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B.4 马来西亚外交形势

摘要

2017年,马来西亚持续地和中国快速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在响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方面,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国家中走得最快的国家之一。但马来西亚也很注意和各个大国之间保持“等距离”外交关系,因此纳吉布先后访问了美国和印度,达成多项协议。与东盟国家关系方面,由于缅甸罗兴亚人的难民危机,马来西亚和缅甸的关系闹僵。这也凸显在纳吉布的领导下,马来西亚希望在伊斯兰世界拥有一定的领导权和地位。2018年5月马来西亚实现执政党轮替后,新政府团队里明显缺乏对外交有专长的阁员,国际经验丰富的总理马哈蒂尔会比纳吉布更加强势地主导外交政策。马哈蒂尔上任后调整了外交政策,中马关系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同时马来西亚也减少了参与伊斯兰世界的纷争,重新重视东盟的作用,但仍和美国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执政党轮替给马来西亚外交带来一定程度的变化,但外交政策也有一定的延续性。

作者

〔马来西亚〕饶兆斌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教授,研究方向为中国政治与外交、中国与东南亚关系等。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4 马来西亚外交形势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马来西亚〕饶兆斌

摘要:

2017年,马来西亚持续地和中国快速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在响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方面,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国家中走得最快的国家之一。但马来西亚也很注意和各个大国之间保持“等距离”外交关系,因此纳吉布先后访问了美国和印度,达成多项协议。与东盟国家关系方面,由于缅甸罗兴亚人的难民危机,马来西亚和缅甸的关系闹僵。这也凸显在纳吉布的领导下,马来西亚希望在伊斯兰世界拥有一定的领导权和地位。2018年5月马来西亚实现执政党轮替后,新政府团队里明显缺乏对外交有专长的阁员,国际经验丰富的总理马哈蒂尔会比纳吉布更加强势地主导外交政策。马哈蒂尔上任后调整了外交政策,中马关系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同时马来西亚也减少了参与伊斯兰世界的纷争,重新重视东盟的作用,但仍和美国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执政党轮替给马来西亚外交带来一定程度的变化,但外交政策也有一定的延续性。

关键词:纳吉布 马哈蒂尔 马来西亚外交 中马关系 马美关系

B.4 马来西亚外交形势

2018年5月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前所未有地实现了建国以来第一次联邦政权的执政党轮替。纳吉布所率领的前执政联盟“国民阵线”(简称“国阵”)被前总理马哈蒂尔所领导的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击败。马哈蒂尔曾经担任总理和国阵领袖长达20多年(1981~2003),此次以92岁高龄重回政治舞台并出任总理,举世瞩目。本文梳理了前任政府在2017年的外交方向和形势,并探讨新政府上台后的外交政策及方向,同时尝试总结马来西亚外交的一般规律和趋势。

一 纳吉布执政后期的马来西亚外交

纳吉布总理任内的马来西亚外交,总体而言可以粗略地以2013年大选为界分为两个时期。纳吉布于2009年上台后,雄心勃勃地改革内政,以期能够重夺国阵在2008年大选时输掉的国会2/3多数议席。所以当时其执政以改革内政为主,外交上主要延续前任总理巴达维的路线。巴达维总理的前任马哈蒂尔在任内经常批评西方国家,以第三世界领袖自居,提倡南南合作,推出“向东政策”,同时和邻国如新加坡等多有摩擦。但巴达维任内调整了这些外交路线,和各国均保持友好关系,在国际议题上也不再经常发声。纳吉布于2009年上台后很大程度上也是如此,特别是更进一步发展和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关系。[]他打造的自我形象是开明、中庸、亲商的穆斯林领袖,既可以和西方国家保持友好关系,也可以和中国、日本等亚洲大国开展战略性合作,同时在伊斯兰世界保有一定的地位。他推动的主要倡议“国际中庸运动”(Global Movement of Moderates)也不温不火,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不过,2013年大选国阵的“险胜”,让纳吉布的内政改革功亏一篑。加上紧接而来各类棘手的政治议题(如“一马公司”案件和前总理马哈蒂尔的反戈),2013年后纳吉布对内施政逐渐转向保守,炒作马来民众和穆斯林群体的不安全感,同时开始依赖外交上的成功来弥补其内政的不足。因而2013年后纳吉布在外交舞台上似乎更加活跃,在国际议题上的发声也逐渐加大。2017年也是马来西亚外交活跃的一年,部分是由于纳吉布政府的主动外交出击,但也有部分是因为被动地推上国际政治的舞台。

(一)纳吉布政府的外交团队:纳吉布主导,希山穆丁受器重

讨论2017年的外交形势,有必要指出纳吉布政府外交团队的主要特征。整体而言,纳吉布政府并没有一个固定和具有影响力的外交团队。其内阁成员中,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扎希德、外交部长阿尼法、国防部长兼特别任务部长希山穆丁(纳吉布的堂弟)三人主要在外交事务上发挥作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穆斯塔法和掌管海事执法机构(即海警)的总理府部长沙希淡,也会就国际经贸和海洋议题发挥作用,但从整体上而言不是马来西亚外交的重要成员。

扎希德、阿尼法和希山穆丁三人当中,又各有不同的角色和个人性格。阿尼法从2009年即开始担任外交部长,其部长任期和纳吉布的总理任期同样长,他非常受纳吉布的信任。但同时阿尼法也是个相当低调和个性不突出的部长,任内并未留下太多有关外交的论述,也没有提出过具体的倡议和政策。可以说,在阿尼法的领导下,马来西亚外交部更多扮演着政策执行者,而非政策制定者的角色。不过,阿尼法的低调作风,刚好配合了纳吉布塑造的其在外交上“有所作为”的形象。扎希德由于身为副总理,所以也必须关注外交议题,但他本人对外交议题并不太热衷,更多关心的是国内议题。

相较之下,国防部长兼特别任务部长希山穆丁倒是对外交非常热衷和表现活跃,也得到了纳吉布一定程度的信任和授权,特命其主导部分外交议题。希山穆丁多次参与区域乃至国际重要安全事务会议,也多次出访过各大国,积极推动军事外交,包括促成了中马首次联合军演和中方军舰多次访马。他非常积极地推动马来西亚参与阿拉伯世界的军事合作,包括参与沙特阿拉伯所领导的军事联盟。希山穆丁于2017年4月被委任兼任特别任务部长,但纳吉布并未阐明该“特别任务”是什么。一般认为这和执政党巫统内部政治有关,但也不排除他的任务主要是处理对外关系,特别是开拓和发展马来西亚与中东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副总理和外交部长的相对低调,同时纳吉布作为内阁最为资深的领袖,使得马来西亚的外交更加带有一层个人色彩,这也是纳吉布政府外交的一个现象。

(二)马来西亚和中国:交流密切,迅速发展

纳吉布总理于2016年11月访华,并突破性地签下了军购订单(中国帮助马来西亚建造4艘军舰,这是两国之间首个大宗军购案)。由于此次访问发生在菲律宾提交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后不到半年时间内,可以说是马来西亚对中国示好的一个表态。2017年中马两国关系持续稳定发展,两国各层级领导多次互访,总理纳吉布、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扎希德、国防部长希山穆丁都对中国进行了工作访问。

2017年中马两国在军事交流方面有了进一步发展。[]年初,中国海军861编队,包括北海舰队“长兴岛”号远洋救生船和“长城217”号常规潜艇,停靠东马哥打基纳巴鲁(俗称“亚庇”)的海军军港,进行补给和休整。此军港面向南海,地位敏感,而允许中国潜水艇在此进行补给,显示两国有意加强战略互信。3月末,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空军上将应希山穆丁邀请,访问马来西亚并和纳吉布会面,就“一带一路”建设、军队高层互访、两军军务合作、反恐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等进行了交流。4月下旬,刚被委任为特别任务部长的希山穆丁回访中国,与国务委员杨洁篪、许其亮上将及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会面。5月中旬,中国海军远航编队对马来西亚槟城进行了为期4天的友好访问。7月中旬,中国驻马使馆与马来西亚武装部队共同举办第三次“马来西亚中国国防大学学员再聚首”活动。[]参与者主要是从中国国防大学毕业的马来西亚军官、国防部官员,以及正在马来西亚访问的中国国防大学代表团。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6 查看全文 >

报告目录

  • 一 纳吉布执政后期的马来西亚外交
    1. (一)纳吉布政府的外交团队:纳吉布主导,希山穆丁受器重
    2. (二)马来西亚和中国:交流密切,迅速发展
    3. (三)马来西亚和美国:特朗普上台,关系修复
    4. (四)马来西亚和印度/日本:密集访问,多方位合作
    5. (五)马来西亚和东盟成员国:加强反恐合作,和缅甸关系下降
    6. (六)马来西亚和中东/伊斯兰世界:平衡各国,靠向沙特阿拉伯
    7. (七)总结:对华突出,平衡外交
  • 二 希望联盟政府外交政策初探
    1. (一)马哈蒂尔的外交团队:内阁缺乏外交人才,马哈蒂尔强势主导
    2. (二)新政府外交方向初探:调整对华政策、重建传统、降低对中东/伊斯兰世界的涉入、关注价值议题
  • 三 总结:变化中的延续性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