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民族精神不朽 舞台艺术常新

关键词

作者

吴卫民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民族精神不朽 舞台艺术常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民族精神不朽 舞台艺术常新

2015年的中国戏剧舞台,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壮美文艺风景格外夺目。中国国家话剧院排演的壮丽史诗式的《中华士兵》,便是其中的一个亮点。这个亮点,是为民族招魂、为世道正本、为国家续精神、为爱好和平的人类长正气的亮点,这个亮点,是为先烈立传、为今人醒脑、为后人立心、为人格树标杆的亮点,这个亮点,是群像塑造和个体刻画水乳交融又相得益彰的亮点,是历史长河与壮烈一瞬相互联系而隽永回味的亮点,是冷娃热血和向死求生的奇妙辩证的亮点,是军民协力和民族同心的万千气象的亮点,是思想高度、艺术纯度精美结合、完美呈现的亮点。

剧目表现的是中条山战役中,兵源不足的中国军队招收的一群未及弱冠的男娃,在他们的父辈军人的带领下冲杀向战场,最后弹尽粮绝投身黄河、慷慨赴死的事迹。中华民族一次次面临危机险境,但一次次转危为安,正是因为每一次都有民族的优秀子孙向死搏命换来了血脉绵延、文明不绝。20世纪伟大的民族抗日战争,尤其典型。《中华士兵》的整个演出,让人血脉偾张,荡气回肠!

当然,也有个别声音对这个夺目的舞台亮点提出异议。

有一个活跃于网络的戏剧评论者评价《中华士兵》说,“过去庄严肃穆的感动,被今天的嬉笑打闹挤到了角落。可以想象从八十年代走过来的老艺术家有多么焦虑不安,他们要拯救这个堕落的艺术世界,要重整舞台的严肃性。他们需要在抗日战争胜利70年的这个日子里,为自己那饱满的,却在这个小时代里无处释放的大情怀、大感动找一个爆发口,要为自己的艺术高峰盖上具有历史意义的印章。”(北小京看话剧:《〈中华士兵〉——有多少自我感动需要重来》)这样的描述基本上是事实,接下来就是评论者的观点了:“形式上的美,遮掩不住创作上的功利!作为一个爱好戏剧的观众,我无法认同整台戏所表达出来的自我感动与矫情,以及创作者占有国家资源却不真诚地对这个社会负起应有的艺术责任。在此,我必须送上我的失望。”这位评论者认为“真正的舞台作品,首先不应该有创作上的功利,没有向任何意识形态的屈膝与阿谀,然后,作品在对于时代的提问,人类灵魂的追索,以及艺术形式上的创新等角度上,至少有一样需要触及人性本质或是社会意义。《中华士兵》从一开始就有主题先行的创作硬伤,为爱国主义让道,是全戏人物的首要职责,在生死抉择面前,没有人性的抉择,只看到一个比一个懂事!创作者被意识形态洗脑过后的感恩,在作品当中对当今的观众进行灌输性洗脑……”

在这样的评价中,《中华士兵》的创作者的创作动机是被“意识形态洗脑过后的感恩”心态下“对当今观众进行灌输性洗脑”;存在的问题是“占有国家资源却不真诚地对这个社会负起应有的艺术责任”;“硬伤”是“爱国主义”的“功利”、“主题先行的创作硬伤”让作品充满了“自我感动和矫情”……

本来,饭后茶余的私人聚会话题、个人感受分享的信口,说说也就罢了;或者,认真的戏剧批评,说得合情在理,也应该欢迎甚至珍视。但是,评论者作为一个有“粉圈”的人在媒体上发言,而且评论的口吻和演说的内容,看起来契合了当下有一定市场的社会心理和精神征候,就应该认真思考一下他的意见了。应该让观众或读者明辨,在今天我们的戏剧舞台上,甚至在我们的整个民族精神产品中,什么是值得倡导、培育、珍视的健康有力的因素,什么是应该避免、遏制、鄙弃的内容。

在当下私欲滔天、娱乐泛滥的“小时代”里,艺术创作中的功利、意识形态、爱国主义等的确已经成了一些人调侃、揶揄的词汇,“大情怀、大感动”也被看作“被洗脑后的感恩”的白痴行为,这种认知,在当下的社会生活中是常常可以听到的,我并不感到惊讶。

问题在于,这样的认识有多大程度的真理性,对我们的民族精神提升和对当下的社会心理引导,有害还是有益,这是应该追问一下的。

首先追问一下,艺术拒绝“功利”吗?从古至今,兴、观、群、怨也好,“文以载道”也罢,艺术从来就不拒绝功利性,有时候还需要自觉追求功利性。文艺是民族精神的启蒙之光,是搜寻社会病症的X光,是激发思想革命到来的先导,尤其在民族饱受磨难、浴火重生或者陷入发展绝境的时候,充分发挥、积极放大艺术聚合民族精神和推动社会变革的作用,在艺术生产当中充分发挥艺术对民族国家生存和文明社会发展的功利性,功莫大焉。一部近现代社会发展史和文化史中的中国戏剧史,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其次,意识形态是一个中性词,可以不必人为地去贬斥它。意识形态其实就是一种主张,在我看来,不必谈意识形态色变。体现为民族利益和国家意志的意识形态,在我们的文艺作品里应该理直气壮地存在、大张旗鼓伸张的。近现代以来的中国,最强的意识形态,就是中华民族意识觉醒的意识形态,就是国家不亡、民族不绝的意识形态。延绵几千年不断的中华文明,创造这种伟大文明的中华民族到了近代真正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帝国主义的轮番欺凌和日本帝国主义的吞并野心激活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意识,惊醒了一个民族必须有一个独立自主国家的意志。这是中华民族求变图存、救亡自立的意识形态。所以,通过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途径走向民族解放,走向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民族的共同奋斗史,是最强的民族意识,是体现为国家意志的意识形态。所以,才会有全民抗战的壮丽史诗在全人类面前展开,才会有不同党见的人搁置前嫌并肩战斗,才会有上自国家元首、下到老幼妇孺的同心协力。所以,在爱国主义的大旗之下,民族意识空前高涨,国家意志空前集中,爱国主义成为最能够团结各族民众、动员社会力量的民族认同,形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陷敌寇于灭顶之灾。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5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