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1168年后“大野泽-梁山泊”的消亡

关键词

作者

贾长宝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1168年后“大野泽-梁山泊”的消亡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1168年后“大野泽-梁山泊”的消亡

第一节 1168年、1180年与1194年:“大野泽-梁山泊”消亡过程的关键节点

“大野泽-梁山泊”的消亡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历史与自然过程。传统史家对该过程的表述都比较模糊,以胡渭《禹贡锥指》为例:

自是之后,五代晋开运初,宋咸平三年、天禧三年、熙宁十年,金明昌五年,河皆决入钜野,溢于淮、泗,或由北清河入海。自汉以来,冲决填淤凡四五度,高下易形,久已非禹迹之旧。逮元至正四年,河又决入此地,巨野、嘉祥、汶上、任城等县皆罹水患。及河南徙,泽遂涸为平陆,而畔岸不可复识矣。

这段话的信息量比较大。在最后一句话中,胡渭将“及河南徙”四个字放在“泽遂涸为平陆”前面,来一次性回答“大野泽-梁山泊”的消亡原因和具体时间。前三句话是对湖泊消亡史的回顾,其中最关键的一句为“自汉以来,冲决填淤凡四五度,高下易形”。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胡渭认为大野泽是在受到四五次“冲决”之后逐渐填淤,湖盆表面的状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似乎在说,胡渭认为黄河泛滥带来的泥沙是大野泽淤平的主要原因。同时,“元至正四年(1344)”的那次河决被放在了“及河南徙”的前面,表明胡渭认为至少在元末,“大野泽-梁山泊”还是存在的。

顾颉刚在对《禹贡》进行释读时,也针对大野泽的淤平发表过见解:

自从汉武帝元光三年,河决濮阳瓠子注巨野,下迄五代,晋开运、宋咸平、天禧、熙宁、金明昌、元至正,决入者凡六次,大野泽遂涸为平地,今已不能见其遗迹了。

与胡渭相比,顾氏的说法更加简单:在被黄河决灌了六次之后,大野泽“遂涸为平地”。在他看来,泥沙的淤积是大野泽消亡的主要原因。他根本未提到黄河南徙导致大野泽失去水源一事,而且他也认为元至正年间大野泽仍然存在。

其实,胡、顾二人的说法都存在一些问题。胡渭提到的“及河南徙”,在《金史·河渠志》中有详细的记载:

世宗大定八年六月,河决李固渡,水溃曹州城,分流于单州之境。九年正月,朝廷遣都水监梁肃往视之。河南统军使宗室宗叙言:“大河所以决溢者,以河道积淤,不能受水故也。今曹、单虽被其患,而两州本以水利为生,所害农田无几。今欲河复故道,不惟大费工役,又卒难成功。纵能塞之,他日霖潦,亦将溃决,则山东河患又非曹、单比也。又沿河数州之地,骤兴大役,人心动摇,恐宋人乘间构为边患。”而肃亦言:“新河水六分,旧河水四分,今若塞新河,则二水复合为一。如遇涨溢,南决则害于南京,北决则山东、河北皆被其害。不若李固南筑堤以防决溢为便。”尚书省以闻,上从之。

图5-1 金明昌年间黄河决口故道位置与1168年前的梁山泊边界示意

金大定八年(南宋乾道四年,1168),黄河在今河南滑县境内的李固渡决口,之后分成了两支。其中流量较大的一支沿着单州南行,夺淮入海(即“新河水六分,旧河水四分”)。以河南统军使完颜宗叙和都水监梁肃为代表的一些金朝官员认为不应堵塞岔流,并提出以下三条意见:

第一,黄河此次决溢的根本原因是下游河道常年淤积,不能容水,非一朝一夕之故。换言之,河决是由长期积累导致的,而且该趋势难以通过人为的手段加以扭转(暗合上文岑仲勉提到的“彼时下游河道已不是黄河所能安居”)。

第二,黄河岔流决灌的曹、单等地,因常年处于黄泛区,本身就是“靠水吃水”,可用于稳定耕种的土地面积不多,所以危害不太大。此次黄河南行入海,实际上降低了山东、河北等地区发生水患的概率。

第三,如果此时为了治河征发大量人丁,造成民心动乱,会给南宋提供可乘之机,影响“边疆”安全。

金世宗完颜雍对这些观点予以认可,最终同意仅仅在“李固南筑堤以防决溢”,任由梁肃所称的“新河水”(即新生出的岔流)东南夺淮入海,“旧河水”(即原黄河故道)横贯鲁西南,过梁山泊后又在徐州与新河水合二为一。这样一来,夺淮入海的新河水反而成了黄河的主流,而旧河水成了黄河的岔流。自此起,梁山泊的径流水源仅仅由“旧河水”提供,由于其流量只有原先主流的四成左右,所以入湖的水量也大大减少。梁山泊开始进入萎缩、消亡的阶段。

但是,由于黄河故道淤积严重,使得在其上奔流的“旧河水”依然频繁造成河决。在大定八年(1168)李固渡河决之后的数年时间里,黄河故道连续不断地决溃。《金史·河渠志》载:

(大定)十一年,河决王村,南京孟、卫州界多被其害。十二年正月,尚书省奏:“检视官言,水东南行,其势甚大。可自河阴广武山循河而东,至原武、阳武、东明等县,孟、卫等州增筑堤岸……”……十三年三月,以尚书省请修孟津、荥泽、崇福埽堤以备水患,上乃命雄武以下八埽并以类从事。十七年秋七月,大雨,河决白沟。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4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1168年、1180年与1194年:“大野泽-梁山泊”消亡过程的关键节点
  • 第二节 元、明两代仍出现的“梁山泊”之称谓及其辨正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