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改革开放以来的农村扶贫开发实践

作者

王卫斌 男,江西省瑞金市文学院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社会热点问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1]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2009。
  • [2]左丘明:《左传》,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 [3]邓小平:《在听取中共吉林省委常委汇报工作时的谈话》,《邓小平文选》第2册,人民出版社,1994。
  • [4]陈云:《在中央工作会议东北组的发言》,《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
  • [5]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邓小平文选》第3册,人民出版社,1993。
  • [6]江泽民:《在党的十四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十四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人民出版社,1996。
  • [7]李昌平:《我向总理说实话》,陕西人民出版社,2009。
  • [8]杜润生:《我们欠农民太多》,载李昌平《我向总理说实话》,陕西人民出版社,2009。
  • [9]江泽民:《党的十六大报告》,《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 [10]胡锦涛:《在西柏坡学习考察时的讲话》,《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 [11]胡锦涛:《党的十八大报告》,《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
  • [12]习近平:《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
  • [13]习近平:《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

改革开放以来的农村扶贫开发实践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改革开放以来的农村扶贫开发实践

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主要人口集中在农村,经济基础来自农业。农村地区远离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农业生产深受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制约,再加上人均耕地不足、自然灾害频发的国情,决定了中国农民天然的弱势地位。他们干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贫困却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正所谓“耕也,馁在其中矣”。尽管历代统治者或多或少都会采取一些扶贫济困、救荒活民的政策措施,民间社会也一直传承着同病相怜、同忧相救的美德善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民的困境和阶级矛盾,但私有制度并不能根除贫困和贫富两极分化,剥削阶级也不会主动向弱势群体平衡损益,“富者累巨万,贫者食糟糠”,“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必然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

中国共产党自创建之日起,就公开亮出了穷人政党的鲜明底色,确定了消灭私有制度、实现全民共富的终极目标。一盘散沙的贫苦农民在党的密切联系和坚强领导下,脱胎换骨充当了革命和建设的主力,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后,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翻身做了国家的主人,走上了社会主义农业集体化的康庄大道。遗憾的是,党在领导大规模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过程中一波三折,出现了急躁冒进的倾向,对农业剥夺得太多,对农民限制得太死。结果“欲速则不达”,时至1978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33.6元,农村贫困人口高达2.5亿人,占农村总人口的30.7%,农民普遍贫困、绝对贫困已成不争的事实。

一 改革开放获新生,扶贫开发得温饱

此情此景令邓小平同志痛心疾首:“如果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力发展的速度比资本主义国家慢,还谈什么优越性?我们要想一想,我们给人民究竟做了多少事情呢?”陈云同志更是直言不讳:“建国快三十年了,现在还有讨饭的,怎么行呢?要放松一头,不能让农民喘不过气来。如果老是不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农民就会造反,支部书记会带队进城要饭。”在邓小平、陈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力推动下,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破除“左”的习惯性思维定式,做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并决定改革首先从农村入手,推行联产计酬生产责任制,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恢复农村集市贸易,给予农民充分的生产经营自主权,集中主要精力把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搞上去,让占人口80%的社会主体农民富起来。

这次全会契合国情、顺应民心,形成了一整套全新的理论、路线和方针政策,犹如呼谷传响、立竿见影,一下子激发出了亿万农民压抑已久的生产积极性,释放出了无穷无尽的创造潜能。短短的几年时间,粮食等主要农产品连续增产,个体私营经济蓬勃发展,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进而带动了城市和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全面展开。到1985年底,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上升到397.6元,农村贫困人口减少到1.25亿人,占农村总人口的比例下降到14.8%。但城乡、区域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也在逐渐扩大,全国还有1.25亿农民人均纯收入低于206元,其中约4000万农民入不敷出,不借助外援就无法维持最基本的生存。这些贫困人口大部分集中在中西部地带,几乎涵盖了主要的革命老根据地、少数民族聚居地和陆地边境区域,致贫因素相当复杂,政治影响极其敏感。

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尽快解决温饱、脱贫致富,赶上全国经济发展的步伐,既是一项重要的经济任务,也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1983年3月,国务院选择“苦瘠甲天下”的甘肃河西、定西与宁夏西海固地区,设立“三西”农业建设专项补助资金,实行有偿与无偿使用相结合的原则,支持当地群众兴修农田水利、发展多种经营和易地移民搬迁。1984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明确了依靠贫困地区群众自己的力量、善用国家扶持资金因地制宜发展商品生产的指导思想。1986年4月,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把中西部和老少边穷地区的经济发展,分别列入了“七五”计划。随后,国务院成立了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陆续确认了331个国家级贫困县作为突破口和主战场,正式启动了区域性开发式扶贫的宏大工程。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1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改革开放获新生,扶贫开发得温饱
  • 二 多予少取放活路,统筹兼顾缩差距
  • 三 尽锐出战真扶贫,精准施策真脱贫

论文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