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情绪情节模型与现实中的情绪心理空间

关键词

作者

段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情绪情节模型与现实中的情绪心理空间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情绪情节模型与现实中的情绪心理空间

第一节 引言

由于情绪现象的复杂性,在对语言(语篇)中的情绪心理空间进行分析前,本章意在首先对非语言情境下的情绪心理空间进行分析,并将分析建立在对情绪概念的情节化界定基础之上。人类大脑中的认知加工实质是认知语言学的根本,本章为后续的相关认知语言现象提供认知分析基础。

首先讨论了情绪情节模型。情绪加工是一个过程。这一过程可以适当进行分解,从而进行分门别类的分析和比较。简单来说,情绪情节模型包含了从引起情绪的外部刺激事件,到大脑中的基本认知结构和成分,再到情绪激活后的持续作用和加工以及产生的外显后果行为等几个环节。情绪情节模型为讨论相关语言现象提供了统一的参照框架。过去研究中的情绪界定往往对这些过程和要素不进行明确区分,从而造成将自己关心的某一方面视作相关现象的全部,致使不同研究之间难以对比,以及把一些不同的问题和现象混合在一起等局限(比如,情感隐喻中,不同的隐喻常常指向的是情绪的外部原因,或者躯体反应,或者行为倾向,但往往被视为同一种情绪的同类隐喻实例)。对这些成分和过程的区分性分析还促使本研究将关注范围扩大到情绪对认知的泛化影响(本研究称之为“情绪—认知”机制),以及人类对不同事件产生的情绪之间的关系的认知结构这两个重要现象(本研究称之为情绪对比结构)。在后续各章中将看到这两种重要认知现象在语篇理解和连贯形成中的显要作用。

情绪情节模型中着重界定了情绪唤起(类似于Russell的核心情绪)这一特殊心智成分,指出了情绪唤起在神经生理基础、心理功能和加工过程特性三个方面区别于“认知”的特殊性。这一特殊心智成分的存在和参与是情绪心理空间区别于其他心理空间的关键。情绪唤起和认知加工的双向影响和联结关系是语篇中情绪心理空间在心智操作上的特殊模式和过程,概念整合理论能够对这一过程提供合适的解释。认识情绪唤起这一心智成分以及它对认知的导引与驱动、选择与过滤、制约与塑造等作用才能理解为何与情绪相关的语言现象和过程不能用一般的认知概念和加工操作加以解释,而必须进行专门的系统分析。这正是本研究讨论与情绪相关的语篇现象在认知基础上的出发点。

情绪的内在过程和体验是无法直接观察的。在现实生活中,自己遭遇某些事件引起情绪反应和观察他人的情绪是两种不同的情形。因此,区分当事者视角和旁观者视角非常必要。从旁观者的角度,对他人情绪的理解依赖于外显的信息和由此激发的,处于从最一般的框架知识到某次特殊经历这样一个特异程度不同的连续体的某个位置的经验和经历,特别是这一经验中的情绪唤起。这种对相关经验(情绪经验)的通达和借用显然是一个概念整合的过程。因此,在形成体验性的情绪理解的过程中,本研究指出,其中必然包含概念整合的过程,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必然包含一个经验空间的参与,且关键在于借用这一空间中的情绪唤起来理解当事者或者虚构情景中的情绪。经验空间的特异性水平决定了“感同身受”的程度。在区分当事者和旁观者视角、应用概念整合理论的基础上,结合本研究界定的情绪情节模型,本章进一步分析了当事者和旁观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以及旁观者“情绪—后果行为”心理空间三种基本的情绪相关过程,在第五章和第七章中将分析它们在语篇理解加工和形成连贯中的运行。

当事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旁观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和旁观者“情绪—后果行为”心理空间都是同一情绪事件范畴内的心智成分和关系。在情绪情节模型的基础上,本研究还将讨论的视野和范畴扩展到情绪的跨事件效应,即情绪事件的心理结果对下一独立事件的影响。这种跨事件的影响又区分出两种重要效应:一是情绪对后续事件认知的影响;二是情绪和后续事件产生的情绪所形成的关联效果。第一种效应涉及了人类认知加工中的一种普遍而基本的机制,即情绪影响认知的机制。本研究全面阐述了当前认知科学对这一机制效应的认识,并分析了相应类型的情绪心理空间,即旁观者“事件—认知色彩”心理空间。根据第二种效应本研究提出了情绪对比结构,并指出它是一种固化的认知结构。这两种效应的重要认知语言学意义将在后面的各章中揭示。

第二节 基于情绪情节的情绪界定

一 情绪过程中的复杂成分

情绪是什么?这一问题至今困扰着各个学科的研究者,以至于连新近的《情绪手册》()(Lewis et al.,2010)、《社会情绪手册》()(Stets & Turner,2007)这些针对情绪科学的专著都无法给出一个“公认”的定义。

早期研究者试图将情绪界定为一种内部的单纯的精神实体,将外部、外显的因素排除在外。但是这种努力在理解形形色色不同的情绪时很容易碰壁。虽然冯特很早就提出了情绪三维模型,但根据这三个维度来理解不同的情绪之间的具体区分并不令人满意。包括Russell(1980)的二维模型,虽然影响力巨大,但仅依靠唤起度(arousal)和愉悦度(pleasantness)这样的少数维度对具体情绪的区分并不完全令人信服。某些我们认为很不相同的情绪可能在唤起度和愉悦度上都很接近。要对这些情绪的区分性进行深入的认识,将外部事件原因纳入考虑常常变得不可回避。

还有一些研究者认为情绪导致的结果也是(或者才是)区分不同情绪的关键。比如,Shweder(1991)就认为各种情绪的意义在于其暗示的行动趋势,惊讶意味着专注,害怕意味着逃跑……但行为倾向到底属不属于情绪?是属于情绪的一部分,还是它就是情绪?

即便将引起情绪的事件和情绪引起的行为倾向放在一边,集中考察内部,情绪的成分也是复杂的,甚至更复杂。几个似乎相区分又彼此交织的成分引起长期的争论和困扰。首先是躯体的变化,包括可以从外部直接观察到的表情、姿势和内部的心跳、血压、皮肤电反应、内分泌变化等。这些躯体变化还会被我们的意识觉察到,从而产生对躯体变化的知觉这样一个独立精神成分,常被称为情绪感受(feeling),并且有研究者认为情绪感受就是情绪的核心(如Wierzbicka,1999)。

除了躯体变化外,一般认为,情绪在高级神经活动上有一个特殊的情绪唤起(arousal)成分。这一成分被认为由专门的神经结构(主要是杏仁核)的激活代表。虽然早期的外周神经理论家如James主张情绪唤起也就是由躯体变化引起的,但后来的科学证据认为情绪唤起不依赖于躯体变化。一方面,有研究发现处于相同躯体变化下的个体可以有截然不同的情绪;另一方面,一些内部意象也能导致情绪感受,但显然躯体变化很难被检测到(Prinz,2004:6)。

总的来说,一个完整的情绪情节在最简单的层面上也包含了外部刺激和环境(情绪原因)以及由此引起的内部认知、躯体变化、情绪唤起、行为倾向(情绪产生的)这些不同的成分,并且这些成分的激活和出现实际上形成了不同的过程环节。以其中的任何一个成分界定情绪都有很大的局限。以过程化的情绪情节模型探讨情绪正成为一种趋势。

二 语言学和其他学科的情绪界定情节化趋势

从语言学家的理论来看,将情绪概念看作脚本(scripts)或剧情(scenarios),是与特定情绪对应的事件或思维序列成为情绪概念化的一种模式。例如,Lakoff和Kvecses(1987:213-214)对ANGER的概念内容分析采用了一个5阶段剧情模型。

(a)Offending Event

Wrongdoer offends S [self].

Wrongdoer is at fault.

The offending event displeases S.

The intensity of the offense outweighs the intensity of the retribution(which equals zero at this point),thus creating an imbalance.

The offense causes anger to come into existence.

(b)Anger

Anger exists.

S experiences physiological effects(heat,pressure,agitation).

Anger exerts force on the S to attempt an act of retribution.

(c)Attempt to control anger

S exerts a counterforce in an attempt to control anger.

(d)Loss of control

The intensity of anger goes above the limit.

Anger takes control of S.

Self exhibits angry behavior(loss of judgment,aggressive actions).

There is damage to S.

There is danger to the target of anger,in this case,the wrongdoer.

(e)Retribution

Self performs retributive act against W[wrongdoer](this is usually angry behavior directed at W).

The intensity of retribution balances the intensity of offense.

The intensity of anger drops to zero. Anger ceases to exist.

可以看到,Lakoff和Kvecses的模型既包含了内部情绪(b),又包含了情绪的外部原因事件(a),以及外部的行为后果(e)。在内部情绪中它还分别包含了躯体变化和行为倾向这两个成分,表现在(b)的描述中[S experiences physiological effects(heat,pressure,agitation);Anger exerts force on the S to attempt an act of retribution.]。这一模型甚至包含了情绪的后续加工,即情绪的调控,这将在后文中进一步探讨。

Wierzbicka(1999:88)以她的语义原语(semantic primitives)为描述语言,以脚本的方式描述了ANGER。

(a)X felt something because X thought something.

(b)Sometimes a person thinks about someone.

(c)“This person did something bad.

(d)I don’t want this person to do things like this.

(e)I want to do something because of this.”

(f)When this person thinks this,this person feels something bad.

(g)X felt something like this,

(h)because X thought something like this.

可以看出,Wierzbicka的脚本中同样包含了情绪的事件原因以及行为倾向。与Lakoff和Kvecses的模型相比,除了不包含躯体变化、外显的后果行为和后续调控外,Wierzbicka脚本模型的一个典型特点是将对情绪的事件原因描绘为内部的认知,这样她的模型对不同的刺激特征如何产生不同的情绪就有更好的解释力。或者说,她的模型更强调对刺激的认知评估(而不是刺激本身)是特定情绪产生的根源。

White(2010)将以上这些类似的模型概括为情绪的事件图式理论(emotion as event schema),并将其最简化的模式表达如下(见图4-1)。

图4-1 White的简略情绪情节模型

总的来说,情节化理论超越了传统的以词汇语义为分析对象的早期模型,更有利于分清在情绪的分析中实际指向的是哪一部分关系。比如,Davitz(1969:110-114)就提出过一个12维度的语义特征模型,但在他的12个维度中,例如,activation和moving toward这两个维度,显然就将情绪激活和情绪的行为倾向混在了一起。情感的隐喻研究中,也常常产生混淆。例如,以下一些常被用来讨论的隐喻例子(Kvecses,2005:128-129)。

ANGER IS FIRE Oh,boy,was I burned up!

ANGER IS AN OPPONENT IN A STRUGGLE I was struggling with anger.

ANGER IS A NATURAL FORCE It was a stormy meeting.

理论家们常不去解释为什么会产生这些不同的隐喻。实际上,在情节化的分析框架基础上,很显然第一个隐喻指向的是情绪感受,第二个指向的是情绪的调控,第三个指向的是情绪引起的行为倾向。

从更基础的认知科学来看,Prinz(2004)对情绪包含的各种成分以及不同理论对这些成分的强调进行了系统的归纳,并将同时包含事件原因、躯体变化、认知评价、行为倾向等成分的模型称为包容理论(encompassing theories)。本研究采用的情绪情节模型可以认为是包容理论的体现。

Stets和Turner(2007)的情绪社会学分析模型更体现了情绪情节化界定的必要性。从图4-2可以看出,这一模型中包含了情绪前的外部世界、内部的认知评价和情绪唤起,以及后续的社会行为。特别是这一模型中将认知评价和情绪唤起这两个内部成分区分开来,同时又强调它们之间的双向联系,这与本研究将要提出的情绪情节模型的基本取向是一致的。

图4-2 社会情绪的分析模型

三 一个整合的情绪情节模型

(一)模型概览

在综合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本研究提出了一个整合的情绪情节模型(见图4-3)。首先需要说明,提出这一模型仅仅是为后续分析说明的便利之用,无意指这是一个更高级、更完善的模型。情绪涉及的许多底层和细节问题,还有赖于其他认知科学未来的进展。提出一个“完备”“准确”的模型既不是本研究的目的,也超出笔者的学科能力与学科任务。虽然如此,本研究提出的这一模型包含了不同研究中提到的一个情绪情节中的主要结构。这一模型和以上回顾的数个相关模型显然也保持了很高的一致。此外,本模型中的各个成分以及相互关系的假定都是建立在已有的研究结论,尤其重视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新近发现的基础之上的。因此,这一模型可以说是“稳健”的。

图4-3 整合的情绪情节模型

从模型的构成内容来看,这一模型首先包括三个大的模块:其一是情绪事件模块,即引起情绪的外部原因;其二是个体的内部认知和情绪模块;其三是特定情绪引起的特定行为后果,这些行为后果被视作内部行为倾向的最终表现。

其中内部认知和情绪模块的构成最复杂,它首先可以分为两个不同部分。先看后部的后续加工部分,它意指刺激引起的情绪之后的情绪调控,或者情绪的自然平静或延续过程。后续加工之前的部分则可总称为“即时情绪活动”模块。“即时情绪活动”模块又由认知、情绪反应和高级整合三个子模块构成。这些子模块中还包含了若干内部成分。忽略这些内部成分,仅由主要模块内容可以构成一个简化模型(见图4-4)。本研究后期的分析讨论基本上只需要参照简化模型即可,但是完整模型的分析为简化模型提供充分依据和详细说明。

图4-4 情绪情节模型的简化模型

模型中包括了三个基本关系,即情绪事件与内部情绪活动的关系,内部情绪活动中的内部认知与情绪反应及高级整合的关系,内部情绪活动与行为后果的关系。其中,最复杂的是内部认知、情绪反应和高级整合之间的关系。以下将对这几层关系做一些基本的探讨。

(二)情绪事件与内部情绪活动的关系

情绪事件与内部情绪活动的关系表面看很简单,只是一个刺激和反应的关系而已。复杂之处在于这些事件和不同情绪之间的对应性。一方面我们深知事件的不同导致了不同的情绪;另一方面我们又知道并非“一事件一情绪”,即看起来很不相同的事件,发生于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的、没有相同类属关系的事件,却能带来一样的或者说差不多的情绪。

很显然,不是事件的具体内容,而是事件的某些抽象属性之间的区分性引起了不同的情绪感受。那么到底哪些属性,又通过怎样的路径和过程产生了特定的情绪呢?De Rivera(1984)、Roseman(1984)、Weiner(1985)、Scherer(1988)等情绪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专家曾分别提出过不同的理论。他们对这些区分性属性的归类各有不同,或者说他们提出的划分维度各有不同,但又有很大的交叉。在这里,本研究主要引用归因理论的代表人物Weiner(1985)的理论进行一些说明。

归因理论把人对事物后果的归因特性归纳为三个深刻的维度:内外向,即内部归因还是外部归因,通俗地说就是把原因归咎于自己还是他人;可控性归因和不可控性归因,有些因素是可控的,有些因素是不可控的,如认为自己的运气不好而导致了某种损失就是一种不可控归因;稳定性归因和不稳定性归因,如认为自己从来就是个倒霉鬼,这种归因既是不可控的又是稳定的,反之如果仅仅认为这一次自己真倒霉,则是不稳定归因。

Weiner(1985)认为不同的情绪基本上对应于这三个维度的不同组合。比如,他解释到,罪恶感(guilt)和愤怒(anger)都是可控性因素造成的,但罪恶感的归因指向是内部的,即采用的是内部归因,而愤怒则是把原因归于他人。害羞(shame)则与罪恶感一样,都是内部归因,但害羞是由不可控归因引起的。其他情绪都可以用这三种归因维度的不同组合去解释,其适用性读者可以自行验证。图4-5是对图4-3模型中的事件与内部情绪关系按照Weiner的理论进行的扩展。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2.4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基于情绪情节的情绪界定
    1. 一 情绪过程中的复杂成分
    2. 二 语言学和其他学科的情绪界定情节化趋势
    3. 三 一个整合的情绪情节模型
      1. (一)模型概览
      2. (二)情绪事件与内部情绪活动的关系
      3. (三)情绪唤起
      4. (四)情绪唤起与认知的整合
      5. (五)行为倾向、躯体反应和后续加工
      6. (六)内部情绪活动和行为反应的关系
  • 第三节 从情绪情节模型到情绪心理空间
    1. 一 当事者和旁观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
    2. 二 旁观者“情绪—后果行为”心理空间
  • 第四节 “情绪—认知”机制与旁观者“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
    1. 一 “情绪—认知”机制
      1. (一)情绪的事后影响
      2. (二)“情绪—认知”机制概说
      3. (三)情绪影响各类认知活动
      4. (四)神经机制
      5. (五)认知机制
      6. (六)普遍性与经常性
    2. 二 旁观者“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
  • 第五节 情绪对比结构
    1. 一 情绪对比使独立事件间产生关联
    2. 二 情绪对比结构的基本型
      1. (一)递进型
      2. (二)反转型
      3. (三)波折型和重复型
    3. 三 基本情绪对比结构是固化的认知结构
      1. (一)作为一种特殊的固化认知结构
      2. (二)反映情绪对比结构的英汉习语
  • 第六节 小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