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绪论

关键词

作者

孟盛彬 云南民族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达斡尔人文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绪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绪论

一 文化的界定

界定文化的含义是个饶有兴趣的话题,古往今来,国内外众多学者都给出了自己的解答,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被大家完全接受的、公认的定义。对这一现象,如果换一个角度去解读,就不难得到答案,如同世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存在文化上的多样性,世界不同种族对文化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最后得出的结论自然会有差别。可以说文化是一个没有具体形状,看不见摸不着,而又无时无刻不在左右人们思想行动的意义结构;而与此同时,它又不是静止的,而是不断流动变化且具有无限生机和活力的抽象存在。如果勉强对它进行类比,应该与我国古代哲学意义上对“道”的理解相似。“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在此,“道”更多强调的是某种自然法则运行的体系,而“文化”却包含了更多的人为因素。二者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道”和“文化”都是很难概念化、具体化的实在。

按照张岱年、方克立主编的《中国文化概论》一书中的界定:凡是超越本能的、人类有意识地作用于自然界和社会的一切活动及其结果,都属于文化;或者说,“自然的人化”即是文化。这是在综合国内外研究成果之后得出的国内最具有代表性的关于文化的界说,下文中将以这个文化概念为基点,探讨达斡尔族萨满教习俗文化所蕴含的丰富内涵,力求真实、准确地反映达斡尔族生活的文化空间。

二 选题缘起及意义

民族是由文化来界定的人们共同体,民族又是文化的载体,民族与文化之间互为因果。各个民族在历史长河中都创造了独有的灿烂文化,这些特殊的文化表现正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重要特征,如果一个民族丧失了特有的文化,那么这个民族就会消失或融化在其他民族之中而不复存在。可见,文化是不能独立于民族之外存在、发展的。

达斡尔族是中国北方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在17世纪50年代以前,居住在黑龙江上中游的北岸,之后由于受到俄国向东扩张的压力,迁居嫩江流域,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同时兼营畜牧业、渔业和狩猎生产。达斡尔族的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主要信仰萨满教。达斡尔族人口较少,且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分布格局。根据2010年的统计,达斡尔族总人口为131992人,现散居于祖国各地,主要聚居区在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温克族自治旗,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和新疆塔城市。

笔者自幼生活在达斡尔族聚居地区,熟悉家乡的风土人情和一草一木。早在学习和了解民族学学科知识之前,便对达斡尔族历史与社会文化有所涉猎,积累了一些知识和研究经验。考入中央民族大学以后,根据专业需要和学科规范,系统学习了民族学的理论与方法,通过学习开阔了视野,拓展了思维空间,对达斡尔族社会现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在学习过程中,发现对达斡尔族的研究大多是以语言学、历史学、文学为切入点,很少从民族学的视角来研究达斡尔族萨满教习俗文化,由此笔者选择“达斡尔族萨满教习俗文化”作为研究方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6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文化的界定
  • 二 选题缘起及意义
  • 三 主要研究方法
  • 四 相关研究动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