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B.2 马来西亚政治形势与政党政治发展

摘要

2017~2018年,马来西亚的政治形势十分紧张,朝野政党积极备战大选,政治议题层出不穷。政党政治呈现出“朝野两线”政党均发生分裂、东马与西马的政党联盟不断重组并形成一种非均势的政治格局。一方面,长期执政的“国民阵线”在其核心政党“巫统”分裂后,试图重新积蓄实力,巩固权力基础,但仍然未能阻挡来自“希望联盟”的挑战;另一方面,继旧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瓦解后,各方势力积极组建新同盟阵线,并在第14届大选中一举击败“国民阵线”,实现马来西亚历史上的首次执政党轮替。

作者

傅聪聪 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讲师、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印度尼西亚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通晓马来语、印度尼西亚语、英语,主要从事东南亚尤其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研究,研究方向为马来西亚政治、族群关系、中马关系、中印尼关系、中外人文交流、东南亚国际关系等。合著《〈马来纪年〉翻译与研究》(译著), 参与编纂《马来西亚发展报告(2020)》、《马来西亚国情文化教程》、 《北京2014马来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集》、《亚非研究》(集刊)等,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文章多篇,参与多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获得教育部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北京市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等。
陈戎轩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2 马来西亚政治形势与政党政治发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傅聪聪 陈戎轩

摘要:

2017~2018年,马来西亚的政治形势十分紧张,朝野政党积极备战大选,政治议题层出不穷。政党政治呈现出“朝野两线”政党均发生分裂、东马与西马的政党联盟不断重组并形成一种非均势的政治格局。一方面,长期执政的“国民阵线”在其核心政党“巫统”分裂后,试图重新积蓄实力,巩固权力基础,但仍然未能阻挡来自“希望联盟”的挑战;另一方面,继旧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瓦解后,各方势力积极组建新同盟阵线,并在第14届大选中一举击败“国民阵线”,实现马来西亚历史上的首次执政党轮替。

关键词:马来西亚 政治形势 族群分裂 在野党重组 希望联盟

B.2 马来西亚政治形势与政党政治发展

2013年马来西亚第13届大选后,马来西亚各个政党力量经历了内斗、分裂、游离、重组,政党联盟内的斗争最终导致“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人民联盟(Pakatan Rakyat)两线制”的瓦解。随后,执政党与反对党内部均发生了分裂,在一系列游离和重组后,最终在2018年大选前,形成了国民阵线、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和伊斯兰教党(Parti Islam Se-Malaysia)领导的“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三方角力的政治格局。最终,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希望联盟推翻执政60余载的国民阵线,实现了马来西亚历史上的首次执政党轮替。

2017~2018年,各政党围绕族群关系、宗教法律和社会公平等主要议题展开论战。为了赢得即将举行的大选,时任总理纳吉布(Dato’ Sri Mohd Najib bin Tun Haji Abdul Razak)在经济、政治、外交等领域不断发力,试图重新塑造国阵形象,但最终失败。同时,新成立的希望联盟政府尚未显示出成熟的执政能力,而只是通过否定国阵政府的种种举措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性。伊斯兰教党则继续秉持建立伊斯兰教神权国家的理念。第14届全国大选结束后,国阵分崩离析,仅剩的成员党马华公会以及印度人国大党与巫统“貌合神离”;与此同时,由巫统和伊斯兰教党组成的非正式联盟——“巫伊合作”逐渐成形,成功地聚集并赢得大量马来选民支持。这一切都在悄然改变马来西亚政党政治格局。

一 人民联盟的分裂与“两线制”的瓦解

马来西亚作为选举型威权主义国家(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从未发生过执政党轮替,一直是由“马来民族统一机构”(The 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UMNO,简称“巫统”)领导的政党联盟——国民阵线执政。2013年马来西亚举行第13届全国大选,尽管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简称“民联”)在得票率以51.4%对48.6%的情况下超过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然而在国会议席数量上以89席对133席不敌国阵。国民阵线虽然以简单多数保住了联邦执政权,但是一方面未能实现取得2/3多数议席优势,所得议席数比第12届大选还少了7席,可谓险胜;另一方面,在州政权上,反对党联盟捍卫了雪兰莪、槟榔屿和吉兰丹三个州,在登嘉楼与霹雳州也有良好表现。由此,“人民联盟”进一步巩固了与国民阵线分庭抗礼的“两线制”政治格局。[]然而,随着反对党联盟内部成员党的分歧扩大,“两线制”逐渐濒于分裂,并最终于2015年分崩离析。

(一)伊斯兰教党与民主行动党的分歧

人民联盟中的第三大党派马来西亚伊斯兰教党(当地媒体称“伊斯兰教党”)长期主张将马来西亚建成神权国家。但2008年第11届大选后,伊斯兰教党搁置宗教议题,通过与其他反对党合作,在大选中取得了较好成绩。作为与华人政党取得合作的前提,伊斯兰教党必须搁置在马来西亚建立伊斯兰教神权国家的相关议题,转而采取“中间路线”,向民众——尤其是华人选民——展现伊斯兰教党公正、廉洁的形象。

然而,从2014年开始,伊斯兰教党试图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伊斯兰刑法,引起华人社会的担忧。沙捞越州民主行动党(Democratic Action Party)立即宣布中止参与民联活动,并警告如果伊斯兰教党不放弃伊斯兰刑法就退出联盟。[]

2015年3月19日,伊斯兰教党在其执政的吉兰丹州议会通过《2015年吉兰丹州伊斯兰刑事立法(Ⅱ)》(修订案),[]其后续行动就是该党主席哈迪·阿旺(Hadi Awang)当年3月致函马来西亚下议院,以私人身份提起《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修正案》(简称“355法案”),主张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伊斯兰刑法。

对此,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反应尤为激烈。民主行动党作为伊斯兰教党的盟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其个人博客中写道:“任何民联的决定都需得到三党一致的同意,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党或领袖拥有否决其他成员党或领袖的权力。当哈迪连续两次失信后,民联三党如何还能互相信任及恢复合作关系呢?”[]时任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则直言,行动党正在面临着“308大选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

(二)“人民联盟”全面瓦解

由于民主行动党对于伊斯兰刑法的激烈反对,2015年6月3日,伊斯兰教党最高权力机构“乌理玛理事会”通过一项紧急动议,断绝与民主行动党的合作关系。紧急动议指出:“民主行动党虽然是伊斯兰教党的民联盟友,但要与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断交;此外,沙捞越与沙巴民联也因为民主行动党的施压而瓦解。”[]同时,乌理玛理事会认为,民主行动党已经违背“求同存异”的民联合作原则。[]6月6日,伊斯兰教党全国大会在未经表决的情况下,通过了此项议案。[]

对此,6月16日,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发布公告表示,民主行动党接受伊斯兰教党大会决议,两党断交,人民联盟解散。林冠英认为,“民联是三党当年基于共识及共同纲领而成立的,该项伊斯兰教党全国大会议案等同于谋杀了民联。民联因此不复存在”。他强调,人民联盟并非投机联盟,而是基于三党同意的原则与理想,指示民联方向。“但过去一年来发生了几项重大的事故,其中包括雪兰莪州大臣危机,伊斯兰教党主席哈迪公然违背领导层理事会所达成的决定等,使民联处于近乎瘫痪的状态。”林冠英表示,民主行动党将与人民公正党、其他渴望推翻国阵专政的进步力量合作,重塑马来西亚政治。[]次日,人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Rakyat)也宣布接受民联瓦解。[]

尽管人民联盟解散、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教党断交,但人民公正党由于与伊斯兰教党在雪兰莪州联合执政,双方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2017年5月,伊斯兰教党在全国大会上通过决议,与人民公正党断交并全面争取夺得人民公正党的议席。[]作为回应,新成立的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于8月29日达成协议,不会在第14届大选与伊斯兰教党合作,将会拟定策略面对大选可能出现的三角战。[]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Datuk Seri Mohamed Azmin Ali)表示,将遵从希望联盟的决定,逐步采取解决方案。[]

然而,由于马来西亚实行单一选区制,伊斯兰教党在保守派马来人中拥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加之“三角战”会威胁到人民公正党的部分边缘议席,人民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安瓦尔(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却希望人民公正党与伊斯兰教党保持对话。[]这种暧昧的态度一直持续到2018年初。

二 “国民阵线”核心“巫统”的分裂

(一)党内斗争与巫统分裂

2016年,马哈蒂尔·穆罕默德(Tun Mahathir Mohamad)于2月29日宣布,由于对执政党巫统深感失望,他决定与妻子一同退党。马哈蒂尔说:“正在发生的一切令我感到耻辱。我决定,我不能与这些事情扯上关系,因此,我至少可以做到离开这个党。”[]

马哈蒂尔此次退出巫统的直接原因是“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1MDB)(简称“一马公司”)贪污丑闻。2015年7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披露,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公司“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有7亿美元资产流入了总理纳吉布的个人账户。虽然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随后发表声明称“这7亿美元资产是政治献金”,但是依旧难以平息风波。[]

2015年7月28日,包括巫统元老、时任马来西亚副总理慕尤丁(Tan Sri Muhyiddin Yassin)在内的4人因批评纳吉布而被解除公职。[]内阁改组后,受到排挤的巫统领导人开始了与反对党和其他社会组织的接触。8月30日,马哈蒂尔携夫人茜蒂·哈斯玛(Tun Dr. Siti Hasmah)出席“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4.0”(Bersih 4.0)集会,马哈蒂尔表示自己“只是来看看”,茜蒂·哈斯玛则说集会展现了人民的力量。[]2016年2月,马哈蒂尔退出巫统。3月27日,一场以“人民的议会”为主题的集会在莎阿南会议中心举办。马哈蒂尔与慕尤丁出席了这次集会,与会的还有人民公正党副主席、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和国家诚信党领袖沙布(Mohamad Sabu)。[]这是马哈蒂尔和慕尤丁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与各个反对党领导人公开接触,也被视为为未来新党筹建做准备。6月24日,慕尤丁与马哈蒂尔之子慕克力(Datuk Seri Mukhriz Mahathir)被巫统开除党籍。[]这标志着巫统党内斗争达到顶峰,分裂之势难以挽回。这也是巫统建党以来第五次发生分裂。

(二)马哈蒂尔创立土著团结党

2016年9月9日,马哈蒂尔携手慕尤丁成立的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PPBM)正式获得社团注册局发出的批准信,成为马来西亚最新的政党。慕尤丁表示“西马和东马的所有马来人及其他原住民都可入党”。该党承认伊斯兰教为官方宗教,但也尊重其他宗教,其宗旨是不分种族,建立透明和诚信的政府。[]土著团结党声称,在国民阵线的领导下,马来西亚正面临着严重的统治危机,行政机构在从内部腐蚀国家。因此,土著团结党致力于联合一切非政府的力量,为了国家和人民而战。[]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64 查看全文 >

报告目录

  • 一 人民联盟的分裂与“两线制”的瓦解
    1. (一)伊斯兰教党与民主行动党的分歧
    2. (二)“人民联盟”全面瓦解
  • 二 “国民阵线”核心“巫统”的分裂
    1. (一)党内斗争与巫统分裂
    2. (二)马哈蒂尔创立土著团结党
  • 三 伊斯兰教党的分裂与第三势力的建立
    1. (一)伊斯兰教党内部的路线之争
    2. (二)国家诚信党的建立
    3. (三)第三势力的形成——和谐阵线
  • 四 希望联盟组建与朝野格局稳定
    1. (一)希望联盟的成立
    2. (二)沙巴民族复兴党建立和沙捞越州选举
  • 五 2017年马来西亚主要政治事件
    1. (一)“355法案”引发宗教与世俗之争
    2. (二)国民阵线积极备战大选
    3. (三)对关键选民的争夺
    4. (四)消费税与财政预算案成为重要议题
    5. (五)希望联盟领导人之争
  • 六 “希望联盟”执政下的马来西亚政治发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