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从马里坦位格思想反思康德“理性存在者”之缺陷

作者

徐瑾 湖北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马雪莲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从马里坦位格思想反思康德“理性存在者”之缺陷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从马里坦位格思想反思康德“理性存在者”之缺陷

“一个哲学家,如果他不是一个形而上学家,则将无以成为哲学家。”在现当代对关涉形而上学最重要范畴之一“存在”进行探讨的哲学家中,马里坦无疑是重要代表之一。他从存在出发提出了自己的“位格”(persona)思想,并在这一点上完全区别于康德道德哲学中的“理性存在者”(rational being)。

一 存在的形而上学

“形而上学”(metaphysics)一词来源于公元前1世纪安德罗尼库斯在编撰亚里士多德关于存在、本体、实体的论文、讲稿和笔记以专门解释经验范围以外的范畴时将其置于“物理学之后”的直译。亚里士多德将思辨科学分为三类:物理学、数学、第一哲学。他认为“作为存在的存在”(to on heei on)是哲学的最初规定,也即就自身而言的、普遍的作为实体(ousia)的存在,而哲学正是这样一门寻求本原和最高原因的科学。西方古典形而上学就是关于作为存在的存在的学问。

马里坦的理论承袭于托马斯·阿奎那,而阿奎那的存在理论主要继承于亚里士多德。在这里有两种非常重要的影响西方哲学界两千年的对立观点,即柏拉图学说与亚里士多德学说。简而言之,二者的最主要区别表现为亚里士多德认为具体个体才是实体而不是柏拉图所说的普遍的、抽象的理念。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严格来说只有个别事物才是实体,因为它们在存在上不依存于其他主体,其他一切主体都依存于它们;它们在逻辑上不被其他主体所断言,却断言其他一切主体,所以“一切实体似乎都意指个别事物”,因为“它们是其他一切事物的基础”。也就是说,当我们谈到“存在”时不能抛弃具体“存在者”,唯有在具体存在者之中才能洞察到真实的存在,也就是如上所述的“存在”始终和“实体”紧密联系在一起。马里坦的存在的形而上学就是如此:“形而上学不论及存在的概念;任何一门科学都不止步于概念;所有的科学都透过概念而深及实在。形而上学不是关于存在概念的科学,而是关于存在本身的,而存在本身则是由关于存在物的科学论述的。”

扼要而言,马里坦的存在的形而上学具有两个基本特征。第一,存在绝非抽象概念(这是他的理论出发点)。如上所述,当我们谈到存在的时候,存在并不是任何外于具体实存的抽象物(如某种体现本质的观念),而柏拉图的“理念论”、斯宾诺莎的作为唯一实体存在的自然、康德预设的作为人的本质性存有的“理性存在”者恰恰是这种抽象概念的代表,从亚里士多德关于存在的形而上学传统来说,这实际上是对“什么才是存在”的曲解。马里坦认为,任何时候,我们谈到人的“本质”都不能与“存在”相分离,没有任何抽象的、离开存在的所谓本质,即便这是近代以来哲学家们所普遍推崇的作为人的本质的理性(这也是康德哲学的出发点,他认为抽象理性是人的本质,先验的理性的绝对律令是无须依赖于任何具体存在的存在)。第二,没有离开存在者(及其行动)的存在。当理智(在一个判断中)言说“这个存在物在此或存在”的同时,存在物的观念必须是呈现着的,从逻辑上来说,关于存在物的观念在主体的因果关系的秩序中是先于关于存在的判断的,而关于存在的判断在形式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的秩序中则先于关于存在物的观念。而要获得一个存在物的观念,则其行动必须在一个判断中被证实或把握,因此马里坦说:“判断所涉及的可理解性,较之经由概念或观念传达给我们的东西更富于神秘性;它并非通过概念得以表达,而是通过那个确认或否认的行动本身得以表达的。”这里的存在物(于人则指具有丰富个性的“位格”)已经不是像康德所说的作为抽象的普遍本质的理性范畴,而是“某个具有隐在的多面性的思维客体的无限丰富性和超普遍性,从类推的意义上说,它渗透入万事万物并且以其不可简约的多样性沉积在每一个别事物的核心本身之中:它不单单是它们所是的那个东西,而且是它们的存有的行动”。换言之,存在必须是现实的通过行动展现出来的存在。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存在的形而上学
  • 二 作为人的存在的形而上学
  • 三 反思“理性存在者”的缺陷
    1. (一)忽视了理性存在者的存在的感性向度的道德意义
    2. (二)忽视了理性存在者的存在的关系向度的道德意义
    3. (三)忽视了理性存在者的存在的实体向度的道德意义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