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区域地理基础

关键词

作者

贾长宝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区域地理基础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区域地理基础

第一节 鲁西南地区的地质与地貌基础

“大野泽-梁山泊”作为历史时期鲁西南地区的巨大湖泊,影响的地区很少超越以下地理范围:北纬34°26.6′~36°11.2′,东经114°47.5′~116°56.6′。按今天的行政区划来看,即向北达到阳谷、大名一带,不超过聊城市;向南达到曹县、单县一带,不超过微山湖南岸;向西达到山东省省界;向东不超过南四湖的东岸。下面以此四至为研究区域,对鲁西南的地质构造、地貌、水文等自然地理情况进行概述。

地质构造是自然环境的基础,控制着地理环境中的地貌、水文、土壤、植被等要素的形成与发育。山东省作为我国地质调查进行较早的地区之一,各个大地构造学派均对该省地质构造有过研究,并有一些专著发表。其中,持传统“槽台说”观点的人认为,山东属于华北地台的范围,有两个次级构造单元,昌邑-大店断裂以西为鲁西台背斜,以东为“胶辽地盾”的一部分。陈国达等持“地洼说”观点的人认为,山东地区中生代以来所表现的剧烈构造活动,显示它不属于地台,而是典型的地洼,具体包括鲁西地洼与鲁东地穹。张文佑等持“断块说”观点的人则认为,山东是典型的断块区,地壳的活动对鲁西和鲁东地块内的断裂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为各大构造学派公认的是,整个山东地质构造的相同点是断块构造发育,多断裂,少褶皱;这种特征不仅表现在山地丘陵的地表,在鲁西大平原的下部同样如此。山东的大地构造为华北断块的一部分。根据内部断块特征,山东又分为三个一级构造单元,即鲁西、鲁东与鲁北三个断块区。其中鲁西断块又分为“鲁西隆起”与“鲁西南断陷”。本研究的区域范围基本与“鲁西南断陷区”重合,西到聊考断裂带,东和北以峄山断裂带和汶泗断裂带为界,沉降幅度不大,基岩埋藏不深,区内分为五个三级单元,每个单元同样以突起和凹陷形成一个统一体(见图1-1)。断块构造控制地貌的轮廓,也决定了未来的地形、地下水、气候与径流流向等问题;鲁西南断陷区表现得尤为明显,控制了一系列中生代和新生代断陷盆地,对于后来黄河的流向与冲积平原的发育、大野泽的出现和移动等都有重大影响。

在地质时期,华北平原是一个海湾,山东丘陵是海湾中的岛屿。黄河、海河和淮河等河流的冲积扇慢慢连成一片,从而形成了现在的华北大平原,其中以黄河冲积扇的规模最大。鲁西南地区的地貌以黄河冲积平原为主(见表1-1),黄河冲积平原分布于东平湖-南四湖以西的广大地区,又称黄泛平原。第四纪中更新世晚期,黄河下游开始进入冀、鲁、豫、皖、苏境内,南北摆荡冲积、填淤,在断陷构造基础上形成了面积广大的黄泛平原,其组成物质以粉砂为主。由于黄河多次改道、决口泛滥,平原上岗、坡、洼地分布复杂。其中与本研究关系密切的微地貌类型有两种:

图1-1 “大野泽-梁山泊”所处地区断块构造示意

表1-1 鲁西南地貌类型特征

(1)“河间浅平洼地”,即平原上各黄河故道高地之间地势相对低平的洼地,散布或成群出现,为平原区的主要负地形。“河间浅平洼地”多呈封闭的多边形或椭圆形,有明显的蝶形洼底,与其边缘地面相对高差约1.5~2米,由黄河泛滥时期的漫流或者静水沉积而成,组成物质主要为粘土质粉砂或粉砂质粘土,土质粘重,易涝易干。

(2)“缓平坡地”,即河滩高地与河间洼地之间逐渐过渡的漫坡地,由黄河洪水溢出天然堤后漫流堆积而成。地势向河间洼地缓倾,坡度在1/7000到1/3000之间,形态多样,是黄泛平原上分布最普遍、面积最大的地貌类型。

第二节 信史时代之前大野泽的形成与地理概况

古大野泽的形成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地质时代,在地质基础上,则与曹县断裂和巨野断裂的活动密切相关。大野泽所在的今菏泽市一带,其大地构造位置属于中朝陆台山东台背斜的西南边缘凹陷地带,处于“鲁西断块”华北新断块区(I级)鲁西隆起(Ⅱ级)地区。该地区的地质构造形态为第四系与上第三系基本呈水平状态覆盖。在距今约24.5亿年前的太古代,该地区便有原始物质堆积,经过泰山、五台山和吕梁山等一系列剧烈地壳运动,形成一套深度变质的岩系,并褶皱隆起成山,长期遭受剥蚀。约在5.7亿年前的蓬莱运动之后,地壳相对稳定。在加里东旋回早期,又下沉接受海浸,沉积了以石灰岩为主的寒武、奥陶系。至3亿年前的中石炭世,海西旋回发生,地壳再次平稳下沉,在奥陶系的古风化面上接受新的沉积,形成假整合。在此后的4000万年中,又频繁地、小幅度地震荡升降,海陆多次变迁,植被茂密,沉积了含有多个煤层的石炭-二迭系海陆交互地层。在距今约1.3亿年至2亿年前的海西旋回运动中,巨野地壳由于垂直升降的差异出现断裂,完全进入剥蚀状态。到燕山构造旋回和侏罗纪晚世以后,地壳垂直运动强烈,再次出现大规模断裂,在今巨野县境南部、曹县、金乡以及滕县等地形成了一个狭长的断层盆地。一条从曹县经成武至营里、章缝到巨野县城的大断裂,将巨野县一分为二,西属菏泽、郓城地垒,东属成武、巨野地堑。这种构造形态不仅控制了基底轮廓,决定了新生代地层的形成和近代地貌形态的发育,造成全县属剥蚀堆积类型,同时也是河湖沉积、堆积的成因。根据电测和实际钻孔资料分析,巨野县境内埋深110米以下,大部分为淋沥性泥灰岩,其上部为冲积层。

菏泽地区近代地层的形成比较特殊。在中生代的早期,巨野可能是一个“海穴”(hole),此海穴与曹县至金乡、滕县等地的巨大断裂有关,经过地质构造运动,“海”渐渐东移,形成一个内陆咸水湖。该湖东至县境山根,西至龙固,南至营里,北至郓城、梁山等地,湖底深度低于现废黄河口基面400~900米左右(见图1-2)。由于历代地质构造运动,东部古生代岩石崩塌,剥蚀向西湖底推进填补,形成东部底高的淋沥性石灰岩,而西南部的伏牛山和西部的太行山剥蚀,在流水作用下形成的冲击物,逐渐沉积填补了湖底。

图1-2 中生代时期巨野“海穴”的边界示意

大量勘探资料证实,距今7500年至3000年的中全新世是山东地区的“最佳气候期”或“高温期”,在鲁西及鲁北平原有灰黑色湖沼沉积广泛分布。考古发现,山东兖州、大汶口一带,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有扬子鳄遗骸,其文化层的C年龄为5950±125年。这皆可证明当时是山东湖沼的兴盛时期。

2004年,河南省地矿局地质调查队与山东泰安市环保监测站的研究人员合作,在巨野县城东南钻孔进行剖面研究,获得了有助于理解古大野泽形成时间的关键信息。勘探人员将地面以下分成7层,其中,第5层为自地下5.4米处开始出现、厚达2.7米的一层灰绿色-灰黑色亚粘土,含有机质,属于典型的湖相沉积,其底部轻亚粘土薄层为滨湖相产物。根据湖相层埋藏厚度及地层厚度,研究者判断该湖湘层为大野泽发育期间的沉积。其上第1层至第4层为轻亚粘土、亚粘土和粘土,属于典型的河流相沉积。其下的第6层为浅黄绿色或白色亚粘土,颗粒下粗上细,地层含有姜结石,属于河流相向滨湖相过渡地层。第7层黄褐色亚粘土为河流相沉积,为史前黄河及其支津冲积形成。这7层剖面清楚地反映出巨野地区由史前黄河冲积演化为大野泽湖相沉积,又演化为黄河冲积的变迁过程。其中,第5层底部所处的时代,即公元前2000年至前1000年,属于古大野泽湖沼泽状态形成、发育的起始时期。同时,根据前些年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调查资料和对勘探出土化石文物的分析推断,约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今菏泽市的牡丹区、成武县以及巨野县一带的地面高程为今废黄河口以下20~40米,已形成巨大的浅水湖积沼泽地区。

结合前面三组地下勘探和考古研究的结果,可以对进入历史时期以前的大野泽地区的地貌,以及上古时期大野泽的形成过程有个大致的了解。自进入中全新世气候温湿期以来,黄河流域降水充沛,鲁西南地区地表径流来水量增加,流程缩短,地表水排泄不畅,于是在上古黄河的扇形洼地、背河洼地、废弃的古河床以及山东丘陵西部和平原交接处的凹陷地带,沥水停积,潴而为泽。公元前2000年左右,大野泽仍处于湖泊与沼泽地貌交错的状况,这一带的大小湖泊和沼泽,水域彼此连成一体,呈现滩地、沙洲和水体相互交杂的湖沼景观。到了公元前1000年左右,沼泽景观退却,湖泊开始发育,经过滞水过深、泥沙淤淀和水草繁茂等反复变化,最后形成富含田螺、莲子等湖相水生动植物残骸的黑色淤泥、淤泥质粉砂及灰绿色砂质粘土,即后世钻孔所看到的湖积层。由于湖沼周边水源、猎物资源都很丰富,人类可以在附近从事农业、渔猎和采集等经济活动。需要强调的是,进入历史时期之后,大野泽纯天然演变的过程即宣告终结,其与人类之间建立了复杂的人地关系:湖泊为人类提供生存的资源,作为黄河的滞洪区,黄河泛滥必定会影响在湖泊附近定居、建立起城邑的人类的正常活动;而人类的筑堤、屯垦、水利、漕运甚至围湖造田等行为,也对大野泽的演变产生了关键影响。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6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鲁西南地区的地质与地貌基础
  • 第二节 信史时代之前大野泽的形成与地理概况
  • 第三节 先秦时期的大野泽
    1. 一 传世文献对先秦时期大野泽的记载
    2. 二 从西周的聚落城邑分布情况看公元前10世纪左右大野泽的地望与四至
    3. 三 新石器时代到商代:从鲁西南“堆”遗址分布看大野泽的地望与四至
    4. 四 从《水经注》看先秦时期古济水与荥泽、大野泽的关系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