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村庄中的地利共同体

关键词

作者

耿羽 福建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村庄中的地利共同体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村庄中的地利共同体

第一节 后税费时代的基层政府与村庄关系

税费时代,乡镇和村集体因为有“三提五统”等共同财源利益,形成“乡村利益共同体”(贺雪峰,2007)。乡镇用各种形式支持村干部收取税费,并按比例回馈一定收益,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默许村干部使用不正当手段收取税费或是借收取税费之机谋取不正当利益,乡村之间正常的工作对接关系很多时候异化为合谋从村庄中过度提取利益。税费改革后,乡镇财政从上级政府转移支付,没有了共同利益,乡镇和村集体从“利益共同体”走向分离。周飞舟(2006)认为,基层政府的行为模式由税费时代的“要钱”和“要粮”变为“跑钱”和“借债”,基层政府转变为与农民联系松散的“悬浮型”政权。贺雪峰(2011)进一步细化了研究,描述了乡村治理的完整图景:乡镇政府正在退出农村、村两委无所作为、村民小组已经散掉、传统的血缘性认同单位衰落、“钉子户”越来越多、村民原子化。以上说明,后税费时代,基层政府离开村庄,村两委也在离开村民。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税费改革后,资金等各种资源的减少,乡镇一级和村一级行政机构的治理权力不断缩小;同时,上级政府采取“一刀切”的只看事件剧烈程度不看事件性质和来龙去脉的问责方式(耿羽,2012)。乡镇一级和村一级行政机构主观上愿意承担的治理责任也在不断缩小(杨华,2011),乡村政权以“不出事”的逻辑(贺雪峰、刘岳:2010)应对上级维稳考核,在村庄治理中消极应付,因为“怕出事”而不愿提供物质性(如水利)或非物质性(如调解纠纷和举办文化活动)的村庄公共服务,也就是“不做事”。少有村干部愿意且有能力压制“一事一议”中的不合作者或水利合作中的“搭便车者”。

以上是资源匮乏型村庄的治理图景,后税费时代还有相当数量的村庄正在快速集聚资源。税费时代,村庄不断向外输出资源,后税费时代,村庄不断增加资源。村庄增加资源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项目资源进入村庄,一种是村庄既有存量(如矿产、土地)资源增值(贺雪峰,2011),形成项目资源型村庄和既有资源增值型村庄。村庄资源增多,村庄分利秩序也在形成(贺雪峰,2013),基层政府和村干部重新结成“共同体”,但村民仍游离于村庄政治之外。在项目资源型村庄中,项目下乡很容易在实践中出现地方官员、村干部和有势力的村民共同截取政府项目资源的大头的现象。但由于项目资源是纯粹地输入而不从村民处提取,村民缺失项目供给的知情权,不会轻易打破已形成的分利秩序,村庄治理呈现低水平均衡。既有资源增值型村庄的状况更为复杂,特别是在土地资源的增值上。土地资源增值,往往与基层政府拓展开发范围有关,并非村庄自身努力所导致。一方面,村庄的农业用地和宅基地由于进入政府开发范围而增值;另一方面,政府也会征收相当数量的土地和房屋。土地开发型村庄既不属于完全的资源提取类型,也不是完全的资源输入类型。缴纳农业税费属于完全的资源提取,项目下乡属于完全的资源输入,而土地开发在提取村民实体性物质(土地和房屋)的同时,以数倍于农业用途和居家用途的金额对提取的土地和房屋进行补偿,从而实现了货币变现。

土地开发型村庄面临的难题是怎么在村干部治权和治责下降(也就是在“做不了事”和“不做事”)的大环境下,仍然要“做事”(配合地方政府在村庄中完成征地拆迁工作)。完成征地拆迁工作,最难办的是解决不配合工作的“钉子户”问题。解决“钉子户”问题的方法有以下几种:①强制手段;②通过私人关系劝说,这种柔性的工作方式显然降低了“出事”的概率,因此“搞关系”往往成为村干部完成征地拆迁工作的首选方式;③尽量减少利益接触。前两种方式一般用来对付“钉子户”,而第三种方式则根本不给“钉子户”冒出来的机会,减少利益接触,就不会有利益冲突,也就不会有“钉子户”。这是达成“不出事”效果最有效的工作方式。通过第三种方式,能在土地开发型村庄中实现低水平均衡的分利秩序。这种分利秩序,低度均衡且低度稳定,征地拆迁本该有各个主体大量的利益接触,通过这种方式却将利益接触的频次降下来。

总之,在消极的“不出事”的行政逻辑之下,无论是没有资源的村庄,还是有资源的村庄,村庄治理都有往低水平均衡方向发展的趋势:有潜在问题时装聋作哑得过且过,问题暴露出来时用各种手段“捂盖子”。资源匮乏型村庄,没有利益接触激发村庄政治运行,最容易实现低水平均衡;项目资源型村庄,项目利益并不从村民处提取,基层政府和村干部等也较容易实现“静悄悄”地截取利益;既有资源增值型村庄,有大量政府和村民之间、村干部和村民之间、村民和村民之间的利益触发点,很容易“出事”,但一些基层政府和村干部最终能找到尽量消除利益接触的办法,在他们看来,不触碰矛盾才是上策,随意动用暴力征迁是简单粗暴的下策。这就是后税费时代存在的三种低水平均衡村庄类型(见表5-1)。

表5-1 后税费时代低水平均衡村庄的类型

第二节 土地开发型村庄政治的弱化

村庄政治可以从以下三点进行理解:①村庄政治是村庄对内部资源的再分配。②土地政治是村庄政治的核心。③村庄政治从属于国家政治。所谓“从属”,并不是指国家力量强大、村庄力量弱小,村庄必须对国家服从。村庄是国家权力的“边陲地带”,在具体行为策略中,国家权力和村庄权力乃至村民权力常常发生强弱逆转。“从属”的意思是国家政治连带和引导村庄政治的发展和变化。自传统时代起,国家出于提取土地农业利益的需要,不断改进和尝试代理机制,也不断改造村庄的政治面貌,最终形成以“士绅—宗族”为主导的村庄政治样态。“士绅—宗族”让村庄政治实力的内外两方面都得到了提升,对外即向国家缴纳农业赋税,对内即提供水利、道路、纠纷解决、文化活动等公共物品。村庄政治能力提升,增加了国家政治能力,同时也对国家权力有更多的博弈能力。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6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后税费时代的基层政府与村庄关系
  • 第二节 土地开发型村庄政治的弱化
  • 第三节 地利共同体
  • 第四节 村庄政治主体
    1. 一 村干部
    2. 二 强势人物
    3. 三 普通村民
  • 第五节 小结与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