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讲 汉字文化

关键词

作者

曹迎春 衡水学院法政学院副教授,衡水学院董仲舒研究所所长。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讲 汉字文化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讲 汉字文化

汉字,承载着文明,记录着历史,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汉字是表意文字,因此在造字的过程中,先民的思维、制度、生活也被固定在了字形系统里,成为中国历史的活化石、传统文化的DNA。我们通过研究汉字可以了解古代的历史、古代人的生活。

比如,“为”字,甲骨文写作“”,手牵大象,役象劳动。我们现在的中原地区没有大象,但是商代气温比现在湿热,中原地区是有大象生存的。《吕氏春秋·古乐》记载:“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商朝人驯化大象,用于对东夷的征服活动。考古中,殷墟出土有象的骨骼,青铜器有很多大象造型的器物。中原地区有大象生存,人们曾经用大象干活、打仗,这些古代社会的信息,就保留在了“为”这个字中。

再比如,“昔”字,甲骨文写作“”,意思是洪水之日。这说明商代以前,中原地区确实发生过不止一次的洪水,以至于在商代人眼中往昔便是洪水之日。

生活中有很多随意解析汉字的现象。比如说“婚”是什么,就是女人一发昏就结婚了;“警”是什么,就是警察叔叔要先敬礼再说话;“理”是什么,就是真理掌握在王者手中。这都是对汉字的随意解析。有营养学家解释“精”,一边是米,一边是青菜,所以要吃米吃青菜才有精神。但是《说文》中说:“精,择。从米,青声。”[]精的意思是挑选出来的好米,引申为纯净、精细。青只表读音,没有意义。如果非说“青”是青菜,那“情”是不是就意味着表达感情就要送青菜呢?那“秋波”可真成了“秋天的菠菜”了。

生活中对汉字的随意解析,或许无伤大雅,但在阅读经典时,如果不正确理解字形字义,就会造成对经典的误读。比如《论语·公冶长》:“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粪土之墙”,有的书中翻译成“用牛马粪和泥土垒的墙”,这就是对“粪”字的误读。“粪”在甲骨文中写作“”,像两只手端着一个簸箕,簸箕里有小点掉下去。组合在一起表示打扫、扫除,是个动词。所以《说文》:“粪,弃除也。”段玉裁的注解是:“古谓除秽曰粪,今人直谓秽为粪。”也就是说粪的本意是扫除,由此引申指扫除出来的秽物。钱穆先生在《论语新解》中将粪土解释为“秽土”是很确切的。用垃圾、脏土堆成的墙当然不能粉刷,因为本身“素质”不行,所以孔子用“粪土之墙”做比喻,说明宰予白天睡觉,自身就不想学习,对他这样的学生不知道该批评什么。

张之洞说过:“由小学入经学者,其经学可信。”他所说的小学,便是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分别研究汉字的形、音、义。先要把汉字的学问弄通,才能进一步把经学学懂、学好。

汉字体现了古代文化的各个方面,我们将选取与“衣、食、住、行、生、死、婚、名”有关的汉字,通过分析其原始意义,来揭示其蕴含的丰富内涵。

一 汉字与服饰

“衣”甲骨文写作“”,金文写作“”,上部像衣领,下部像衣袖,相交部分是衣襟,整体像上衣的形状。《说文》:“衣,依也。上曰衣,下曰裳。”之所以叫“衣”,是因为它要和人的身体相互倚靠。

甲骨文中的“衣”,衣襟向左斜、向右斜的都有,表明远古时期衣襟左衽、右衽都有。周朝以后,中原地区的衣襟一般是右衽,少数民族的衣襟是左衽。所以孔子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要是没有管仲攘除夷狄,我们就都成了夷狄之人了。

前面我们讲过汉服文化,所以在这一部分为了避免重复,主要讲一下和衣料有关的汉字,而不再涉及和衣服款式有关的汉字了。

古代中国的衣料主要有皮、麻、丝三种。

(一)裘

最早被人们使用的衣料是动物的毛皮。《韩非子·五蠹》记载:“古者丈夫不耕,草木之实足食也;妇人不织,禽兽之皮足衣也。”[]凡是用动物的毛皮制成的衣服,古人都称为“裘”。

“裘”甲骨文写作“”,象形字,由字形可以看出,古代的“裘”是皮在里,毛在外穿着的。西汉刘向的《新序·杂事》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

魏文侯出游,见路人反裘而负刍。文侯曰:“胡为反裘而负刍。”对曰:“臣爱其毛。”文侯曰:“若不知其里尽,而毛无所恃耶?”[]

魏文侯出游,看见一个路人反穿着裘衣背马草。魏文侯问他为什么反穿着裘衣,背马草的人说是因为爱惜裘衣的毛,怕把毛磨掉了。魏文侯说,你难道不知道皮磨光了,毛就没有依附的地方了吗?这个小故事一方面说明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同时也说明了,古时候各个阶层的人,包括下层劳动者都可以穿裘。

最好的裘是用狐狸腋下的纯白皮毛制成的狐白裘,既轻柔,又保暖,只有王公贵族才能穿。所以民间有“千羔之皮,不如一狐之腋”的说法。可以制裘的狐狸皮很难得,狐狸腋下的那块皮毛更为珍贵,所以汉语中有“集腋成裘”的成语,比喻好的事物可以日积月累,聚少成多。

《史记·孟尝君列传》中记载了一件和“狐白裘”有关的著名事件:齐国的孟尝君出使秦国被昭王扣留,孟尝君派人去向秦昭王的宠妃求情。这个宠妃向他索要狐白裘。孟尝君有一件狐白裘,价值千金,天下无双,到秦国来的时候已经献给秦昭王了,没有第二件了。孟尝君很发愁。[]后来他手下一位擅长“狗盗”的门客溜进秦国的仓库偷出狐白裘献给了秦王宠妃。这个宠妃就替孟尝君求情让秦昭王放他回去。孟尝君脱身后,秦昭王又反悔了,派人来追。另一食客模仿鸡叫骗开城门,孟尝君最终得以逃回齐国。这就是成语“鸡鸣狗盗”的来历。

文献中贵族诸侯穿狐白裘的记载很多。《晏子春秋·谏上》记载,齐景公的时候大雪连降三天,景公穿着狐白裘坐在大堂侧面的台阶上。晏子进来,景公说,真是奇怪,大雪下了三天也不冷。晏子说,天真的不冷吗?我听说古代的贤君吃饱了却知道别人饥饿,穿暖了却知道别人寒冷,安逸了却知道别人劳苦。如今君王不知道啊!景公于是下令拿出裘衣和粮食给受冻挨饿的人。[]

《礼记·玉藻》对裘衣的服用记载很详细:君王穿狐白裘,还要用锦衣作外套来装饰,君王左右的人穿虎裘和狼裘,大夫穿狐青裘,而鹿裘和犬羊裘最差,是庶人穿的。先秦时期狗皮、羊皮价格低廉。春秋时秦国有个大夫名百里奚,本来是个奴隶。秦穆公知道他很有才能,于是就用五张公羊皮把他买回来,所以百里奚被人称为“五羖大夫”。羖(ɡǔ),公羊的意思。古人穿皮衣,裘毛朝外,贵族在正式场合,如行礼或会见宾客时,还要在裘外加一层罩衣,叫“裼”(xī)。“锦衣狐裘,诸侯之服也。犬羊之裘不裼”。[]庶人穿的犬羊裘外面不用加罩衣。

(二)麻

利用植物“麻”的内皮纤维纺布缝制衣服,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发明。古代劳动人民最初是采剥野麻的内皮纤维,慢慢地学会了种麻。种麻不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也不需要施肥和田间管理,只要清整出一片土地来,把麻的种子撒下去就可以了。因为麻可以种得非常稠密,而且只有种得稠密,麻才能长得又高又直,所以就有了一个词——密密麻麻。

麻,金文写作“”,上部是“厂”,表示屋檐形,其内不是“林”字,而是“”,像挂着一缕一缕的纤麻。把麻挂在屋檐下晒干才能用。人在屋下,剥取麻皮。还要浸泡脱胶,古人称为“沤”。《诗经·陈风·东门之池》:“东门之池,可以沤麻。”沤麻就是利用水中的微生物,分解麻皮中的胶质,使纤维分散而柔软,这是纺纱前必经的初加工工序。

把麻纤维捻成线儿要用“专”。纺专一般是陶质或石质的,利用其自身重量和连续旋转把纤维捻成线。“专”,甲骨文写作“”。《说文》:“专,纺专。”甲骨文“专”字就像用手旋转纺专的形状。在距今7000年到5000年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陶石纺轮、纺专、骨匕、骨梭等纺织工具。使用纺轮和纺专捻制麻纱,再用简单的织布机织成麻布,骨匕和骨梭就是织布机的配件。

麻布衣服的质地很松,容易磨烂。而且麻纱上有很多细毛,贴身穿着会摩擦皮肤。为了穿着舒适,延长使用寿命,古人发明了一种“上浆”技术。用植物的淀粉煮成稀糊,把麻布衣服放到粉糊中浸泡揉搓,麻布衣服就会涂上一层薄薄的粉浆。晾干之后,衣服就不再蓬松起毛了。

但是,衣服上浆之后会发硬,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古人又发明了“捣衣”的办法。把质地细密的青石凿成二尺见方的石块,再把石面磨平磨光,这就是“砧”(zhēn);用质地坚韧的木料制成两根又光又圆的木棒,这就是“杵”。把上过浆的麻布衣服晾得半干,叠得整整齐齐,放在砧面上,手执一根木杵在衣服上轻轻地、均匀地反复敲打,这就是“捣衣”。麻布衣服经过捣衣这道工序,会变得又平又软,既耐脏又耐磨,穿在身上非常舒适。

宋元以后,棉布渐渐地取代了麻布,但上浆捶打的方法并没有被完全抛弃。丝织品也需要这个加工步骤。刚刚织成的生丝织品,也必须经过沸水煮泡和漂白,再用木杵反复捶捣,才能溶解帛上的丝胶,使之洁白柔软。因此,不管是麻、棉,还是丝织品,捣衣都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图2-1 《捣练图》中的捣练场景

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现存一幅宋徽宗赵佶临摹的唐人张萱《捣练图》画卷。画中有一长方形石砧,上面放着用细绳捆扎的坯绸,有两个妇女手持木杵,正在捣练。木杵几乎和人同高,呈细腰形。这幅画作形象逼真地再现了唐代妇女捣练的情景以及捣练时所用工具的形状。

捣衣是古代妇女的一项经常性劳动,古代诗人把这项劳动写入了诗篇之中。李白《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月色困扰着思妇,任凭她把帘子卷起又放下,月光总是卷不走;任凭她把捶衣石拂来拂去,月光还是拂了又来。李煜《捣练子令》:“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女子捣衣,透露出的都是“孤独寂寞冷”。

麻布是庶人的常服,于是“布衣”就成了平民百姓的代名词,诸葛亮在《出师表》中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除了麻的内皮纤维可以纺纱织布外,还有一种可以用来织布的植物,叫作葛。用葛的内皮纤维织成的就是葛布。由于葛布的透气性比麻布好,常被用来缝制夏衣,因此葛布又叫作夏布。《诗经·周南·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yì)是濩(huò),为(chī)为绤(xì),服之无斁(yì)。”说的是葛藤长又长,在山沟里延伸,叶儿密密层层,割呀煮呀忙不停,织成粗布和细布,穿上了它多舒服。粗葛布称为“绤”,细葛布称为“”。葛布的纺织方法与麻布大体相同。《红楼梦》中李纨在大观园中的住处叫“浣葛山庄”。浣葛表示妇德。

(三)丝

甲骨文中已有桑、蚕、丝等字。

《说文》:“桑,蚕所食叶木”。甲骨文写作“”“”,像一棵长着叶子的桑树,加“”表示采桑之筐。桑树有不同品种,灌木类的比较低矮,需要俯身采桑。河南辉县琉璃阁战国铜壶盖上的采桑图,其中的桑树就属于这一品种。还有一种桑树比较高大,需要上树采桑。故宫藏战国铜壶上的采桑图,其中的桑树就属于这种,采桑女带筐上树采摘。采桑是女子的主要劳动,甲骨文中有“”字,左边是“桑”,右边是“女”,虽说没有对应的汉字,但从此字构型可以看出,养蚕采桑与女性关系密切。

图2-2 河南辉县琉璃阁战国铜壶盖上的采桑图

图2-3 故宫藏战国铜壶上的采桑图

《诗经》中对“桑”有颇多记述。《豳风·七月》中讲到柔桑、女桑、条桑。如,“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懿筐指深筐,柔桑即嫩桑。“蚕月条桑……猗彼女桑”,蚕月,夏历三月。条桑,即挑桑,“条”是“挑”的假借字,亦即采桑。猗(yǐ),束而采之。女桑即小桑树,“女”有小、矮的意思,女墙就是矮墙。

郭沫若、胡厚宣等先生都把甲骨文中的“”“”释读为“蚕”。但也有学者认为这是蛇。甲骨文中的“”“”“”,学术界大多释为“蜀”,并且认为“蜀”就是“蚕”。上像蚕身,下像蚕所吐之丝。蜀地很早就开始养蚕。传说黄帝的妻子嫘祖是最早的养蚕人,被称为“蚕神”。《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据学者考证西陵氏部族就在今四川。历史上蜀地的丝织业也是颇负盛名。杜甫的《春夜喜雨》中说“花重锦官城”,锦官城就是四川成都的别称。为什么叫锦官城呢?因为三国时期成都的织锦业很发达,蜀汉在这里设置锦官,集中管理织锦工匠。诸葛亮北出祁山,浩大的军费开支主要仰仗蜀锦。蜀汉灭亡时,成都国库尚存“锦绮彩绢各二十万匹”。

考古资料显示,我国养蚕的历史悠久。山西夏县西阴村的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了被切割的留有刀痕的半枚蚕茧,茧长1.52厘米,茧幅0.72厘米,茧小丝细,距今已有5000年。[]河北省正定南杨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两件陶蚕蛹,外观呈黄灰色,长2厘米,宽、高均为0.8厘米,呈长椭圆形,距今5400年左右。[]这证明了滹沱河流域也是中国桑蚕业的重要发祥地之一。

商代甲骨卜辞中屡见蚕的身影。我们来看两条比较完整的卜辞:1.武丁卜辞“戊子卜,乎省于蚕”。意思是,蚕怎么样了?快去看看蚕。2.祖庚祖甲卜辞“贞元示五牛,蚕示三牛”。这是祖庚或祖甲时占卜祭元示上甲用五牛,祭蚕示用三牛之辞。以蚕神与上甲微并祭,可见其被崇拜之程度。[]

图2-4 武丁卜辞(左)、祖庚祖甲卜辞(右)

养蚕是一项费时费工的艰苦劳动。春天蚕卵孵化,养蚕人要准备好蚕室。蚕室密不透风,湿度和温度都保持相对稳定。蚕室,后引用为受宫刑的牢狱。因为宫刑之后畏风,也要在类似蚕室的地方休养。蒲松龄曾用一副对联吟咏司马迁的命运和一生功绩:“一代君权痛蚕室,千秋史笔溯龙门。”意思是说司马迁虽然下蚕室遭受宫刑,但他忍辱负重,以千秋史笔写出了不朽巨著《史记》。

蚕以桑叶为食,吐出的丝即为纺织的原料。在4700多年前的浙江吴兴县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中,考古工作者发掘出不少的丝织物残片,经科学验证,有些丝织物属于家蚕丝织物。[]河南青台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距今5500年左右的炭化丝织残片,经鉴定,属于桑蚕织物。[]

下面我们看一组和丝有关的字。

甲骨文有“糸”(mì)字,写作“”,两节蚕丝,上面是它的头。两个“糸”就是“丝”,写作“”,《说文》:“丝,蚕所吐也。从二糸。”“”这个字是“幺”,糸的下部没有了,很小的一节,所以表示“小”的意思。东北话中管小妹妹就叫“幺妹”,排行老小,叫“老幺”。两个幺在一起是“”,是幽暗、幽微的“幽”,小得看不见,借助光才能看见,所以叫“幽”。“绝”甲骨文写作“”“”“”,有丝有刀,《说文》解释:“绝,断丝也。”

”“”,有人说这是“系”,把“糸”用手抓着提着,系鞋带的时候用手去系。我们学校有很多“系”,中文系、数学系、外语系,系的意思就是系属、系统。也有学者认为这个字就是“缫丝”的“缫”,像手从茧中抽出丝。《说文》:“缫,绎茧为丝也。”

”这个字应该是反映“练丝”这个环节。缫丝和练丝是丝绸生产中最重要的两道工序。把生丝煮熟,使其洁白,易于染色。甲骨文中还有一个字也很有意思,就是“”,学者解释这就是“终”,练丝结束,把丝打个结悬挂起来。这些字形都和丝有关,和纺织、衣服有关的很多字都从绞丝旁。

二 汉字与饮食

(一)饔、飧——餐制

“食”甲骨文写作“”,上面的三角,有人说是盖子,有人说是口,下面是“”字。“”是什么呢?是一种盛食物的器皿。“食”,食物,再进一步引申为吃饭、吃东西的动作行为。《汉书·食货志》:“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再食”,就是吃两顿饭。人的习惯,一天不吃两顿饭就会感到饥饿。

先秦时期的两餐制,非常明确地反映在“饔飧”(yōnɡ sūn)二字上。《孟子·縢文公上》:“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这是陈相转述的许行的话,意思是:贤人要和百姓一道耕种,才吃;自己做饭,而且也要替百姓办事。饔,是早饭,又叫朝食、大食(早饭后要劳作,所以早饭要多吃些);飧,从夕从食,是傍晚时吃的饭,是晚饭,又叫餔(bū)食、小食(晚饭后很快就休息了,所以晚饭要少吃些)。在文献中,“饔飧”常连用,“朝餔”常连用。

《左传》成公二年记载齐晋鞌(ān)之战开始的时候齐侯说:“余姑翦灭此而朝食。”[]意思是我姑且消灭了这帮家伙再吃早饭。《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听说刘邦要独霸关中,曾怒而下令“旦日享士卒,为击破沛公军”[],旦日是一大早,太阳刚出地平线,这个时间是不该吃饭的,项羽借此犒劳将士,激发士气,表达了他想把刘邦灭掉的急切心情。

那这两顿饭什么时间吃呢?汉代把十二个时辰分别命名为:夜半、鸡鸣、平旦、日出、食时、隅中、日中、日昳(dié)、餔时、日入、黄昏、人定。其中“食时”,是早上7~9点,“餔时”是下午3~5点。古人的两餐就是在这两个时间吃的。

因为一日两餐,又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所以古人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宰予昼寝,孔子为什么那么生气?“昼寝”一定是在两餐之间,吃了睡,睡醒了又吃,不久就日落该就寝了,一天什么也干不了。

古人什么时候改为一日三餐的呢?秦汉之际上层社会已经有了三餐制,但是民间尚未普遍。直到唐代三餐制才开始流行,表现在诗文中很明显,比如《石壕吏》中的“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早饭的时间已经提前了;贾岛《送贞空二上人》的“林下中餐后,天涯欲去时”,中餐就是中午饭;白居易《咏闲》的“朝眠因客起,午饭伴僧斋”,除了早饭、晚饭,还有了午饭。

汉字中“即”“既”两个形近字也和吃饭有关。

“即”,读作jí,甲骨文写作“”,像一个人对着饭碗跪坐着吃饭。《说文》:“即,即食也。”即食,就食也,走近食物去吃,由此引申为走近、接近。《诗经·卫风·氓》:“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匪,非。那个人笑嘻嘻抱着布匹过来不是来换丝的,而是来接近我商量婚事的。《论语·子张》:“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君子有三种不同的神态,远远望去,则庄重严肃;走近他,则平易温和;听他的话,则严正无邪。这两处的“即”,都表示接近、走近。

今天使用的成语中,不少还保留着“即”的古义。如“若即若离”,像是很接近,又像是离得很远,让人把握不准;“不即不离”,既不接近,也不疏远,保持适当距离;“可望而不可即”,可以看得见,但不能接近。

“既”读作jì,甲骨文写作“”,和“即”构形很像,容易混淆。从甲骨文看,“既”像一个人吃完了回头离开的样子,由此引申为事情终了、完结。《春秋》桓公三年:“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既,就是太阳完全被遮住了,日光尽也。这是记录了发生在鲁桓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709年七月初一的一次日全食。“朔”就是初一。在古籍中,对一个月中某些特殊的日子有特定的名称。初一叫“朔”,十五叫“望”,最后一天叫“晦”。那么“既望”指的是哪一天呢?十六,“望”结束之后的第一天。

“既”由完了、终结之意虚化为副词“已经”。《论语·季氏》:“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意思是远人不归服,就完善本国的道德教化吸引他们来。已经使他们来了,就要使他们安定下来。这里的“既”是已经的意思,而不是“既然”的意思,所以不能理解为“既然来了,就安心待着吧”。

这一部分我们讲了反映两餐制的“饔、飧”二字,以及和吃饭有关的“即、既”二字。

(二)美、羡、羞、羹——美味

“美、羡、羞、羹”这几个字都和美味有关,也都和“羊”有关。我国饲养羊、食用羊肉的历史十分久远。在距今约4000年的甘肃大何庄遗址,出土了56块羊骨,占到了出土兽骨总数的21%[]。《说文》:“羊在六畜主给膳也。”[]六畜,指马牛羊鸡犬豕。给膳,意为供给人吃的。在这些家畜中,羊的主要任务就是供给人吃的。

羊被驯养后,不仅可食用,还用于祭祀。《诗经·豳风·七月》说:“献羔祭韭。”[]献上韭菜和羔羊。殷墟卜辞记载,祭祀时用羊的数量多达几百,甚至上千。用羊祭祀,是因为羊肉不仅美味,还有着深厚的人文意蕴。《说文》言“羊,祥也”[],所以吉礼用羊。《周礼》中将“礼”划分为吉、凶、军、宾、嘉五礼。祭祀之事为吉礼,丧葬之事为凶礼,军旅之事为军礼,宾客之事为宾礼,冠婚之事为嘉礼。羊是吉祥的象征,所以祭祀之事用羊。

此外,羊还是美德的象征,用于外交。董仲舒说大凡与宾客见面时所持的礼物,不同等级的人所持的见面礼也不同。卿这个等级的用羔羊。为什么呢?因为:“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谛(啼),类死义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羔羊有羊角而不用其伤人,这和爱好仁德的人相似;捉住羔羊时它不叫,宰杀它时也不啼哭,这和为义而死的人相类似;羔羊吃奶时,一定会跪下来吃,这和懂礼的人相类似。所以卿用它做见面礼。在这里董仲舒认为“羊”是仁、义、礼的象征。

下面,我们逐一看一下这四个和“羊”有关的字。

“美”,甲骨文写作“”,上面是羊,下面是大。羊大则肥美,用“羊”“大”构形来表示味美,反映了上古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色。也有一种解释,是人头上插着装饰物为“美”。

“羡”,甲骨文写作“”,右边是一个人张着大口,左边的三点是哈喇子。像人看见美食而流口水。见到什么美食了呢?小篆写作“”,加了一个羊字,见到羊肉就流口水,因为羊肉是美味,令人垂涎三尺。

“羞”,甲骨文写作“”,像用手拿着羊进献的样子。《说文》:“羞,进献也。”美味首先要进献给神灵和统治者。《左传》僖公十七年,记载了齐国的易牙“因寺人貂荐羞于公”,荐羞,就是进献美味,易牙通过给齐桓公进献美味受到宠爱。

后世称美食仍然叫“羞”。李白《行路难》:“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后来为了表意明确,就在会意字“羞”的旁边增加了一个表意的“食”字,造出一个形声兼会意的“馐”字来。

“羹”,小篆写作“”,像用锅烹羊的样子。《尔雅·释器》:“肉谓之羹。”是肉类制成的有浓汁的美食。

作为美味的羹,在历史上不止一次地引发血案,有为羹丧命的,有因羹被俘的,也有为羹亡国的。商纣王因熊羹不熟而杀了厨师。《左传》宣公二年记载在宋郑战争中,宋将华元宰羊犒劳士兵,他的车夫却没有吃到,很生气。战争中车夫愤愤地说:“前日发羊肉,你做主;今儿赶车,我做主。”于是故意把华元的战车赶到郑国那边去了,主帅华元被擒。[]《战国策·中山策》记载了“一杯羊羹亡国”的故事:中山君宴请都城中的士大夫,司马子期也在座。因为没有分给他羊羹,司马子期“冲冠一怒为美食”跑去了楚国,劝说楚王讨伐中山。[]看来,“吃货”是得罪不得的。

其实,“羹”本来是“和”的代言人。因为凡做羹必须调味,酸甜苦辣咸要适中。盐过则咸,梅过则酸,盐、梅得中,然后成羹,故有“调羹”“和羹”之说。《诗经·商颂·烈祖》:“亦有和羹,既戒既平。”[]如果说玫瑰的花语是“爱情”,那么羹汤的食语就是“和平”。

《左传》昭公十三年记载了一个“以羹示和”的小故事:

叔鲋(fù)求货于卫,淫刍荛(chú ráo)者。卫人使屠伯馈叔向羹与一箧(qiè)锦,曰:“诸侯事晋,未敢携贰;况卫在君之宇下,而敢有异志?刍荛者异于他日,敢请之。”叔向受羹反锦。[]

晋国大夫羊舌鲋故意放纵手下砍柴人胡作非为,以此迫使卫国人破财免灾。卫国人于是派屠伯给晋国的叔向送来了羹和锦缎,并且态度很诚恳地表示希望和解此事。叔向是晋国的政治家,在历史上和郑国的子产、齐国的晏婴齐名。他的格局和眼光自然和羊舌鲋不同。叔向只接受了卫国人送来的羹,返还了锦缎。接受羹汤,表示同意调和;返还锦缎,表示清廉知礼。

(三)脍、炙——烹饪

我们现在有“脍炙人口”一词,形容诗文优美,被人广泛传诵,但“脍炙”的本义和美食有关。

“脍”小篆写作“”。《说文》:“脍,细切肉也。”因为脍的原料主要是鱼,所以“脍”也写作“鲙”。《羽林郎·昔有霍家奴》:“就我求清酒,丝绳提玉壶。就我求珍肴,金盘脍鲤鱼。”现在日本的生鱼片,还用这个“脍”字。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记载了一个善于切脍的高手,说他切的鱼脍像细丝一样能吹起来。

“炙”小篆写作“”,用火烤肉的构形。怎么烤呢?段玉裁解释说:“炙肉者,贯之加于火。”也就是串起来放到火上烤,类似于今天烤羊肉串。山东诸城前凉台西城东汉墓画像石中就有表现烤肉串内容的画面,有人在穿钎子,有人在烤肉串,好一幅生动的“汉家烧烤”图!

图2-5 山东诸城前凉台西城东汉墓画像石中的烤肉串场景

除了“炙”这种烤法,还有“炮”的烤法。《说文》:“炮,毛炙肉也。”[]什么叫“毛炙肉”呢?就是连毛带皮一起烤。“炮”从“包”,应该是用泥土包好,然后烤,泥烤干了,肉也烤好了,去掉泥,把毛也带下来了,肉原汁原味十分鲜美,类似于《射雕英雄传》里洪七公烤“叫花鸡”的吃法。

西汉广州南越王墓出土了两件铜方炉,一大一小,造型相同。大方炉炉盘长61厘米、宽52.5厘米,周缘铸蟠龙纹,炉腔深6厘米,每边有铺首提环。炉底有四个活动的铜轮,可推动。[]铁叉是用来烧烤整只动物的。出土时铜烤炉内还有若干骨头。烤炉的炉壁两侧铸有小猪四头,用来插放烧烤用具,所以这个烤炉应该是用来烧烤乳猪的。

(四)鼎、箸——器具

炮炙是烧烤,但商周以前的炊具,多属于蒸煮之器。“鼎”就是最主要的煮肉炊具,甲骨文中写作“”,金文中写作“”,象形字。双耳,圆腹,有足,足部左、右两侧的短横表示足部的装饰,像一只可爱的猫咪。《说文》:“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也。”考古发现,三足两耳圆腹的鼎出现得比较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陶制的。商周时期的青铜鼎,不但有三足圆鼎,还有四足方鼎。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3.3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汉字与服饰
    1. (一)裘
    2. (二)麻
    3. (三)丝
  • 二 汉字与饮食
    1. (一)饔、飧——餐制
    2. (二)美、羡、羞、羹——美味
    3. (三)脍、炙——烹饪
    4. (四)鼎、箸——器具
  • 三 汉字与居所
    1. (一)穴、巢——早期居所
    2. (二)院、堂、室——居所空间
    3. (三)门、户、向、牖——居所设施
  • 四 汉字与出行
    1. (一)彳、亍——道路
    2. (二)止、辵——步行
    3. (三)车、御——工具
  • 五 汉字与生育
    1. (一)身、孕、胚、胎、妊、娠——孕育
    2. (二)毓、后、娩、字——生育
    3. (三)乳、保、弃——养育
  • 六 汉字与丧葬
    1. (一)葬、吊——野葬
    2. (二)墓、坟、棺、椁——土葬
    3. (三)殉、俑——殉葬
      1. 大秦雄风——兵马俑
      2. 汉朝神韵——击鼓说唱俑
      3. 盛唐微笑——三彩女立俑
  • 七 汉字与婚姻
    1. (一)婚、娶、妻——掠夺婚
      1. 1.婚
      2. 2.娶
      3. 3.妻
    2. (二)嫁——买卖婚
    3. (三)姑、舅——表亲婚
    4. (四)媒、妁——合法婚
    5. (五)媵——贵族婚
  • 八 汉字与姓名
    1. (一)名、字、号
      1. 1.名
      2. 2.字
      3. 3.号
    2. (二)避讳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