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印度尼西亚社会文化教育

关键词

作者

韦红 1964年10月生,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印尼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东南亚研究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东南亚地区国际关系、当代东南亚问题。曾主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中国东南周边地区安全机制构建”“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变革进程”“亚太地区救灾合作机制建设对策”“东南亚城市化与乡村发展研究”等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重点课题多项。出版《东南亚五国民族问题研究》《地区主义视野下的中国—东盟合作研究》《东南亚国家城市化与乡村发展研究》《新加坡精神》等多部著作,主编《中国与印度尼西亚人文交流发展报告(2019)》《印度尼西亚国情报告》等。在《当代亚太》《国际问题研究》《现代国际关系》《东南亚研究》等刊物上发表论文60多篇。
王勇辉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印尼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印度尼西亚社会文化教育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印度尼西亚社会文化教育

第一节 社会发展

2017年7月至今,印度尼西亚社会发展状况总体上良好,医疗卫生、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都进一步改善。但是恐怖袭击事件、沉船事故及自然灾害等频频发生,可见印尼社会仍然面临不小的挑战,许多社会问题亟待解决。

一 完善公共基础设施安全管理仍存在问题

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印尼加快了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一方面是为了改善民生,推动国内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则是为2018年8月即将在首都雅加达举办的第十八届亚运会做准备。但是安全事故也时有发生,其中存在的安全管理隐患仍需解决。

(一)推动公共交通设施建设

陆上交通方面,多个高速公路、铁路、轻轨工程顺利完成并启动。2018年1月3日,首条连接位于雅加达市郊的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与雅加达市中心的机场专用铁路正式通车,38千米的车程只需55分钟,将过去需耗费数小时的车程缩短为不到一小时。此工程大大缓解了雅加达的交通拥堵问题,是第十八届亚运会筹备工作的重点项目之一,佐科总统为此还亲自主持了通车仪式。5月22日,佐科总统还为巴东市辛邦哈鲁(Simpang Haru)火车站至米南加保(Minangkabau)国际机场铁路主持了落成启用仪式。2018年5月,有7条高速公路有新路段通车。2018年6月22日,东爪哇省长6.6千米的Gempol-Pasuruan高速公路第二段工程举行了通车仪式。为配合第十八届亚运会而修建的巨港(Palembang)轻轨列车项目于2017年4月30日完工并于7月20~30日试运营。

航空交通方面,新建了多个机场。2018年5月24日,西爪哇玛查冷卡(Majalengka)国际机场建成并正式投入使用,首架飞机顺利降落。这是继万丹省苏哈国际机场后的印尼第二大国际机场,占地面积达到1800公顷,始建于2014年,飞机主跑道长2500米、宽 60米,平行滑行道长2750米、宽 25米,能够为A330型客机起降提供服务。玛查冷卡机场的主体工程已于2017年底竣工,但印尼政府有更宏伟的计划,就是将机场跑道的长度延伸至3200米,以便能为世界上最大的民用飞机如空客A380、波音B747和B777等提供最佳的服务。此外,由印尼国家机场经营商Angkasa PuraⅠ公司斥资2.2万亿卢比在沼泽地上兴建的三宝垄艾哈迈德雅尼国际机场也于2018年6月7日正式启用。据估计,该机场每年的客流量将达700万人次,相当于每天有19万人次的旅客流量。为迎接2018年10月在巴厘岛举办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年会,Angkasa PuraⅠ公司还加快了巴厘岛伍拉·赖国际机场扩建工程的建设步伐。

海上交通方面,为推动实施“世界海洋轴心”国家发展战略,发挥印尼海上强国的优势,印尼兴建与扩建了多个港口,其中位于北苏门答腊省的瓜拉丹戎(Kuala Tanjung)港口建设项目最为引人注目。瓜拉丹绒多功能港口区位于马六甲海峡中段,地理位置比较独特,建大型港口自然条件比较优越,被印尼政府“中长期发展规划”拟定为西部海上重要门户,作为苏岛经济走廊棕榈油、橡胶等自然资源的输出通道,并逐渐发展成为区域性的国际航运中心。2018年1月17日,瓜拉丹戎港口第一期工程已经完成了96.3%的海域和77%的陆地工作量,设计容量为60万标准箱。根据“中长期发展规划”,印尼政府准备启动瓜拉丹绒港扩建项目,欲把集装箱年吞吐量增至100万标准箱。

除了以上新建的交通工程外,印尼还有许多新的交通规划有待实施。可以预见,未来几年仍然是印尼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喷发期。

(二)提高医疗卫生服务与公共卫生产品供给水平

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印尼增设了医疗卫生机构,增加公共卫生产品的供给。在假疫苗事件中被曝光的伪劣疫苗产品已被销毁,相关涉事人员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为保障公民获得高质量的公共卫生服务,印尼政府规定,在2018年8月至9月的第二阶段麻疹和风疹疫苗接种的覆盖率要达到95%,以确保麻疹和风疹的传播链被完全切断。2018年8月1日,印尼政府开始在爪哇岛和巴厘岛的28个省进行注射麻疹和风疹疫苗的活动,所需疫苗已经安全运达相关疫苗注射区。为杜绝假疫苗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印尼政府非常重视此次疫苗接种活动。在接种活动开始前,印尼卫生部就与28个省政府达成共识,此次注射疫苗的工作将由省卫生署与县、市、镇、村卫生局联合进行,卫生部已经拨付的5亿卢比,将被用于为地方卫生部门添置疫苗冷冻设备,卫生部也将与教育部协调,以便在各个学校进行注射疫苗活动。

(三)海上安全事故频发,管理水平仍需提高

印尼是一个水路纵横的万岛之国,轮渡是人们重要的出行方式,但是印尼海上轮渡的安全标准“松懈”,安全管理不到位,交通安全事故频发。这不仅给印尼人民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生命财产损失,也使印尼政府的公共安全服务能力受到了质疑。

印尼政府部门也认识到提高维护公共安全能力的重要性,并做出了多方努力。2017年11月15日,印尼总警长在雅加达为2017年东盟交通警察论坛主持开幕式时承认,在东盟国家中,印尼的交通事故发生率仍然很高,交通事故受害者数比恐怖主义案件受害者数更多。他还表示,举办2017年东盟交通警察论坛,旨在分享交通执法、安全驾驶、改善东盟地区法制,以及建立东盟各国交通警察的合作关系,在各自国家实现交通安全秩序。印尼将向交通事故发生率低的国家学习,通过合作,分享彼此促进交通安全的经验。

但是印尼海上交通事故仍时有发生。2018年6月13日中午,一艘无证载人木船KM Arista在锡江海域遭巨浪掀翻,在73名乘客中,17人遇难,55人生还,另有1人仍失踪。最严重的是6月的多巴湖沉船事件,2018年6月18日,一艘渡轮在苏门答腊岛的旅游胜地,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火山湖多巴湖(Toba)上倾覆,导致包括孩童在内的近200人失踪。虽然搜救队确定了沉船地点,但是由于天气恶劣、技术受限,逝者尸体最终未能被全部打捞上岸。印尼当局最终的认定是,该船仅能容纳60人但实际载客73人,属严重超载;另外,它还涉及非法运营。虽然涉事的 4 名主要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等待审判,但失去的生命永远无法挽回了。悲剧还在重演,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即6月22日,又有一艘船因引擎技术问题在多巴湖倾覆,造成1人失踪。在其他地方,2018年7月3日下午2点30分左右,一艘载有138人的客轮由于发生渗漏,在南苏拉威西的塞拉亚尔(Selayar)海域沉没。截至次日凌晨,死亡人数已上升至30多人,仍有41名乘客失踪;在已知的69名幸存者中,有34人在医院接受治疗。据调查,事故船上的救生衣数量不足,导致部分乘客无法自救。这些事故暴露了印尼水上交通事故频发的两大根源:一是政府部门监管不到位,船只非法营运情况较严重;二是船只技术缺陷较明显。

印尼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2012~2017年,海路交通事故从每年4起增加到34起,且呈逐年增加的态势。为了遏制水上交通事故逐年增加的发展态势,有关当局规定往后所有通航船只必须具备航行许可证、乘客及船员名单,以便在紧急时刻使用。即使这样,相关部门还应该做到:一是做好天气情况预报工作,及时发布海况通知与警报;二是提高通行安全标准,严格把控通航船只安全检查,加强海上交通安全管理工作;三是加强印尼海上救援能力建设,并做好事故善后处理工作,安抚遇难者家属,尽最大的努力让逝者安息。

二 全国上下共迎2018年亚运会

亚运会于2018年8月在印尼雅加达和巨港(Palembang)举行,这是印尼第二次承办亚运会。这一国际盛事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声誉,也是向世界展示印尼多民族多宗教和睦共处的“多元一统”社会及经济建设成就的一次绝好机会,为此,印尼做了充分准备,在全国营造出“携手共迎亚运会”的大团结氛围。亚运会火炬巡游于2018年7月17日至8月15日进行,途经印尼18个省的53个县市,由40名传奇运动员、影星与社会精英完成亚运会火炬的接力活动。火炬还由潜水运动员带着乘坐快艇,再经骑马、跳伞等运动员接力,印尼军警沿路保护,场面激动人心。

(一)加速体育相关设施建设

翻新亚运会比赛场馆,兴建便利亚运会的公共交通设施,为亚运会提供交通支持。2018年1月20日,雅加达亚运会开幕式主会场苏加诺体育场(又名格罗拉蓬卡诺体育场、朋加诺体育馆,印尼语为Gelora Bung Karno Stadium)已经翻新完毕。体育馆外的人行道也被翻修一新,不仅美观,而且地面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功能:灰色是步行道,绿色是自行车道。此外,该人行道还为残疾人,尤其是视障人士,提供了一个特殊的黄色指导道。雅加达轻轨捷运工程也已完成,该轻轨总长5.8千米,8月如期通车;另外,建成了雅加达中区苏迪曼大街从印尼酒店圆环路至史纳延环形交叉路口的人行道。

为应对亚运会期间雅加达老城区的大量游客,方便他们的通信需求,雅加达市政府联合XL Axiata电信公司,在老城区域安装了印尼国内第一套5G网络系统。XL使用速度远远超过无线网络Wi-Fi的WiGig技术,通过将WiGig路由器安装在老城内的电线杆上,做到5G信号全覆盖。5G速度非常惊人,如果以传输10GB数据为标本,则2G网络耗时222小时,3G耗时22小时,4G耗时2小时;而如果采用WiGig,则仅需3秒,这是很大的一个超越。

(二)整治社会乱象以为亚运会保驾护航

印尼各地警署也行动起来,为亚运会期间的治安保驾护航。2018年7月,西爪哇警署整治街头行为,拘留了数百名非法泊车员、地痞、街头卖唱者、摊贩、街童、酗酒者等。在打击雅加达市区匪徒行动中,千余名危害公共安全秩序的匪徒被警方拘捕。警方还增设了安保岗哨以加强商场、娱乐场所、巴士站、火车站、码头等民众密集场所的安保工作。印尼国民军特种部队进行了反恐演练,捕获了数百名恐怖分子。除此之外,印尼警方还发布了通告,禁止亚运会期间任何形式的示威。

为避免亚运会期间的交通拥堵,雅加达政府一方面将市内单双号车牌的通行时间延长至15小时,即从早上6点至晚上9点;另一方面,为缓解热点地区的拥堵,让34所学校(涉及1.7万名学生)暂时停课放假。

清理城市垃圾,消除污染,维护城市环境卫生。在雅加达北区马腰兰区有一条森蒂翁河(Sentiong),河水被严重污浊,常年发出强烈的有毒臭味,被居民称为黑河(Kali Item)。亚运会期间,雅加达阿尼斯省省长以黑色尼龙布遮盖河面,以减轻河水臭味的散发。这个方法遭到大众和省议会议员的抨击,认为这终非长久的解决之策。应该想办法从污染源头清理河流。在这方面,雅加达可以向世界上其他许多首都如首尔学习经验。

除此之外,印尼有关部门还严密监控火点,预防森林火灾。为防范林火和烧芭引发的烟雾肆虐,印尼军方确立了人工降雨的预案,军用直升机整装待发。

(三)举办各种迎接亚运会的活动

临近亚运会,雅加达各界行动起来,掀起了一股“亚运热”。民众装扮城市,盛装迎接亚运会。为营造城市的节庆氛围,雅加达市民自发组织购买各色颜料,粉刷、装饰巷子。雅加达政府招募、培训专业导游,以使这些导游不仅能介绍雅加达的旅游景点和地方文化,还能带领游客享用具有地方特色的饮食,在推介雅加达旅游业中起到应有的先锋作用。各商场为喜迎亚运会,还设置了“打折日”,降低商品价格,推动亚运会期间的消费。2018年8月4日,来自印尼各地的200名艺术家,齐聚Pulomas至Rawamangun高速公路两旁,在73座支柱上绘制迎亚运会壁画。在迎接亚运会的同时,还迎接印尼独立73周年纪念日(8月17日)。8月5日,青年与体育部在雅加达民族纪念碑(Monas)广场举办了涉及大规模的Poco-Poco舞的活动迎接亚运会。当时千人齐跳,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三 恐怖袭击事态严重,极端思想在国内蔓延

2017~2018年,印尼发生了不少恐怖袭击事件,恐怖主义抬头。由于中东的“伊斯兰国”(ISIS)受到打压,生存空间变小,许多前往国外参加ISIS圣战的印尼激进分子又回到了印尼国内。这与激进思想在印尼国内蔓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印尼国内松散的圣战网络再次活跃起来,未来反恐工作将更为艰巨。2018年发生的几起恐怖袭击事件严重程度高,其中还有未成年人参与。这样的势头显示出继2002年巴厘岛恐怖爆炸袭击事件以后,又一波新的恐怖主义活动浪潮在印尼酝酿爆发。

(一)恐怖袭击事件频发

2017年5月,东雅加达发生连环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2名袭击者和3名警员身亡。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突袭行动,2017年6月7日抓捕嫌犯达7人,并搜出利器及压力锅炸弹等材料。

2017年开斋节祈祷的数个小时前,两名疑似“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进入苏门答腊棉兰警察总部的一个警岗,高喊“真主伟大”口号后刺死1名警员。2017年 8月29日,一名印尼妇女受恐怖组织“伊斯兰国”鼓动,企图充当人肉炸弹攻击总统府,幸未得逞。这是印尼首次有女性因为企图充当人肉炸弹而被判刑。2017年11月14日,印尼两名男性恐怖分子在西苏门答腊省烧毁当地警察总部大楼,试图以弓箭攻击警员,但随后被击毙,警方在其中一人身上发现一张写有圣战信息的字条。

2018年5月8日晚,西爪哇省德波的克拉帕杜瓦(Kelapa Dua)国家部队机动旅总部Mako Brimob拘留中心发生了一场暴乱。该拘留中心的被拘留者主要是恐怖主义嫌疑人和罪犯,除此之外还有因亵渎罪被判处两年监禁的前雅加达省省长钟万学(Ahok Tjahaja Purnama)。此次暴乱的起因是一名囚犯索要由警察保管检查的家人带来的食物,这本是拘留中心的例行公务。但有人趁势作乱,鼓动其他囚犯群起暴乱。暴徒们破坏了围墙和监狱,进入警员室,袭击警官。5月9日下午,警方宣布骚乱中有5名警察被囚犯抢夺武器并被杀害,还有一名囚犯被劫为人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在Mako Brimob拘留中心的囚犯曾宣誓效忠伊斯兰国(ISIS)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还有报道称,早在2017年11月,这里就发生过小规模的骚乱,随后警方在一间牢房内发现了一面黑色旗帜。可以推断出,2018年5月暴乱是“伊斯兰国”在背后策划的。5月9日上午,88反恐特遣队解救出被劫持的人质;参加暴动的155名囚犯在投降后不久,即被送往爪哇中部的努沙坎班加(Nusakambangan)监狱。

Mako Brimob拘留中心暴动事件之后,印尼的极端恐怖分子接二连三地实施恐袭计划,企图制造更大的社会恐慌,实现他们的极端主义目标。2018年5月13~14日,爪哇岛东部的泗水连续发生了多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事后调查得知,该系列恐袭事件由家庭集体实施,其中包括未成年人。事件开始于5月13日早晨,印尼泗水三座教堂接连发生了自杀式爆炸袭击:7点30分的圣玛利亚天主教堂、7点35分的印尼基督教教堂和8点的五旬节中心教堂。当日晚上,在泗水市郊区的西多阿乔(Sidoarjo),一个家庭的父亲亲手引爆一枚炸弹,炸死了他的妻子和他们17岁的女儿。该男子被随后赶到的警察击毙。5月14日早上,四口之家的成员乘坐两辆装有炸药的摩托车袭击了泗水的一个警察局。这三起恐怖袭击案件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人员伤亡。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雅加达官员坚称,这些恐怖袭击与支持“伊斯兰国”的圣战组织“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有密切关联。“神权游击队”是印尼最大的恐怖组织,宣誓效忠“伊斯兰国”,此前,该组织前首领已经入狱并将接受最终审判。事后调查得知,这几户恐怖袭击的家庭都曾经在一起研习《古兰经》。对印尼而言,家庭式恐袭事件的发生,表明恐怖主义势力已经渗透到社会最基本的细胞,伊斯兰极端思想的蛊惑性更具杀伤力。印尼的反恐形势更趋严峻。

在人们还未从印尼东部泗水恐袭事件的震惊中缓过神来,2018年5月16日早上,在印尼西部廖内省,4名武装人员开着一辆车,手持武士刀冲进北干巴鲁警察总部,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全部击毙,企图逃跑的司机也被逮捕。此次恐袭造成1名警官死亡,2名警察和1名当地记者受伤。警方在离袭击地点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作案面包车,并在车上搜查出了可能引发爆炸的物品。据悉,这些袭击者是一个名为“印尼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成员,它隶属于“伊斯兰国”。

除了这些比较严重的事件之外,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还有许多其他恐怖袭击事件。恐怖主义是人类文明的毒瘤。这些事件中的极端、残暴行为给印尼社会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但是印尼全国反恐的决心和行动更加坚定。铲除恐怖主义毒瘤也将是印尼时刻面对的艰巨任务。

(二)极端思想蔓延

如今,激进思想传播方式多元化,涉及领域也越发宽泛。印尼社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极端言论。

2017年6月14日印尼军方表示,极端主义思想已经在印尼这个全球穆斯林最多的国家扩散开来。正如时任印尼国民军总司令卡托·努尔曼迪约(Gatot Nurmantyo)所说:“根据我们观察,目前印尼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有‘伊斯兰国’的蛰伏细胞组织(Sleeper Cells)存在。”只有少数几个例外,包括基督徒居多的巴布亚省。军方警告,这些蛰伏细胞组织成员的思想都已经激进化,它们目前虽然还不活跃,可是一旦受到诱发,就会有所行动。尤其是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隔海相望,恐怖主义势力很容易在管理松散的边境流窜,考验三国在交界区域的反恐协调行动。已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在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发动攻击后,东南亚各国就提高了警惕,印尼和马来西亚当局更是加强了边境安全措施,避免在菲南部马拉维市作乱的武装分子乘乱越过边界,潜入印尼和马来西亚。卡托说:“要从马拉维进入印尼一点也不难,所以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以防这些蛰伏细胞组织在印尼被激活。”

印尼恐怖主义思潮也渗透到了学校。学校本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学生思想单纯,这便给了极端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如今印尼的许多高等学府不断有极端思想渗入,情况令人担忧。2017年7月至10月,总部设在雅加达的印尼人权组织机构(Setara Institute)在茂物市与德波市展开宗教容忍和激进化的调查,其调查报告指出,自2002年以来发生的恐怖主义事件中,有多达20名涉案的印尼恐怖分子来自茂物。该机构研究员穆罕默德在雅加达的发布会上指出,其中尤其令人关注的是大学校园已经成了滋生恐怖主义思想的温床。调查发现,茂物农业大学是被查禁的极端组织印尼“伊斯兰解放组织”(Hizbut-Tahrir Indonesia,HTI)的活动中心。这个组织诋毁民主,主张成立全球哈里发国。

2018年4月28日,印尼国家情报局局长布迪·古纳宛(Budi Gunawan)上将也透露,印尼近四成大学生受到了激进主义的影响。古纳宛在第四届伊斯兰学院学生执行委员会会议上披露,2017年,国家情报局研究显示,印尼的15个省份有受激进主义运动影响的可能,其中三所大学可能是激进思想传播的基地。这一发展趋势令人担忧,因为它将威胁到印尼的统一与稳定。

2018年6月2日,印尼88反恐特遣队和廖内警区警员在廖内大学抓捕了一名恐怖嫌疑人和两名目击证人,并在他们的据点查获了包括箭矢、气枪、三过氧化三丙酮、硝酸钾、硫黄、疑似硫酸锌的透明液体和其他制作组装炸弹的原料。嫌疑人属于亲ISIS的“神权游击队”成员,是廖内大学的毕业生。嫌疑人供认,为避人耳目,他从化验室获取化学原料,在廖内大学社会与政治科学学院大学生活动场所内装配炸弹。

极端恐怖分子企图利用印尼民主的社会氛围,将他们的极端思想渗透到每个角落,就连印尼的政府机关都出现了助力极端思想传播的可能。2017年7月1日,印尼警方在突击行动中搜获了一大批ISIS的宣传册子。这些册子的封面印有ISIS大头目巴格达迪的照片和语录,每页页眉还有“你们有义务参战”的字样,警方表示这些宣传册子可能已经被学童阅读过。7月4日,一面写有阿拉伯文字的与ISIS旗帜相同的黑色旗帜在南雅加达旧格巴腰兰镇(Kebayoran Lama)警局前面挂起。对于这些打着宗教旗号宣扬极端思想的行为,伊联属下的安梭(Ansor)青年团曾经建议政府清除部分政府机关里的极端主义“病毒”。安梭青年团多功能队伍——99特遣队指挥员表示,他们绘制的图表显示,大部分政府机关成了滋生不宽容和极端主义的“苗圃”,尤其是政府机关里的清真寺,大部分成为传播不宽容和极端主义思想的场所。在廖内被捕的恐怖分子就曾坦诚表示,自己从国企职员那里获取活动资金。

科技发展在给人们生活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也给极端思想的传播提供了更便捷的途径和更广阔的舞台。极端思想借助互联网、新媒体等方式更加迅速且广泛地传播出去,让印尼民众接触到这些极端主义思想,并受之影响。据估计,印尼有53%的人口(约1.43亿名公民)使用互联网。社交媒体已成为加速激进主义和恐怖主义蔓延的关键工具之一。2017年10月18日,印尼国家反恐局去激进化第一副主任卡迪尔少将在日惹空军学院发表演讲时表示,虚拟世界或互联网已经成为恐怖主义招募追随者和准备采取行动的主要载体。恐怖主义过去只存在于某些地区,现在已蔓延到世界各地,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幸免。

(三)反击恐怖主义

对于恐怖主义活动的增多和恐怖主义思想的蔓延,印尼全国齐心协力,采取各种行动威慑、打击恐怖主义,保社会平安、国家稳定。

1.积极展开抓捕行动

2017年8月15日,印尼西爪哇省警察局发言人尤斯里·尤努斯对媒体表示,警方当天早上在西爪哇省首府万隆市的3个地区逮捕了5名隶属于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的嫌疑人,并在搜查嫌疑人住处时发现了盛在多个容器里的危险化学品液体。嫌疑人计划使用这些化学品制造炸弹,并在8月底对印尼总统府、雅加达和西爪哇的多个警察局等发动袭击。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7.2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社会发展
    1. 一 完善公共基础设施安全管理仍存在问题
      1. (一)推动公共交通设施建设
      2. (二)提高医疗卫生服务与公共卫生产品供给水平
      3. (三)海上安全事故频发,管理水平仍需提高
    2. 二 全国上下共迎2018年亚运会
      1. (一)加速体育相关设施建设
      2. (二)整治社会乱象以为亚运会保驾护航
      3. (三)举办各种迎接亚运会的活动
    3. 三 恐怖袭击事态严重,极端思想在国内蔓延
      1. (一)恐怖袭击事件频发
      2. (二)极端思想蔓延
      3. (三)反击恐怖主义
    4. 四 互联网媒体发展问题
    5. 五 维护劳工权益,提高劳工福利
      1. (一)关于外籍劳动者的雇用及待遇
      2. (二)关于劳动者的宗教和罢工权利的规定
      3. (三)用人单位在解雇劳动者后必须履行的职责
    6. 六 环境保护发展状况
      1. (一)自然灾害频发
      2. (二)污染事件
      3. (三)野生动物遭到残害
      4. (四)积极的环保措施
    7. 七 维护社会治安,整治社会乱象
  • 第二节 文化教育发展
    1. 一 印尼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2. 二 旅游业蓬勃发展
      1. (一)新收获与新发展
      2. (二)多方促进旅游业发展的措施
    3. 三 教育改革与发展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