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基于生物电信号技术对道德心理研究新方法的探索

作者

李怡轩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基于生物电信号技术对道德心理研究新方法的探索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基于生物电信号技术对道德心理研究新方法的探索

近十年,随着生物医学的进步,人类自我认知水平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加之援用心理学等学科知识丰富伦理学研究领域的诸多实践,为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消除传统方法对涵盖人性前提和价值前提的伦理学基础理论研究方法所带来的困扰提供了可能。一系列颇具萌芽性质的新尝试,尤其是多里斯(J.M.Doris)及其团队、格林(J.D.Greene)及其团队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的新尝试应运而生。这种跨学科借助人类自我认知新手段拓展道德心理及伦理学研究领域和研究方法的探索,为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提供了新思路、新手段。

一 认知领域新成果对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的拓荒性尝试

当前,生物医学以及实验心理学的前沿领域陆续取得关于人类自我认知的新成果,为提高人类自我认知水平提供了新技术手段。学者们在自己专门领域取得成果的基础之上,突破学科界限,将其成果运用于伦理学领域的研究工作:有的对神经科学、心理学、社会学以及生物电信号技术的新成果是否能够促进伦理学研究做了总体性预测展望,有的更是直接设计并试验将脑神经科学等领域的新成果运用到伦理学领域的新方式。他们这些颇具萌芽性质的尝试很值得我们认真检视。

乔达诺(James J.Giordano)和戈鼎(Bert Gordijn)认为,也许涉及神经科学信息最困难的问题,就是追求神经科学知识与社会的伦理意义上的好达成一致性的问题。他们对此进行了专门探讨,并撰写专著。他们认为,应该从神经科学和生物伦理学、科学和哲学等多个视角探索重要的神经科学和脑科学的发展,同时也谈到应该研究三个核心问题:第一,神经科学调查的范围和方向是什么?第二,如何理解科学和哲学思想的相互影响?第三,在现今和将来,脑神经科学能够对伦理问题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赖斯(H.T.Reis)和贾德(C.M.Judd)则合力出版了一本涵盖概念分析和实际问题的研究设计领域以及社会和人格心理学领域的专门著述,系统阐述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探索个体人格与心理科学之间特定联系的可用工具和方法,并且在这些工具和方法的基础上展开新的讨论和研究。

科恩(A.E.Cohen)和温克塔切姆(V.Venkatachalam)在生物电信号技术的运用方面,提出了更富有伦理学学科特色的探索设想。他们联合发表了题为“Bringing Bioelectricity to Light”的论文,提出在电生理学的研究系统中结合光学膜电压的扰动和光学所引导出的以前无法使用的电极测量进行研究的可能。他们宣称,通过新的生物电信号技术的发展和运用,人们便可以更加精确地对生物电信号进行测量和把握;同时,经过对生物电信号的进一步了解,人们能够理解自身行为所产生的物理规律性,由此也对人类深入理解自身行为提供一种崭新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斯坦福词条对“道德心理学”(经验主义路径)的发展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实际上,伦理理论通常需要解释较为困难的个体心理问题才能理解人类道德环境的独特功能。因此,道德心理学在哲学伦理学中逐渐占据中心地位便不足为奇了。道德心理学的发展是一种实证研究方式的发展,它需要多学科部门的协作发展,亦即多元化的资源的相互借鉴和利用。正是通过这种跨学科的调查研究,我们才可能进一步理解自身伦理行为的本质问题。

神经科学家尼可列利斯(M.A.L.Nicolelis)等人借助脑神经科学新成果在伦理学研究领域做出了新的尝试。他认为,现阶段神经科学的迅猛发展,使得我们从神经科学的理论中获得理解人类行为本质并干预人类行为的手段成为可能。他发表在上的文章“Actions from Thoughts”提出,期望通过将神经机制——数以百万计的脑细胞的电活动——转化为精确熟练的动作序列来理解人类行为的本质。该文的重点放在神经分析设备与人类大脑连接可能性的分析上,极富影响力,可以预见,其将对未来伦理学研究起到方向性的指导作用。

欧洲科学与新技术伦理小组借助信息交流技术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进行了人类行为研究的新尝试。在其发表的“Ethical Aspects of ICT Implants in the Human Body”一文中指出,ICT作为一种可植入人体的检测方式,通过对该科学领域的进一步研究,能够确保对道德意识进行有效的分析。当然,在确立这种研究时必须要注意其本身的伦理界限、法律原则等。总的来说,ICT技术的发展是典型的各种技术应用在人类行为研究上的重要实例。

从以上介绍的情况可见,无论是乔达诺和戈鼎等人对神经科学、心理学、社会学以及生物电信号技术新成果可能促进伦理学研究进行的预测展望,还是尼可列利斯等人借助脑神经科学新成果在伦理学研究领域的新尝试,以及欧洲科学与新技术伦理小组借助信息交流技术ICT在人类行为研究中的新尝试,虽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和显著成果,甚至于他们的研究方式及其成果还有些杂乱无章,但确确实实向借助人类自我认知的新手段、新成果拓展伦理学研究新方法、新领域伸出了试探的触角,促进了新的伦理学研究方法的出现。

显然,哲学、神经系统科学以及心理学之间的多学科交叉发展,产生了许多有效的实验方法成果。在此,有必要提到多里斯及其团队。相比其他人,多里斯更注重从伦理学理论本身出发,从中发现尚未解决的问题,然后以实验的方式来进行研究。譬如在“Vicious Minds:Virtue Epistemology,Cognition,and Skepticism”一文中,便针对德性认识论的怀疑论,从理论伦理学的角度出发,在实验科学中寻找这些还未揭开的答案。同样的,在“Personality and Personal Control”一文中,多里斯试图解决的仍然是理论伦理学中尚在争论的个体人格和个人控制之间的关系问题。此外,新近成果“How to Argue about Disagreement:Evaluative Diversity and Moral Realism”和“Morality in High Definition:Emotion Differentiation Calibrates the Influence of Incidental Disgust on Moral Judgments”都表现出了多里斯对伦理学的纯粹理论的研究兴趣。在一定程度上,多里斯更好地结合了理论伦理学和实验心理学,为解决理论伦理学的许多困境提出了颇具参考价值的建议。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认知领域新成果对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的拓荒性尝试
  • 二 基于生物电信号技术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的进一步尝试
  • 三 基于实验科学手段的尝试性运用而创新伦理学研究方法的可能方向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