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7章 新兴古典城市化理论

关键词

作者

[澳]杨小凯 杨小凯(1948~2004),1988年获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生前为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澳洲社会科学院院士。他的论文见于《美国经济评论》,《政治经济期刊》、《发展经济学期刊》、《经济学期刊》、《城市经济学期刊》等匿名审稿杂志。他和黄有光合著的《专业化和经济组织》一书被权威杂志书评称为“盖世杰作”。他最近的新作《经济学:新兴古典与新古典框架》被匿名书评人称为“对经济学根基进行重新梳理,为经济学教学提供了崭新的方法。”该书评人认为,“杨正在建立起一个全新的领域。是的,我敢预见,人们对新兴古典经济学的兴趣将迅速兴起,我认为它很可能成为未来的潮流。”诺贝尔奖得主布坎南认为,杨从事的研究是“目前世界上最激动人心且最有希望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阿罗称赞杨的研究“使斯密的劳动分工论与科斯的交易费用理论浑为一体”。
张永生 1970年5月生。经济学博士,先后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现为澳洲莫纳什大学经济系博士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发展经济学、企业理论、产权理论、交易费用理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学术论文见于《经济学季刊》、《经济研究》等刊物。著有《厂商规模无关论:理论与经验证据》等。曾在农村基层工作过4年,1994年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2000年被破格评为副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7章 新兴古典城市化理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7章 新兴古典城市化理论

7.1 为什么会出现城市和城乡差别

早在古罗马时期,色诺芬(Xenophon)就认识到,分工同城市之间存在着某种内在的联系(Gorden,1975)。17世纪的英国经济学家配第也认为,城市能够降低交易费用,从而提高分工水平。但是,在新兴古典城市化和层级结构模型(Yang and Rice,1994)问世之前,还一直没有能够解释城市出现和分工之间内在关系的全部均衡模型。杨小凯1991年建立了一个关于城市化和分工演进之间关系的一般均衡模型。这一模型显示,假如所有的居民都集中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形成一个城市,那么由于交易时的旅行距离的缩短,交易效率会大大提高,从而分工水平和生产力水平也会大大提高。但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所有人都应该居住在一起,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这个模型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有城乡的差别。

1994年,杨小凯和赖斯建立了第一个新兴古典城市化的一般均衡模型,它能显示城市的起源、城乡的分离都是分工演进的结果。在他们的模型中,由于食物的生产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农业活动不能像工业活动那样集中在一个小区域内;而工业品的生产由于不需要占用大量土地,故它们既可以分散布局在广大地区,也可以集中布局在城市。假定生产每种商品都有专业化经济,即专业化程度越高,生产效率也越高,同时贸易会产生交易费用,这就会出现一个专业化经济同交易费用之间的两难冲突。假如交易效率很低,人们就会选择自给自足,此时没有市场,且城市也不会出现。假如交易效率得到些许提高,分工结构就会从自给自足跳到局部分工,出现半专业化的农民和半专业化的工业品生产者。因为农业要求占用大量土地,而生产工业品没有这种要求,所以农民就只能分散居住,而工业品生产者则选择离农民最近的地方居住,以降低分工带来的交易费用。因此,如果农业和制造业之间的分工水平较低的话,就不可能产生城市。如果交易效率进一步提高,在农业和制造业的分工之外,则会在制造业内出现专门以制衣、修建房屋、制造家具等为职业的制造业者。由于制造业者既可以分散居住,也可以集中在一个城市,为了节省由于不同非农职业之间交易带来的交易费用,从事工业生产的人们就会居住在一个城市里。因此,由于专业制造者和专业农民,以及不同制造业之间出现了高水平的分工,就出现了城市,以及城乡的分离状况。

图7-1 分工演进和城市出现

我们借助图形来讲述这个模型背后的故事。这个表示分工演进的图你一定已经十分熟悉(见图7-1),图(a)表示交易效率很低时,经济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图(b)表示交易效率略有提高时出现了局部分工;图(c)表示出现了完全分工。其中,数字1和2表示不同的工业品,数字3表示农产品。在图(b)中,每个卖工业品的人不生产农产品,故可以自由选择聚居或散居。在这个结构中,只有工业品1和农产品3之间的分工,工业品2还是自给自足,生产工业品的人之间还没有出现进一步的分工,所以每个生产工业品的人为了节省交易费用,会选择散居在与他交易的农家附近。这意味着结构(b)虽有局部分工,却没有城市。而结构(c)中,由于生产工业品1和2的专家之间也有了分工,如果他们聚居在一起,交易效率就比他们散居在各地要高得多。因此,他们就会选择聚居在城市(图中虚线框起来的两个工业品专家代表城市),以节省工业品生产中分工发展产生的交易费用。因此,当交易效率不断改进,全部均衡从自给自足向局部分工演进,直至最后发展到完全分工的过程中,工农业之间的局部分工并不一定会产生城市,只有当工业内部分工加深时,社区中才会出现城市。

杨小凯和赖斯的模型比这个简单图形要复杂,他们的模型推展到了有4种产品的情形(Yang and Rice,1994)。他们证明,随着分工在工业中的发展及互不往来的社区数的减少,每个城市的规模会增加。同时,在分工和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全部均衡从自给自足演进到完全分工时,会经过一些不平衡的分工结构。在这些结构中,由于工业品生产中的分工可以集中在城市以节省交易费用,所以城市工业品生产者的专业化水平、生产率以及来自市场交易的收入会高于农村居民,但城乡之间的自由迁居会保证真实收入在城乡之间实现均等化,这一过程称为分工演进过程中自然的过渡性二元经济结构。随着交易效率的不断提高,分工不断朝完全专业化状况发展,这种自然过渡性二元结构将会消失。

由于城市居民集中居住的交易费用系数比农村居民要低得多,城市的分工水平也就由于交易效率的改善而大大提高,城市和乡村之间在生产力和商业化等方面就会出现差距,城里人的专业化水平总是提高得比乡下人快。所以,从自给自足向高分工水平发展时,不平衡的分工结构就会出现。我们这里所说的二元经济状况,即表现为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的生产力和商业化收入的差别,是经济发展中必经的自然中间状态,并不会有资源分配的扭曲或内生交易费用。在这些所谓二元结构中,乡下人由于专业化水平较低,生产率也较低,商业化水平和从市场得到的收入也较城里人低。但只要有城乡迁居的自由,城乡之间的真实收入就会均等化,而且从市场得到的收入、商品化程度及生产率也会趋于均等化。在分工及城市发展的演进过程中,城乡之间的自由迁居、人民的择业自由、自由价格以及私有财产制度都是加速经济发展、消除城乡二元经济状况的条件。当交易效率持续地提高时,经济将发展到完全分工的状态。此时,二元结构将消失,农村和城市之间的生产力水平、商业化程度,以及商业化的收入将趋于一致。但在改革前的中国,由于实行户籍制度、重要商品(尤其住房)配给制、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以及政府的职业分配制度,上述城乡真实收入均等化的条件并不存在。

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我们将对这个故事进行扩展,同时内生农村和城市地区地价的差别、分工水平和城市地区人口密度。在这个模型中,我们在效用函数中引入了对土地的消费水平。在分工经济和交易费用的两难冲突之外,还有分工经济同城市拥挤的两难冲突。所谓均衡,就是对这些两难冲突进行有效地折中。当交易效率提高时,分工也随之演进。这就会带来递增的聚集效益(交易效率随着交易的地理集中度的提高而递增),因此越来越多的居民愿意到城市里居住,而城市地价升值的潜力就由分工演进的潜力所决定。此外,我们还用一个简化的福济塔—克鲁格曼模型(Fujita-Krugman,1995),说明基于规模经济的新古典城市化模型同基于分工经济的新兴古典均衡城市化模型的区别。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5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7.1 为什么会出现城市和城乡差别
  • 7.2 为什么集中交易可以改进交易效率
  • 7.3 决定居住格局与城乡地价差别的机制
  • 7.4 最优城市结构层次及其形成
  • 7.5 新兴古典同新古典城市化模型的区别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