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萨迦达钦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关键词

作者

尕藏加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萨迦达钦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萨迦达钦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萨迦达钦政权,是在元朝中央政府的直接扶持下建立并由萨迦派与昆氏家族主政的西藏地方政权;同时,又是藏族历史上建立的第一个名副其实的政教合一制度。至于“达钦”这一概念,是藏文“bdag nyid chen po”(达尼钦布)的缩写或简称。从字面上理解,含有“主人”“座主”等意义。元朝帝师虽然统领西藏地方政权,是萨迦政权的最高领袖,但是八思巴之后的帝师在地方政权中实际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或是名义上的。而历来一直坐镇萨迦寺的住持,即历任座主,方为萨迦政权中有着重要影响力、发挥关键性作用、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实权派人物。因为萨迦寺的住持(达钦)享有整个萨迦派的宗教地位和主导萨迦地方政权的权威,故人们喜欢称“萨迦达钦政权”。萨迦昆氏家族子孙享有继任传承萨迦寺住持这一要职的特权,外族或外人不可干涉,更不许争权篡位。

从历史上看,萨迦派由昆氏家族创立并形成在家族内部世袭继任教主的习俗,在此基础上大力推演和发展教派与家族相互渗透的地方政教势力。至元代正式建立萨迦达钦政权,使萨迦派和昆氏家族成为西藏历史上第一个创建政教合一制度的藏传佛教宗派和藏族望门贵族。

一 萨迦派与昆氏家族

萨迦派(sa skya pa)为藏传佛教主要宗派之一,由昆·贡却杰布于1073年创立。其法脉源于卓弥·释迦益西;后经贡噶宁布、索南孜摩、札巴坚赞、萨班·贡噶坚赞和八思巴即萨迦五祖发扬光大;萨迦派以推崇、阐扬和修持道果法(lam vbras)著称。萨迦派的政教势力自元末明初开始逐渐萎缩,至清代则趋向衰落,主要在佛学领域多有成就,以西藏日喀则地区的萨迦寺(sa skya dgon)为宗派祖庭或萨迦派中心寺院。

而昆氏(vkhon)家族是萨迦派的缔造者,与该宗派结成的关系,是一种相互渗透、荣辱与共的密不可分的亲缘关系。换句话说,昆氏家族的精心培育和建设壮大了萨迦派,而萨迦派又维护和衬托着昆氏家族的悠久传统世系。

(一)昆氏家族

根据历史文献,萨迦派创始人昆·贡却杰布是吐蕃时期的贵族昆氏家族的后裔。特别令萨迦派自以为豪的是,吐蕃赞普赤松德赞时的大臣(内相)昆·班波切的儿子、吐蕃时期的七觉士(ser mi bdun)之一,即昆·鲁旺布(vkhon klu dbang po)成为昆氏家族中第一位出家僧人,而与之同期的僧人也是藏传佛教史上第一批僧侣。关于昆氏家族的历史渊源,《红史》记载:

古代,当蕃地遍布天神与罗刹娑之时,雅隆东面的岈邦杰和司礼玛二者交会,那些罗刹娑虽无热血但对她又贪恋,因而对他们的交会产生仇怨,他们在(罗刹娑们的)仇怨中生下了一个王子,取名叫觉卧昆巴杰(意为仇怨中出生的王子),由此传出昆氏家族的系统。在赞普赤松德赞时任内相的昆·班波切有四个儿子:赤则拉勒、泽拉旺秋、昆·鲁旺布松瓦、泽真。第三子鲁旺布松瓦为“七试人”中的第六人。第四子泽真的儿子多吉仁钦传出的后代依次为:喜饶云丹、云丹迥乃、慈臣杰布、多杰祖道、格嘉、格通、泊布、释迦洛哲,他们都是精通旧派密宗的人。释迦洛哲有两个儿子,长子喜饶慈臣坚守梵净行,次子昆·贡却杰布生于阳木狗年,在水阳鼠年修建了萨迦寺,享年六十九岁,逝于水阳马年。[]

昆氏家族不仅有一个声名显赫的族系,而且为佛教的传播和藏传佛教的形成做出过重要贡献。昆氏家族自前弘期(吐蕃时期)至后弘期一直信奉藏传佛教旧密系统。也就是说,昆·贡却杰布未创立萨迦派之前,昆氏家族一直信奉宁玛派。至昆·释迦洛哲的两个儿子(喜饶慈臣和昆·贡却杰布)时代,这一家族的信仰对象发生细微变化。喜饶慈臣是昆·贡却杰布的兄长,是一名宁玛派出家僧人,而且学识渊博、持戒严谨、精通密法,他当时既是昆氏家族中的教主,又是昆氏家族自信奉宁玛派教法以来最后一位大师。因此,藏传佛教史籍以喜饶慈臣为节点,他以前昆氏家族信奉宁玛派,他之后从昆·贡却杰布开始建立并信奉新派萨迦派。

可以说,昆氏家族调整信仰对象的决策者,是喜饶慈臣和昆·贡却杰布。喜饶慈臣认为当时是自决信仰对象的好时机,决定将昆氏家族原先拥有的旧教典、旧神佛和旧法器等供奉对象,均封存起来,以成为伏藏。然而,传说他们在付诸实施、封存旧密法的过程中,马头明王和金刚橛二尊护法神,由于法力无比、神秘莫测而没能降伏。至今萨迦派依然供奉或修持这二尊从旧密续中一直传承下来的怒相护法神或本尊,同时还保留了白品日月姊妹施食仪轨。因此,萨迦派依然传承向号称白色护法神的日月姊妹神抛掷朵玛食子等宗教仪轨,并成为萨迦派特有的一种季节性的宗教仪式。

特别是喜饶慈臣身为昆氏家族的教主,他劝告小弟昆·贡却杰布去亲近当时在后藏地区享有盛名的卓弥·释迦益西,学习藏传佛教后弘期内兴起的新派密法或新密续,为昆氏家族建立新的宗派法系做好准备。后来昆·贡却杰布实现了兄长的意愿,为昆氏家族创立了新的宗派或教法体系,即萨迦派及其“道果法”(lam vbras)。

(二)昆·贡却杰布

根据《萨迦世系史》记载,昆·贡却杰布(vkhon dkon mchog rgyal po,1034~1102),从小跟随父亲释迦洛哲和兄长喜饶慈臣学习佛法,在两位座前得到昆氏家族的密法传承灌顶。然而,昆·贡却杰布长大后,则对当时流行的新密法很感兴趣。有一次,昆·贡却杰布去参加在卓举行的大型庆典会,该庆典会不拘一格,热闹非凡,就表演的节目而言,名目繁多,使人眼花缭乱,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些持密咒师们表演的剧目,他们头戴28位自在母面具,手持各种法器,简直是一群女性装扮,甚而以散发天女之鼓舞姿态,手舞足蹈或翩翩起舞。昆·贡却杰布回家后,将看到的情景如实告知兄长,并请教为何出现这种现象等问题。兄长回答道:现在旧密法正处在没落时代,将来很难在修持旧密法中产生德才兼备的大成就者。[]

当昆·贡却杰布遵照兄长喜饶慈臣的举荐,前往卓弥·释迦益西处学法时,在途中遇到一位名叫钦译师(vkhyin lo tsav ba)的大德,便决定先在这位大德处学习新密法。钦译师向他授予喜金刚灌顶,并讲授其密续。当密续尚未全部讲授完毕之时,钦译师不幸逝世,昆·贡却杰布才不得不直接赴后藏拉堆地方的聂谷隆寺,亲近在那里传授佛法的卓弥·释迦益西。最初昆·贡却杰布在卓弥处,继续学习在钦译师处未完成的喜金刚密续。之后,昆·贡却杰布将自家的部分田地出售后,购买17匹马,连同一串作为饲草款项的珍珠,一起献给卓弥作为传法的报酬,希望给他传授完整的大宝经论。卓弥给昆·贡却杰布传授了部分大宝经论,特意传授了密宗三续的经论。因而昆·贡却杰布成为卓弥五大弟子中最优秀的教法继承者。此外,昆·贡却杰布还拜其他大师学习新密法,在桂译师(vgos lo rsav ba)处学习有关密集的教法,在邬杖那的班智达智密(shes rab gsang ba)处学习关于五明点(thig le lnga)的教法,在玛译师(rma lo tsav ba)处学习有关胜乐等教法。所以,昆·贡却杰布成为当时通晓新旧密法的著名人物。[]

昆·贡却杰布在佛学上取得成就后,首先在香域绛雄(zhang yul vjag gshong),为已故父亲和兄长建造了一座灵塔。塔内供放具有加持力的檀香木金刚橛。之后,在札沃隆(bra bo lung)创建了一座小型寺院,后来被称为萨迦果波寺(sa skya gog po)。昆·贡却杰布在该寺居住数年,有一次师徒一起外出休闲,突然发现波布日山(dpon po ri)酷似一头卧象,其腰间右侧有一块吉祥之白点,前面还有一条向右奔流的小河,整个地方充满吉祥福泽的景象。于是,昆·贡却杰布想到如在此地建一座寺院,会使教法兴隆,给众生带来好运,并将此建造寺院的想法,首先向当地总管东那巴(gdong nag pa)做了请示,得到允许,接着又特意与土地拥有者香雄古热巴主人、四部僧庄,以及施主七村等协商,愿出资购买这块充满瑞祥之土地。幸运的是,这些与土地有关的主人们,不但没抬高价格,而且将土地赠送给昆·贡却杰布。为了今后不出任何意外,昆·贡却杰布还是向他们赠送一匹白骒、一串珍宝念珠和一套女装等作为回赠礼品,并划界摩卓以下柏卓以上所有土地,归自己使用。[]

1073年,昆·贡却杰布在犹如卧象腰间白点般的这块灰白色之土地上破土兴建了一座寺院,这就是著名的萨迦寺。该寺位于今后藏仲曲河谷北岸的波布日山脚下,因这一寺院建筑位置正好处在一块灰白色的土地之上,因而取名为萨迦寺。“萨迦”一词为藏语“Sa skya”两字的音译,意为灰白色的土地。以此体现建筑寺院的地方,是一块充满吉祥之土地。然而,许多学者以萨迦寺围墙等建筑物上刷红、白、蓝三种颜色为由,将萨迦派俗称为“花教”,而且该称呼大量出现于各类论著之中,这种称呼极其不妥。

昆·贡却杰布就以萨迦寺作为昆氏家族的家庙和自己传教的场所,开始向以昆氏家族为主的信众传授新密法,并逐步建构以道果法为密法传承的新的教法体系,从而建立了藏传佛教萨迦派。也就是说,昆·贡却杰布在萨迦寺任寺主并传法近30年,为萨迦派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就昆·贡却杰布自身而言,他遵循昆氏家族的世袭制度,没有正式出家为僧,始终保持居士身份。因而昆·贡却杰布娶有两位妻子,大妻子无子后,又娶小妻子才得一子,他后来成为萨迦派的教主。根据史料记载,萨迦派是从昆·贡却杰布开始就决定其法位以家族相传的形式继任,其政教两权都集中在昆氏家族手中。因此,在梳理萨迦派的历史传承时,掌握萨迦五祖的历史事迹极为重要。而且,萨迦五祖为萨迦派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他们在藏传佛教史上享有盛誉。除了萨迦派寺院外,还有不少其他宗派的寺院供有萨迦五祖的塑像和唐卡,这充分说明萨迦五祖在藏传佛教史上占据显赫地位。

(三)萨迦五祖

萨迦五祖是萨迦派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作用的五位著名人物,通过他们的生平事迹大致可以了解萨迦派在藏族地区发展壮大的历史进程。根据藏文史料,萨迦五祖中的前三祖称为白衣三祖,因为他们都没有正式出家受比丘戒,而是身着俗衣以居士身份自居,故称白衣三祖。后二祖称为红衣二祖,因为他俩正式出家为僧,受过比丘戒,身着红色袈裟,故称红衣二祖。萨迦五祖之后,仍有许多高僧大德为萨迦派的不断发展做出贡献。

1.萨钦·贡噶宁布

萨迦五祖中的第一祖是萨钦·贡噶宁布(sa chen kun dgav snying po,1092~1158),他幼年时随父亲学法,但他是昆·贡却杰布晚年时期出生的,长到10岁时,父亲便与世长辞。当时萨迦寺主持由拔日仁青札译师暂时担任,而贡噶宁布的主要任务则是学习佛法,他广拜印、藏名师,遍学佛教显密二宗包括“道果法”在内的全部教法仪轨。当时贡噶宁布主要拜拔日仁青札译师为师,修习佛法,他在修持文殊法时,亲自面见文殊菩萨之显身,由此导师给他特别传授了《离四耽著》等般若教法。《离四耽著》后来成为萨迦派的一种教诫,也就是一种修心而远离四个执著的教法。如耽著今生非佛徒,耽著轮回非出离,耽著自利非菩提心,耽著实执非正见。另外,贡噶宁布拜章德达玛宁布为师学习《俱舍论》,拜琼仁钦札巴和党美朗材两位大德为师学习《中观》与《因明》,拜南库瓦兄弟为师修习《密集》和《大黑天》等密法,在居曲瓦札拉巴座前修习《喜金刚》法,在贡唐瓦麦罗座前求学《胜乐》和《明王》教法,在布尚洛琼座前修学《胜乐》等密法,特别在香顿座前居留四年,专心修学教言(道果法)教法。此外,天竺大成就者布瓦帕,为了开启法门,亲自抵达萨迦,向贡噶宁布传授七十二部密续之教法,尤其传授了不越围墙之十四部深奥教法。总之,天竺大师向贡噶宁布传授了丰富圆满的近传深奥教言大法,即道果法。最后,贡噶宁布学业有成,果然成为一名神通广大的密宗大师,如他能一身显现六种不同之神相,从而被公认为观世音菩萨之化身。《红史》记载:

贡却杰布的儿子萨钦·贡噶宁布曾亲眼见到文殊、毕尔哇巴等菩萨。并从菩萨处听受经教,身体变轻能够幻化。他生于阳水猴年,住持夏尔拉章,享年六十七岁,死于土阳虎年。[]

贡噶宁布20岁时,接任萨迦寺住持,行使萨迦派教主之权力,大力宣扬显密教法,尤其重视教言道果法的教授。贡噶宁布住持萨迦寺达47年之久,为萨迦派的教法体系趋于完善以及宗派势力不断壮大,均做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后人将贡噶宁布尊称“萨钦”(sa chen),即萨迦派的第一大师。可以说,由于贡噶宁布的不懈努力,萨迦派这一时期,得到飞速发展,并在藏传佛教界崭露头角。换句话说,萨迦派不仅其宗派势力急剧增强,而且其社会影响力也迅速扩大。

贡噶宁布在世弘法期间,培养了诸多弟子。诸如获得最殊胜成就者三名、获得能忍成就者七名、通达经论讲说之心传弟子十一名、精于讲解文句之心传弟子七名等。

贡噶宁布也是以居士身份自居的一位大德,他有四个儿子,依次是贡噶跋、索南孜摩、札巴坚赞、柏钦沃波。贡噶跋赴印度求法,22岁时卒于天竺摩揭陀;索南孜摩继任父亲贡噶宁布的法位,成为萨迦派第二祖;札巴坚赞继任索南孜摩的法位,成为萨迦派的第三祖;柏钦沃波(1150~1203)没有出家为僧,他娶妻成家,繁衍昆氏家族后嗣。

2.索南孜摩

萨迦派的第二祖索南孜摩(bsod nams rtse mo,1142~1182),幼年时期跟随父亲贡噶宁布学习萨迦派教法,年长后赴桑浦寺拜噶当派高僧恰巴·却吉僧格为师,学习慈氏五论及因明学等显宗教法。贡噶宁布去世后,索南孜摩继任父亲法位,成为萨迦派第二祖。但继任法位后不久,又将法位让给弟弟札巴坚赞,不问政教事务,集中精力,专心修习佛法。索南孜摩主要在前藏的桑浦寺研习佛学奥义,因而博通显密教法,成为一代宗师。他尤以注重密宗修炼和严守佛教戒律而誉满当时藏传佛教界。同时,索南孜摩娴熟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即五明学科,为推动佛教文化在青藏高原进一步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3.札巴坚赞

萨迦派第三祖札巴坚赞(grags pa rgyal mtshan,1147~1216)继任兄长索南孜摩的法位后,为萨迦派的发展付出毕生精力。札巴坚赞幼年时期,跟随父亲贡噶宁布学法至12岁。他8岁时在绛森·达瓦坚赞处受梵行优婆塞戒,至10岁时能够闻记《律仪十二颂》《修法·莲花》等,从小养成在睡梦中修习三续密法之习惯,冠以不学自通之神童称号,自11岁时向众人宣讲《喜金刚》等密法而震惊远近佛教学僧,尤其修习道果法而使其产生很深的感悟。据史料记载,札巴坚赞13岁时继任萨迦寺住持,自幼年就肩负起萨迦派的教务重任,且尽职尽责,先后主持增建佛殿,扩大寺院规模,用金汁书写大藏经《甘珠尔》部。

札巴坚赞不食酒肉,严守佛教戒律,将广大信徒布施的财物全部用于建造佛像、佛殿和佛塔以及救济贫困农牧民。他住持萨迦寺长达57年之久,对萨迦派的发展壮大呕心沥血,多有贡献。当他去世时,其财产只有一个坐垫、一套袈裟,别无他物,表现了一个严守清规戒律的出家僧人所具备的高尚品德。

4.萨班·贡噶坚赞

萨迦派第四祖是贡噶坚赞(kun dgav rgyal mtshan,1180~1251),他是贡噶宁布最小的儿子柏钦沃波的长子,从小跟随叔叔札巴坚赞学佛习法,打下良好的佛学基础。比如,贡噶坚赞幼年时,在叔叔札巴坚赞座前受了优婆塞戒,同时深入学习佛教文化。贡噶坚赞在24岁那年(1204年),从克什米尔大师释迦室利处受了比丘戒,并学习法称的《量释论》等因明七论以及《现观庄严论》等经论,同时还学习工艺学、星象学、声律学、医学、修辞学、诗歌、歌舞等印藏文化。因此,贡噶坚赞成为藏传佛教后弘期内的一位博通藏族十明学科的大学者,他既娴熟因明学、医药学、工艺学、声律学和佛学(包括般若、中观学、戒律学、俱舍论等显宗经典)以及行、事、瑜伽和无上瑜伽密宗四续,又精通修辞学、辞藻学、韵律学、戏剧学和星象学。当时藏族地区称精通十明学科的学者为班智达,意即学富十明学的大学者。贡噶坚赞因获得这一称号而成为第一位享誉整个藏族地区的大班智达,被尊称“萨迦班智达”。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0.2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萨迦派与昆氏家族
    1. (一)昆氏家族
    2. (二)昆·贡却杰布
    3. (三)萨迦五祖
      1. 1.萨钦·贡噶宁布
      2. 2.索南孜摩
      3. 3.札巴坚赞
      4. 4.萨班·贡噶坚赞
    4. (四)萨迦班智达与蒙古阔端王
      1. 1.萨迦班智达与阔端王会晤
      2. 2.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
      3. 3.蒙哥汗在西藏分封诸王子领地
  • 二 元代帝师八思巴
    1. (一)“扎撒博益玛”诏书
    2. (二)《彰所知论》
    3. (三)“曲弥”大法会
    4. (四)八思巴辞世及历任帝师
  • 三 萨迦达钦政权的兴衰
    1. (一)《珍珠诏书》
    2. (二)萨迦本钦
    3. (三)西藏十三万户
  • 四 萨迦四大拉章的建立
    1. (一)四大拉章的缘起
    2. (二)四大拉章的兴衰
      1. 1.细脱拉章
      2. 2.拉康拉章
      3. 3.仁钦岗拉章
      4. 4.迪却拉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