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B.4 缅甸罗兴亚人问题的视角分歧与危机

作者

张添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缅甸政治与族群问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4 缅甸罗兴亚人问题的视角分歧与危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B.4 缅甸罗兴亚人问题的视角分歧与危机*

罗兴亚人问题是涉及缅甸内政、外交,影响缅甸稳定及发展的一个问题,其实质是族际问题。人们在普遍关注罗兴亚人的来龙去脉及该何去何从时,受不同来源素材的影响,会不自觉地站在某个立场上,这些立场往往有较大的歧异性。在缅甸主流族群坚决拒绝承认并接纳该族群的情况下,该群体以惊人的数量增长,且逐步建立了统一的内部认同,得到国际人权组织和众多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同情与支持。为更客观全面地认知该族群,以提出更为行之有效的对策,有必要从不同视角了解该群体的状况,经辨别而获得相对真实的信息。本文拟从不同视角出发,梳理对罗兴亚人的产生、词义和境遇的分歧,分析异视角碰撞下的罗兴亚人问题的现状和趋势,并从不同视角解读其症结所在。

一 罗兴亚人问题概况与有关文献梳理

罗兴亚人[]是缅孟边境地区的一个跨境穆斯林群体,自称是阿拉伯人、阿富汗人和波斯等地区穆斯林的移民后裔。根据2014年缅甸人口普查的结果,缅甸若开地区人口319万,其中有109万人资料缺失[],这109万人便被认为是遭缅甸政府“抹除”了公民身份的罗兴亚人。据统计,全球罗兴亚人人口在150万~200万不等。[]但也有消息称,目前因2016~2017年极端暴力事件,70万人流离失所,前往孟加拉国,使该国罗兴亚人达到94.7万人,缅甸国内剩余约40万人,另在沙特有近50万人,阿联酋5万人,巴基斯坦35万人,印度4万人,马来西亚15万人,泰国5000人,印度尼西亚1000人,加起来已近250万人。[]另外,该群体还被报道称流亡于日本、尼泊尔、加拿大、爱尔兰、斯里兰卡等地,由于流散性强,其人口真实数量仍待考证。

罗兴亚人问题,特指对罗兴亚人身份认定争议问题及其引发的一系列矛盾冲突。有关身份认定争议问题包括罗兴亚人是否具有缅甸或其他任一国民族身份、罗兴亚难民的国际法认定等;有关矛盾冲突包括缅甸境内佛教徒与穆斯林冲突、跨境犯罪、恐怖主义、难民接收国与遣返国矛盾、国际介入与缅甸主权冲突等。缅甸官方和民间拒绝承认和使用“罗兴亚人”(Rohingya)一词,认为这些人是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称之为“宾格力人”(Bengali)。

对缅甸罗兴亚人问题的研究可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早期研究对“罗兴亚”的提法较为谨慎,也没有明显的异视角研究。马哈耶尼(Mahajani)与苏古莫伊(Chakravarti)在阐述若开问题时均提到问题的历史根源——当地人对殖民时期开始的非法移民的排斥,并将穆斯林移民以 “印度移民”的方式提及。[]耶格(Moshe Yegar)在研究缅甸的穆斯林运动时,则将其描述为“一个有分裂主义倾向的穆斯林少数民族”。[]1977~1978年穆斯林难民危机后,弗莱什曼(Klaus Fleischmann)阐述了缅甸若开北部的非法移民冲突,但对冲突双方的界定是“若开佛教徒”和“穆斯林孟加拉国人”。[]

随着罗兴亚人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逐步凸显,对罗兴亚人的研究开始出现多元视角的分化。首先,基于罗兴亚人民族合法性的论证,一些穆斯林学者(尤其是罗兴亚学者)致力于梳理罗兴亚人形成的历史。1999年,穆斯林学者吉拉尼(Jilani)将“罗兴亚人之父”——萨伊尔·巴达(Tahi Ba Tha)的文章Ruihaṅgyānhaṅ.Kaman lūmyuiḥ cu myāḥ(罗兴亚语[])翻译成英文并以《缅甸罗兴亚人与卡曼人简史》为名发表[],该书较为详细地介绍了罗兴亚人形成的历史概况及民族名称的来源,被罗兴亚人精英视为其族群的纲领性文本。随后,罗兴亚团结组织(RSO)创立者穆罕默德·尤纳斯(Mohammad Yunus)发表了名为《阿拉干的历史及现状》的代表作。[]在1990年大选中赢得席位的穆斯林作家吴觉明(U Kyaw Min,又名Abu Anin)则用缅文书写了《被隐藏的阿拉干历史之章》和《罗兴亚历史揭秘》。这几本历史书的内容囊括了8世纪以来的罗兴亚人族群建构史,吴觉明还提到了“罗兴亚认同”与“罗兴亚正统性”。[]流亡日本的罗兴亚组织代表左敏杜(Zaw Min Htut)则用英文撰写了《缅甸联邦与若开族》和《人权及对罗兴亚人歧视》并分别于2001年和2003年在东京发表,其作品不仅将罗兴亚人的“辉煌史”与被殖民者和缅甸主体民族“迫害”的“被害史”同时展示,还结合了散文、杂文和议论文的形式,对海外罗兴亚人族群意识的建构发挥了不可小觑的作用,同时后书中引用的各类《致XX组织的书信》,也表明罗兴亚人一直在努力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该族群的关注。[]

其次,以缅族学者为代表的缅甸群体对罗兴亚人所梳理的历史进行了批判,与后者进行着民族建构与反建构方面的博弈。这些学者对若开历史的论述,旨在表达“罗兴亚人”在若开历史上并不存在,并质疑罗兴亚人所建构的“罗兴亚人历史”为子虚乌有,强调其“带有阴谋”。钦貌梭在1993年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罗兴亚人”完全是穆斯林政治反对派捏造出来的一个词语,并反驳了流传于罗兴亚人历史中的几个事件,强调其“非法移民的本质”。[]瑞赞和埃昌在2005年以英缅双语撰写的册子中,同样强调了罗兴亚人问题是“非法移民”的结果,并将该群体比喻成“涌入的病毒”,同时着重勾勒了穆斯林“人口膨胀”的问题,认为其“罗兴亚人认同”有阴谋论的色彩。[]敏登在其2013年被翻译成中文的稿件中,梳理了自若开王朝到1988年后的罗兴亚人独立活动,否认了罗兴亚人在缅甸的历史存在,同时着重描写了罗兴亚人对缅甸的危害性。[]

最后,包括孟加拉国学者在内的其他一些学者,虽然在研究罗兴亚人问题时涉及多视角研究,但大多数时候站在罗兴亚人的立场,并更多涉及对孟加拉国本身的关切。拉赫曼(Utpala Rahman)和丁丽兴就指出,在人们关注罗兴亚人如何被驱赶及其人道主义危机时,也应当关注数次接受难民的孟加拉国的内部安全困境。[]2013年,帕尼尼(Parnini)在《穆斯林少数族群罗兴亚人危机与缅孟关系》一文中,更是指责缅甸政府驱逐罗兴亚人的行为导致缅孟关系中非传统安全危机的上升,并呼吁将解决该问题作为缅孟关系中的重要部分来看待。[]2017年,约翰·基(John Gee)在《被罗兴亚人所困的孟加拉国和东南亚》一文中表示,罗兴亚难民危机首先影响的是孟加拉国,其次是东盟国家,但现实中逾80万人的存在让本身也不太稳定的孟加拉国更加为难。[]

第三方学者试图站在“他者”的角度审视,从更广的视角来提出见解,不少文章对孰对孰错是不置可否的。马丁·史密斯(Martin Smith)在1996年讨论罗兴亚人问题时提出,“罗兴亚人认同”的固化是一个族群演进的历史过程。他提出,较早时期缺乏合理的民族学界定,使得松散的穆斯林力量难以在早期的政治斗争中存活,早期使用“罗兴亚”名称让穆斯林在议会斗争中赢得不少甜头,后来虽然因为奈温的上台散失殆尽,但该名称仍为该群体转入地下提供了必要的凝聚力。[]雷德(Jacques Leider)也认为罗兴亚人凝聚力的形成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但他提出这个词是基于罗兴亚人自己的视角进行的“历史再现”,是基于缅族/若开族史料的混杂化阐述(hybridization),并认为在这种叙事语境下,罗兴亚人为获取生存空间构建了一种“竞争性认同”(competing identities)。[]雷德在2014年的文章中还指出,“罗兴亚”这个词语的流行是源于众多国际人权组织为证实自身同情“穆斯林少数”免于被缅甸多数族群倾轧的“政治正确”[],他在2018年的文章中进一步指出,正是这样的话语让罗兴亚人问题从2012年开始流行起来——因为人们总是关注仇恨的蔓延,而不去关心曾有的仇恨的化解[]。阿德斯(Ardeth Maung Thawnghmung)在其2016年的文章中专门针对罗兴亚人与缅甸主体民族的“竞争性语境”进行了深入研究,并认为双方都力图强调自我的“内生性”而反对他我的“内生性”,这种争执和分歧是矛盾日益加深、难以解决的原因。[]

在宏观视角以外,第三方学者也有偏向单一视角来论述的,最主要的仍然还是罗兴亚人视角。其主要内容均表达了对缅甸政府的指责或对罗兴亚人的同情,如2014年扎尼等人的《缅甸罗兴亚人——延燃性种族灭绝》[],2016年葛红亮的《一个被抛弃的民族——缅甸“罗兴亚人”何去何从》[],2017年奇斯曼的《缅甸“国家族种”是如何抹除罗兴亚人公民身份的》[],2018年乌丁的《罗兴亚人——被缅甸和孟加拉国踢皮球的受害者》[]等。此外,还有偏于地区和国际社会的视角,例如2017年许利平在《缅甸罗兴亚人道主义危机及其影响》中指出,如何妥善处理罗兴亚人道主义危机,不仅是缅甸政府的责任,也是国际社会应尽的义务。[]

既有文献从宏观与微观、当事方与第三方、单一与多元等各个角度诠释了罗兴亚人问题,但仍有一些不足和缺憾。第一,不管从罗兴亚人自己建构的历史来看,还是从缅甸人澄清的历史来看,由于双方观点对立,整个罗兴亚人演变的历史叙述仍处于空位。即便如同雷德等人所说的,这段历史有许多“建构”的成分,但是为了充分了解该群体及其现存的问题,必须结合不同视角的史料进行“双重阅读”(dual-reading),这是现有文献所缺乏的。第二,过程要素的缺位。雷德曾阐释,罗兴亚人问题被人们关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流离失所者的问题”了,这充分说明罗兴亚人问题虽然是一个历史问题,但该问题是在过程中产生的,雷德和阿德斯等人对这个过程中的“叙事环境”进行了论述,但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对过程中不同视角的互动及其结果,以及将来可能的趋势进行规律性总结。第三,对于罗兴亚人问题的症结,研究者普遍认为包括历史原因(如非法移民与历史殖民)、政策原因(缅甸军政府的排斥政策)、宗教原因(2012年以来极端宗教言论的助长)等,但这些原因在不同视角下可能会有不同的叙述,从而导致症结本身复杂化,这也是既有文章没有进行梳理的。因此,本文拟从弥补以上三方面空缺的角度出发,以在诠释该问题方面做出积极尝试。

二 对罗兴亚人的产生、词义与境遇的分歧

罗兴亚人问题的形成,首先是一个历史问题,其次才是由危机外溢引发的各类政治、经济、社会和外交问题。所谓历史问题,就是对于罗兴亚人演化及其与缅甸诸多民族的互动史,罗兴亚人和缅族人有不同的历史解读,而且双方的历史解读互指对方迫害,并无清晰定论。

(一)对罗兴亚人“何时产生”的分歧

历史地位是决定一个族群是否应被赋予其居留地公民身份权益的基本依据,但关于罗兴亚人是否是土生土长的若开人是有争议的。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曾经出现过定耶瓦底、维沙里、四城和妙乌 4个封建王朝[],最早的定耶瓦底王朝出现在公元前6~4世纪左右,鼎盛的妙乌王朝则出现在15世纪[]。1785年阿拉干王朝被缅甸贡榜王朝吞并,这激怒了觊觎阿拉干已久的英国殖民者。1824年,在第一次英缅战争中缅甸战败,根据《杨达波条约》,若开被割让给英属印度。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1.5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罗兴亚人问题概况与有关文献梳理
  • 二 对罗兴亚人的产生、词义与境遇的分歧
    1. (一)对罗兴亚人“何时产生”的分歧
    2. (二)对“罗兴亚人”词义的分歧
    3. (三)对罗兴亚人历史境遇的分歧(1948~2010)
  • 三 罗兴亚人问题的现状与趋势
    1. (一)“缅甸之春”与“若开之冬”
    2. (二)罗兴亚人问题的前景
  • 四 罗兴亚人问题的症结分析
    1. (一)缅甸国家的立场
    2. (二)罗兴亚人和国际社会
  • 总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