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哲学、语言与意义

作者

李文倩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哲学、语言与意义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哲学、语言与意义

2003年,陈嘉映教授出版教材《语言哲学》,产生了较大的学术影响。十年之后,在2003年版的基础上,经过增删与改写,以《简明语言哲学》为书名重出新版。作者承诺,相较于旧版而言,新版的字数和错误均有所减少,但内容并没有损失。有必要指明的是,此书虽以教材的形式出版,但从学界的反响来看,大都将其视为学术专著。

从全书的总体架构看,贯穿始终的是作者对哲学是什么、语言是什么以及富有意义的言说和生活何以可能等问题的深切思索。而且,在对具体问题进行分析性介绍的同时,作者时不时跳出此限,将具体分析接在更为一般的层次上,力求对所论诸问题有通贯的理解。

一 哲学

陈嘉映关于哲学是什么的理解,依托于两个大的思想史背景:一是近代科学的兴起,二是20世纪哲学领域内的语言转向。而且在他看来,这两个大的思想史事件,有其内在的联系。具体来说,即近代科学的兴起和成熟,使得“今天的科学家和哲学家都已经不再是以往意义上的科学家-哲学家”。也就是说,从此之后,哲学与科学不再连为一体,而是彼此独立、相对分离了。如此,“当概念考察明确成为哲学的主要工作后,语言转向也就自然而然发生了”。

哲学研究中的语言转向,其所带来的一项误解,是认为从此之后,哲学的大部分工作将由语言学家来承担。更肤浅的理解则认为概念考察就是查字典。针对此一趋向,陈嘉映明确指出两者之间的差别:“语言学家旨在更好地理解语言的内部机制,直到掌握这一机制,哲学家关注的则是凝结在语言中的人类理解,他通过对语言的理解来理解世界。”更一般地看,陈嘉映对此差别的强调,标示出哲学与科学之间的根本不同。但哲学与科学彼此独立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没有沟通的可能。陈嘉映说:“哲学家可以从语言学汲取营养,就像从各种经验和各门学科汲取营养,不过,一,语言最系统地凝结着人类理解,哲学关注语言现象更甚于关注另一些现象,因此,无论有没有语言转向,哲学都始终会关注语言,而对(例如)地质的关注却是特殊的兴趣。二,哲学无法从高度形式化的科学汲取多少营养,语言学的一些分支如语义学,原则上不可能高度形式化,它们将始终与哲学反思密切联系。”

谈及哲学与科学的关系,有多种不同的理解。张志林坚持认为:“对今日的哲学来说,为科学奠基乃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甚至可以说是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而陈嘉映对此的理解,则要低调得多。他明确指出:“我一般地认为,一门独立的科学不需要从外部为自己寻找‘元层次’的基础,不需要哲学或逻辑学来为自己奠基。元数学、元物理学,要么是哲学家的非分之想,要么是这门科学内部从未中断进行着的一项工作。”从这里我们亦可以看出,对哲学与科学之关系的不同观点,其实意味着对哲学的不同理解。

早在2007年出版的《哲学 科学 常识》一书中,陈嘉映就明确提出,哲学的主要工作,当为概念考察。在2011年出版的《说理》一书中,陈嘉映进一步认为,哲学之为穷理,而概念考察则是其中的核心部分。在此专门性的工作之外,哲学当有经验反省的功能,这就意味着,它在许多情况下不同于常识,甚至是对常识的反对。在《简明语言哲学》一书中,作者写道:“在我看来,哲学是对自然理解的反思,以使自然理解融会贯通,因此哲学固然倚重凝结在自然语言中的自然理解,却不等同于自然理解,哲学结论不是民意调查,相反,哲学总是反某些常识而动的。”

二 语言

接着关于哲学的谈论,再来考察语言问题。陈嘉映对语言的理解,包含在其对语言与世界、语言与生活、语言与思想、日常语言与逻辑语言的关系、语言分析、语言翻译等具体问题的考察之中,立体而丰富。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