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善的分析

作者

徐弢
顾卿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善的分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善的分析

不难指出,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某些判断,其中所蕴含的也毫无疑问是伦理学所关心的。每当我们说“某某是个好人”或“那个家伙是条恶棍”时,每当我们问“我应当怎么做?”或“对我而言照这样做是错的吗?”时,每当我们冒着风险去评论“戒酒是美德,醉酒是恶行”时,这些生活中的判断毫无疑问都是伦理学要讨论的问题和要陈述的观点。在我们问“什么是合理的行为?”的时候,才去争论行为本身的正确性,以及为诸如“人的品质是真是伪?”或“行为是道德的还是不道德的?”的陈述给出理由。在上述大量的例子中,我们罗列出的诸陈述当中涉及术语“美德”“恶行”“合理”“应当”“善”“恶”中的任一个都是在做伦理判断。如果我们想讨论这些陈述的,那么我们也应该讨论它们在伦理学中的观点。

但关于伦理学领域的定义还远远不够,这甚至是无可争议的。这一领域可定义为:所有此类判断,同时具足共性与特性的整体。但是仍有一个疑问:什么叫具足共性与特性?对于这个疑问,那些公认的负有盛名的伦理学家们给出了不同的回答,或许其中没有一个回答是完全令人满意的。

如果举出上述例子,我们不至于错得离谱地去说它们全是关于“行为”的问题。这些关于我们人类行为的问题涉及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因为当我们说一个人是好人时,通常的意思是他的行为正当;当我们说醉酒是恶行时,通常的意思是喝得酩酊大醉是不正当的或是不道德的行为。实际上,“伦理学”与人类行为的讨论是密切相关的。在词源上就是这么联系的。行为毫无疑问是伦理判断最平常也最广泛的引人关注的对象。

因此,我们发现许多伦理学家倾向于接受把处理人类行为中“什么是善”或“什么是恶”这样的问题作为“伦理学”的确切定义。他们认为,对于这些问题的探究应适当地限定于“行为”或“实践”。他们同时认为,“实践哲学”讨论和它有关的一切事情。现在,撇开单词的恰当的意义不谈(因为语言的问题留给词典的编纂者和其他对文学感兴趣的人是合适的,而哲学,正如我们所见,与此无关),我想说的是,我打算用“伦理学”这个词概括比其具有更多内涵的东西,我想我的用词是有充分说服力的。我现在正使用它来对“什么是善”做一般性探究,无论如何,没有其他词汇能概括这种探究了。

伦理学毫无疑问包含“什么是善的行为”这一问题。但是,关于这个问题显然还没有刨根问底,除非告诉我们“什么是善”以及“什么是行为”。因为“善的行为”是个复合概念。诸行为不能用“善”来描述,因为其中一些行为肯定是恶的,还有一些行为算不上是善的也算不上是恶的。另外,除行为之外的其他事物也可能是善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善”就有某种为行为和其他事物所共有的性质。如果撇开所有善的事物单独考察善的行为,我们将有对这一性质进行错误认识的危险,即误认为这种性质不是行为和其他事物所共有的性质。于是我们即使是在伦理学这个狭隘的讨论上也会犯错,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善的行为”的真正定义。许多著作家犯过这个错误,从着眼于它们的探究到着眼于它们的行为。因此,我将首先通过考察通常意义上“什么是善的?”来避免这个错误。希望一旦得出任何确切的结论,我们解决“善的行为”的问题将会变得容易得多,因为我们都非常清楚地知道什么是“行为”。于是,这是我们的第一个问题: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并且我们把对这个(或这类)问题的讨论冠以“伦理学”的名称,因为无论如何,这门学科必定研究它。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