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7章 永无止境的跑步机?

关键词

作者

吴菲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7章 永无止境的跑步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7章 永无止境的跑步机?

第一节 引言

前面的三章从不平等影响的微观视角入手,分别考察了在工作领域的社会比较、家庭内部的社会比较以及多重参照群体对于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基于调查数据和准实验数据的分析,充分展示了收入不平等对个人幸福感的影响具有社会嵌入性:对于未来向上流动的期望、关系的亲密度、性别角色意识、个人迁移轨迹都会形塑人们对于不平等的态度,使“不平等厌恶”变得更加复杂。然而,这些研究仍采取的是静态视角,并未触及不平等与幸福感之间关系的动态轨迹。本章将尝试把时间维度带回到不平等与幸福感关系的研究中,将幸福感作为可以随时间变化,并且被某些生命事件改变的特征,以心理学的“定点理论”(set-point theory)为出发点,检验若干重要的生命事件对于个人幸福感的影响的时效性。在操作化层面上,近期开放的一系列全国代表性的个人层面追踪数据使动态地考察幸福感成为可能。

在幸福感研究领域,有一个耳熟能详的比喻,即“幸福跑步机”(hedonic treadmill),指的是无论经历正向还是负向的事件,人们的幸福感只会短暂地改变,很快就会回复到原来的水平。为了至少保持在原本的幸福感水平上,人们只能不断付出努力,然而结果就像是在跑步机上跑步,虽然非常用力,但哪里也到不了(Kahneman,Diener and Schwarz,1999)。“幸福跑步机”的比喻与心理学的相关研究有紧密的关系。早在20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就已经开始质疑外在干预是否真的能够实质性地改变人们的幸福感水平。布里克曼和同事比较了经历两种极端事件被访者的幸福感变化趋势,发现虽然中彩票和变为瘫痪都会短时间地改变幸福感水平,但随着时间变化,幸福感又会向原来的水平回归(Brickman,Coates and Janoff-Bulman,1978)。除了对于事件影响的稳健性证据外,心理学家还借助对同卵双胞胎样本的分析,得出幸福感在人群中的变异有44%~52%可以由基因解释的结论,甚至宣称“是否幸福也许和身高一样,是天生的”(Lykken and Tellegen,1996)。这些研究成果凝结成定点理论,即虽然经历一些事件会短时间地改变人们的幸福感水平,然而随着时间变化,幸福感又会回到初始的基线水平。定点理论的政策意涵比较被动:人们的幸福感是先天决定的,任何试图提升幸福感的干预策略都会最终归于徒劳。

定点理论在随后的研究进展中被不断修正,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首先,人们的幸福感水平对生命事件的适应并非完全的,某些类型的事件的确会引起幸福感实质性的变化;其次,人们对负向事件的适应性更差,经历诸如离婚、失业、丧偶等事件后,人们的幸福感会有实质性的降低,而经历诸如升薪、结婚等正向事件后,短时间上升的幸福感会很快回到原来的水平;最后,人们对物质领域的适应性更强,收入上升、购物及(以收入为目的的)工作带给人们的满足往往都是有限的,人们常有一种聚焦错觉,高估了物质领域对个人幸福感的影响(Kahneman et al.,2006)。

基于以上论点,本章将尝试借助个人层面的幸福感追踪数据,以9种常见的生命事件为例,检验定点理论对于中国人群的适用性。在事件的选择上,我们特别凸显了“正向 vs负向”,以及“物质领域 vs非物质领域”的对比,并结合数据的可及性,描绘了我国民众在2010年到2016年间,个人内部(within-person)的幸福感动态变化如何受到这些主要的生命事件的影响。

第二节 文献综述:将时间维度带回幸福感研究

在动态框架下考察幸福感,一个主要的关注点即考察个人过去的经验和对于未来的期望如何影响其当前的幸福感。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心理学家就提出“幸福感是先天决定的”观点(Lykken and Tellegen,1996),认为任何生命事件都不会实质性地改变个人的幸福感,虽然会引起短时间内的波动,但最终幸福感仍会回到初始的基线水平上,即人们会对生命事件表现出完全的适应性。随后的相关研究围绕该理论进行了探讨,得出不同的结论。

1971年,心理学家提出了定点理论,通过对比两群经历正向事件(中彩票)和负向事件(变为瘫痪)群体的幸福感,发现虽然在事件发生时,两组人的幸福感有所差异,但随时间变化,这些差异逐渐消失(Brickman,Coates and Janoff-Bulman,1978)。

一 完全适应:定点理论

在此之后,一些聚焦经历特定事件当事人的追踪数据分析提供了关于完全适应的更加直接的证据。例如,Silver发现那些经历了突然事故而产生脊髓损伤的人在一周后报告有强烈的负向情绪,然而两个月后,快乐却是他们主要的情绪(转引自Clark et al.,2009)。此外,尽管人们在丧偶后都有显著的情绪低下,却最终都会从这种低沉的情绪中恢复过来(Bonanno,Wortman and Nesse,2004;Lucas et al.,2003)。这种完全的适应性也在其他生命事件如失业、结婚中出现(Chi,Kleiner and Freeman,2005)。

此外,另有一些学者通过分析双胞胎数据,发现尽管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及人口学特征只能解释约3%的幸福感的异质性,但基因相关因素却决定了幸福感异质性的44%~52%。由此,学者们得出结论,幸福感也许和身高一样,是先天决定的(Lykken and Tellegen,1996)。相应地,有心理学家提出主观幸福感主要是由人格决定的(Costa and Mccrae,1980)。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9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文献综述:将时间维度带回幸福感研究
    1. 一 完全适应:定点理论
    2. 二 部分适应:损失厌恶和聚焦错觉
  • 第三节 样本、模型与测量
    1. 一 筛选分析样本
    2. 二 统计模型
    3. 三 变量及测量
  • 第四节 分析结果
  • 第五节 结论与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