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萨满其人

关键词

作者

孟盛彬 云南民族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达斡尔人文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萨满其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萨满其人

第一节 “雅德根”词义解析

正确解读“萨满”含义,对了解萨满教的起源、功能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国内外的研究者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萨满教研究》一书的作者认为“萨满”意为“激动、不安和疯狂的人”;赵展教授在《满族文化与宗教研究》一书中则把“萨满”一词解释为“巫师”。近来的研究成果显示,“萨满”可能是由满-通古斯语族中表示“知道”“知晓”的词根演变而来的词汇,具有“无所不知的智者”的含义。

追溯萨满的历史,就要到它最早的发源地去寻找。“如果把某种文化现象的起源、成为该现象专用名词的某民族语言作为前提来看的话,埃文基人当之无愧是西伯利亚萨满的‘始祖’。在他们中间有特殊的萨满氏族——萨玛基尔。”其中的“萨玛”就是“萨满”。在古老的通古斯氏族名称之后,都带有词尾基尔,所以很容易识别出来。“萨满”一词最早见于文献记载是在我国南宋时期,《金史宫词》卷十八引徐梦莘所著《三朝北盟会编》一书中写道:“兀室(乌舍)奸猾而有才,自制女真法律、文字,成其一国。国人号为珊蛮。珊蛮者,女真语巫妪也,以其通变若神。粘罕以下皆莫之能及。”其中的“珊蛮”就是“萨满”同音的汉字异写,来自女真语,意为年长的女巫。

萨满教最早是指西伯利亚地区土著民族的宗教信仰,后来被推而广之,产生巨大的影响,成为世界各民族原始信仰的通用词语。这是由俄国学者率先提出的,并被国际学术界所接受。17世纪下半叶,在艾瓦库牟大主教一行人的西伯利亚旅行中,指挥官十分渴望知道此次远征的运气,便请附近的通古斯萨满预测。艾瓦库牟大主教却将萨满视为对手,通过祈祷阻碍萨满的预测,与其展开竞争。结果萨满预测天气失准,大主教获得了胜利。在大主教所写的报道中,首次提到萨满,并指出了萨满的宗教作用。从此,在游记、俄国文献和传教士的活动中,“萨满”用以指称发现于西伯利亚地区的宗教职能者。西方了解这一名称则是一个世纪以后的事了,主要得益于一些旅行家的游记。

“萨满”一词最早是由到西伯利亚的旅行探险者引入学术界的。17世纪后半叶,俄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旅行家、探险家、民族学家纷至西伯利亚旅行和考察,发现当地通古斯人的宗教信仰萨满教及其宗教巫师萨满迥别于西方的宗教体系,难以用已有的宗教术语来表述他们的宗教形态,只好因袭其传统,仍称其宗教巫师为“萨满”,并依此称其宗教信仰为“萨满教”。在此后300多年的时间里,旅行家、探险家、民族学家和宗教学家们先后在北美、南美、北欧、北极、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等地发现了在类型与功能上与通古斯萨满教相似的宗教现象,遂将这一带有普遍性的宗教现象统称为“萨满教”,“萨满”也由原来通古斯人的民俗用语上升为学术用语。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萨满”一词所具有的双重含义始终并行不悖:在通古斯语族社会,人们使用它仍仅指本民族的宗教巫师;在学术界,“萨满”一词则成为意义广泛的学术用语。

中国北方阿尔泰语系诸多民族历史上都曾信仰萨满教,他们都用自己的专有名称来称呼自己的巫师。西伯利亚有的种族把自己的萨满称作“喀木”。“喀木”“坎”“干”等都是同一含义称谓的不同发音,与蒙古语用来代表首领的“汗”意义相同。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的萨满称为“巴克西”,意指“有学识的人”;蒙古人称男萨满为“孛额”,女萨满为“亦都罕”或“乌得干”。“乌得干”这个词产生于蒙古母权制时代,它比“孛额”的产生要早,在汉语里“卜”具有算卦的意思,这个词产生得很早,大概在公元前11~前8世纪。因此蒙古语的“孛额”有可能是由这个词的语音派生出来的音调。

达斡尔人的萨满不管男、女都称为“雅德根”。达斡尔语的“雅德根”与蒙古族的“亦都罕”或“乌得干”是有共同来源的词,是没有产生蒙古族男巫专有称谓“孛额”之前就有的巫师名称。从男、女社会分工的角度,笔者认为是先有女萨满的称谓,然后才出现了男、女有别的不同称谓。

对“雅德根”一词的含义,在此前的研究中还未见探讨,结合已有的研究成果,从语言学的角度,对“雅德根”一词具体语义进行分析。达斡尔语中有两个具有不同含义的词合并为一词的现象,结合两个词汇的含义,再造出一个新词。例如:达斡尔语中的“伯父”(hikaqaa)这个词是由表示“大”的(hig)和表示“兄长”的(aka),还有表示“父亲”的(aqaa)合并而来,经过重新组合的新词在连读、快读过程中,会发生轻音脱落、弱化的现象。最终演变成现代表示“伯父”(hikaqaa)的固定词。类此,还有指代山神的词语“白纳查”,就是由代表“富裕”(baiyin)和表示“父亲”含义的(aqaa)结合而来,在进行组合的过程中,也发生了辅音的增减、语音弱化和脱落的现象,经过合成,该词具有了新的含义,其意为“山林万物之主”。这种由单纯词粘合派生新词的词例,是达斡尔语构词的重要方法之一。“雅德根”(yadegen)称谓的汉字写法有多种变体形式,在齐齐哈尔方言中汉字写作“雅达干”“亦都罕”等。因此笔者认为词尾后缀的“gen”是由表示部落首领的“汗”音变而来,表示酋长或部落首领。在达斡尔语中,掌管冥界的首领被称为“伊热木汗”,就有后缀代表首领的“汗”音。除了上述(gen)的后缀外,“雅德根”一词前面部分的雅德(yade)是由表示预兆的“雅若”(yor)和表示知道、知晓之义的词“莫德”(mde)结合而来。两个单纯词结合为新的合成词时,有时出现轻音的弱化、脱落,在达斡尔语中有很多此类由单纯词组合派生的新词,“雅德根”就是由预兆、知晓、首领三个词合并而成的新词,所以,它的含义应为“预言者”或“占卜者”更合适。从萨满社会职能角度来考察,把他们理解为氏族部落的先知、智者也比较符合萨满在社会生活中担当的角色。古代的萨满是部落中的重要人物,一般大规模的行动都要事先征求萨满的意见,不经过他的允许部众不敢轻举妄动。《辽史拾遗》卷十三记载,行军不择日,用艾或马粪,于白羊琵琶骨下灸之,灸破便出行,灸不破便不出。对中世纪突厥人的生活方式做过研究的欧洲观察家们曾经指出:“在当时的社会中,拥有远见天赋的人具有特殊地位。……(突厥人)委任那些他们认为能够预言未来的人担任自己的祭司。在古突厥社会中,萨满的基本职能之一正是预言和占卜。”这说明,古代的预言家在社会生活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被认为是神灵相助的人。

所谓占卜,据《辞源》解释,就是“视兆以知吉凶”,所谓“兆”,就是人们借以判断吉凶的各种现象。人类由于不可思议的现象而引起惊畏的感情和谬误的推理,便产生了对预兆的信仰,并进而使用某种工具进行占卜,以期发现过去、未来或现在的神秘,借以安慰个人的或团体的不安心灵。利用自然物占卜的方法,即为预兆。预兆的特质,是应用象征原理解释意外的偶发现象以推测其结果。而所谓偶发现象通常是指动物的怪异举动、不合时令的植物花果以及地理的变异等。

古代人类的生产力水平和认识能力都非常低下,生活在山林中的狩猎部落,居无定所,常年游弋于崇山峻岭之间,狩猎民族生存所需的食物来源主要是山林中各种动物和野菜、野果。森林狩猎活动不确定因素很多,与农业生产的按照全年节气有规律的耕作、目标明确相比,狩猎活动带有更多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有时会获得丰收,有时一无所获,付出与收获之间不成正比,加之生活条件简陋,肉类食品不耐贮藏,不像粮食那样可以存放很久而不变质,因此,食物上的供给时常发生短缺。饮食起居的不稳定也影响到人们的精神活动。在众多的困惑面前,人们信仰神灵,更愿意相信命中注定,将所有的这一切都归之于神灵的赏罚,并希望借助神灵的力量摆脱困境,是非常自然的心理需求。

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人们,只好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神的指示上。作为神灵的代言人,萨满被部落族众视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智慧化身,地位极高,备受尊崇。狩猎中可能遇上的好坏运气,出猎的方向、季节、地点都要请萨满来进行占卜,根据预测的结果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对各种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生活中遇到困难与麻烦,同外部族的竞争中是选择战争还是和平解决冲突,所有这些问题都要求神问卜之后才能得到满意的解答,占卜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古人很早就认识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现代学者经过研究认为:“社会预测作为人类才具有的一种超前思维形式,在历史上大致先后经历了神灵性预测和经验性预测、哲理性预测、实证性预测四阶段。其发展经历了一个由愚昧逐步趋于科学的过程。”古代萨满所进行的占卜大致属于神灵性预测、经验性预测的范畴。神灵性预测主要是指人类建立在宗教迷信基础上的占卜预测。经验性预测是指人类通过对社会现象的长期观察,在多次重复出现的事物中获得一些经验性的知识,并据此对社会现象进行的预测形式。经验性预测来源于自发的原始直观预测,是在占卜预测发展的同时发展着的一种唯物的预测方式。这两种预测现在看来都缺少科学依据,是早期人类社会带着原始直观预测痕迹的感性预测,缺少认识论上的理性基础。

第二节 萨满的生与死

一 产生萨满的过程

本书所指涉萨满的生,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指萨满作为人的出生;二是指社会中的普通人,经过各种磨难,最后领神而转变为萨满的过程。按照李亦园先生的归类,产生神媒或乩童的方法,可以分别为先天的、文化的和社会的三种。上述归纳总结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是李亦园先生从事多年民间信仰研究的心得体会。下面从这三个方面来谈萨满的产生过程。

在传统萨满教信仰观念中,那些青少年时期患神经疾病者被视为当萨满的征兆。尼斡拉兹在《西伯利亚各民族之萨满教》中写道:“可取得萨满之资格概在自儿童青年之过渡期中,因此时期乃身体发育精神昂奋之时也。此种资格之征兆,即为灵的现象,如频频晕眩,失神,有预言未来之能力等等。神经特别失常之儿童,往往惹邻人注意,而信未来之萨满当系此儿。”

苏联学者经过深入的实地考察,参与观察当地萨满的成长过程,认为西伯利亚对于萨满教来说有非常适宜的条件。严酷的自然和完全服从于其难以抗争的小集团人群的生活,人们的心理日常感觉容易产生某种紊乱。这种紊乱导致萨满的忘我状态,从孩提时就有发生。1926年,图鲁河畔的雅诺夫斯坦村寄宿制学校贴出一张通知:“就读中的萨满不准演示技艺。”著名民族学者格·讷·普罗科费耶夫在这个学校任教时有过亲身经历,“学校里的孩子们中有一个在发抖,孩子们全都大声喊叫。这是‘萨满发作’的结果”。从以上现象可以看出,萨满的产生是特定的自然环境和生活方式造就的,为某些人先天就拥有的特殊精神气质。

我国北方森林地区从事游猎生活的鄂伦春人,认为有下面几个特征的人未来可当萨满:第一,在婴儿降生时,胎胞不破,需要用刀取出者。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把胎胞整个剥下来,用它制作一个萨满用的鼓放在野外,小孩才能养活,否则寿命不会很长。第二,患重病后长期不愈,请萨满跳神看出患者要成为萨满,因为神在他的眼和耳处都打上了标记。第三,突然患癫痫病,咬牙切齿,乱跳乱舞,也是要当萨满的征兆。在这三种情况下,请跳神请愿,许下当萨满,所患的病很快就会痊愈。

达斡尔人也认为,萨满是超乎寻常的人,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当萨满,萨满的有些特质是常人不具备的,要成为萨满还要承受从精神到身体的各种折磨。“当雅德根是以久病不愈为其征兆,尤其神经错乱者,被认为他已被上一代雅德根的神灵选中,非许愿当雅德根不能康复。此类患者请雅德根看病,被认定为要当雅德根,请一个资格较老的雅德根为师,选择春季或冬季农闲季节的夜晚跳神,学习掌握当雅德根的基本要领。这种跳神训练至少进行一个冬季,有的甚至持续两三年,以跳的神智不清为标志,所领的神的‘温果尔’附体,才正式被承认为雅德根。”经过领神仪式的萨满称为“嘎日僧·雅德根”,即已出徒的萨满,否则称为“布图·雅德根”,即封闭的雅德根。下面是萨满对自己被选当萨满理由陈述的祷词片段:

由于我骨头洁白;

你就选定了我;

由于我血液纯洁,

你就附在我身上;

从我出生之时起,

你就占据了我;

从我睡摇篮之时起,

你就带领着我;

要我继承“雅德根”的职责,

走上“安德”的道路。

由于不能回绝挣脱,

为了族众的安宁,

我承受了你的选择,

当了“莫昆”的“雅德根”。

从祷词中可以看出被选萨满的无奈之情。过去人们都不太情愿当萨满,因为萨满是把身心献给神灵的人,死后要进行风葬,不能进莫昆公墓内安葬。民间传说,在很早以前,敖拉哈拉莫昆某人有一个女儿,小的时候许给杜尔塔莫昆某男为妻。这女孩从小闹病,16岁时萨满看了说她要出萨满,祈祷之后病好了。但父亲不同意她当萨满,她便乘父亲去甘珠尔庙拉脚不在家之机会,请一萨满为师,请神附体学萨满。不久父亲回来,一气之下将神线割断,女儿也随之死去。三日后老父也死去,接着,杜尔塔莫昆的人大量死亡,人们无奈,便供该女孩为霍卓尔·巴日肯。这是阻止子女当萨满的一例。不愿意子女成为萨满的深层原因还在于,萨满给氏族的人跳神看病,没有固定的报酬,祭祀用的牛、马、羊等供品都是大家共同分享,被治愈后的病人家庭只会以微薄礼品表达酬谢之意,氏族萨满并不能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来牟取更多的利益。相反,莫昆中凡遇大事小情都要祈请萨满,无分昼夜,按照族规萨满不能推辞,因此,出萨满的家庭深受其扰,家中老人更是苦不堪言,所以家长一般都不支持家中子女担当萨满。此外,达斡尔人表现出的自尊心强、好面子的性格特征也是重要的原因。达斡尔俗话说:“叫人羞死,不如打死。”家长害怕子女出去替人求神治病,出了差错,遭人背后议论。

通过观察可以发现,萨满的有些特性是后天所习,有些特性则是由继承而来。有些人的这些特性是借用别人的,模仿别人而来,而有些人却是真正拥有这些特性。狩猎民族长年过着居无定所的游猎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经常会遇到各种猛兽和诡异的自然现象,尤其是在黑夜里会听到各种奇异的声音,往往使作为个体的人在心理上承受巨大的压力。在狩猎活动中也经常会遇到各种突发事件,猎人行猎过程中会格外小心,经常处于胆战心惊的状态,从烦琐严格的狩猎禁忌中也可窥见猎人对狩猎活动的心有余悸。经年累月的惊恐生活易使人们变得神经紧张、躁动不安,精神状态变得极其不稳定,经历千万年的漫长岁月,一代一代的沉淀积累,这些特质已经渗入血液生命中,使其中的一些人具备了特殊的萨满精神特质,从而把萨满跟普通人区别开来。

凡人只是偶尔能体验到这种与神灵相接的迷幻状态,而极个别的人这种特质会特别明显,属于经常性发作、精神异常的人。具有这种资质的人经过老萨满的引导和培训,进行各种身体和心理方面的调理,逐渐让他的病发症状变得有规律,成为一种习惯性的条件反射。譬如听到鼓声、某种器物或萨满音乐,就会刺激其中枢神经,使他很快就能进入失控的神灵附体状态。经验丰富的萨满在神灵附体之前会有某种预感,有的会感觉到身体发凉、手脚变硬;有的感觉整个身体飘浮起来,感觉到腾云驾雾般的快感。萨满师傅的职责就是引导新萨满学会如何控制发作以及进行自我心理暗示的技巧,在宗教活动中如何使用各种致幻剂,如酒精饮料、吸嗅烟草香火或类似的麻醉品,特别是音乐等有助于达到精神亢奋、狂迷忘我状态的辅助工具。同时,还要传授演唱萨满神调、萨满舞蹈等表演技术以及相应的医疗知识,使新萨满了解一定的宗教仪式程序和治疗病人的技术,最终完成由普通人向神职人员的蜕变,承担起氏族和族众赋予的历史使命。萨满也不是在所有的宗教活动中都能进入忘我的神灵附体状态,很多场合中只是在做萨满表演。

下面是一个特例,内蒙古莫力达瓦旗乌兰牧骑编排了一个大型的舞台节目《太阳神》,其造型题材取自萨满跳神时的音乐和动作。有一次,演员们进行表演时,开始敲击手中的萨满鼓,随着富有节奏的鼓声,演员们翩翩起舞,当鼓声变得激越,表演进入高潮时,有一位演员出现异常的症状,进入神灵附体的迷狂状态,最后昏倒在台上,自此以后该演员不再登台表演节目。这件事情在莫力达瓦旗广为流传,当地人解释这是因为“霍卓尔惕”,即是有祖根的意思,是祖上的神灵找到了他,附体上身,才会进入昏迷的状态。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7.6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雅德根”词义解析
  • 第二节 萨满的生与死
    1. 一 产生萨满的过程
    2. 二 关于萨满的死亡
  • 第三节 萨满的宗教活动和使用的器具
    1. 一 萨满的主要宗教活动
    2. 二 萨满使用的服具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