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6章 检验多重参照群体框架

关键词

作者

吴菲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6章 检验多重参照群体框架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6章 检验多重参照群体框架

第一节 引言

前面两章展示了社会比较过程在工作领域及家庭内部的运作,检验了两类显著的参照群体——同事及配偶的经济地位对于个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可能面对多重参照群体,而“与谁相比”则会显著性地影响个人的幸福感评判,以及对于收入不平等的态度。本章我们将以乡城移民为例,来展示在面对三个可能的参照群体——农民、农民工和城市就业居民时,对于参照群体的选择如何形塑他们的生活满意度。

长久以来,收入不平等被证实对个人的主观幸福感评判有显著的负向影响,一个社会的收入分配不平等水平越高,其居民的主观幸福感就越低(Morawetz,1977;Schwarze and Härpfer,2007;Verme,2011)。宏观层面的不平等影响个人幸福感评判的一个主要机制是社会比较过程,众多研究验证了与特定参照群体比较的相对收入对个人的主观幸福感有直接的影响,比他人收入越高,个人越幸福,而收入低于他人则会损害个人的幸福感 (Blanchflower and Oswald,2004;Dynan and Ravina,2007;Fernandez and Kulik,1981;Ferrer-i-Carbonell,2005;Firebaugh and Schroeder,2009;Kingdon and Knight,2007;Luttmer,2005)。基于上述发现,来自中国数据的分析结果令人费解:尽管客观上相对经济地位更低,但农民及农民工的生活满意度却并不低于(甚至高于)城市就业居民(怀默霆,2009;Gunatilaka and Knight,2010)。如何理解底层民众的这种客观经济地位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不一致?已有研究提出两种可能解释:同质性参照群体和向上流动预期。首先,底层民众可能会选择地位相当的其他居民作为参照群体,而非与和其地位差异较大的上层群体相比;其次,持续高速的经济增长使大多数人对于未来持续增长充满信心,从而认为当前较低的相对经济地位只是暂时的,不久就会有所改善。上述两种解释虽然逻辑迥异,但核心却在于暗示不同的参照群体在起作用:第一种解释将参照群体定位在与个人地位相似的群体上,而第二种解释则认为人们向上流动的信心会使个人选择比自身地位更高的群体作为参照对象。

本章尝试以农民工群体为关注点,检验多重参照群体框架对解释中国底层民众客观经济地位与主观幸福感评判不一致的适用性。“农民工”的表述混合了身份、职业的复杂性,是受户籍身份相关制度限制的结果(陈映芳,2005)。农民工的生活在农村和城市之间徘徊,身份具有农民和工人的双重属性,既非典型的村民,也非典型的市民。他们相互矛盾的多重角色为构建多重参照群体框架提供了理想条件:自然地,农民工面临城市就业居民、其他农民工以及农民三个可能的参照群体。因而为我们透过比较不同参照群体平均收入的效应,观察不同参照群体的相对重要性提供了机会。

第二节 文献综述

一 相对收入与幸福感:已有发现与“幸福的被剥夺者”迷思

诚如凡勃伦在讨论到“金钱的竞赛”时所提到的,人们积累财富的目的就是要提升自身在所在社区中的相对地位(凡勃伦,1964)。这种对于更高相对地位的渴求似乎是人们天性的一部分,科学家们在实验室背景下测量不同相对地位的条件对个人脑神经反应的影响,发现比其他被试拥有更高的收入会显著提高个人大脑中的奖赏相关区域(reward-related area)的活跃度(Fliessbach et al.,2007)或是血氧含量等指标的水平 (Dohmen et al.,2011;Wu et al.,2012)。在实验室之外,研究者们通过构建相对收入和绝对收入水平各异的情境,让被访者从中进行选择,结果发现人们宁可牺牲自己的绝对收入水平来保证更高的相对经济地位(Alpizar et al.,2001;Johansson-Stenman et al.,2002)。此外,社会科学家也透过分析大型调查数据验证了这种收入“赶上琼斯”(keep up with the Joneses)的现象:众多研究发现在控制个人收入之后,参照群体的平均收入往往对个人的主观幸福感有显著的负向效应(Blanchflower and Oswald,2004;Dynan and Ravina,2007;Ferrer-i-Carbonell,2005;Luttmer,2005),也就是说在绝对收入水平一致的背景下,同伴的收入越高(因而自身的相对经济地位越低),个人的主观幸福感越低。最后,近年来出现的一些罕见的随机化社会实验研究更确定了相对收入对主观幸福感影响的因果性(Card et al.,2012)。

相对收入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是不对称的,比其他人收入更低带来的负向影响远大于收入超过其他人的正向效应(Ferrer-i-Carbonell,2005;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Senik,2009;Tversky and Kahneman,1991;Wolbring,Keuschnigg and Negele,2011)。这种不对称性的基础也许是人们的“损失厌恶”(loss-aversion):惧怕失去对个人行为和观念造成的负向影响大于希望获得带来的正向影响(Tversky and Kahneman,1991)。基于这种不对称性,我们期望相对收入对个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在低经济地位的群体(例如农民和农民工)中更强,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收入低的可能性更大。

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经济水平飞速提高的同时,也经历了收入不平等的激增。根据谢宇和周翔的估计,近十几年以来,我国的GINI系数已处于0.5以上,高于0.4的国际警戒线水平(Xie and Zhou,2014)。在收入不平等对个人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上,许多基于中国数据的发现与世界其他国家是一致的。首先,学者发现整体的收入不平等水平与个人幸福感之间有显著的负向相关关系(黄嘉文,2016;Wu and Li,2013),特别是当收入不平等水平较高时(王鹏,2011)。其次,在评判主观幸福感时,相对收入与绝对收入同样重要(王湘红,2012)。再次,在控制个人收入后,其他参照群体的平均收入对主观幸福感有显著的负向影响(官皓,2010;罗楚亮,2009;任海燕、傅红春,2011)。最后,收入低于平均水平对主观幸福感的负向效应更强(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

然而,另一些发现却是社会比较理论无法解释的。首先,整体水平上,农民、农民工等群体尽管相对经济地位更低,其主观幸福感却并不比城市就业居民低(李培林、李炜,2007;Gunatilaka and Knight,2010;Li et al.,2011;Whyte,2010)。其次,收入差距的扩大反而对于相对优势群体,如居住在城市的、拥有非农业户籍及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居民影响更大(王鹏,2011)。

如何理解底层民众客观经济地位与主观幸福感评判的不一致?为何身处相对剥夺境遇的人群却并未成为引爆的“社会火山”(怀默霆,2009)?已有研究提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同质性参照群体和向上流动预期,它们从不同的视角充实了社会比较文献中“与谁相比”的核心问题。同质性参照群体假设强调底层民众可能选择与自己生活境遇相似的其他人相比,而忽略了那些经济地位高于自己的人,因而会对自己较低的相对经济地位“免疫”。向上流动预期假设则认为人们也有可能与经济地位高于自己的群体相比较,而且将参照群体更高的地位当作自己未来地位的信号,这种未来向上流动的期望带来的正向影响超过了当前处于相对剥夺地位的负向影响。

二 与同伴相比:同质性参照群体假设

费斯汀格在提出社会比较理论时曾强调,为了在缺乏客观标准时获得对自己能力的准确评估,人们倾向于与和自己相似的他人比较(Festinger,1954)。因而,相似性就成为界定参照群体的关键维度。在这样的背景下,同质性参照群体假设强调人们会选择与和自己类似的群体比较,而忽略其他差异更大的群体。“一个贵州乡下的农民绝对想象不到一个在上海跨国公司就职的高级管理者的生活。”(Wu,2009:1037)的确,奈特等人对中国农村的调查显示,当被问及自己的参照群体时,有超过68%的村民选择了邻居或其他同村人,只有11%表示会与村子之外的人相比。正因为这种本地化的参照群体,更大范围内的收入不平等难以直接对底层群众造成负向影响(Knight,Lina and Gunatilaka,2009)。怀默霆的研究显示,有超过七成的被访者认为全国范围的收入不平等过大,但当被问到自己单位内部以及社区内部的不平等时,只有三成多的人认为过大(Whyte,2010)。相应地,在讨论到为何收入更低,并被认为在城市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农民工却有着积极的社会态度时,学者们指出这与农民工的参照群体选择相关,他们更容易与家乡的农民或自己的过去比较(李培林、李炜,2007)。遗憾的是,除了极个别的尝试外(Akay et al.,2012),基本没有研究就同质化的参照群体假设对农民工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提供经验证据。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8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文献综述
    1. 一 相对收入与幸福感:已有发现与“幸福的被剥夺者”迷思
    2. 二 与同伴相比:同质性参照群体假设
    3. 三 向上比较:向上流动预期假设
  • 第三节 数据和测量
    1. 一 数据
    2. 二 测量
  • 第四节 分析及结果
    1. 一 模型
    2. 二 基线证据:农民工比城市就业居民更满意?
    3. 三 农民工的多重参照群体:哪一个起作用?
    4. 四 检验同质性参照群体假设的解释力
    5. 五 检验向上流动预期假设
  • 第五节 结论与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