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噶厦政府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关键词

作者

尕藏加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噶厦政府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噶厦政府时期政教合一制度

噶厦政府时期,是指清代中后期格鲁派掌管西藏政教合一地方政权时期。而清代中后期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行使直接管控,在拉萨设立驻藏大臣衙门。乾隆十六年(1751),承袭郡王职位的颇罗鼐之子珠尔默特那木扎勒谋乱,驻藏大臣傅清、拉布敦杀珠尔默特那木扎勒,珠尔默特那木扎勒党羽又杀驻藏大臣。清朝中央政府在平定乱事后,鉴于世俗贵族掌权过重易生变乱,废除郡王掌权制度,授权第七世达赖喇嘛亲政,建立噶厦政府机构,内设四噶伦职位,共同办理西藏地方政教事务。

一 驻藏大臣的设置

驻藏大臣始于清雍正年间,雍正五年(1727),西藏“贝子阿尔布巴、公隆布鼐、台吉札勒鼐等谋杀贝勒康济鼐,背逆不道,藏民告变。我世宗宪皇帝命内阁学士僧格、副都统玛拉、洮岷协副将颜清如,先驰赴藏,抚绥人民”[]。僧格,巴林氏,蒙古镶红旗人,进藏前为内阁学士,世袭佐领;玛拉,富察氏,满洲黄旗人,进藏前为正红旗满洲副都统,其名字在文献中出现玛拉或马喇等几种写法。

清廷派遣玛拉和僧格二位同时赴藏办事,参与评定阿尔布巴之乱。之后,两人留住拉萨继续办理西藏应急事务,从而开清代驻藏大臣之先河。所以,中国学界基本认可将雍正六年(1728)定为清朝中央政府在西藏设立驻藏大臣的具体时间。正如林子青所说,清朝对于西藏地区的政教事务非常重视,于雍正六年设驻藏大臣,管理西藏政务。[]

又《清实录》记载:“其藏内事务,著马喇、僧格总理,迈禄、包进忠协理。”[]由此可见,初设驻藏大臣之时,并不设定正副二人,而是由数人共同办事,甚至在特定时期多达五六人。例如,“今藏内现有僧格、包进忠、迈禄、青保、苗寿等数人办理事务,马喇著遵前旨回京”[]。这是驻藏大臣前任后继者交替工作时出现多人的特殊现象,平常只有两三人。又如“雍正九年(1731)二月,护军统领马喇、内阁学士僧格在藏年久,朕意悯念。命正蓝旗蒙古副都统青保、大理寺卿苗寿前往替回。但二人一时回京,新任之人不能熟悉西藏事宜,著马喇先回,留僧格协同青保等再办事一年。马喇、僧格各赏银一千两”[]。马喇遵照雍正皇帝之命先于雍正九年(1731)八月回京;僧格后于雍正十一年(1733)离藏返京。雍正十二年(1734),驻藏大臣青保、苗寿二人因事故革职,清廷遂派遣散秩大臣伯阿尔逊、镶白旗蒙古副都统那苏泰前往西藏,办理事务。[]

但是,清廷在西藏设立驻藏大臣初期,并没有明确其职称和权限,正如有学者指出,驻藏大臣设置后的一段时期内,其职称亦未统一明确,有“总理”“协理”“协办”等多种称谓。雍正九年八月乙卯(1731年9月25日)、乾隆六年九月辛卯(1741年11月7日)和九年九月己丑(1744年10月20日),朝旨先后出现了“西藏办事大臣”“驻藏副都统”“驻藏办事副都统”等新的称谓或提法。而并未有以后所谓“办事大臣”(正大臣)与“帮办大臣”(副大臣)之说。驻藏大臣不管几人同时驻藏,其权力、地位均相等。[]

可以说,清朝中央政府在西藏拉萨设立驻藏大臣,有其政治考量。正如乾隆皇帝所解说:“所以命大臣驻藏办事者,原为照看达赖喇嘛,镇抚土伯特人众。”[]乾隆年间是驻藏大臣及其衙门机制趋于完善时期,设二名驻藏大臣,一为办事大臣,一为帮办大臣;驻军官兵二千名额。

有学者专门研究清朝驻藏大臣的沿革历史,认为:“自雍正五年正式设立驻藏大臣至宣统末年(1727~1911年),凡一百八十五年间,清廷派藏大臣计一百七十三人次:办事大臣九十人次,未到任七人,实际到任八十三人(其中重任三次者马拉一人,复任二次者索拜等十一人,由帮办大臣擢职者十九人);帮办大臣八十三人次,未到任十五人,实际到任者六十八人(其中复任二次者雅满泰等五人)。两者合计扣除重任、复任、擢职者三十七人,清廷先后派遣大臣往藏一百三十六人,再减去未到任者二十二人,实际到任一百一十四人。”[]

从历史上看,驻藏大臣的设置及其职权,经历了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最初以钦差大臣的身份监督西藏地方政权,后来提升其地位、放宽其权限。显而易见,清朝驻藏大臣在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的演进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如吴丰培所说:“驻藏大臣的设立,不仅加强了中央对西藏地方的统理,巩固了地方政权,也使藏族人民感受到统一的祖国大家庭的优越感。”[]

二 《藏内善后章程十三条》

清乾隆十二年(1747),西藏郡王颇罗鼐病故,其子珠尔默特那木扎勒袭封郡王。珠尔默特那木扎勒“素不信奉达赖喇嘛,心怀仇隙”,表面上顺从清朝派遣的驻藏大臣,暗中联络蒙古准噶尔汗国,伺机起兵反叛。正如历史文献所记载的:“查珠尔默特那木扎勒倒行逆施,于达赖喇嘛,无尊信恭顺之意;虐使其下,战杀伊兄,监禁伊妹,暴戾不训,日甚一日,谋为不轨,逆迹昭著,经驻藏大臣详查,察看得藏地民众对伊人人愤恨,尤恐将来加害于达赖喇嘛,于是一面奏请皇上从速处治,一面在通司岗将伊诛戮。”[]乾隆十五年(1750),驻藏大臣傅清和拉布敦诱杀珠尔默特那木扎勒,随后为其党羽卓呢尔(官名)罗卜藏札什所杀,清廷立即派遣四川总督策楞领兵入藏平叛。乾隆皇帝“御览达赖喇嘛与贵族奏书后谕曰:凶暴之人已诛,嗣后诸事需妥善办理。著派大臣前往西藏,会同达赖喇嘛会商,与公班智达共同商拟西藏事务章程。凡事应推诚相见,悉心查究,参酌旧例,傅地方永远宁谧,敬奉达赖喇嘛,享受安乐,务使西藏一切僧俗人等威朕对伊等怜爱施恩之意”[]。当时乾隆皇帝审时度势,指示策楞拟定西藏善后章程,其具体条款如下:

一、查照旧例,西藏办事噶伦原系四人。噶伦布隆簪双目失明,又被珠尔默特那木扎勒革退,现存噶伦公班智达、策楞旺扎勒、色裕特塞布腾三人。除班智达已奉特旨,仍以公爵办理噶伦事务,毋需另议外,其余两人于逆党变乱之前,均被珠尔默特那木扎勒派往他处,不在拉萨。此二人不仅原无过犯,对后来发生叛乱亦不知情,且原系奉旨所放噶伦,仍应照旧留办噶伦事务。噶伦布隆簪一缺,应选放深晓黄教一人充任,公同办理事务,庶于僧俗均有裨益。其余三噶伦均已授有职衔,今新选之喇嘛亦应奏请皇上授于扎萨克大喇嘛名色,与诸噶伦共同办理事务。

二、噶伦会办事件,原有噶厦公所衙门。自颇罗鼎后,各噶伦均不赴噶厦公所,俱于私宅办事。又舍官放之卓尼尔、仲译等员不用,却任意添放私人亲信为卓尼尔、仲译等员,故卓尼尔罗卜藏扎什等得以肆意专擅,任意凌虐众百姓。嗣后凡遇应办事件,各噶伦俱赴噶厦公所会办。所有任意私行添放之官员尽行裁革,仍应用官放之卓尼尔等员办事。凡地方之细小事务由众噶伦秉公会商妥协办理外,其重大事务及驿站紧要事件,务需呈请达赖喇嘛及驻藏大臣酌定办理,钤用达赖喇嘛印信与驻藏大臣关防遵行。倘嗣后噶伦内仍有不遵章程办事者,准其余噶伦查明缘由,如实举报,以凭参奏治罪。

三、补放宗谿头目等官,众噶伦不得任意私放。查各地勒参有管理地方、教养百姓之责。珠尔默特那木扎勒任意指名,混行补放,其人又不亲往,仅差一家奴赴彼代办,扰害地方百姓,于民毫无裨益。嗣后凡遇补放第巴头目等官,众噶伦等务须秉公查办,公同禀报达赖喇嘛并驻藏大臣酌定,候奉钤印文书遵行。其现任勒参内如有家奴代办者,概为撤回,另行补放。至珠尔默特那木扎勒被诛后,凡属逆党同伙,均经班智达遣人换回。在此期间,如有因人地不宜、应行调换者,亦应秉公举出,禀明另行补放。

四、查旧例,凡选放第巴等官,均系择其根基深厚、明白妥协之人,如有不能办理事务或任意犯法者,自应秉公治罪。乃珠尔默特那木扎勒妄作威福,不论贤愚,擅将无辜之旧人,抄没革除,以致是非颠倒,怨声载道。嗣后凡第巴等官,有犯法,轻者应予棍鞭惩罚,对需治罪者与违法盗窃他人财物者,需处剜眼、断肢等刑时,应由噶伦等秉公处理。对喇嘛、贵族、仲科等官没收财产及处极刑者,噶伦与代本等务须秉公查明其缘由后,分别定拟,请示达赖喇嘛并驻藏大臣指示遵行。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3.8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驻藏大臣的设置
  • 二 《藏内善后章程十三条》
  • 三 噶厦政府的建构
  • 四 摄政与达赖喇嘛
  • 五 《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