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活佛转世与政教合一制度

关键词

作者

尕藏加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活佛转世与政教合一制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活佛转世与政教合一制度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独有的宗教领袖传承方式。而“活佛”这一术语在藏语中被称为“珠古”(sprul sku),意为“化身”。这是根据大乘佛教法身、报身、化身之说而命名的,意为佛、菩萨之“化身”。藏传佛教认为,法身不显,报身时隐时显,唯有化身随机显现。故有成就的正觉圣人,身前在各地“利济众生”,圆寂后可有若干个“化身”。也就是说,在佛教三身理论的指导下,藏传佛教对于十地菩萨为普度众生而变现之色身,最终在人间找到了依托之对象,即转生或转世之“珠古”。后在“珠古”之名称外,尚衍生出“喇嘛”(bla ma)、“阿拉”(Aa lags)、“仁波切”(rin po che)等诸多别称。

其中“喇嘛”一词,是藏文(b1a ma)的音译。该词最初是从梵文“gu ru”(古如)两字意译过来的,其本意为“上师”;而在藏文中还含有“至高无上者或至尊导师”之意。因此,后来随着活佛转世制度的形成,“喇嘛”这一尊称又演化为“珠古”的主要别称之一,以体现“珠古”是引领信徒走向解脱之道的“至尊上师”。

“阿拉”,是藏文(Aa lags)的音译。该词在字面上看,没有实际意义,是一种表达恭敬的语气词;自从成为“珠古”的别称之后,该词又有了新的内涵,意为带领信众走向光明之路的导师。在不少藏族地区尤其安多藏区人们习惯以“阿拉”一词来尊称“珠古”,使其成为“珠古”别称中使用率最高的称谓。

“仁波切”,是藏文(rin po che)的音译,蕴含“珍宝”“瑰宝”或“宝贝”之意。这是藏族广大信教群众对“珠古”(活佛)敬赠的最亲切、最为崇高的尊称。藏族信众在拜见或者谈论某位“珠古”(活佛)时,在通常情况下,不直呼其名号,而尊称“仁波切”。

活佛转世制度肇始于12世纪,由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首创。该派祖师都松钦巴(dus gsum mkhyen pa,1110~1193)圆寂后,嗣法弟子寻求其转世灵童,从而创立了活佛转世制度。之后,活佛转世制度被其他藏传佛教宗派普遍采纳,随之在各宗派中相继产生或建立不同传承的诸多活佛世系,无论哪派世系活佛,他们都在信奉藏传佛教的广大民众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甚至在清代藏蒙地区具有政教双重影响。

一 清代四大活佛世系

至清代活佛转世制度日臻完善,清廷将其引入国家法制轨道,实施制度化管理。其体制以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和章嘉国师即清代四大活佛、驻京八大呼图克图以及拉萨四大林(寺)活佛等为代表。清王朝极为重视活佛转世制度,认定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为西藏阐教正宗,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国初创始投诚,颇有劳绩。故在清代藏传佛教大活佛转世后,均由清廷大臣奏请特旨钦差大臣前往照料坐床。

(一)达赖喇嘛世系

达赖喇嘛(DaLa bla ma)为清代四大活佛之一,被认为是观世音菩萨之化身,始自宗喀巴大弟子根敦珠巴。正如有学者认为,“格鲁派在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陆续出现的众多的活佛转世系统中,最重要的是达赖喇嘛活佛转世系统。这一活佛转世系统开始于扎什伦布寺的创建者根敦珠巴(1391~1474)。以今天的观点来看,根敦珠巴是达赖喇嘛活佛转世系统的开创者,由于他创建扎什伦布寺的功绩,使他在当时的格鲁派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同时也被一些人认为具有了用转世的形式世代弘扬佛教的资格”[]

达赖喇嘛的世系传承为: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dge vdun grub pa,1391~1474);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dge vdun rgya mtsho,1476~1542);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bson nams rgya mtsho,1543~1588);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yon tan rgya mtsho,1589~1616);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嘉措(ngag dbang rgya mtsho,1617~1682);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1683~1707);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skal bzang rgya mtsho,1708~1757);第八世达赖喇嘛绛白嘉措(vjam dpal rgya mtsho,1758~1804);第九世达赖喇嘛隆多嘉措(lung rtogs rgya mtsho,1805~1815);第十世达赖喇嘛慈臣嘉措(tshul khrims rgya mtsho,1816~1837);第十一世达赖喇嘛凯珠嘉措(mkhas grub rgya mtsho,1838~1855);第十二世达赖喇嘛赤列嘉措(vphrin las rgya mtsho,1856~1875);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土丹嘉措(thub bstan rgya mtsho,1876~1933)。

历代达赖喇嘛驻锡地为前藏拉萨:其府邸分冬宫布达拉宫和夏宫罗布林卡(均位于今西藏拉萨市内),主要统领前藏及多康地区政教事务,在清代藏蒙地区信众中具有广泛的宗教影响力。

按传统惯例,每一世达赖喇嘛圆寂后,都要举行一系列隆重的祭祀活动,其葬仪采取塔葬形式,建造金碧辉煌的金质灵塔。《历辈达赖喇嘛生平形象历史》记载:

灵塔是每一世达赖喇嘛一生政教业绩的象征,这每一座灵塔和灵殿,都点缀着稀世珍宝,布满了精巧嵌饰和美丽绝伦的图案……这每一座灵塔和灵殿,又是达赖喇嘛圆寂后丧葬完美的精制的最高归宿,在藏族或是藏传佛教世界里,塔葬是一种最奢华的葬仪。它们代表着历代达赖喇嘛政教两方面的辉煌,浓缩着“佛主世界”慈悲护佑的轮回精华。达赖喇嘛灵塔与配殿确实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它们是古代藏族人民勤劳汗水的果实与聪明智慧的写照,也是古老的藏民族传统文化精神世界的集中体现。它们均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按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教理和仪轨,历代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均要实行金塔葬仪,没有一个达赖是例外不实行塔葬的,但每个达赖喇嘛的情况又稍有不同。[]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因创建后藏扎什伦布寺和担任第一届法台(住持),其灵塔供奉在扎什伦布寺;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和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皆座主哲蚌寺噶丹颇章宫,他们的灵塔为银质,都供奉在哲蚌寺;自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嘉措始,历代达赖喇嘛入住布达拉宫,主持西藏地方政教事务,因而造一座座金质灵塔,均安置在布达拉宫红宫之内。

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1391~1474),出生在后藏萨迦寺附近的贡日(gung ru)一户牧民家,父亲名贡布多杰(mgon po rdo rje),母亲叫觉莫南吉(jo mo nam skyid),他们共有四子一女,根敦珠巴为第三子,乳名白玛多杰(pad ma rdo rje)。由于家境贫寒,5岁时,给别人家放牧山羊;7岁时,父亲去世,曾去纳塘寺乞讨,被纳塘寺堪布珠巴喜饶(grub pa shes rab)收留,受了居士戒,随从嘉顿赞扎(rgya ston tsan tra)学习藏文读写和梵文(兰扎体、瓦尔都体),精通多种语言文字;15岁时,在纳塘寺以珠巴喜饶为堪布、强巴钦布洛丹巴(byang pa chen po blo ldan pa)为轨范师,受沙弥戒,正式出家为僧,取法名为根敦珠巴,后又自己加上“桑布”两字,成为根敦珠巴贝桑布(dge vdun grub pa dpal bzang po)。在此期间,他跟纳塘寺班智达·僧哈室利(sanggha shri)学习《诗镜论》(snyan ngag me long)、《藻词论》(vchi med mdzod)、《声明五种》(sgra mtshams sbyor lnga pa)等,并领受了忿怒金刚随许法等教诚,还从珠巴喜饶处领受喜金刚、宝帐怙主、药师佛等的随许法;20岁时,以珠巴喜饶为堪布、强巴钦布洛丹巴为轨范师、札巴喜饶为屏教师,受比丘戒。之后,根敦珠巴深入研读《释量论》《般若》《中观》等经论,参加巡回辩经。

根敦珠巴25岁时赴前藏拜高僧大德为师,继续研习佛经,有幸在温扎西多喀(von bkra shes rdo kha)地方拜见宗喀巴大师,聆听《量决定论释疑》《辩了不了义论》《根本中观般若颂注释》等诸多经论,宗喀巴赏赐给他僧着之五衣一件。根敦珠巴遵照宗喀巴大师的指示,跟唐钦巴拉章尼玛坚赞(thang chen pa bla brang nyi ma rgyal mtshan)、桑浦瓦·喜饶僧格(gsang phu ba shes rab seng ge)研习密集(gsang vdus)、大威德(vjigs byed)、红色阎罗王等密宗和因明等显宗教法。后到甘丹寺在宗喀巴大师和贾曹杰·达玛仁钦座前研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因明、般若、中观、时轮、慈氏五论等经论;从杜增巴·札巴坚赞处听讲《辩了不了义论》、从卓萨瓦·班丹仁钦(gro sa ba dpal ldan rin chen)处听讲《戒律四论》等经论。此后,他担任桑浦寺林堆通蒙(gling stod mthong smon)扎仓堪布若干年,先后在前藏地区居留12年。

藏历第七绕迥火马年(1426),根敦珠巴返回后藏,至纳塘、强钦、达那日库(ri khud)等地,讲经传法,在此期间还撰写了《入中论释义·善显意趣明镜》。他常在前后藏之间游学,既讲经又闻法。如史书记载:

根敦珠巴在他41岁的铁猪年(1431)与喜饶僧格一起到后藏拉堆地区,讲经传法,从却顶玉嘉瓦云丹炯奈(chos sdings gayul rgyal ba yon tan vbyung gnas)听受了元音术数占卜法,并熟练掌握。他还会见了博东班钦乔列南杰,听受了二十一度母、十七度母、白度母、蓝度母、妙音天女等教法,博东班钦问他的问题,他都迅捷答出,博东班钦非常高兴,称他为“遍知一切”(thams cad mkhyen pa),由此他的全称成为“遍知一切根敦珠巴贝桑布”。此后他撰写了《释量论注疏》。他还从祥巴贡钦(shangs pa kun mkhyen)和丹萨瓦钦波慈臣贝桑(gdan sa ba chen po tshul khrums dpal bzang)那里听受了许多教法。[]

此次根敦珠巴返回后藏,被出家僧噶波瓦迎至达那,担任日库寺法台,驻锡传法数年,建造尊胜弥勒佛像,建立祈愿法会。根敦珠巴45岁时(1436年),得到释迦白瓦(shaw kya dpal ba)的资助,在强钦修建了一座精修院,命名“特钦颇章”(theg chen pho brang,意为大乘殿),在静修院他根据曾聆听的宗喀巴大师讲授的《量决定论释疑》之笔录和在贾曹杰座前闻习口传之释量论注释,撰写了《因明正理庄严论》(tshad mavi bstan bcos chen po rig pavi rgyan)。47岁时(1438年),再次到前藏,在甘丹寺跟从强孜曲杰南喀贝瓦听受时轮等教法,还向索康·索南伦珠(zur khang bsod narns lhun grub)、京俄·仁钦贝(spyan snga rin chen dpal)、嘉央仁钦坚赞(vjam dbyangs rin chen rgyal mtshan)等高僧请教许多教法。于1440年,又返回后藏。史书记载:

根敦珠巴50岁时即铁猴年,与上师喜饶僧格一起再次返回后藏,在纳塘和强钦等地讲解以戒律为主的教法;在纳塘寺撰写了《戒律广论》、《别解脱律仪注疏》。此后,他在却典地方跟从大译师图结贝(thugs rje dpal)听受声明和广大经论。上师喜饶僧格在甘丹寺圆寂后,他为了给上师超荐和报答恩情,57岁即藏历第八绕迥火兔年(1447)去桑珠孜,指示温却琼达(dbon chos skyong dar)在扎玛拉章(brag dmar bla brang)塑造佛像,先建造了白度母像和金铜合金的释迦牟尼伏魔像,高12尺,此像被称为“见者获益”(mthong ba don ldan)。[]

实际上,白度母像和释迦牟尼像是扎什伦布寺的重要供养对象,扎什伦布寺竣工后将包括弥勒像、佛经、佛塔在内的各种佛像法物均安置在寺院,并按密宗仪轨举行了盛大的开光仪式。1474年,根敦珠巴在扎什伦布寺创办了正月祈愿大法会,是年在寺院圆寂,享年83岁。其论著以《释量论注疏》《入中论释义》《戒律广论》《别解脱律仪注疏》为代表。

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1476~1542),后藏达那(今西藏日喀则市谢通门县)人,自幼在民间传为根敦珠巴的转世灵童,后得到扎什伦布寺诸位高僧的普遍认同。9岁时(1485年)迎往扎什伦布寺,剃度出家,授戒传法;19岁(1495年)在哲蚌寺受比丘戒;33岁(1509年)朝礼拉姆拉措(lha mo bla mtsho)圣湖,始建曲科杰寺(chos vkhor rgyal,位于今西藏林芝市加查县境内)。《如意宝树史》记载:

梅朵塘(me tog thang)的曲科杰寺(chos vkhor rgyal),是至尊格敦嘉措年三十五时所建,造弥勒佛大像等众多三所依。此寺的建立与预言相符合。[]

根敦嘉措十分关心曲科杰寺的建设和发展,“到夏天的六七月,他都要到曲科杰寺和三百多名僧人一起住夏,并组织进行曲科杰寺的后续修建工程,增修扎仓的经堂和僧舍等,同时给僧众讲经,到十月份才返回拉萨。1523年夏天,在曲科杰寺兴建了一尊高二十来米的弥勒佛铜像。在他的关心和组织下,曲科杰寺在这一时期规模不断扩大,成为前藏地区格鲁派的著名大寺院”[]。至于曲科杰寺的规模,有关史书做了较详描述:

曲科杰寺有五个显宗扎仓,即常住寺内的细哇(gzhi ba)扎仓;“文殊七传士”的第六位洛追丹巴所建的达波扎仓(dwags po graw tshang,330人),第五任上师俄哇·洛色谢宁时将达波扎仓献给根敦嘉措;尊者格敦嘉措年六十七岁时,因从阿里来了许多出家人,遂于加地(rgyal)建立僧院,名阿里扎仓(mngav ris graw tshang,240人);密咒噶哇扎仓(sngags pa sgar ba grwa tshang,64人),居巴·敬巴贝的弟子贾蔡巴·桑杰仁钦建,献给根敦嘉措;至尊索南嘉措为“敬事”(sku rim sgrub mkhan)而建的南杰扎仓(rnam rgyal grwa tshang),从第一任上师格敦诺桑起开展各种显学的讲闻。噶哇、达波二扎仓在学经期间,每年前往沃、达、埃(vol dwags Ae)三地讲闻学习。南杰扎仓后来依止自在天、大曜(gzav chen)等,勤以施放咒语密术为主,因此在喇嘛仁波且班盖增巴时期,准噶尔军队杀害西藏拉藏汗,并摧毁了大部分宁玛派寺院,并将南杰扎仓的僧人放逐到泽塘,后南杰扎仓解体。现今由第斯香康钦巴在居噶建南杰扎仓。[]

由于曲科杰寺是第二世达赖喇嘛亲自创建的,历辈达赖喇嘛担任名誉寺主,并且,曲科杰寺所属的达布扎仓、阿里扎仓、南杰扎仓等扎仓在藏传佛教界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尤其南杰扎仓颇有宗教影响力。故南杰扎仓后来遭到准噶尔军队的破坏,不久又得到完全修复,依然在宗教仪轨或法事活动上发挥着特殊功能。有学者认为,曲科杰寺的兴建成功,的确给根敦嘉措带来了极高的荣誉和威望,使他的佛教事业和人生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时常感受到仁蚌巴和噶玛噶举派势力的压制的格鲁派的僧俗大众,从根敦嘉措的身上重新看到了复兴的希望。[]

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36岁时(1512年)出任扎什伦布寺第五届法台(住持)达4年之久。他主讲《释量论》(tshad ma rnam vgrel)、《俱舍论》(mdzod)、《般若十万颂》(phar phyin)、《密续注疏》(gsang vdus rgyud vgrel)等显密经论,在佛学领域颇有造诣和建树[];41岁时(1517年)出任哲蚌寺第十届法台;42岁时(1518年)主持拉萨祈愿大法会,恢复了格鲁派高僧主持祈愿大法会的特权。是年,帕主第悉政权首领阿旺扎西札巴(ngag dbang bkra shes grags pa,1488~1567)向根敦嘉措赠送他在哲蚌寺的官邸(rdo khang sngon mo),确立哲蚌寺第一大活佛身份;50岁(1526年)兼任色拉寺法台。从此根敦嘉措的宗教地位和社会声望,与日俱增,进一步稳坐格鲁派第一大活佛宝座。

根敦嘉措作为宗喀巴大弟子根敦珠巴的转世活佛,即第二世达赖喇嘛,他不负众望,不仅建寺传法,拓展了格鲁派的发展空间,而且著书立说和培养嗣法弟子,成为一代卓有宗教成就的格鲁派高僧。《如意宝树史》记载:

根敦嘉措的著作有《现观庄严论释》、《入中论释》;《究竟一乘宝性论释》、《辩了义不了义释》、《文殊名称经释》及因明、律学方面的释论,尚有本尊法王修法类、宁玛古日息扎(rnying mavi gu ru zhi drag)等多种。根敦嘉措的弟子有班钦·索南札巴、桑浦·却拉沃色、强孜巴·曲郡嘉措、夏尔巴·官达、止寺的二法门、加色谢热浦等人,水虎年三月初八日根敦嘉措去世,时年六十八岁。[]

根敦嘉措成为哲蚌寺大活佛后,既推动了格鲁派在卫藏地区的稳步发展,又维护了哲蚌寺作为格鲁派第一大僧院的地位和影响力。同时,根敦嘉措的佛学著作和嗣法弟子在扩大格鲁派影响和推动格鲁派发展方面亦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1543~1588),前藏堆垄(今拉萨市堆垄德庆县)人,3岁时(1546年)认定为根敦嘉措的转世灵童,迎往哲蚌寺,接受高规格、严要求的寺院教育,6岁(1549)受沙弥戒;9岁(1552年)继任哲蚌寺法台(住持);10岁(1553年)主持拉萨祈愿大法会;15岁(1558年)出任色拉寺法台。21岁(1564年)受比丘戒;之后,云游前后藏佛教圣地,并在扎什伦布寺、纳塘寺、萨迦寺等大僧院讲经传法,声望日隆;返回哲蚌寺后,修缮自己的府邸,更名“噶丹颇章宫”(dgav ldan pho brang)。

藏历第十绕迥铁龙年,即明万历八年(1580),第三世达赖喇嘛至理塘(li thang)、巴塘(vbav thang)和芒康(mar khams)等地传法,兴建理塘寺,又名长青春科尔寺(位于今四川甘孜州理塘县);是年,受到云南丽江木氏土司的邀请,但未能成行;翌年,至昌都强巴林寺讲经;万历十一年(1583),第三世达赖喇嘛至西宁:昌建塔尔寺弥勒殿和讲经院;万历十三年(1585),他亲赴蒙古地区,弘宣佛法,利乐众生;万历十五年(1587),在蒙古各部继续讲经传法,盟长皆带头皈依格鲁派。翌年,第三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喀喇沁部牧场(喀尔敖图漠)圆寂,遗体在当地火化后,取舍利分别在蒙藏地区建塔纪念。[]哲蚌寺作为第三世达赖喇嘛的驻锡地,在寺内造银质灵塔供奉。

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1589~1616),出生于蒙古汗王家族,系俺答汗(阿勒坦汗)曾孙,成为达赖喇嘛世系中唯一的非藏族人。藏历第十绕迥水龙年,即万历二十年(1592),拉萨三大寺和地方官员代表往蒙古地区认定转世灵童;万历三十年(1602),三大寺复遣高僧赴蒙古迎请第四世达赖喇嘛进藏;翌年,在热振寺举行坐床典礼,后驻锡哲蚌寺,师从高僧系统修学佛法,并与第四世班禅洛桑确吉坚赞(1570~1662)建立师徒关系。万历三十二年(1604),第四世达赖喇嘛主持拉萨祈愿大法会。万历四十二年(1614),第四世达赖喇嘛受比丘戒,出任哲蚌寺和色拉寺法台,继续推演格鲁派佛学思想和教规礼仪。万历四十四年(1616),第四世达赖喇嘛在哲蚌寺噶丹颇章宫英年早逝,遗体火化后,舍利分往蒙古喀尔喀和土默特部等地多处供奉,哲蚌寺造银质灵塔。

关于其余达赖喇嘛的生平事迹,在相关章节中有简要介绍,故在此不一一叙述。

(二)班禅额尔德尼世系

班禅额尔德尼(Pan Chen Aer Te Ni),是清代四大活佛之一,被认定为无量光佛之化身,始自宗喀巴大弟子克珠杰。有学者认为,“嘉曹杰、克珠杰等人在宗喀巴大师圆寂后,对格鲁派的稳定和继续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尤其是克珠杰撰写了《宗喀巴大师传略》,阐述了宗喀巴大师一生的事迹和主要的宗教主张,并整理和阐发了宗喀巴大师的重要宗教著作,对于格鲁派内部统一教理主张、保持教派的统一协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后来在班禅活佛转世系统建立时,克珠杰被认为是第一世班禅大师”[]

班禅额尔德尼的世系传承为:第一世班禅克珠杰(mkhas grub rje,1385~1438);第二世班禅索南确吉朗普(bsod nams phyogs kyi glang po,1439~1504);第三世班禅温萨巴·洛桑顿珠(dben sa pa blo bzang don grub,1505~1566);第四世班禅洛桑确吉坚赞(pan chen blo bzang chos kyi rgyal mtshan,1570~1662);第五世班禅额尔德尼洛桑益西(pan chen blo bzang ye shes,1663~1737);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班丹益西(pan chen dpal ldan ye shes,1738~1780);第七世班禅额尔德尼丹贝尼玛(pan chen bstan pvi nyi ma,1782~1853);第八世班禅额尔德尼丹贝旺秋(ban chen bstan pvi dbang phyug,1855~1882);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尼玛(pan chen chos kyi nyi ma,1883~1937)。

历代班禅额尔德尼驻锡地为后藏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位于今西藏日喀则市内),主要统领后藏藏传佛教事务,在清代藏蒙地区信众中具有广泛的宗教影响力。

其中第三世班禅温萨巴·洛桑顿珠(1505~1566),后藏温萨人。所以,当他在藏传佛教密宗领域取得成就后,人们在其名前冠以“温萨巴”(dben sa pa)名号,意为“温萨人”。同时,温萨巴·洛桑顿珠在后藏建造温萨寺,开创温萨耳传密法发展之新途径。故其“温萨巴”名号,又蕴含“温萨耳传密法大成就者”之意。其生平事迹,在藏文文献中有较详记述:

温萨巴·洛桑顿珠于藏历第八绕迥木牛年(1505)生于后藏也如德杰且玛林丰附近拉空地方之温萨(dben sa),父名索南多杰,出身于东氏(mdongs)家族,母名贝宗吉。甫诞生即能诵六字真言,母认为降生即能言,绝非好事,乃用破垫蒙其头,因之言语迟钝,最初取名贡波嘉(mgon po skyabs),幼时远弃放荡之行,五六岁时,在别人难以找到之地洞里,呆了数日,让人一再寻找,诸如此类,在孩提时即十分喜爱修行之处,十一岁时,在拉孜瓦·札巴顿珠尊前出家,赐名洛桑顿珠。轨范师策仁巴(tshul rin pa)去哲蚌寺,彼为随从受学诸法行,在杰·拉日瓦尊前闻菩提道次第等经论,又赴修行地日沃格培,从法王洛卓坚赞受诸多灌顶传经,是年冬,抵扎什伦布寺,从绛央洛桑上师(bshes gnyen)、法王土登朗杰、至尊嘉却(skyabs mchog)闻习显密之灌顶传经及经论等。十七岁,患天花。一日,在门口见一诵缘起赞之白胡须比丘,迎入室内,请求摄受,彼即应允,乃为其根本上师,得全部不共耳传之教诫,其教证功德日增。上述所云之比丘乃传授宗喀巴大师之精要究竟教授耳传口诀及经典之至尊却吉多杰,上师极力护持、传授灌顶令其远离戏论,在修行地修甚深道精要瑜伽法,毫不放松,精进不间,故常作金刚跏趺坐,因而身上有溃烂之处,仅敷以牛粪灰烬,不作其他治疗,却依然发奋修持,精于禅定。二十余岁,在称为宁玛派大贤哲贾瓦雍(rgyal ba gayung)之修行地扎嘉沃多杰宫(brag rgya bo rdo rjevi pho brang),彻悟密集教授要义,于梵藏诸贤哲之论著,不仅能背诵如流,而且熟知梵语等若干种语言。有次去绒地(rong phyogs),萨迦达钦多杰林巴及强钦之诸轨范师、金才之善知识、达那之大译师等在喀如聚会,谈论声明,并言及格鲁派人不谙声明,时温萨巴洛桑顿珠至,以梵语讲授般若八千颂,咸皆不能作答,极为恼恨,虽以恶言恶语相加,然而大师仍百般忍让,毫不动容。至后藏,在修行地白玛坚(pad ma can)长期修行,专心静虑,恰扎一切智(即大成就师却吉多杰)之随从中有十余名得道弟子,念及温萨巴乃其首要弟子,授以耳传手册及幻化经函,使绍承法位。在该地首次向信徒讲经传法,另在许多修道地几次私自为众人讲经。因之,遍于雪山丛中之僻静处,此乃温萨巴讲经传法所致。三十三岁时,在哲蚌寺大经院,以达赖根敦嘉措为亲教师、戒师拉旺仁钦为羯摩师、哲蚌寺领腔师为屏教师,在适数之虔诚僧众中受具足戒。至拉萨:在大小昭寺两尊释迦佛像前为弘扬佛教,饶益众生而祈愿。至色拉寺,在达赖根敦嘉措前敬聆珠嘉传规(grub rgyal lugs)之长寿导引等诸多灌顶传经后,前往后藏。在格培堪布·勒白洛卓尊前敬聆禁食斋戒及其教理。有一时期,去色顶敬聆班钦·绛曲洛卓、阿里大译师朗杰所授密集根本续明灯论等诸多教诫,并且在修行地扎嘉多杰宫、耶玛达斯、朗钦、葛扎、白朗觉莫拉日山(pa snam jo mo lha ri)等地山寺中一意修行。在卫日顶(dbus ri rtse)建温寺(dben mgon),向来自多康、阿里、卫藏等有缘之虔诚徒众宣讲深广佛法,俗民人众诚心诚意所献供养与财物分文不取,凡此等等仰慕大师功德,而如群蜂聚集之僧徒遍布各地,难以尽述。简略言之,其主要弟子有一切智勒巴顿珠、绛敦·桑丹沃色、杰·洛卓朗杰、法王格勒朗杰、桑杰坚赞、法王阿旺札巴、贡敦法王绛央结波、扎西坚赞、法王洛巴·洛卓朗杰、堪钦·罗桑嘉措等。总之,向僧俗大众宣讲深广正法,传法嗣于至尊上师桑杰益西。藏历第九绕迥火虎年(1566)六十二岁时圆寂。[]

温萨巴·洛桑顿珠16岁时(1521年),在后藏扎西宗(bkra shes tdzong)附近的噶摩曲宗(vgar mo chos rdzong)巧遇珠钦·却吉多杰,并对他产生深深的敬仰之心,而珠钦·却吉多杰上师也看出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遂向温萨巴·洛桑顿珠系统传授了菩提道次第要诀以及胜乐、密集和大威德等耳传密法,尤其是珠钦·却吉多杰在十余名弟子中将《幻化大经卷》特意传递给温萨巴·洛桑顿珠。因此,温萨巴·洛桑顿珠成为格鲁派第四代温萨耳传密法的传承人。

温萨巴·洛桑顿珠是一名精通显密佛法的高僧,在各地静修地不仅专注于观修,而且向广大信众讲经说法,传扬佛学思想。同时,他于33岁时在哲蚌寺受具足戒,成为一名远离世俗社会、不染世俗尘埃的比丘僧。特别是他在后藏的白朗觉莫拉日山长期观修时,在卫日顶(dbus ri rtse)上建造温(萨)寺(dben mgon),格鲁派耳传密法终于在后藏地区有了自己固定的观修场所。温萨寺的建立,标志着格鲁派耳传密法进入有序传承和正规发展的新纪元。

温萨巴·洛桑顿珠培养了众多嗣法者,以上引文中提名道姓的弟子就不下十余名,但正式成为其传承人的只有克珠·桑杰益西一人。

第四世班禅洛桑确吉坚赞(1570~1662),在藏传佛教界具有崇高的宗教地位,他不仅德高望重,而且佛学知识渊博,撰有《吉祥时轮本续广释》(dpal dus kyi vkhor lovi rtsa bavi rgyud kyi rgyas vgrel)、《金刚鬘大曼陀罗修法》(rdo rje phreng bavi dkyil vkhor chen povi sgrub thabs)、《怙主龙树五次第解说》(mgon po klu sgrub kyis mdzad pavi rim pa lngavi rnam par bshad pa)和《供养上师仪轨》(bla ma mchod pavi cho ga)等权威著作。

藏历第十绕迥金牛年(1601),第四世班禅洛桑确吉坚赞应邀担任扎什伦布寺第十六届“赤巴”(住持),遂将格鲁派密宗法脉温萨耳传系从后藏温萨静修地(dben sa sgrub gnas)或温萨寺(dben dgon)引入扎什伦布寺,始建密宗学院(sngags pa grwa tshang),设立完整的显密兼容的教育体系,取消了扎什伦布寺学僧先前赴拉萨上下密院(lha sa rgyud stod smad grwa tshang)进修深造密法的惯例。藏历第十绕迥水牛年(1613)始,第四世班禅连续6年主持拉萨祈愿大法会,其间首创授予拉然巴(lha rams pa)格西学衔的制度。

第四世班禅洛桑确吉坚赞圆寂后,其嗣法弟子多杰增巴官却坚赞(rdo rje vdzin pa dkon mchog rgyal mtshan,1612~1687)成为格鲁派密宗温萨耳传系中又一位承前启后的关键性人物。他继任扎什伦布寺密宗学院堪布(住持)后,始向僧众公开传授大威德生圆二次第等密法,为推广温萨耳传系密法做出巨大贡献。[]其门下著名弟子有第五世班禅额尔德尼洛桑益西、章嘉阿旺洛桑却丹、多杰增巴格勒饶杰、多杰增巴洛桑贡布、嘉样加措和丹增赤列等众多著名高僧活佛。

第五世班禅额尔德尼洛桑益西(1663~1737)和智却·洛桑南杰(grub mchog blo bzang rnam rgyal,1670~1741)两位高僧,乃是扎什伦布寺同一代继承和发扬密宗温萨耳传法脉的著名嗣法者。第五世班禅额尔德尼推行宗喀巴显密兼容和菩提道次第佛学思想,尤其推崇根敦珠巴在扎什伦布寺最初制定的三律仪(别解脱、菩萨和密宗)戒学,整顿寺院清规戒律,使该寺教规与拉萨三大寺相一致,并撰有《菩提道次第直观教导》(byang chub lam gyi rim pavi dmar khrid)、《显密甚深法之教授、随许及指导实录》(mdo rgyud zam movi chos kyi lung rjes gnang dbang khrid thob yig)等经论名著。此外,第五世班禅额尔德尼在多事之秋向第六世达赖喇嘛、第七世达赖喇嘛授戒传法,力主格鲁派高层活佛有序转世。智却·洛桑南杰一生寻访藏区佛教名山胜地闭关修行,倾注对宗喀巴显密兼容佛学思想的证悟,传扬格鲁派道次第修学仪轨;培养了大批嗣法弟子,其中以永增·益西坚赞高僧为代表。

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班丹益西(pan chen dpal ldan ye shes,1738~1780)精通显密教法,尤其长于传授《菩提道次第广论》、《无量寿经》和《时轮金刚经》等。乾隆三十年(1765),遵循乾隆帝谕旨:“班禅额尔德尼年齿长成,经典淹洽,复教导达赖喇嘛经卷,理宜加恩册封”[],担任第八世达赖喇嘛经师。

乾隆四十五年(1780),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前往热河(承德),参加乾隆帝七十大寿庆典,途经之处,蒙古王公、札萨克等,均皆筵宴,极为欣喜。乾隆帝命在热河仿建扎什伦布寺,赐名“须弥福寿之庙”,专供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入觐时居住。

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一行抵达热河,乾隆帝以首次朝觐礼,在避暑山庄万树园盛宴宴赏。万寿之日,班禅大师率领诸高僧在内佛堂祝诵《无量寿经》,奉献七珍八宝及长寿画卷,亲自向皇帝施无量寿佛大灌顶,以示洗涤尘世,进入佛境;且每日率领僧众在“妙高庄严”殿为乾隆帝诵经祝福。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在热河期间,本地僧众聆听讲经,内外札萨克、喀尔喀、土尔扈特、杜尔伯特蒙古王公、札萨克、台吉等,前来献礼叩拜。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为答谢乾隆帝恩崇,命其高徒洛桑顿珠(blo bzang don grub)带领20余名僧人留住须弥福寿之庙,以按后藏扎什伦布寺密乘仪轨作法,传习经律教理,本地僧人180名随之学经。当年,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至京城居西黄寺,不久在驻锡地染天花逝世。对于班禅大师在京不幸逝世,乾隆皇帝极为悲痛,他命理藩院护送舍利金龛西归后藏扎什伦布寺,并在京城西黄寺建造“清静化城塔”,装藏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衣履经咒等,供四方信众瞻仰。

关于其余历代班禅额尔德尼的生平事迹,可在相关章节中或文献中了解,在此不一一叙述。

(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世系

哲布尊丹巴(rje btsun dam pa),是清代四大活佛之一。认定其乃累世推广黄教、护持蒙古而由喀尔喀四部共奉之呼图克图。该活佛世系始于明末,其前身虽存有二说[],但迄今以藏传佛教觉囊派高僧多罗那他(1575~1634)之转世说为主流观点。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6.5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清代四大活佛世系
    1. (一)达赖喇嘛世系
    2. (二)班禅额尔德尼世系
    3. (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世系
    4. (四)章嘉活佛世系
  • 二 拉萨四大林活佛世系
    1. (一)丹吉林
    2. (二)策墨林
    3. (三)功德林
    4. (四)茨觉林
  • 三 驻京八大呼图克图世系
  • 四 清代建档呼图克图
  • 五 清代金瓶掣签
    1. (一)金瓶掣签之设立
    2. (二)清代四大活佛转世灵童掣签
      1. 1.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掣签
      2. 2.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灵童掣签
      3. 3.哲布尊丹巴转世灵童掣签
      4. 4.章嘉活佛转世灵童掣签
    3. (三)其他大活佛转世灵童掣签
  • 六 清代册封赏赐制度
    1. (一)达赖喇嘛名号
    2. (二)班禅额尔德尼名号
    3. (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名号
    4. (四)章嘉国师名号
    5. (五)其他活佛名号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