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5章 家庭内的社会比较

关键词

作者

吴菲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5章 家庭内的社会比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5章 家庭内的社会比较

第一节 引言

前一章着重探讨了工作领域的社会比较,特别检验了个人对于未来收入增长的期望是如何扭转个人对于当前不平等的态度的。本章我们将把目光聚焦在家庭内部,探讨在亲密关系中是否存在社会比较,以及与配偶相比的相对经济地位会如何形塑个人的婚姻满意度。

作为社会比较与主观幸福感文献中的核心议题,“与谁相比”(comparing to whom)的问题迄今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Van Praag,2011)。实质上,已有研究发现与不同的参照群体比较的相对经济地位对个人的影响不同。大部分研究都证实了社会比较效应,即个人收入相较参照群体收入越高,主观幸福感也越高(Dynan and Ravina,2007;Ferrer-i-Carbonell,2005;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Luttmer,2005;McBride,2001;Wolbring,Keuschnigg and Negele,2011)。而另一些研究却得到相反的结论:自身收入低于参照群体收入反而会让个人更幸福 (Firebaugh and Schroeder,2009;Kingdon and Knight,2007)。这些例外发现的研究中,所采用的参照群体有一些共性:与被访者有更密集的互动(Kingdon and Knight,2007)、更亲密的而非竞争性的关系(Wolbring,Keuschnigg and Negele,2011)、居住得更近,因而更可能共享公共福利(Bookwalter and Dalenberg,2010;Firebaugh and Schroeder,2009)。

除了实质性发现的不一致外,对于社会比较过程的经验研究的操作化也遇到了一些困境。尽管学者们大多认同把相似性作为选择参照群体的关键标准(Festinger,1954),却并不容易实践。在既有基于观察数据的分析中,有研究取“近似界定法”,即由研究者选择一些关键特征(如地域、个人社会经济地位等)构建抽象的“概化他人”(generalized others) 作为参照群体 (Blanchflower and Oswald,2004;Clark and Oswald,1996;Easterlin,1995;McBride,2001;Fafchamps and Shilpi,2008;Ferrer-i-Carbonell,2005;Firebaugh and Schroeder,2009;Kingdon and Knight,2007;Luttmer,2005;Persky and Tam,2010;Stutzer,2004)。这种方法虽然可以获得准确的相对经济地位测量,但冒有强制比较的危险,即定义的参照群体大多是抽象的平均数,缺乏与被访者实质上的互动。与此不同,另一些研究采取“自我评估法”,由被访者回答自己与指定群体(如朋友、同事等)比较的相对地位(Clark and Senik,2010;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虽然解决了强制比较的问题,却只能获得关于相对经济地位粗糙的测量。

本章尝试将配偶作为参照对象,考察家庭内部的相对经济地位对于个人婚姻满意度的影响,以期同时克服既有研究中在实质性发现和测量方法上的困境。首先,配偶作为参照群体满足亲密关系、居住地靠近等条件;其次,因为大多数调查数据都包含有夫妻双方较准确的收入测量,便于生成家庭内部的相对经济地位。因而,探索家庭内部的相对经济地位效应能为社会比较的幸福感效应的异质性增添新的证据。

对于家庭内部相对经济地位对个人幸福感评判的影响,已有研究提供了三种不同的理论视角。社会比较理论强调与相对经济地位的影响,认为无论是丈夫还是妻子,只要经济地位比对方高,就会提高其主观幸福感。家庭福利理论则强调家庭的整体福利,作为家庭的一员,丈夫或妻子都能够从整体资源库当中受益,因而重要的是经济地位的总和,而相对经济地位影响应该不显著。性别化的不平等理论则强调,基于男女特殊化能力的家庭利益最大化安排,以及性别角色意识形态使相对经济地位的影响有显著的性别差异。比配偶的经济地位高会提高男性的幸福感,却对女性的幸福感有负向效应。

尽管同样关注的是夫妻间的相对经济地位,我们在以下方面改进了家庭社会学中有关依赖理论(dependency theory)的研究(Oppenheimer,1997):除了收入,本章还关注了职业声望维度,检验多维度的不平等效应;控制双方的初婚经济地位,从而排除由婚姻匹配引起的混淆性偏误(confounding bias);使用准实验的方法处理实际调查分析中的选择偏误(selection bias)。

基于对CGSS 2006的分析,本章的主要结果证实了性别化的不平等假设,即家庭内部的相对收入效应有显著的性别差异:对男性而言,自身收入比妻子越高,婚姻满意度越高;而对女性而言,自身收入比丈夫收入越高,其婚姻满意度越低。此外,性别化的不平等效应也存在异质性:男性相对收入的正向效应在贫困家庭中最显著,而女性相对收入的负向效应对于家庭收入位于60~80百分位的家庭最显著。我们认为,在贫困家庭中丈夫的收入主要用来满足生活基本需求;而在中上层收入的家庭中,妻子面临工作与家务双方面的压力,因而婚姻满意度受到损害。最后,我们还发现与收入相比,职业声望上相对地位的性别差异更小。

在上述调查数据分析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通过情境测量的方法处理了忽略第三变量偏误以及因果方向不明等问题。基于2014年自行收集的情境准实验数据的分析结果同样呈现性别化的不平等效应。不仅如此,利用情境测量题的特点,我们通过对比已婚和未婚群体对夫妻间不平等效应的判断,来间接呈现性别角色意识对于性别化不平等效应的形塑作用。我们的分析表明,即使对于没有实际家庭生活经历的未婚群体,也倾向于认为丈夫相对经济地位更高其婚姻满意度也更高;而妻子更高的经济地位则对其婚姻满意度有负面影响。最后,与观察数据结果相吻合,在职业声望维度上的相对地位效应更微弱。

第二节 文献综述

一 家庭内的社会比较:“与谁相比”的理论及方法困境

凡勃伦曾使用“金钱的竞赛”来比拟人们对相对经济地位的渴求:现代社会中,人们追求财富积累的一个重要动机是保持在社会中的地位,为了寻求心理安慰,个人财富不能低于其所属群体的平均水平,如果高于此标准则会使人更加欣喜(凡勃伦,1964)。对更高相对地位的偏好似乎已成为社会人的天性之一,实验显示,比其他被试获得更高的收入会激活个人大脑中的奖赏相关区域,使其更快乐(Fliessbach et al.,2007)。近几十年来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领域中涌现出大量研究,证实了个人的收入相对于参照群体的收入越高,其主观幸福感也越高(Card et al.,2012;Dynan and Ravina,2007;Luttmer,2005)。

然而,近年来,一些研究发现了与传统的相对地位效应相左的证据。在使用“近似界定法”定义的研究中,学者们发现社会距离越近的群体,其平均收入对其中成员的幸福感越有可能是正向促进而非负面阻碍影响。例如,Firebaugh和Schroeder (2009)发现在美国,在控制个人收入后,尽管区县平均收入对个人幸福感影响为负向,但社区的平均收入却对幸福感有正向效应。在发展中国家如南非,Kingdon和Knight (2007)也发现了类似现象,部落集群的平均收入对个人主观幸福感有正向影响。此外,在使用“自我评估法”定义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只有与同事和其他市民的相对收入比较对个人生活满意度有影响,而亲戚和朋友的相对地位影响并不显著(Wolbring,Kueschnigg and Negele,2011)。研究者们将这些特例归因于与参照群体共享的公共利益、互相信任及情感融合,但这些机制仍缺乏经验证据。迄今为止,人们“在更紧密的圈子内不再进行比较”的现象仍是个迷思。本章第一个贡献就是将社会比较过程放入家庭内部,考量在利益共享、互动密切且互相信任的社会网络内,人们对于相对地位的渴求是否依然存在。

除了理论上的困境外,已有研究中参照群体的定义主要遵循两种方式。第一种可称为“近似界定法”,由研究者根据数据可及性构建与被访者相似的抽象群体,常以地理位置或社会经济特征为选择标准。通常,参照群体是与被访者居住在同一个国家(Blanchflower and Oswald,2004;Easterlin,1995;McBride,2001)、同一地区(Ferrer-i-Carbonell,2005;Luttmer,2005;Persky and Tam,1990)、同一社区(Fafchamps and Shilpi,2008;Firebaugh and Schroeder,2009;Kingdon and Knight,2007;Stutzer,2004)的其他人,或者与被访者具有相同职业(Brown et al.,2008;Clark,1995;Pfeifer and Schneck,2012)及类似社会经济地位(Dynan and Ravina,2007;Senik,2004)的其他人。参照群体的平均收入常与个人收入一同被纳入幸福感模型,作为相对收入的测量。

第二种可称为“自我评估法”,由被访者回答自己的收入与一些具体相关群体如亲戚、同事、邻居、朋友等相比是高还是低(Clark and Senik,2010;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Kuegler,2009;Mangyo and Park,2011)。该定序变量随后被作为相对经济地位测量纳入个人幸福感方程中。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4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文献综述
    1. 一 家庭内的社会比较:“与谁相比”的理论及方法困境
    2. 二 快乐家庭:作为一个整体的福利单位
    3. 三 性别化的不平等效应
  • 第三节 正式化模型及路径图
  • 第四节 数据、测量及模型
    1. 一 数据
    2. 二 变量
  • 第五节 调查数据分析结果
    1. 一 相对收入的主效应
    2. 二 相对收入效应的异质性
    3. 三 相对职业声望的主效应
  • 第六节 补充分析:来自情境准实验的证据
    1. 一 为何使用情境:调查数据的不足
    2. 二 情境准实验设计及特点
    3. 三 情境准实验分析结果
  • 第七节 结论与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