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蒋公宴请”是一面镜子

关键词

作者

吴卫民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蒋公宴请”是一面镜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蒋公宴请”是一面镜子

“蒋公宴请”事件是民国时期动荡时局里流传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传说事件,在当时似乎也没有引起多少社会关注。时间过去70余年,这个传说被敏感的戏剧人捕捉到之后,新闻性、社会性渐渐向戏剧性、文化性、人性发酵,成为戏剧人关注的一个小小的热点。对这个热点的瞩目,戏剧人各有其角度,这就发掘了不同的意义,让由此创作出来的剧目居然像一面镜子,不但折射出世态人心,而且投射了社会风云,使得“蒋公宴请”这一传说事件像一个三棱镜,一咏三叹,一唱三叠,使得一个校园传说演变成近五年来的一个文化事件。

《蒋公的面子》(以下简称《面子》)前后版本——南京大学版和南京大学台湾导演版各是镜子的一棱,而上海黄浦剧场小剧场演出的《宴席》是第三棱。

2012年5月,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庆期间,一位大三女生温方伊在吕效平教授指导下创作的一出话剧《蒋公的面子》登台演出,嗣后引起的反响,远远超过了校庆活动“献礼”本身,而走向了全国,成为一场得到持续关注、引发此起彼伏讨论的文化事件。

剧本于2013年在《人民文学》杂志第6期上发表,获得“人民文学之星”戏剧作品奖;编剧温方伊获得南京市作协2013年度“文学新人奖”;《东方早报》评选编剧温方伊和导演吕效平为“2013文化中国年度人物”;鲁迅文化基金会和搜狐网评选该剧为“鲁迅文化奖”2013年度戏剧;《中国文化报》评选该剧创作团队为“2013年文化产业年度人物”;2014年被列入江苏省文化厅“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2015年获得江苏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2012~2014年)(以上根据2017年5月28日《蒋公的面子》第二次赴昆明演出的节目单,同名该剧曾于2013年9月27日来昆明演出)。

为南京大学110周年校庆而创作的剧目《蒋公的面子》在获得了满盆满钵的荣誉和不绝盈耳的喝彩之后,跨出了校园,走向社会,声名远播,不仅仅作为一个剧目演出,也作为一个文化事件还在继续发酵,更重要的是居然有了相关的不同演出创造,像是一次舞台艺术的“三级跳”。

第一版的《面子》(2012~2014年南京大学吕效平版),致力于刻画文人复杂的性格:剧目取材于1943年国立中央大学校长因故空缺,蒋介石以委员长的身份,想要就任大学校长。表层理由是蒋介石自己曾经是黄埔军校的校长,任中央大学校长也有资格,深层含义是:大学是重要的思想阵地,是掌控国家重器的重要领域,要抓在手里严加控制。但是,舆论大哗,学校的教授们并不买账,觉得“武人治校”有辱斯文。普遍认为,没有学术思想、没有教育经历的蒋介石不够格做一所大学的校长,权势取代不了学术和教育。于是蒋介石想要请教授当中的几位德高望重者吃年夜饭叙谈叙谈,增进感情。请帖发出后,接到请帖的中文系三位教授陷入了选择的困境:教授们不买账的这位新校长“请客”,三位受邀者是否要去赴宴,给蒋公这个面子呢?这顿年夜饭吃还是不吃,To do or not to do?其实也是To be or not to be的选择意义,成为一个现实问题。这是剧目给予观众最有悬念期待的地方。作者温方伊着手创作时下功夫做足了案头工作,结果发现这是一桩悬案:一是接到请帖的三位资深教授传说有陈中凡、胡小石,但第三位是谁不知道,传说中没有,相关史料和私人日记、传记当中也寻不到蛛丝马迹;二是传说中的“年夜饭”宴请在时间上有疑问,不能确考,因为蒋介石任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的时候已经过了春节;三是传说中的“宴请”事件发生时陈中凡并不在重庆。查遍了相关资料找不到蛛丝马迹的所谓“史实”,可能就是一个可以被不断加工的传说而已。很可能,编剧一方面忐忑不安于将一个传说展开为2万字剧本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历史留白的空间可以自由发挥。就设计了三个人物:拒绝与蒋合作但又希望借助权势方便找回自己滞留在桂林的古籍珍本的时任道,一直积极入世、希望在与体制的合作中做一些有益社会、学校、学生的事情的卞从周,不问政治、逍遥人生但是酷爱美食的夏小山。三位教授茶馆喝茶商议赴不赴宴的问题,时任道坚决不去与“杀学生”的校长共餐,拒绝妥协。夏小山听说宴请的那家餐馆有一道名菜“火腿烧豆腐”,十分想去尝尝,满足自己作为“吃货”美食家的口腹之欲,但是,在“集体拒绝武人治校”的“心理场”背景下,他又开不了口、迈不动腿。于是提出一个十分别扭的条件:蒋委员长请客他就去,蒋校长请客他不去。美食的诱惑与立场的禁忌让他显得态度暧昧。卞从周本是一个体制的积极合作者,他内心有热切的愿望想去赴宴,但是群体“抗蒋”的态度又让他走不出“从众”心理,摆脱不了“随大溜”的内在羁绊。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4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