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八章 汉语与印尼语定中结构标记使用比较

关键词

作者

季安锋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八章 汉语与印尼语定中结构标记使用比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八章 汉语与印尼语定中结构标记使用比较

现代汉语中,“的”既可以作结构助词,也可以作语气词,本章分析的是作为结构助词的“的”与印尼语中的“yang”的异同。

汉语学界,赵元任、朱德熙等诸多学者都对“的”做过研究,如朱德熙(1961)根据“的”的分布情况,把“的”分为三类:的、的、的(这里不关注副词性后附成分的)。根据吕叔湘主编的《现代汉语八百词》、刘月华的《实用现代汉语语法》等对助词“的”的功能介绍,笔者把定中结构助词“的”的功能归纳为以下几种:

(1)作为定中结构的标志,构成定中结构(蓝蓝的天/老鼠的尾巴);

(2)构成“的”字结构(便宜的/卖水果的);

(3)其他特殊用法(庙里的和尚拜的拜、跪的跪/在北京上的车)。

当用于定中结构时,“的”出现与否,是学界长期以来一直探究的问题。朱德熙(1956)提出“限制性/描写性”的区分,认为不带“的”的定语是限制性的,这一说法对学界影响深远;梁顺德(1999)对“的”的使用规律,从句、语义、语用三个平面加以了考察;黄伯荣、廖序东(2007),方梅(2004、2008),贺阳(2013)等都认为定语有限制性和描写性的区别,陆丙甫(2003)、刘丹青(2008)坚持了朱德熙以“的”字隐现区分不同性质短语的思路,认为“的”在语义上的功能是描写性标记;而石毓智(2000)则指出,“的”具有区别某认知域内的成员的作用。

印尼语关系代词“yang”在语义、语法功能上是与汉语的“的”最接近的一个词语,尤其是在定中结构中定语修饰某名词性成分的时候,因此“yang”也涉及使用与否的问题,即隐现的问题。黛安娜(2007)谈道,印尼语定中短语定语和中心语之间用不用关系代词“yang”与充当定语和中心语的词语性质与意义有关,还与表达上的省略等有关,其论述不甚细致全面;目前来看涉及“的”与印尼语“yang”具体用法对比的论述较少。本章把“的”与印尼语 “yang”这两个定中结构的标记置于不同语义关系的定中结构中进行全方位对比,并考虑复杂定语、语篇等因素,从跨语言的视角探析制约定中标记隐现的各因素是否具有普遍性,并进一步了解汉语中作为定中标记的“的”在使用上有哪些个性。

第一节 定中结构中“的”与“yang”的用法比较

印尼语用关系代词“yang”连接定语和中心语,类似于“的”的作用,这一功能二者基本一致。只是汉语“的”的位置在定语后面,而“yang”的位置在定语之前,比如:

(1)jalan道路 yang sempit狭窄

(狭窄的

道路)

(2)pemuda青年 yang mencurigakan可疑

(可疑的青年)

不过,“的”与“yang”用于定中结构时,有时出现,有时不出现,它们隐现的条件及使用范围有所差别,其中定语的语义类型以及定语与中心语的关系等会影响偏正结构中“的”与“yang”的隐现。本部分的思路是,根据定语的语义性质、句法位置及定中关系类型等,来具体分析“的”与“yang”的用法及隐现差别,以观察除了语义紧密程度,还有哪些因素也会影响到“的”与“yang”的隐现。

1.1 定语表示质料

定语表示质料时,汉语的定中结构中可加“的”,如“铁皮的箱子”,也可以不加“的”,如“木头房子”“丝绸睡衣”等,只是加上“的”以后强调、指别的功能更明显,如“纯金的项链”,加“的”,是强调项链的质料是纯金的,不是银的;“塑料的袋子”,若重音在“塑料”上,则已有强调质料的功能,再加上“的”,则强调意味更重。

在印尼语定中结构中,如果定语表示质料,“yang”通常不能插到定语和中心语中间,如:

(3)kemeja衬衫 sutra丝绸

[丝绸(的)衬衫]

(4)dompet钱包 kulit皮 ular蛇

[蛇皮(的)钱包]

(5)cangkir杯子 kristal水晶

[水晶(的)杯子]

表示质料的定语与其所修饰的名词之间语义关系非常近,所以印尼语这种定中结构不用加标记。

可以看出,定语表示质料时,印尼语较有规律性,定语和中心语的紧密关系,更直观地体现在了标记成分“yang”的隐退上。而汉语“的”使用与否,属于非固定状态,可能还受语用因素或其他因素制约。

1.2 定语表示领属

领属关系的定中结构中,定语一般是领有者,中心语是被领有者,如“我的书包”;从语义上看,这种领有关系可分为两大类:可让渡与不可让渡。张敏(1998),雷容、郭熙煌(2015)等具体阐释了可让渡与不可让渡两种不同的关系,可让渡指领有者与被领有者之间的关系在现实世界可分离,领有者可以随意转让或分离其拥有的事物。

在表可让渡领属关系的定中结构中,印尼语定中之间不出现“yang”,只是有时可接“nya”(表“属于”,有强调作用),也可以不用“nya”。例如:

(6)mainan玩具 dia他 / mainannya玩具 他

(他的玩具)

(7)sepeda自行车 (nya)XiaoMing小明

(小明的自行车)

(8)gaji收入 (nya)LaoLi老李

(老李的收入)

例(6)、例(7)、例(8)中的“玩具”“自行车”“收入”,与所有者的关系都是可让渡的。可以看出,表达可让渡关系,汉语在定语与中心语之间需要加“的”,印尼语中不加标记,如例(6);只是当定语是人名时,可以加“nya”,如例(7)、例(8),“nya”是可选项。

不可让渡指领有者与被领有者之间的关系具有不可分离性。不可让渡关系主要包括人际关系(“麦克的爸爸”)、整体-部分关系(“桌子的腿儿”)、抽象的领有关系(“阿力的优点”)三大类。

第一,表示人际关系。

(9)adik dia/妹妹 他/ adiknya妹妹 他

[他(的)妹妹]

(10)kakak哥哥 saya我

[我(的)哥哥]

表达不可让渡关系时,汉语的定中之间有的加“的”,有的不加“的”,这与说话人对语义关系的认知有关系,也与语用和韵律有关。张敏(1998)从认知角度来区分有无“的”字的定中短语:“XN”中的定语必须与认知主体具有规约性的密切概念关系,否则就要用“的”。印尼语表人际关系的定中结构不用加“nya”,也不用“yang”,除非出现歧义结构,如例(11):

(11)gurunya老师 ZhangNa张娜

(张娜的老师)例(11)加不加“的”意思不同,“张娜的老师”,“张娜”与“老师”是师生关系,“张娜老师”是指名叫“张娜”的老师,属于同位关系;这时如果要明确表达定中关系,需要加“的”,印尼语也需要加“nya”,不然会语义混淆。

第二,表示整体-部分关系。

表示整体-部分关系的定中结构,汉语在定中之间很多需要加“的”,如“我的脚”“这篇报道的插图”;但是整个结构若表专名、类名,或是有固定指称对象的凝固性复合词,又可以不加“的”,如“桌子腿儿”“电脑屏幕”等。而印尼语中,只要定语不是指人的成分,都不用加“nya”;定语指人时,可以加“nya”。例如:

(12)telinga耳朵 (nya)XiaoMing小明

(小明的耳朵)

(13)ekor尾巴 kelinci兔子

(兔子的尾巴)

(14)biji籽儿 semangka西瓜

[西瓜(的)籽儿]

(15)ritsleting拉链 tas书包

(书包的拉链)

例(12)、例(13)的中心语“耳朵“尾巴”之前要加上“的”,例(14)在定中之间加不加“的”都可以,不加“的”表示特定某类事物,加“的”则强调隶属关系;印尼语例(13)、例(14)、例(15)的定语不是指人的,不用加任何标志,只有例(12)在中心语(“telinga”)后可接“nya”(表属于),具有强调作用。

第三,抽象的领有关系。

(16)harapan梦想 Lili莉莉

(莉莉的梦想)

(17)kepribadian性格 Wati娃迪

(娃迪的性格)

(18)kualitas质量 barang物体

[物体(的)质量]

例(16)、例(17)的领有者为有生命的专名,在定语和中心语之间要加“的”,例(18)的领有者无生命,在定语和中心语之间可加“的”可不加“的”。印尼语中,抽象领有关系的领有者与领有物之间不用加标记。

换个角度看,表所属的疑问代词充当定语时,汉语通常需加“的”,而印尼语疑问代词充当定语时大多不加“yang”,例如:

(19)telepon genggam手机 siapa谁

(谁的手机)

(20)bahasa语言 negara国 mana哪

[哪国(的)语言]

总体来说,在不可让渡关系中,印尼语不用“yang”,也基本不加“nya”,只是当定语和中心语都指人或表称谓时,为避免歧义需要加“nya”。而汉语不可让渡关系的定中结构大部分需要加“的”,只有表亲属关系,或表类名、专名时(如“西瓜籽儿”),即定语是表分类的限制性定语时,可以不加“的”。

1.3 定语表示时间

定语表时间时,汉语的定中之间通常加“的”,除非定语常与中心语组合搭配,可以不加“的”,如“周五套餐”;此外,时间词放在其他定语前,有时可不加“的”,如“昨天那份报纸”,因为指量成分“那份”居于中间,起到了“的”的作用,而且“昨天”用于指量成分前时,指别作用明显(指别成分很少加“的”)。印尼语中,定语表时间时,定中结构可以什么都不加,只是定语表季节、月份、节日时,可在中心语和定语之间加“di”(在),例如:

(21)kereta火车 jam点 9九

(九点的火车)

(22)rencana计划 tahun depan明年

(明年的计划)

(23)bencana灾难 di在 musim季 kemarau旱

(旱季的灾难)

1.4 定语表示方位处所

定语表示方位处所时,汉语一般要加“的”,也有一些不加“的”,如“东、西、南、北”等单音节词作定语构成的定指性成分时,如“东门”“北部”“右脚”等;还有结构固定的复杂名词成分,后面不加“的”,如专有名词(“北京大学”“龙井茶”)、意义专门化的词组(“四川榨菜”“苏州园林”“水中花”)等。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3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定中结构中“的”与“yang”的用法比较
    1. 1.1 定语表示质料
    2. 1.2 定语表示领属
    3. 1.3 定语表示时间
    4. 1.4 定语表示方位处所
    5. 1.5 定语表示数量、指量
    6. 1.6 定语表示动作行为
    7. 1.7 定语表性质、特征等
    8. 1.8 定语表示施/受事、中心语表事件或行为
    9. 1.9 定语表关涉义
  • 第二节 非定中结构中“的”与“yang”的用法比较
  • 第三节 “的”和“yang”在多项定语中的出现位置比较
    1. 3.1 汉语“的”在多项定语中出现的位置
      1. 3.1.1 在第一个定语后面
      2. 3.1.2 在复杂的动词性定语的后面
      3. 3.1.3 在描写性定语后面
    2. 3.2 印尼语“yang”在多项定语中出现的位置
      1. 3.2.1 与中心语关系比较远的第二个定语前
      2. 3.2.2 在复杂的动词性短语或从句前
  • 第四节 汉语、印尼语定中标记隐现的制约因素分析
    1. 4.1 区分句法语义关系的功能需求
      1. 4.1.1 区分偏正关系与动宾关系
      2. 4.1.2 区分偏正关系与同位关系
      3. 4.1.3 区分指称与陈述
    2. 4.2 定语的性质与类型
    3. 4.3 定语与中心语的关系远近
    4. 4.4 语用上的强调与指别
    5. 4.5 韵律的和谐、简洁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