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效用与情感

作者

李家莲 哲学博士,湖北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中华文化发展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湖北大学农村社区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伦理学。
雷云峰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效用与情感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效用与情感

18世纪的英国是启蒙的时代,由于启蒙的发生地在苏格兰,因此又被称为“苏格兰启蒙运动”。相对于以理性取胜的德国启蒙运动,这场启蒙运动是一场重视情感的启蒙运动,诞生了沙夫茨伯里、哈奇森、休谟和斯密等情感主义思想家,他们把情感视为解读一切哲学问题的金钥匙。亚当·斯密与大卫·休谟同为这个时代的情感哲学家,学界对他们的理论的研究也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不过,在研究过程中,学界对二者的定位是不同的,休谟多被作为哲学家或历史学家来进行研究,而斯密却几乎完全被视为一个经济学家。事实上,斯密不仅仅是一位经济学家,更是美学家和道德学家。早在创作《国富论》之前,斯密就已经创立了一套哲学世界观的理论体系,在该理论体系中,美学思想是重要内容,然而,由于被经济学家的光环所笼罩,国内外学界对斯密的研究大多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去研究《国富论》以及从伦理学角度去研究《道德情操论》,斯密的美学思想却罕有人研究,甚至在学界有一部分学者并不认为斯密是一个美学家,并认为斯密理论中不存在美学理论。斯密的美学思想一直未能在学界得到充分重视。事实上,斯密不仅有独特的美学思想,而且他的美学思想与18世纪的沙夫茨伯里、哈奇森和休谟等人的美学思想有紧密的传承关系。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斯密的美学思想逐渐受到学界关注,对斯密美学思想的研究也日渐升温。以18世纪英国美学史为背景,以文本细读为基础,通过对休谟与斯密的美学思想进行对比研究,可以发现两人在研究美学问题的过程中,都非常重视研究美的本质(什么是美)、美的根源以及美的功能这三个问题。通过聚焦这三个问题来阐述休谟与斯密的美学思想的异同,本文试图勾勒出18世纪英国情感主义美学思想的历史发展脉络。

一 美的本质

在17世纪的英国,学界普遍将对人性的研究作为哲学研究的基石,所有的科学研究都围绕人而展开。然而,尽管此时的英国哲学普遍确立了以人性为基础的根本性原则,但不同哲学流派对人性的理解不尽一致。大致而言,此时的英国哲学对人性的理解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流派:一派是以情感为基础的情感主义流派,该流派认为,不论人性如何复杂,最终都会通过主体对象本身的情感表现出来,所以情感是人性的表现形式;另一派是以排斥情感为主要特征的理性主义流派,该流派认为,情感是混乱无序之物,无法为人类社会、道德或审美提供秩序,因此,研究哲学,首先就要排斥情感,并确立理性的基础性地位。休谟和斯密均属于情感主义流派,他们所创立的美学思想又被称为情感主义美学。他们把人性视为情感性的存在,认为情感是人性的本质,研究美学,首要问题是研究美的本质或什么是美的问题,而要阐明美的本质或什么是美,唯一可靠的做法是从情感入手。休谟和斯密在研究美学的过程中都从情感的视角出发,二者对美的本质或什么是美有相似的理解。

在休谟看来,美能让审美主体产生愉悦的情感,“美是一些部分的那样一个秩序和结构,它们由于我们天性的原始组织,或是由于习惯,或是由于爱好,适于使灵魂发生快乐和满意”。审美主体通过外在感官感知到对象之后,若该对象能给主体带来愉悦的情感,那么,它就是美的,反之,它就不美。“各种各样的美都给予我们以特殊的高兴和愉快;正如丑产生痛苦一样,不论它是寓存于什么主体中,也不论它是在有生物或无生物中被观察到。”一位对手工艺品有兴趣的人,在某一手工艺品展览会上看见一件做工精细、精美绝伦的手工艺品,当他通过人眼这个外在感官感知到这件手工艺品后,他会通过经验、自己的喜好等认知观念来判断从外在感官感知到的这件手工艺品的印象,当这个印象非常符合他的观念判断时,他心理上会对这件手工艺品产生满意或愉悦的感受,从而对这件手工艺品做出美的判断。对于休谟从情感视角来解读美的本质的这种做法,斯密持赞同态度。在《道德情操论》第四篇中,斯密说道:“任何体系或机器,如果合适产生预定的目的,它的这种合适性,会赋予整个体系或机器某种合宜或美的性质,并且使我们一想到它便觉得愉快。这一点是如此显而易见,任何人都不会没注意到。”斯密在其中列举了房间中椅子摆放的例子来证明这个观点。椅子在房间中的摆放布置会引起审美主体的关注,当审美主体走进房间,通过外在感官感知到房间中的椅子摆放后,如果这个印象不符合他自己的认知观念,他就会产生不高兴的情绪,从而不厌其烦地将这些椅子摆放到他所认为的该摆放之处。当椅子重新摆放完毕后,房间里的椅子摆放布置便符合了他之前的认知观念,他的心中就会产生愉悦的感受,从而认为这样的布置才是合宜的,才是美的。正如斯密所说:“终究是此一方便,使那个安排布置得他欢心,并赋予它全部的合宜性与美。”因此,对于什么是美,斯密与休谟一样,都认为只有当审美对象能激发审美主体心中愉悦的情感的时候,审美主体才会认为该对象是美的,即美的本质就是令人愉悦的情感。在此基础上,如果进一步探究什么样的令人愉悦的情感才能构成美的本质,或者说,美的根源或标准是什么,我们发现,休谟和斯密的观点出现了差异。不仅如此,在讨论美的功能问题的时候,二者的观点也出现较大的差异。因此,本文接下来将以美的根源和美的功能为核心问题详细讨论休谟和斯密的美学思想之异同,并以此为基础勾勒出18世纪英国情感主义美学思想的历史发展脉络。

二 美的根源

虽然斯密与休谟在美的本质问题上持有相同看法,二者都主张把美的本质视为一种令人愉悦的情感,但是,在随后对美的更深入的研究中,即对于情感令人愉悦的原因或美的根源问题,两人的观点便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