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基本问题

关键词

作者

吴卫民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基本问题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基本问题

很多年以来学科建设在一种不自觉的状态之下,我们做了不少的工作,但是并没有自觉意识。所以现在我们还需要追根究底地谈学科建设。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就专业本身谈发展讲建设,说专业内的自身发展,甚至是一些课程教学的问题,这些,也许跟学科建设有关,有些可能是学科层级中的内容,但它还不就是我们需要明白的整体构架意义上的学科建设。

一 民族文化自觉与中国艺术学学科建设

2015年全国第十届艺术院校院(校)长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这次论坛由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承办,你们魏院长也参加了。我们在现场听到了著名的叶朗教授的主题演讲,呼唤时代的巨人出现,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产生时代的巨人,也能够产生巨人。那么这个巨人的标志是什么?这个问题可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巨人应该是有巨大热情、巨大才能、巨大思想性、巨大创造性的人,尤其是具有时代自觉、有文化自觉的人。就学科建设而言,也需要产生巨人。我今天谈的话题,正是文化自觉。

文化自觉对于文艺来说,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第10届文代会,第9届作代会开幕式(2016年12月30日)上格外强调了文艺创作的文化自觉的问题,强调文艺巨匠们的文化自觉的特征。习总书记强调文化自觉的问题,是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背景下,在中华民族文艺复兴背景下提出来的。在我们国家的当下需要什么样的文艺创作,我们用什么样的文艺方针去指导文艺创作,用什么样的文艺努力来适应我们伟大的时代,在这样的语境中提出文化自觉的问题,非常具有针对性。显然,习总书记把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与文艺工作的发展和文艺的繁荣之间做了非常紧密的联系,那就是如果没有文化自信,文艺创作是没有希望获得发展和繁荣的。因此,习总书记的讲话里面贯穿着一种对文化自信与文艺创作之间联系的洞察,这种洞察就是文艺创作是文化当中最活跃、最鲜活、最生动的一部分。文化自信也在我们这种艺术创作里,从面对祖国、面对民族、面对历史、面对自己的英雄的态度上、价值立场上体现出来。

我觉得谈到艺术学学科建设,也有一个文化自信的问题。因为我想到的是,应该认清我们的学科建设与文化自信之间的关系,因为我认为我们的学科建设很长时间处在一种摸索性实践的、一种理性缺少自觉性的状态里,这种状态跟我们的文化不自觉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没有文化自信,我们很长时间以来就是处在一种单个的学科发展、单个的艺术种类或者一些艺术技巧、技能发展的状态下,门类内的艺术品种学科彼此隔绝,甚至单学科发展很久,而门类学科的观念十分单薄甚至于没有。在这样的状况下,对什么是建设学科,我觉得,艺术教育者缺少真正的自觉认识。因此我们的艺术学学科的建设需要激活文化自觉。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届文代会上提出“文化自信”这样的深刻见解,对我们学科建设也有非常及时的指导意义。因为,没有自觉,哪来自信?

我为什么要谈这个文化自觉的问题?我觉得在艺术学科发展到今天,缺少自觉。有这样的一些数据需要我们重温一下,来看一看学科建设自觉意识有什么样的背景。2011年艺术学学科作为门类学科独立起来,我就想问为什么这么晚?我们中国有灿烂悠久的文化历史,我们的民族在悠久灿烂的历史里面创造了世界为之瞩目的累累硕果,我们的民族是一个优雅的民族,充满了美感的民族,有感性智慧的民族。但是为什么我们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对艺术学学科的建设是那样的迟钝?对艺术的理性认知是那样麻痹?我们知道刘海粟把西洋绘画引荐到中国的时候大概是1912年,我们国家的美术教育发展是很早的,但是作为学科发展,学科的意识是什么时候具有的?美术、音乐、戏剧……师徒相授受的现象不算,在学校设立课程,甚至作为单科学校确立专业发展,民国早期就开始了。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深思一下。既然艺术专业、学科确立,很早就有了,那为什么会一直把它当成文学学科的附庸存在这么多年?

如果从媒介来划分认知研究对象,那么文学的艺术无非是用语言符号作为媒介的艺术,与我们所说的其他艺术的媒介完全不一样。美术用来承载色彩、线条或者造型的材料、材质与文学文字就完全不一样。西方各种各样的油画色彩,中国国画的色彩,是用色彩类型来划分艺术种类的。戏剧艺术则是以人——演员——作为主要媒介来表演故事的艺术,歌剧用音乐、用唱歌来表演或者是来演故事的艺术。舞剧是用演员的肢体语言作为主要的媒介演故事的艺术。因此,艺术品种的界别是以媒介在其中的作用为判断艺术品种最重要标志的。中央戏剧学院谭霈生先生曾经讲过一个观点:认为文学应该归在艺术学科框架里面去,它是一种用语言材料作为媒介去创造想象世界的艺术,所以不应该是艺术归附文学,而是应该文学归附艺术。中国的艺术发展了几千年,中国在大学里面、中学里面、专业学校里面有艺术学科,并且一直延续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自己的学科门类,为什么到2011年才具有自己独立的学科门类?所以,反观回去,我认为我们国家的艺术发展很悠久,但是学科建设的自觉很淡薄。

2015年,《艺术教育》杂志做了一个艺术学科成为门类学科之后的学术巡礼,做一个回溯。我们发现,其实在艺术没有独立成为一个学科门类的时候,在学科建设方面不怎么惆怅,但是学科独立为门类之后,问题就凸显出来了。原来更多的是专业意识,各专业做各专业的事,有点专业发展、有些专业成果就算了,万事大吉。但是作为一个学科门类独立出来以后,你要跟文学、史学、哲学等那些早已存在的学科门类分庭抗礼,就得扪心自问,你的分庭抗礼的理由是什么?阵地在哪里?在这个时候我们会发现,很多地方在艺术教育办学热的情况下开办了艺术教育以后,学科意识是很淡薄的,学科建设的工作没有太多做过,其实是没有思考过、准备好学科建设就办了艺术教育,就是办专业而已,整体性的学科结构、学科层级、专业结构、课程系统、课程结构一类的问题,完全没有入脑入心。

我前面说过,在艺术院校院(校)长高峰论坛上,作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奠基者,叶朗教授提出了一些观点,大意是认为北京大学是中国艺术学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沿,很早以前蔡元培先生就提出了“美育”的观念,号召要用“美育来替代宗教”,这是学科建设的先锋。是吗?我想追问一下,“美育”就是学科建设吗?

我想,艺术学学科建设的目的或者学校艺术教育可以指向“美育”,“美育”可以作为艺术教育的一个活动宗旨,但是,我觉得,美育不等于学科建设,“美育”是我们的艺术教育活动里面追求的总体目标,是对我们人才培养最后要达到的艺术教育效果,懂得美,懂得欣赏美,懂得创造美的一个目标指向,它不就是,也不能等同于艺术学学科建设。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意识到,我们的艺术学学科建设的任务就比较重了,起码我们觉得在追问学科是什么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缺乏学科意识的看法出现。譬如艺术学学科作为门类独立出来之后分为五个一级学科,尽管已经这样执行。但是,我们认为这种分法还是有点开玩笑。把“美育”当学科建设的意识是有一定模糊性的,而在划分学科的时候那种随意性也表现出对学科意识的淡薄。从一些会议上描述的教育部学科划分的相关信息来看,原来作为门类学科的艺术学中音乐学、舞蹈学、戏剧学、电影学、美术学、设计艺术学、广播电视学、艺术学理论应该都是并列的一级学科,但是在学位办相关的会议上遭到了强烈抵制,认为这个艺术学科独立出来成为门类学科后马上就搞出那么多一级学科来了,有不少学科发展了几十年,才几个一级学科,艺术学学科才一开始起步就要搞那么多,不行。最多三个,最后讨价还价给了五个一级学科,但是这五个一级学科的划定是以你存在了多少年、你可以争取多少个来确定的吗?论资排辈还是学理分析?不讲学科特点、不讲学科的内在结构的合理性,而以可以给多少个一级学科的讨价还价来确定学科结构,这有点像开玩笑,至少是随意性太大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7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民族文化自觉与中国艺术学学科建设
  • 二 艺术学学科建设面临的历史语境与现实处境
  • 三 艺术学学科建设的观测点
    1. 1.艺术学学科是一个由众多艺术品种的子学科构成的门类学科系统
    2. 2.艺术学学科建设应该落实在实践基础上
    3. 3.艺术学学科建设要落实在“办学”中
    4. 4.艺术学学科建设与办学选择相联系
    5. 5.艺术学学科建设要打通“艺”与“道”的隔膜
    6. 6.艺术学学科建设中的学科交叉与学科综合环境
    7. 7.艺术学学科建设中应尽量避免“残缺性”
    8. 8.艺术学学科建设通则规范下的个性发展
    9. 9.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发展面向:当下、未来、世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