他相信认知是情绪的充分和必要条件,言外之意,完全可以通过对认知的描述和分析来实现对情绪的一切讨论。但是以Zajonc(1980,1984)为代表的理论家认为情绪是独立于认知的过程。情绪加工可能早于认知加工。这两种观念曾长期争论不休,但现在,认知和情绪在同一个情绪活动周期中存在持续双向的影响的观点成为主流。情绪和认知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它们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也无法拆分(Halgren,1992)。

以上是就由特定刺激引发的共时进行的认知加工和情绪加工之间关系的讨论。在继时关系上,认知和情绪又存在两方面的交互作用。一方面,近乎常识:人们可以通过认知来调节控制情绪。比如,我们可以暗示自己不要紧张,可以通过合理解释来平抑情绪,也可以通过有意识地转移注意力来缓解情绪等。另一方面,由特定事件所引起的情绪状态会影响我们对后续刺激和环境的认知。这就是本研究将重点提及的“情绪—认知”机制。它是近年来对情绪认知关系的新认识进展,但在语言学科还未引入探讨。在第四章中将全面讨论这种认知现象,而在后续各章中都将用之解释相关的语篇现象。

第二节 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MSCI)对语篇理解的研究

一 语篇理解的认知心理视角

语篇理解的认知心理视角关注语篇意义形成的内部过程,关注信息的内部表征、积累和改变,关注加工。相对而言,其他语言学科重视的是对语篇意义的充分描述,以及从语言形式、内容、组织和语言情境(包括社会文化情景)等来解释给定的语篇意义。认知心理的视角认为语言与现实是依靠思维认知联系在一起的。它的基本特征是尊重语篇理解是心智加工形成的内部表征的事实,并获得这些表征存在的实验研究证据(例如,Zwaan et al.,2002)。在这一基本事实面前,甚至“对人脑内的工作机制不感兴趣”(Butler,1985:31)的系统功能语法学派的中心人物Halliday也说:语言的根本性质之一是帮助人类建构一幅有关现实的心理图画。

在理解的结果是内部心理表征的基本观点引导下,认知心理的视角就能便利地讨论分析这些表征形成的过程,以及这些过程中的认知操作和心智要素,从而解释理解过程。工作记忆容量、图式知识等认知条件和结构都被用于解释理解的过程,并获得实证证据,由此产生了图式理论(Bransford & Johnson,1972;Rumelhart,1975;Schank,1982)、容量理论(Just & Carpenter,1992)等解释模型。

早期对理解结果的心理表征持一种非体验的命题观。具有代表性的有心理学家Kintsch和语篇语言学家Van Dijk(1978)所建立的语篇理解内心表征的命题观,他们将语篇理解看作命题网络的建立。但后期研究发现了很多非体验命题表征观一直忽略或不能解决的语篇理解现象和规律。情景表征受到了高度重视。研究者认为,阅读者在阅读时形成的唯一与意义相关的表征(meaning related representation)就是通常带有知觉模拟性质的情景表征(Zwaan et al.,2002)。

心理空间的本质就是对心理表征的一种刻画手段,而且心理空间偏向于情景表征,具有更多的知觉模拟性质。在有心理空间这一对理解的心理表征的形式化描述下,心理空间理论便于进一步探讨心理表征的形成和变化,而概念整合过程成为解释创造性建构起来的心理空间的认知过程和机制的关键理论。

语言的情绪意义通常会被或明或暗地视作一种命题表征。情绪词成为情绪命题表征的真值。情绪的理解就是获取这一真值,并用情绪词(主要是情绪形容词)对这一真值进行标定。这对于孤立的情绪词或句子也许是适用的,但对于语篇中的情绪语义,它的理解是否就是获得情绪的命题式表征?如果不是或者不仅仅是命题表征,那它的表征形式会是怎样的?又是怎样形成的呢?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作为一种有效的情景表征描述和解释的理论,能否适用于语篇情绪意义的理解呢?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先进一步讨论MSCI对语篇理解的具体解释力。

二 MSCI对语篇理解的解释特点

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被认为是对语言在线意义构建(on-line meaning construction)具有针对性的理论(汪少华,2002;王全智,2005)。相对于别的理论,MSCI对语篇理解的解释具有以下特点。

(一)认知具体性

MSCI对语篇理解提供具体详细的描述和解释,这些描述和解释又是认知性的(Hougaard & Oakley,2008:13)。Dancygier(2006)指出,本质上,概念整合对意义的描述是通过对心理空间这种认知结构的操作的具体化实现的。心理空间是由语言形式的运用所催生的临时认知结构。Freeman(2006)则指出,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是通过聚焦于作品和表达的概念基础从而对一系列概念所能构成的语义的细节化解释。按Brandt和Brandt(2005)的话来说则是,MSCI通过给出一步步的认知描述来解析对语言表达的理解。语篇理解的认知视角强调探索语言形式之下的潜在认知活动。MSCI和图式、长时记忆、工作记忆等认知结构和认知操作有最紧密的联系。MSCI的认知彻底性更在于心理空间本身可假定存在神经水平的对应。心理空间可被视作一组组神经元群的激活,而心理空间中元素之间的联系则对应于神经模块的同时激活绑定(coactivation-bindings)(Geeraerts & Cuyckens,2007:351)。目前已有初步的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提供了概念整合的证据(Coulson,2001),这就使MSCI的理论解释更具现实性和实在性,往实证科学靠近。在彻底的认知精神下,MSCI甚至描述和解释语篇理解中的无意识过程。实际上,对哪怕最简单的语言理解都需要无意识加工资源的参与。而心理空间的构建和概念整合过程涉及很多后台认知(backstage cognition)的无意识过程(Dancygier,2006)。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2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情绪辨义
    1. 一 相关名词术语
    2. 二 心理学对情绪的界说
  • 第二节 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MSCI)对语篇理解的研究
    1. 一 语篇理解的认知心理视角
    2. 二 MSCI对语篇理解的解释特点
      1. (一)认知具体性
      2. (二)建构的创造观
      3. (三)整体观
      4. (四)经验性
      5. (五)MSCI对特殊语篇现象的解释
  • 第三节 MSCI对语篇连贯的解释
    1. 一 语篇连贯的认知心理视角
    2. 二 MSCI对语篇连贯研究的特点
  • 第四节 MSCI针对语篇情绪的研究
    1. 一 其他语言学科对语篇情绪的研究
    2. 二 认知语言学在非语篇层面对情绪的研究
    3. 三 MSCI对语篇情绪研究的现况
  • 第五节 小结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