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六章 “情绪—认知色彩”整合的实验研究

关键词

作者

段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六章 “情绪—认知色彩”整合的实验研究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六章 “情绪—认知色彩”整合的实验研究

虽然MSCI得到了极大的应用和迅速的推广,但运用MSCI进行的研究往往因其过于依赖语言学家的内省而受到批评。研究者质疑这些内部整合过程到底是实际存在的呢,还是分析起来是那样的呢?是语言学家自己头脑内部的过程呢,还是实际语言使用者头脑中的过程呢?(Oakley & Kaufer,2008:151)缺乏可供实证检验的理论预测结果制约了理论的检验与发展。

本研究力图采用实验设计对情绪心理空间所包含的概念整合过程进行一定的揭示和验证。由于“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中的“情绪—认知”关系是相比于“事件认知—情绪”关系和“情绪—后果行为”关系更加抽象的、离普通的经验知识更远的关系,但“情绪—认知”现象在语言学中又是得到探讨最少的,加之前面对“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的概念整合过程分析最为详细,而“情绪—认知”机制不管在生活现象还是语言现象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因此,本章仍以语篇理解中产生的“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为例来开展实验研究。其实验揭示的原理和结论,也能推广到其他类型的情绪心理空间。

第一节 实验研究目的

本研究所采取的关键设计是,将相同的叙事描述与不同的情绪信息相结合,以考察情绪的不同是否导致对相同的叙事描述产生不同的理解结果,从而揭示“情绪—认知”机制的存在以及由此导致的情绪与认知的整合结果(的不同)。

概念整合发生于大脑内部,难以被直接观察,因此,只能通过整合结果的不同来间接体现整合过程的存在以及其中包含的认知机制。这虽然不是对整合过程的直接观察,但是是通过整合条件的操纵观察相应的整合结果,从而检测对“黑匣子”中所发生的过程的假定是否合理。

实验还同时检测了情绪信息与叙事信息出现的先后顺序对理解结果的影响。整合结果不受顺序的影响说明阅读中对情绪与叙事信息不是分别加工而是整体加工的,也从侧面说明理解的结果是两种信息的整合结果。

具体来说,本研究通过设计对主要包含一个情绪形容词而很少有其他成分的情绪分句与一个叙事描述分句的组合句的理解来考察“情绪—认知色彩”整合效应。通过仅仅改变情绪分句而保持叙事部分完全相同,考察对相同叙事内容的理解是否因情绪的不同而不同;通过互换情绪信息分句和叙事分句出现的先后顺序考察顺序效应的影响。在这些具体设计下本实验要检验的研究假设如下。

研究假设1:情绪分句不同,对完全相同的叙事描述的理解结果不同。

研究假设2:情绪分句与叙事分句出现的先后顺序不影响情绪形容词对叙事描述的理解效果。

第二节 研究设计

一 原始语料

根据钟杰和钱铭怡(2005)对汉语情绪形容词的归类,本研究选用了5个积极情绪形容词,即快乐、高兴、欢喜、兴奋和愉快,以及5个消极情绪形容词,即哀伤、心痛、悲哀、痛苦、忧伤,在北京大学现代汉语语料库(Center for Chinese Linguistics,简称CCL)中检索出若干初步语料。研究限定了在语料库中的小说这一门类进行检索,因为文学作品对情绪活动的描述更加深入生动。对检索到的语料进行逐一分析,对每一个情绪词,凡满足在相近的小句之间存在一个包含表达情绪的分句和一个叙事成分的分句即选定作为实验材料的原始语料。

比如:

暮色渐浓了,新月微微地升在空中。她只是细细地在脑中寻绎她童年的[快乐]。她耳边仿佛还缭绕着从前的歌声呢!

【文件名:\\当代\\报刊\\作家文摘\\1995\\1995B.TXT 文章标题:不幸的她 作者:张爱玲】

最后,研究选取了类似的10个原始语料作为实验材料的基础。

二 实验语料的生成

为了简化文本,使实验被试的语言加工不至于太过复杂,混淆实验结果,同时也为了不同实验处理之间的可比较性,实验语料中仅保留了一个包含所检索的情绪形容词的分句和一个叙事描述的分句,尽量剔除了其他成分。同时,尽量不采用本身情绪信息突出的叙事描述。下面分别是一个包含积极情绪词和一个包含消极情绪词从原始语料加工转变到实验语料的例子。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5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实验研究目的
  • 第二节 研究设计
    1. 一 原始语料
    2. 二 实验语料的生成
    3. 三 实验因子与实验处理
    4. 四 因变量测量
    5. 五 实验控制
  • 第三节 实验被试和过程
    1. 一 预实验
    2. 二 被试和过程
  • 第四节 实验结果
  • 第五节 结论和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