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谈谈康德哲学中德与法的关系

作者

杨云飞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谈谈康德哲学中德与法的关系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谈谈康德哲学中德与法的关系

德与法的关系是个极为重要和艰难的问题,值得深入研讨。就西方哲学而言,康德的相关思考为我们解答这个难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照系。我个人总体上较为认同康德的理论构想,虽然在某些论证方式和具体观点上我跟他有一定的差别。我有几篇文章讨论过康德的相关观点,在此,针对我们会议的主题,我把里面比较主干的两个内容拿出来讲一下。首先,我将在统一性论题下谈谈康德以道德法则为法权奠基的理论进路。其次,我会论述康德关于法权与德行之间优先性关系的微妙观点。这两点是本文的主题。最后,我会在总结康德观点的基础上,简要说明这种观点的当代意义。本文的内容主要是叙述和介绍康德的观点,并非批判性的反思,目的是提供进一步思考的契机。

总体来说,关于康德的道德哲学与其法权哲学和政治哲学的关系,在国际和国内的学术界大概有两种提法。一种是统一性论题,一种是分离性论题。前者是较为传统和主流的观点,也是我本人持有的观点。其主要观点是:康德关于法律、政治、权利的论述,是建立在其自由意志学说和道德哲学等形而上学基础上的,它们之间是不能脱钩的。道德基础与法权理论之间,类似于盖房子一样,是从作为基础的地基开始,再往上垒建筑材料的关系。可以说,主流的思路持有一种基础主义的立场。这也是罗尔斯对康德理论的解读,并将之称为“整全的自由主义”(comprehensive liberalism)。但也有一些当代的主流学者,包括一些广义的康德主义者,如罗尔斯的学生托马斯·博格,提出一种分离性论题(Unabhängigkeitthese,independence thesis),将康德的政治哲学或其法权哲学跟他的形而上学和道德哲学脱钩。这种观点认为,康德关于法和权利的论述是独立的,不需要任何形而上学或者道德基础。当然,分离性论题也可以得到一些康德文本上的支持。康德确实有某些霍布斯式的论述,比如说,康德提到过,建立一种公民宪政的任务是一个恶魔般的民族也可以完成的,它不需要人心中有善意,只需要懂得利害计算,具备一般理性就好了。这是一个学术性的背景。

我本人对康德的解读是比较传统的。我赞同统一性论题这种立场,主张康德关于法权的论述需要一个形而上学的、道德的基础。当然,按照我的梳理,康德的整个理论链条是非常复杂甚至冗长的。这是因为康德哲学所面对的是现代自然科学这样一种量化的、机械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对整个人类的规范性的价值建构造成了一定的挑战。这种挑战主要体现在:如果可以用科学的、经验性的、量化的方式解释一切,那么像自由、道德乃至于法权等论题,也许都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式来处理,由此,是否还有必要保留超越科学世界观的规范、价值和信仰的领域,是存疑的。康德的主要工作目标是为价值领域留下一定的空间,也即所谓的“扬弃知识,为信仰留下地盘”。为此,康德的整个论证链条很长:他从理论论证层面上人们无法确证或否证先验自由开始,为自由议题留下一定的空间;然后,在给定道德法则内容之基础上,通过人们在生活当中对道德法则的强制力或效力是有所意识的这一点(这被康德直接当作一种“理性的事实”),来反推我们具有实践意义上的自由,这种实践自由构成了法权与德行(义务)的基础;最后,在这样一个道德法则和自由的基底之上,康德才正式给出他关于法律、权利的界定与区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