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12章 新兴古典经济学的经验性证据

关键词

作者

[澳]杨小凯 杨小凯(1948~2004),1988年获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生前为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澳洲社会科学院院士。他的论文见于《美国经济评论》,《政治经济期刊》、《发展经济学期刊》、《经济学期刊》、《城市经济学期刊》等匿名审稿杂志。他和黄有光合著的《专业化和经济组织》一书被权威杂志书评称为“盖世杰作”。他最近的新作《经济学:新兴古典与新古典框架》被匿名书评人称为“对经济学根基进行重新梳理,为经济学教学提供了崭新的方法。”该书评人认为,“杨正在建立起一个全新的领域。是的,我敢预见,人们对新兴古典经济学的兴趣将迅速兴起,我认为它很可能成为未来的潮流。”诺贝尔奖得主布坎南认为,杨从事的研究是“目前世界上最激动人心且最有希望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阿罗称赞杨的研究“使斯密的劳动分工论与科斯的交易费用理论浑为一体”。
张永生 1970年5月生。经济学博士,先后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现为澳洲莫纳什大学经济系博士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发展经济学、企业理论、产权理论、交易费用理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学术论文见于《经济学季刊》、《经济研究》等刊物。著有《厂商规模无关论:理论与经验证据》等。曾在农村基层工作过4年,1994年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2000年被破格评为副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12章 新兴古典经济学的经验性证据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12章 新兴古典经济学的经验性证据

12.1 经济研究分类及其相互关系

根据经济研究的性质,我们可以将其分为纯理论研究、应用理论研究、经验性研究和应用研究4种类型。在进行经济研究时,我们首先要清楚自己研究的类型,然后决定采用不同的方法。不同类型的经济研究,在目的和方法上是不一样的。我们先讨论它们之间的区别及相互关系,然后介绍几项旨在对新兴古典经济学理论进行检验的经验研究的内容。

所谓纯理论研究,是指我们直接关心的不是这些研究在实际经济中有什么作用,而是为了解决理论研究中的一些问题。如,证明文定理、均衡存在定理和发展瓦尔拉斯序贯均衡概念等等,都属于纯理论研究。这类研究有的与创造概念及概念体系、分析框架有关;有的与一些理论概念之间的关系有关;有的是要解决分析框架中的一些操作困难。成功的纯理论研究对经济学研究的作用,就像迂回生产工具之于生产效率,能大大提高研究的效率。特别是一些成功的、从具体问题中抽象出来具有非常一般性质的概念的理论研究,由于其在众多应用理论研究中有用,故而比具体的应用研究价值更高。此书中很多关于某一模型全部均衡的比较静态分析,都属于应用理论分析。应用理论分析往往是用纯理论研究提供的工具和用做思想试验的方法来制造理论假说。

经验研究则是利用观察到的数据和现象,用经济计量或经济实验的方法去验证理论假说,这种检验就比自然科学的检验要复杂得多。我们知道现有的经济统计数据都是根据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框架而设计的。例如,统计中的资本概念就是个模糊而不知所云的概念。按新兴古典经济学,投资与分工在迂回生产中的发展有关,但现有统计系统中就没有分工水平这个概念。所以,如果统计系统是以一个不适当的概念框架为基础,则以这些统计数据做的经验研究到底意味着什么也是个大问题。

应用研究是指用被经验研究证实的理论去解释经济现象,进行实证和福利分析,以用于制定政策和决策。由于经济系统的复杂性,经济理论的应用与自然科学理论的应用有不同的特点。例如,人们投机行为之间的交互作用可能产生某种由非线性微分方程代表的紊乱动态系统,它虽是确定性系统,但看起来却像随机系统,其特点是不可预见性。股票市场就是这样一种紊乱动态系统。其一,它对边界条件非常敏感,边界条件的一点不可察觉的差别,可能会造成系统的动态模式完全改观。其二,即使在完全相同的条件下,这种经济系统也可能产生多个完全不同的动态模式。所以,理论和经验对股市这类非线性系统能提供的惟一精确预测是:精确预测是不可能的。这是为什么有效率股市理论声称,股市中不可能有赚钱的规律,也不可能有赚钱的经验。如果有这种规律和经验,则股市中亿万人学习和模仿这经验的行为就会使此经验失灵。例如,当有人发现一家公司表现不错,因而买它的股票赚了钱。很多人得知这一经验后也买此公司股票,因而将股价抬高,一方面验证了此赚钱经验,另一方面也高估股价,使赚钱经验变成亏钱经验。当然,并不是所有经济问题都与紊乱系统有关。

新兴古典经济学分析框架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框架完全不同,目前该框架中还有很多理论问题有待精细化,而现有统计系统由于是按照新古典的概念设计的,与新兴古典经济学的概念系统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因此做经验研究时就还有很多困难有待克服,需要对一些数据进行处理。但是,由于新兴古典经济学的很多观点与新古典经济学观点不一致,我们如果能将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些理论证伪,这也将为新兴古典经济学提供某种程度上的经验支持。

新兴古典经济学还正处在发展中,大量的经验研究正在或有待进行,而已有的经验研究则非常乐观,它们都支持新兴古典经济学的观点。显然,新兴古典经济学对很多问题的解释力要高于新古典经济学。对于发生在现代社会中的很多新发展现象,它能够提供更深刻的解释。我们下面介绍几项重要的新兴古典经济学的经验研究。

12.2 新兴古典内生增长理论的经验证据

我们在第10章中介绍了分工内生演进的故事,这种分工内生演进的模型(Yang and Borland,1991)称为杨—博模型。该模型比传统增长模型和罗默的新增长理论有高得多的解释力。该文在美国《政治经济学报》上发表时,被同行匿名审稿人视为第一篇用劳动分工的演进解释内生经济增长的论文。按照杨—博模型,经济增长并不单是一个资源分配问题,而是经济组织演进的问题,市场发育、技术进步只是组织演进的结果。

杨—博模型产生了如下经验含义:第一,交易部门的收入份额随着分工的演进和人均收入的提高而提高。第二,增长绩效和分工演进的速度紧密地依赖交易的条件。第一个假设已为诺斯的经验研究所证实(North,1986)。该研究显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交易部门的就业人口比例也随之上升。第二个假设也被诺斯(1958)、诺斯和温格斯特(1989)记录的历史证据所证实。巴罗(1997)、易斯顿和沃尔克(1997)、富莱和斯勒弗(1997)和萨克斯和沃纳(1997)以及杨小凯、王建国和威尔斯(1992)的经验证据也证实了第二个假设。诺斯的研究还显示,海运费用的持续下降,对欧洲早期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贡献。杨小凯等(1992)还发现了影响交易条件的制度变化效果的经验证据,而交易条件又影响经济发展和商业化程度的演进(分工的一个方面)。

琼斯的研究表明(Jones,1995a,b),作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代表的两个主要模型,即AK模型和R&D模型,也与近来的经验数据不符合。AK模型预言,人均GDP增长率同投资率成正相关。这种关系与所谓第I类规模效应有关,但这种第I类规模效应已被琼斯的数据否定。根据琼斯、巴罗和萨拉·i·马丁(1995)的观点,罗默模型(Romer,1987),Rebelo(1987,1991)模型,巴罗模型(Barro,1991)和Benhabib及Jovanovic模型 (1991)都可视做AK模型,因为它们的解同AK模型如出一辙。琼斯由此做出结论,“AK模型对经济增长背后的驱动力没有提供一个好的解释”。

R&D模型则预言,人均GDP增长率和用于R&D的资源水平成正相关,这同所谓第Ⅴ类规模效果有关,尤德(1985),罗默(1990),格罗斯曼和赫尔普曼(1990,1991),阿尔钦和霍维特(1992),及其他一些经济学家的研究则是沿着这条线索。但是,这种第Ⅴ类规模效果也已被琼斯的经验观测所否定。琼斯(1995b)、阿伦·杨格(Allyn Young,1998)和塞格斯托姆(1998)发展了3个模型以对R&D模型进行补救,但修正后的模型仍然包括第Ⅰ类规模效应,即人均GDP增长率同人口增长率成正相关。第Ⅰ类规模效应被Dasgupta(1995)综述的经验研究所否定。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5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12.1 经济研究分类及其相互关系
  • 12.2 新兴古典内生增长理论的经验证据
  • 12.3 新兴古典产权理论的经验证据
  • 12.4 新兴古典企业理论的经验证据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