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印度尼西亚政治

关键词

作者

韦红 1964年10月生,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印尼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东南亚研究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东南亚地区国际关系、当代东南亚问题。曾主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中国东南周边地区安全机制构建”“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变革进程”“亚太地区救灾合作机制建设对策”“东南亚城市化与乡村发展研究”等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重点课题多项。出版《东南亚五国民族问题研究》《地区主义视野下的中国—东盟合作研究》《东南亚国家城市化与乡村发展研究》《新加坡精神》等多部著作,主编《中国与印度尼西亚人文交流发展报告(2019)》《印度尼西亚国情报告》等。在《当代亚太》《国际问题研究》《现代国际关系》《东南亚研究》等刊物上发表论文60多篇。
王勇辉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印尼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印度尼西亚政治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印度尼西亚政治

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底),印度尼西亚政局总体比较平稳,同时也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我们将从三个层面对这一年的政治状况展开论述。第一是总统大选动态。随着2019年总统选举周期的临近,印度尼西亚政坛的政党博弈进入白热化阶段,总统选举方面政治热点频出,各个政党通过结盟合作的方式,共同角逐下一届总统职位。虽然总统选举程序方面的争议仍在继续,但选举法修正案最终在国会表决通过。第二是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化进程。在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化进程方面,两个事件的影响仍然需要进一步观察。首先,宗教极端势力在印度尼西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有可能挑战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化进程。其次,作为民主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印度尼西亚的地方自治也呈现一些新的内容,被称为2019年总统选举“前哨战”的地方首长选举在2018年6月底如期完成,各个政党在地方上的势力经过了新一轮的洗牌,如何做好地方选举后的平稳过渡是政府面临的重要问题。最后是印度尼西亚的反腐败工作进展。佐科政府的反腐败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政党高干贪腐问题仍然严峻,反腐败工作任重道远。

第一节 总统大选动态

随着2019年总统大选周期的临近,各个政党纷纷采取结盟合作的方式来达到提名总统候选人的门槛,争取在2019年大选中为本党争取尽可能多的利益。经过各个政党的激烈角逐和利益考量,现任总统佐科(Joko Widodo)在民调中的支持率长期稳定在榜首,也得到了大多数政党、民间团体的支持,在2019年总统大选中获得连任的可能性很高;大印尼运动党领袖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宣布参加2019年的总统选举,并且得到了繁荣公正党、国家使命党、印度尼西亚伊斯兰强硬派和军方保守势力的支持,民主党领袖苏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在与普拉博沃商讨结盟事宜之后,两党达成共识,推选普拉博沃作为联盟的总统候选人。民主党领袖苏西洛在此前的政党角逐中始终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哪一阵营,他提出自己加入某一阵营的前提条件是,自己的儿子阿古斯·尤多约诺(Agus Harimurtri Yudhoyono)必须被提名为副总统候选人。

一 执政联盟

在竞选总统的政党联盟中,现任总统佐科获得连任的呼声最高,其执政联盟得到了专业集团党(Golkar)、民主斗争党(PDI-P)、民心党(Hanura)、印尼团结党(PSI)等大多数党派的支持。赛弗尔研究机构的民调显示,高达74.3%的印度尼西亚公众对佐科在这一届总统任期中的经济、政治、执法和安全等方面的表现感到满意。但佐科政党联盟内部也面临不稳定的局面,特别是2017年上半年专业集团党总主席、国会议长塞特亚·诺凡多(Setya Novanto)因涉嫌电子身份证项目(e-KTP)贪污舞弊案被肃贪委调查并最终判刑的事件热度未消退。佐科政府能否处理好这一事件的后续问题将直接影响到公众对政府形象的认可程度以及执政联盟的内部团结情况。

(一)佐科执政联盟内部出现波动

首先是专业集团党总主席更替产生的影响。2017年上半年印度尼西亚政坛热点之一就是专业集团党总主席塞特亚·诺凡多因涉嫌电子身份证项目贪污舞弊案被肃贪委传唤调查。由于案件前期缺乏有力的证据指控诺凡多,预审庭法官认为肃贪委将诺凡多定为电子身份证案嫌疑人的行为无效。在肃贪委努力搜寻证据将诺凡多定罪的过程中,由于诺凡多是国会议长,国会多次对肃贪委予以阻挠,国会甚至向肃贪委行使调查权的特别委员会指称肃贪委主席本身就有贪污腐败的嫌疑。诺凡多的律师举报肃贪委的两名领导人阿古斯·拉哈尔佐(Agus Rahardjo)与沙乌特(Saut Situmorang)伪造文件和滥用职权,肃贪委的领导人面临被刑事治罪的挑战。如果警方支持将阿古斯和沙乌特列为嫌犯,肃贪委的两位高级官员就不能参加肃贪委的所有活动且必须隐退,诺凡多案件的进展将停滞不前。但佐科总统明确表示政府将全力支持肃贪委的正当审查工作,对于贪污腐败行为绝不姑息,佐科同时也强调自己不会干涉国会对肃贪委行使正常调查程序的工作。尽管调查案件的政治阻力颇多,在调查过程中诺凡多也多次以遭遇车祸、生病等牵强理由躲避肃贪委的传唤和抓捕,但肃贪委最终于2017年11月19日晚拘捕了诺凡多,诺凡多也不得不宣布辞去国会议长和专业集团党总主席,接受法庭的调查审判。

2018年4月24日,雅加达法庭法官宣布判处塞特亚·诺凡多15年监禁。首席法官延托(Yanto)宣称专业集团党前总主席诺凡多犯有操纵5.9万亿卢比(4.24亿美元)的电子身份证项目舞弊之罪,法院命令诺凡多支付5亿卢比的罚款,并上缴在案件中获得的赃款730万美元。诺凡多表示接受法庭判决,不再上诉。诺凡多贪污事件使印度尼西亚国会和政党的声誉严重受损,国民对政府官员的腐败行为大感失望,甚至对国会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印度尼西亚公众监督国会论坛”称2017年印度尼西亚国会领导力为“历年最差”,理由除了领导人的贪腐丑闻、引发争议的言行之外,还有国会日益低下的议事效率。效率低下的指责并非夸张,实际上,印度尼西亚国会全年仅完成6部立法。

专业集团党作为印度尼西亚建国以来就活跃在政坛上的老牌政党,近年来党内矛盾严重,多名党内高干脱离专业集团党而另起炉灶。为了避免在印度尼西亚政坛中逐渐沦为配角,专业集团党本希望在2018年的地方首长选举和下一年的总统大选中大展手脚,却因为总主席诺凡多的下台而陷入尴尬境地。党内关于是否继续支持诺凡多担任总主席而分成两派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专业集团党内部派系之间矛盾斗争日益激烈。与此同时,专业集团党作为在国会占据重要地位的政党,在上一届国会大选中得票比例为14.75%(见表1),仅次于民主斗争党,是国会中得票比例占据第二位的政党。考虑到副总统尤素夫·卡拉是专业集团党的重量级人物,佐科总统如何在处理好专业集团党的腐败问题和谋求该党的继续支持之间做好平衡,将直接影响到印度尼西亚政坛的生态平衡和下一届总统大选的趋势。幸运的是,专业集团党迅速醒悟。为了挽救政党受损的形象,避免党内长期处于动荡混乱的局面,专业集团党于2017年12月13日晚举行中央理事会全体会议,指定艾朗卡接替塞特亚·诺凡多担任党的总主席。专业集团党中央理事会常务主席努尔丁(Nurdin Halid)13日晚宣读全体会议结果时说,根据专业集团党党章,由于塞特亚·诺凡多法律问题缠身,总主席职位空缺,全体会议决议指定艾朗卡为新的总主席,空缺如今已被填补。艾朗卡明确表示,专业集团党将继续支持佐科总统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连任。紧接着,佐科总统于2017年12月18日晚为专业集团党全国特别协调会议主持开幕式,希望专业集团党保持党内团结,不要分裂。佐科总统赞扬专业集团党在国家建设方面扮演的角色,并指出2018年政治年已经来临,专业集团党必须不断提高专业性,改变党内派系林立现状,为此,专业集团党必须努力保持党内团结,不要影响2018年政治年的政治选举局势。专业集团党作为印度尼西亚政坛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政党,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选择继续支持佐科执政联盟还是大印尼运动党总主席普拉博沃领导的反对派联盟,对印度尼西亚的政治态势是至关重要的。佐科总统一方面坚定支持肃贪委的调查工作,确保反贪工作坚定地推行下去;另一方面也出席了专业集团党全国特别协调会议的开幕式,支持自己执政内阁中的工业部部长艾朗卡担任专业集团党总主席。此举意味着专业集团党接下来将继续与佐科阵营合作,为佐科争取连任提供最大的支持。

表1 2014年印尼国会大选得票结果

其次是国家使命党疏远执政联盟。国家使命党(PAN)的情况与专业集团党恰恰相反,国家使命党尊严理事会主席阿敏·莱斯(Amien Rais)在2016年6月5日被指涉嫌医疗器械贪污案,党内多名干部皆因涉嫌腐败问题被肃贪委调查或抓捕。佐科政府没有及时对该党进行私下安抚,导致国家使命党内部认为肃贪委已经成为某些集团打击报复那些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政党的工具,国家使命党也开始对佐科执政联盟的政策方案多次提出相左的意见。在雅加达的首长选举中,国家使命党就没有与执政联盟中其他政党一同支持民主斗争党推选的钟万学组合。2017年7月15日,民主斗争党秘书长哈斯托(Hasto Kristiyanto)曾公开表示,主张将多次提出异议的国家使命党从支持政府的联盟中排除出去。这进一步导致国家使命党逐渐疏远佐科政府阵营。2017年8月21~23日,国家使命党第三届全国工作会议在西爪哇省的万隆市召开,该党声称,此次全国工作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巩固国家使命党的党内团结,协调应对2018年地方首长选举和2019年总统选举的准备工作。令人意外的是,整个工作会议并未对2019年总统候选人提名做出任何决定,也没有表示将继续支持佐科参选总统。

作为佐科2014年上台以后第一个背离反对派联盟并支持佐科政府的政党,国家使命党渐渐与佐科阵营疏远,并寻求新的政治代表作为该党支持的2019年总统大选人选。国家使命党秘书长艾迪(Eddy Soeparno)2018年4月12日在其办公室对记者表示,“我觉得到现在为止,国家使命党仍然应该优先选择我们的最佳干部,而至今,国家使命党最佳干部就是祖尔基夫里·哈桑(Zulkifli Hasan)”。4月13日,国家使命党更是直接提名总主席祖尔基夫里·哈桑为2019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国家使命党截至2018年7月在议会只拥有7.5%的席位,为提名祖尔基夫里·哈桑为总统候选人,还需要其他政党的支持。为此,国家使命党努力游说其他政党和相关政治集团,成效甚微。其后不久,祖尔基夫里·哈桑于5月8日与印度尼西亚国民军前司令卡托·努尔曼迪约(Gatot Nurmantyo)会面,这是该党试图在2019年总统大选前脱离执政联盟的另一个信号。祖尔基夫里·哈桑同时是人民协商会议的主席,他在众议院办公室与卡托·努尔曼迪约举行会见时表示,在综合考虑本国政治形势下,卡托·努尔曼迪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并有能力胜任总统一职。而卡托·努尔曼迪约也已正式宣布将参加2019年的总统竞选。但是截至2018年7月,还没有一个政党表示准备提名卡托·努尔曼迪约。祖尔基夫里还会见了海洋统筹部前部长里查尔·兰姆里(Rizal Ramli)。里查尔·兰姆里2016年被佐科总统解职后便成为反政府的主要人物,现在被视为潜在的总统候选人。2018年4月,祖尔基夫里还参加了大印尼运动党的党内活动,由于大印尼运动党已经正式提名其总主席普拉博沃为总统候选人,国家使命党的行为再次展现出其与执政联盟的分离。国家使命党脱离佐科执政联盟并有可能转向大印尼运动党联盟对佐科寻求连任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尽管国家使命党在议会只拥有7.5%的议席,但是一旦国家使命党与反对派阵营结盟,并坚定支持普拉博沃作为总统候选人,那么以普拉博沃为总统竞选候选人的反对派阵营将在国会拥有大部分议席,这对竞选2019年总统职位的佐科将产生不利影响。

此次佐科执政联盟的内部变化正是总统大选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的体现,由于各个政党在议会中的议席占比都没有达到20%,因此各个政党在大选前期都会审时度势,选择相互合作并组建联盟,共同推选一位总统候选人,有些政党也会在临近选举前倒戈。尽管目前的民调数据显示现任总统佐科获得连任的可能性最高,但是紧随其后的大印尼运动党领袖普拉博沃的支持率也不容小觑。

(二)佐科执政联盟的竞选前景

整体而言,佐科支持者阵营不断壮大,民调支持率保持稳定。佐科执政联盟内部虽然在2017年发生不小的波动,但是它并没有影响到联盟内部的团结。国家使命党因为屡次提出与执政联盟方案相左的建议而被执政联盟内部党派排挤,与执政联盟渐生隔阂并宣布不会支持佐科作为2019年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但执政联盟的总体状况仍然保持稳定。专业集团党虽然经历了更替总主席的变动,但新上任的总主席艾朗卡依然宣布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坚定不移地支持佐科,并且成立GOJO(专业集团党—佐科)志愿者组织以为佐科2019年的立法选举和总统选举服务。

民心党的情况与专业集团党类似。民心党党内由于对总主席乌斯曼(Oesman Sapta Odang)的不信任而分裂为两派:反对乌斯曼派与支持乌斯曼派。一批民心党的中央理事会执事2018年1月15日上午在雅加达的阿木布哈拉(Ambhara)酒店开会讨论不信任动议,会后民心党秘书长萨里夫丁(Sarifuddin Sudding)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总计有27个省理事以及400个县市级理事对乌斯曼提出不信任动议,经开会决定,民心党决定解除乌斯曼的总主席职务,总主席暂由副主席、退休空军将领达尔亚特默(Daryatmo)接替。与此同时,民心党的另一部分理事在雅加达的曼哈顿(Manhattan)酒店召开协调会议,民心党副主席盖德(I.Gede Pasek Suardika)在会前说,在阿木布哈拉酒店做出的领导更替决定是非法的,因为根据党的章程,党内领导更替应通过全国特别协商大会确定,而不是一般的小聚会就能决定的。最终在佐科总统和党的辅导委员会主席维兰托(Wiranto)的调解下,两派达成和解,并表示党内不会出现阵营纠纷,乌斯曼仍然是党的总主席,民心党也承诺将在2019年的大选中继续支持佐科为总统候选人。

在2017年下半年一直没有正式宣布总统候选人的民主斗争党也于2018年2月23~25日在党的第三届全国工作会议上正式宣布推举佐科为总统候选人。到此时为止,佐科执政联盟内部政党除了国家使命党之外,全部表态将支持佐科在2019年连任总统。

除了各政党的支持外,佐科也得到了数以千计的志愿者组织和伊斯兰团体的支持。在2018年结束的地方首长选举中,佐科总统在全国大选选民人数占据过半的爪哇三省都取得了不错的支持率。另外,佐科总统有了一个新的盟友,这就是广受欢迎的西努沙登加拉省(West Nusa Tenggara)省长穆罕默德·扎努尔·马吉迪(Muhammad Zainul Majdi)。在2014年的总统大选中,扎努尔·马吉迪曾是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和盟友,在总统选举中,普拉博沃赢得了扎努尔·马吉迪任省长的西努沙登加拉省72%的选票。扎努尔·马吉迪的加盟对于佐科竞选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随着扎努尔·马吉迪的倒戈,佐科在该省的支持率与普拉博沃的差距有望缩小。扎努尔·马吉迪的支持也有利于佐科得到普拉博沃据点的西努沙登加拉省的穆斯林选民的支持。同时,扎努尔·马吉迪还拥有著名的爱兹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伊斯兰神学学位和注解《古兰经》的权力,这可以帮助佐科应对伊斯兰宗教方面的政治攻击(如怀疑佐科作为穆斯林领袖的资格)。

印度尼西亚科学院(LIPI)2018年7月20日的调查结果显示,现任总统佐科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的支持度远比大印尼运动党总主席普拉博沃高。调查结果显示,佐科的支持率为46%,普拉博沃为17%;国军前总司令卡托·努尔曼迪约仅获得1%的支持,其他32%的受访者表示还没有做出决定。此次调查涉及2100名随机受访者,估计误差率为 +/-2.14%,可信度为95%。这种高支持率的原因是,印度尼西亚社会普遍认同佐科上台以后实施的经济措施,认为其改善了印度尼西亚当前的社会经济,佐科大力支持肃贪委的工作也提高了政府的行政效率和廉洁程度。在此基础上,社会多数成员希望佐科能够获得连任,继续落实政府的经济、政治、军事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但由于目前印度尼西亚伊斯兰保守主义政治影响越来越大,国内社会舆论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党派或不法分子引导,雅加达省省长选举中的“钟万学事件”就可以看出政府在伊斯兰保守势力的示威和社会舆论的双重压力下向保守势力让步的姿态。学界和新闻界普遍认为,为了防止竞争对手在2019年大选前打宗教牌来抵制佐科坚持的温和伊斯兰传统和“潘查希拉”原则,佐科决议挑选一名宗教领袖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与自己组成搭档竞选,以缓解国内强硬伊斯兰的政治诉求。例如,来自民间组织(包括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3000余人就于2018年7月20日前往雅加达举行暴走游行,目的是号召人民群众支持民族复兴党总主席慕海明·伊斯坎达尔(Muhaimin Iskandar)成为佐科的副总统人选。虽然佐科在2018年8月9日前一直没有确定自己的副总统人选,但佐科阵营内部政党都选择相信佐科的决定,并未要求副总统一职一定要来自自己的党派。正副总统候选人注册日被限定为2018年8月4~10日,民主斗争党秘书长哈斯托在7月28日称,将与佐科总统搭档的副总统候选人已经敲定,力挺佐科总统的所有盟党已认同这位副总统候选人,佐科总统或于8月8日或10日公布。佐科总统于7月31日下午在茂物行宫与六位支持他的政党代表举行会议,讨论成立胜选团的整体规划。出席会议的政党代表为民主斗争党、专业集团党、民心党、民族民主党、民族复兴党和建设团结党的负责人。此团队将在总统选举前期针对竞争对手提出的攻击给予回应。同时,这一团队也注重发动基层议员宣传佐科执政期间的政绩,加大了在地方各省县市的宣传力度。

二 反对党联盟

民主党与大印尼运动党结盟,普拉博沃再次挑战佐科。在2014年总统选举中以微弱选票差距落选的大印尼运动党领袖普拉博沃将在2019年总统选举争夺战中重整旗鼓。作为印度尼西亚保守势力的代表,普拉博沃在印度尼西亚军方和伊斯兰政治团体中拥有一批忠实的拥护者。2017年,普拉博沃多次会见军方退役将领和保守的伊斯兰团体代表,以寻求双方势力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支持自己。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2.4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总统大选动态
    1. 一 执政联盟
      1. (一)佐科执政联盟内部出现波动
      2. (二)佐科执政联盟的竞选前景
    2. 二 反对党联盟
  • 第二节 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化进程
    1. 一 印度尼西亚民主化进程中的伊斯兰宗教因素新表现
      1. (一)伊斯兰激进势力抬头
      2. (二)佐科政府对伊斯兰激进势力的限制
    2. 二 2018年的地方选举
  • 第三节 印度尼西亚的反腐败工作进展
    1. 一 打击力度持续加大,反腐败成果丰硕
    2. 二 防范腐败形成合力,选举活动成重点
    3. 三 自身建设有待加强,反腐任重而道远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