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形态比较

关键词

作者

季安锋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形态比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形态比较

词缀(affix),又称语缀,是黏附在词根或词干上构成新词或表达语法意义的语素,它本身不能单独构成词。词缀是在各种语言中普遍存在的一种语言成分,“意义虚化、位置固定”是各种语言中词缀的共同特点,词缀一般不能独自成词,但是作用重要,特别是在印尼语中,词缀形式多样,使用广泛,不仅可以附着于词根用以改变词的意义和词性,还可以表示不同的语法意义或抽象的关系意义。因语言类型、特点不同,汉语、印尼语的词缀存在着不小的差异。本章将对印尼语、汉语词缀的形式、功能、分类等做一个细致比较。

第一节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来源

现代汉语词缀大多是自源性词缀,即来自古代汉语的实词,这些实词在发展过程中意义逐渐虚化,又受到汉语双音节化的影响,意义虚化的语素成为词缀,与一个有实在意义的词根组合成词,如“椅子、桌子、盖子、石头、木头、老虎、老鹰、老乡”。其中黏附在词根前面的词缀称为前缀,黏附在词根后面的词缀称为后缀,插入词根中间的词缀称为中缀。前缀、中缀、后缀都是黏附在词根之上的附加成分,所以它们又称为前加成分、中加成分和后加成分。如“老鼠”“老虎”里的“老”,“作家”“科学家”里的“家”。由于汉语与印尼语词缀各有不同的来源,两种语言在词缀的判定方法上也有不同。

1.1 汉语词缀的来源

现代汉语属于语言类型学中的孤立语,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其主要的语法手段是语序和虚词。古代汉语以单音节词语为主,在词语双音节化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一类具有与形态语言中的词缀功能相同的构词成分,据此汉语学者将汉语中的这类构词成分称为“词头”、“词尾”或“词缀”等。

汉语词缀几乎都是从实词虚化而来的。例如前缀“老”“小”“初”“阿”,后缀“性”“化”“者”“家”等,是由实词“老”“小”“初”“阿”“性”“化”“者”“家”等虚化而来的。有时,在汉语里要区别词和词缀并非易事,区别的方法是看其出现在哪些词语里,是表示虚化的意义,还是表示实在的意义,前者是词缀,后者是词或实义语素。例如,“老媪”里的“老”,表示的意义是“年老”,因此它是实义语素,不是词缀;“老婆”里的“老”,不表示“年老”,而是用在俗称中,带有“亲昵”色彩义,因此它是词缀,不是词。

汉语学者早就注意到了词缀与实词的关系。胡以鲁在《国语学草创》(1913)中谈道:“体词之习用者添‘儿’添‘子’,此在音由长音而卷舌,在义遂傅会‘儿’或更转而为‘子’,以示昵称”,以及“‘前’、‘后’等状词附以‘头’、‘面’等形式词以示方位”等。1920年,黎锦熙先生在《词类连书条例》中也提到“带语尾的”名词,带“子”缀的如:

罩子 扣子 (加在动词后,变成名词)

胖子 傻子 (加在形容词后,变成名词)

由此看出,黎锦熙先生实际上注意到了词缀(当时称“语尾”)语义虚化的特点,尤其注意到了词缀标记词性的语法功能。

1.2 印尼语词缀的来源

颜天惠、宗世海(2003)与张会叶(2009)都曾对印尼语词缀的种类、功能进行过分析,其中颜天惠、宗世海(2003)对汉语与印尼语的构词词缀的种类、来源进行过对比分析,并指出印尼语词缀的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纯正词缀(imbuhan asli),二是引进词缀(imbuhan serapan)。纯正词缀源于马来语(bahasa Melayu),是印尼语词缀的主要部分,它们全是天然词缀,不是由实词虚化而来的,因为印尼语中本没有这些实词,非同于汉语词缀。印尼语词缀里除了若干引进词缀外,其他绝大部分都属于天然词缀。M·Isa Mulyoutomo主编的《关于印度尼西亚语的知识》里对印尼语词缀的来源做了如下分析:“绝大多数的印尼语词缀是纯正词缀。由于它不是独立词语,故想查出其意义与语法功能非得观察它跟词根词搭配后的完整意义。”例如印尼语常见词缀包括:

前缀:ber-、me-、pe-、ter-、ke-、di-、se-、per-

中缀:-el-、-em-、-in-、-er-

后缀:-kan、-an、-i、-man、-wan、-wati

夹缀:pe-an、per-an、ke-an、me-kan

引进词缀大都源于方言(bahasa daerah)及外来语(英语、荷兰语、阿拉伯语、梵语等)。例如,表示男性施动者的后缀“-or”“-ur”“-is”“-ir”“-us”等;表示女性施动者的后缀“-is”“-tris”等,外来语后缀是连同词根一起被完整地引进的。

第二节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的类型

2.1 根据构词位置的分类

2.1.1 汉语词缀的位置分类

根据构词时的位置,汉语的典型词缀一般分为前缀、中缀和后缀。关于中缀,无论在汉语中还是在外语中都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在现代汉语里,词缀算是单位最小而争议最大的语法成分。从术语、定义到范围,各家认识颇有分歧,但至少对以下两点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

(1)汉语的词缀是与词根相对而言的,它不能离开词根而存在。

(2)汉语的词缀表达虚化的意义,即某种附加性的词汇意义或语法意义。

当然,只凭这两点共识是不足以识别汉语词缀的。汉语“音节-语素-汉字”三位一体,一个语素可以独立成词,也可以在合成词中作构词成分,还可以在派生词里充当词缀,然而,这些不同层次的语言单位的语音和书写形式是相同的。就是说,汉语的词、词缀不像具有形态标志的语言那样具备明显的形式标志。

所谓前缀,又称词头、前加成分,指加在词根前边构成新词的词缀。例如,“阿姐”中的“阿”、“初一”中的“初”、“老师”中的“老”、“第三”中的“第”、“小李”中的“小”。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8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来源
    1. 1.1 汉语词缀的来源
    2. 1.2 印尼语词缀的来源
  • 第二节 汉语与印尼语词缀的类型
    1. 2.1 根据构词位置的分类
      1. 2.1.1 汉语词缀的位置分类
      2. 2.1.2 印尼语词缀的位置分类
    2. 2.2 根据意义、功能的分类
      1. 2.2.1 汉语词缀的分类
      2. 2.2.2 印尼语词缀的分类
  • 第三节 汉语与印尼语形态变化比较
    1. 3.1 汉语的形态手段
    2. 3.2 印尼语的形态手段
      1. 3.2.1 主动式
      2. 3.2.2 被动式
      3. 3.2.3 致使式
      4. 3.2.4 词语重叠式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