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B.1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改朝换代

摘要

2017年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的关键一年,朝野主要政党围绕2018年大选展开激烈争夺。纳吉布总理强势打压党内异己,进一步巩固在巫统的领导地位,并推出以争取民心为主的财政预算,争取选票。前总理马哈蒂尔、前副总理慕尤丁退出巫统,组建“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并加入反对派联盟“希望联盟”,炒作纳吉布腐败丑闻,目标直指2018年大选。马哈蒂尔被推举为反对派领导人和总理候选人,成为纳吉布的强有力竞争者。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举行,马哈蒂尔领导的希望联盟最终获得113个国会席位,击败了纳吉布领导的国民阵线。马来西亚政府首次出现政权更迭。

作者

骆永昆 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印度尼西亚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1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改朝换代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骆永昆

摘要:

2017年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的关键一年,朝野主要政党围绕2018年大选展开激烈争夺。纳吉布总理强势打压党内异己,进一步巩固在巫统的领导地位,并推出以争取民心为主的财政预算,争取选票。前总理马哈蒂尔、前副总理慕尤丁退出巫统,组建“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并加入反对派联盟“希望联盟”,炒作纳吉布腐败丑闻,目标直指2018年大选。马哈蒂尔被推举为反对派领导人和总理候选人,成为纳吉布的强有力竞争者。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举行,马哈蒂尔领导的希望联盟最终获得113个国会席位,击败了纳吉布领导的国民阵线。马来西亚政府首次出现政权更迭。

关键词:马来西亚 马哈蒂尔 希望联盟 巫统

B.1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改朝换代

马来西亚位于东南亚的中心地带,是东南亚国家中政局较为稳定、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然而,自2017年以来,随着前总理马哈蒂尔与时任总理纳吉布的矛盾公开化,马来西亚政治斗争进入白热化,政局日益复杂、微妙。2018年全国大选是纳吉布政府执政生涯最具挑战性的选举。5月10日,反对派希望联盟赢得大选,92岁高龄的马哈蒂尔再度当选总理,马来西亚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一 大选前的政治斗争

马来西亚是多民族国家,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是三大主要族群,其中又以马来人和华人的关系最为敏感和重要。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正是建立在马、华、印三大族群关系的基础之上。马来人主要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领导的国民阵线为执政联盟,马华公会、印度人国大党等华人、印度人主要政党参与执政。历史上,马来人与华人的矛盾曾是主导马来西亚政局发展的主要矛盾。但自1998年“安瓦尔事件”后,马来人之间的内斗开始成为影响马来西亚局势发展的主要因素,并一直持续至今。2017年,马来西亚政局发展的突出矛盾表现为两位重量级人物即前总理马哈蒂尔和时任总理纳吉布的较量。

实际上,二人之间的斗争早在2009年纳吉布接任总理之后就已经开始,2013年纳吉布连任后,两人的矛盾进一步凸显。马哈蒂尔指控纳吉布牵涉“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7亿美元腐败案,要求纳吉布辞职下台,此事件一度在马来西亚政坛掀起轩然大波。2016年2月,马哈蒂尔与妻子一同退出巫统,与纳吉布针锋相对。随后,马哈蒂尔组建“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并亲自担任该党实权主席(Chairman),被纳吉布开除出内阁的前副总理慕尤丁担任主席(President)。[]马哈蒂尔的儿子慕克力·马哈蒂尔担任署理主席(Deputy President)。2017年3月,土著团结党正式加入反对派联盟希望联盟。希望联盟从3党扩大为4党,实力进一步壮大,成为国民阵线强有力的挑战者。马哈蒂尔成为希望联盟的实权主席,人民公正党主席、前副总理安瓦尔的妻子万·阿齐扎担任希望联盟主席,而在狱中服刑的安瓦尔则是希望联盟的实权领导人(de facto leader)。[]马哈蒂尔领导希望联盟后,继续对纳吉布政权发起猛烈抨击,甚至进行人身攻击。他批评纳吉布不关爱马来人。马哈蒂尔举例说:“纳吉布认为,对马来人而言,如果100或200林吉特被偷,他们能明白。如果1只鸡被偷,他们也能明白。但如果上百万的钱被偷,马来人根本数不过来,因为马来人没见过上百万的资金。”[]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马来人占主流的社会中,马哈蒂尔指责纳吉布欺骗马来人如同晴天霹雳,令广大马来人感到震撼。不仅如此,马哈蒂尔还指责纳吉布与中国签署的森林城市、马六甲皇京港、东海岸铁路等重大合作项目是为了短期政治利益,“出让国家主权”。马哈蒂尔认为,森林城市项目就是外国人拿钱来马来西亚买地、发展城镇并在此居住,这对马来西亚没有一点好处。国家最宝贵的土地将被外国人拥有,柔佛将变成外国人的土地,这与在外国商人和马来西亚民众之间建立一个和谐社区的原则相违背。[]

马哈蒂尔将矛头对准纳吉布,其直接目的是希望夺取国家政权,并着力扶植其儿子慕克力上位。实际上,马哈蒂尔在2003年10月下台后,仍然一直关注政局,不仅炮轰其继任者阿卜杜拉·巴达维总理,还强势退出巫统,向巴达维逼宫,巴达维最终于2009年提前让位。纳吉布上台后,马哈蒂尔攻势不减,从此前的“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腐败案,到如今的“出卖国家主权论”,马哈蒂尔无疑是想将纳吉布拉下马。马哈蒂尔虽然已经92岁,年事已高,但仍有较高威望。马哈蒂尔的“倒纳言论”在国内掀起了一股较强的反政府浪潮,对纳吉布政权和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纳吉布在无奈之中,果断对马哈蒂尔等反对派采取了强有力的反制措施。一方面,纳吉布下令彻查马来西亚央行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炒汇失败,导致100亿美元亏损的案件。此案件涉及时任总理马哈蒂尔及时任财政部长安瓦尔。[]政府为此专门成立皇家委员会展开调查。皇家委员会建议警方调查马哈蒂尔、安瓦尔、时任央行董事长、国家审计局和财政部。但反对派指出,此举旨在“整垮”马哈蒂尔和安瓦尔,民众不应对皇家委员会的建议太认真。[]一旦央行炒汇事件查实,马哈蒂尔和安瓦尔恐难辞其咎。另一方面,纳吉布开始强力打压马哈蒂尔创立的土著团结党。2017年11月,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ROS)以仅有12位高官参会为由,拒绝承认2016年11月举行的土著团结党特别会议,[]土著团结党因此无法在社团注册,不能参加2018年全国大选。2018年3月9日,社团注册局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土著团结党在30天内提供会议记录和财政报告,否则将勒令该党解散。马哈蒂尔则强硬表态,称如果土著团结党被解散,他将在人民公正党,甚至民主行动党的旗帜下参加下届大选,继续与巫统对抗。

实际上,政党之间的权力斗争并不仅仅局限于马哈蒂尔与纳吉布之间。在希望联盟内部,权力斗争也较为激烈,这使马哈蒂尔面临不小的挑战。首先,马哈蒂尔与安瓦尔的矛盾难以消除。马哈蒂尔执政后期,安瓦尔成为其打击对象,但如今为了推翻纳吉布,两人却走到了同一阵营,虽然双方有共同的政治目的,但从感情上还是会感到有些尴尬。而且,若反对派真的赢得大选上台执政,谁来主政马来西亚将是一个难题。虽然希望联盟一致同意推选马哈蒂尔为未来的总理候选人,人民公正党主席万·阿齐扎为副总理候选人,[]但依据希望联盟达成的协议,一旦安瓦尔被释放且获得最高元首特赦后,他将在6~12个月内替代马哈蒂尔成为总理。[]换言之,即使反对派获胜,马哈蒂尔也只是过渡性的人物,而未来真正的总理正是马哈蒂尔的宿敌安瓦尔,这样的结果恐怕难以让马哈蒂尔满意,除非安瓦尔承诺给马哈蒂尔的儿子慕克力一个妥善的安排。近几年来,马来西亚民间一直流传一种说法,即马哈蒂尔曾与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达成秘密交易,在野阵营赢得第14届大选后,慕克力将出任总理,林吉祥出任副总理。如果真是如此,安瓦尔将被边缘化,这恐怕将会引发更大的权力斗争。从根本上讲,如何化解马哈蒂尔与人民公正党之间的矛盾恐怕才是反对派内部的症结所在。

其次,土著团结党与反对派各成员党之间的关系较为微妙。2013年全国大选后,华人领导的民主行动党获得38个席位,马来人领导的人民公正党仅获得30个席位,伊斯兰教党获得21个席位。从理论上讲,民主行动党应当成为反对派的领导者,然而受到马来西亚历史和族群因素的影响,马来人占多数的人民公正党,而非华人政党民主行动党最终领导反对派联盟。但当马哈蒂尔加入反对派联盟后,新生的土著团结党迅速成为强势政党,民主行动党进一步被边缘化。这从第14届大选的竞选席位分配就可以看出,土著团结党在马来半岛将竞选52个国会席位,人民公正党竞选51个国会席位,而最大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仅获得35个竞选席位,国家诚信党获得27个竞选席位。[]这样的分配结果难免会在成员党之间引发争议,这也是反对派联盟此前迟迟未能就国会竞选席位分配达成一致的原因。为平衡各党利益,反对派四党在州议席的分配中相互妥协,以维护希望联盟的团结。如在森美兰州的议席分配中,人民公正党将竞选12个州议席,民主行动党竞选11个州议席,国家诚信党将竞选7个州议席,强势的土著团结党仅竞选6个州议席。但这样的议席分配方案引起土著团结党的强烈不满,好在该党署理主席慕克力及时安抚党员情绪,[]才避免了更大的矛盾和冲突。关于马来西亚反对党的内讧,当地华人媒体做了这样有趣的评论:“我国共有222个国会议席,但人民联盟(后改为希望联盟——引者注)却竞选223个议席,因为其中一个国会选区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状况。”[]而马来文报纸《马来西亚先锋报》(Utusan Malaysia)则发表文章,称马哈蒂尔与其所有副手都难以和谐相处,质疑作为副总理候选人的万·阿齐扎是否会重蹈时任马哈蒂尔副手的穆沙·希塔姆、加法尔·巴巴、安瓦尔以及前总理阿卜杜拉·巴达维的覆辙。[]

二 马来民族主义再次抬头

政坛的权力斗争加剧,必然导致国内的马来民族主义抬头,这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已经被多次证明。所谓“马来民族主义”,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意义。如在英国殖民时期,马来民族主义有反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进步意义。但独立后集中表现为主要执政党巫统为维护马来人特权,对华人等其他族群长期进行打压。马来政治精英经常高举“土著”的大旗,要求依据宪法维护土著利益,同时他们会在巫统的高级别会议上挥舞象征马来传统文化的“格理斯短剑”(keris),显示马来人权利。然而,近10年来较有趣的现象是马来民族主义抬头,其原因有时并不是马来人与华人的矛盾升级,而是马来人内讧所致。比如,2008年大选后,代表马来民族主义的“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成立。该组织虽然号称维护马来土著的利益,但并不主要针对华人等其他族群,相反对抗政府的意味较浓,有时甚至被反政府力量借用。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64 查看全文 >

报告目录

  • 一 大选前的政治斗争
  • 二 马来民族主义再次抬头
  • 三 大选前的经济与外交议题
  • 四 大选改朝换代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