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中国儒家的“德福一致”思想及其价值观念探析

作者

王鲁宁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中国儒家的“德福一致”思想及其价值观念探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中国儒家的“德福一致”思想及其价值观念探析

从西方伦理思想史的角度看,关于美德和幸福的统一即“德福一致”问题有一种基本观点,就是把德性列为幸福的重要内容,将德性直接等同于幸福本身。这类观点可以简称为“内在同一论”或“直接统一论”,它把道德学说视为能够使人们获得幸福的学说,将德性直接等同于幸福本身。德性从单纯的生存手段到同时成为生存目的、从实现幸福的工具到同时成为幸福的内容本身的转变,早在我国古代已经开始。从中国文化史的角度来讲,中国并不缺乏上述“德福一致”的伦理思想和文化—心理原型。“孔颜之乐”是儒家德性与幸福“内在一致”伦理思想的基本表现形态。在儒家看来,“乐”作为内在的体验,是一种人生境界,也是愉快的享受。它以主客合一、内外合一为根本特点,把幸福与伦理合而为一,从道德情感中体验幸福的境界,这就是“心中之乐”。儒家之所以把德性作为幸福的内容,甚至等同于幸福本身,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注意到了德性正在成为幸福的内容本身这种转变,至少看到了这种转变的可能性。儒家的德性幸福观与儒家价值观具有密切的内在关联,儒家的“义以为上”的价值观念展开并体现于儒家的“德福一致”具体观念及与之相涉的关系问题中。“义以为上”等价值观可以视为构建儒家德性幸福观的逻辑前提和哲学基础。中国传统幸福文化及中国传统“德福一致”伦理思想及其价值观念是一座需要深入挖掘的宝库,当前我们应当重视对中国儒家传统文化的“德福一致”思想与儒家“义以为上”等价值观的本质联系研究,它涉及儒家“德福一致”伦理思想及其相关价值观念的文本依据、表现形态、理论基础及当代传承、应用价值等问题。

一 “孔颜之乐”:儒家“德福一致”伦理思想的基本表现形态

“孔颜之乐”是儒家德性与幸福内在一致伦理思想的基本表现形态。应当特别指出,研究儒家德性与幸福内在一致伦理思想,乐的观念自然是最重要与最基本的反思对象。没有快乐的幸福是不可思议的。区别也许在于:乐是分层次的,可以是片断或短暂的经验,而且可能是有冲突的,而幸福则是不同层次的乐的协调状态,是一种整体感受或评价。在儒家伦理观念视阈内,乐观就是一种幸福观。儒家的幸福观把人的感性生活与道德修养对立起来,认为有德性修养才是人生幸福。这种幸福观实际上是把道德修养等同于幸福生活,行为有德就是得到了幸福,而行为失德则无幸福可言。同时,这种幸福观把理智与情欲对立起来,强调理性对幸福的作用,贬低否认感性生活即物质欲望的满足对人生幸福的意义,认为有德行在于人对道德的追求,要追求道德的生活,不仅要有道德的知识,而且要以理性来支配人的感性欲望。这种强调道德理性即幸福的思想发展到极端,就是禁欲主义。这就是孔子所提倡的“居陋巷不改其乐”的苦行精神。颜渊生活水平很低、居住环境很差,一般人往往坚持不住,而颜渊竟然毫不介意,甚至还一直乐在其中。不仅颜渊乐在其中,而且作为其老师的孔子不但没有看不起颜渊,反而还十分欣赏他、高度称赞他。“孔颜之乐”不是感性之乐而是理性之乐,“它的核心是超越感性的欲求,在理想的追求中,达到精神上的满足。孔、颜的这种境界将精神的升华提到了突出的地位,强调幸福不仅仅在于感性欲望的实现,从而凸显了人不同于一般生物的本质特征”。

儒道两家对关于“乐”的主题都有深刻的回应。儒道两家都乐于谈“乐”。儒道的相关分歧有两点:一是乐与忧的问题,一是独乐与共乐的关系问题。前者涉及人类基本情绪的对立关系,后者则回答人生在世与他人的情感关联,两者均指向幸福与道德关系的理解。什么是乐?一般来说,除了指音乐外,乐通常表示作为心理经验的快乐情绪。不过,快乐所指的经验,有时并不限于用“乐”一个词来表达,它也可以用“喜”“悦”“欢”“欣”“满意”“得意”“愉快”“快活”等词来代替。乐可分为身之乐、心之乐以及身心之乐。身之乐与心之乐是从快乐的原因划分的,快乐的体验过程则是身心不分的。同时,纯粹的身之乐,有可能影响心之乐,而纯粹的心之乐,也会影响身之乐。完整的快乐是身心综合的快乐,但实际上每个人有不同的偏向。孔子对乐有很多表述,归纳起来,比较重要的有“内在道义之乐、外在集体分享之乐”;最为典型的就是“孔颜乐处”:孔子称赞颜回在“人不堪其忧”的情况下,仍“不改其乐”(《论语·雍也第六》)。颜回箪食瓢饮,虽贫而乐;孔子疏食饮水,曲肱枕之,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也就是说,孔、颜作为仁者,无论是求道还是求学,都能自觉做到不为饮食所困并以内在道义为先,都能体会到内在道义之乐。这种内在道义之乐显然超越了外在感性饮食之乐,更为稳定、恒久、高尚。

“益者三乐,损者三乐”是儒家对快乐的种类做出的归纳。孔子说:“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论语·季氏第十六》)孔子在这里将人的快乐分为两类:一类是有益的,一类是有害的。其中,有益的又有三项。第一项是“乐节礼乐”。“礼乐”之“乐”是“音乐”的“乐”。礼乐指君道、臣道、父道、子道,指不同层面的人们行事处事应当遵循、践履的规范、标准,包括开展活动中礼仪的规格。第二项是“乐道人之善”。此“道”作“说”“议论”解。人在社会中立足,靠的是学识、学问,是人品、德行,是身份、地位。其学问如何、修行如何、事功如何,要想不被人背后议论、品评,那是不可能的。在孔子看来,议论、品评人物虽属正常之事,但要看动机、出发点为何,是从完善自我、取长补短出发去发现乃至张扬别人的优点优长,还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以长比短,刻意揭人之短加以讥讽。孔子主张前者,主张“道人之善”,认为唯此才是健康的、有益的、快意的。第三项是“乐多贤友”。俗话说:“人在江湖,不能没有朋友。”朋友遍天下,就能走遍天下;没有朋友,就成了孤家寡人,就会寸步难行。那么应该结交什么样的人呢?孔子认为,必须慎重选择。孔子的意见是,应当多多结交贤德之人。具体而言,就是“友直,友谅,友多闻”(《论语·季氏第十六》),即结交正直的人、诚实的人、见识广的人。结交这样的人,是有益的、快乐的。否则,“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论语·季氏第十六》),即结交阿谀奉承之人、口蜜腹剑之人、花言巧语之人,则只能有害无益。所谓“损者三乐”,即“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孔子认为,此“三乐”有害无益。由上可知,孔子所强调所提倡的乃是“精神之乐、道德之乐、善行善举之乐”。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孔颜之乐”:儒家“德福一致”伦理思想的基本表现形态
  • 二 “仁者无忧”等:儒家“德福一致”伦理思想的主要命题
  • 三 “义以为上”:“孔颜乐处”幸福理念的价值本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