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专题四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研究进展

关键词

作者

胡乐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常务副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规划组评审专家,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政治经济学研究会、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长期从事现代经济理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等多个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研究”。
张旭 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胡怀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香港《紫荆》杂志高级编辑。
郭冠清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资本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专题四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研究进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专题四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研究进展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一直处于复苏乏力、增长动力不足的状态,引发了各国学者对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和经济发展特征的研究和分析,国内学者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国内学者大多认为当代资本主义大致始于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的资本主义发展时期,而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出现了新的特征和演变趋势。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渐渐融入世界市场和国际贸易,特别是在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加速融入经济全球化,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日益受到世界经济波动的影响。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特征和趋势对我国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书将对2018年国内学者对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相关研究进行梳理和分析。

第一节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特征

国内很多学者都从不同角度对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主要特征进行了分析。

一 从危机角度

胡乐明等全面系统地考察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历史和理论,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何与如何能够经久不衰”这一严峻问题进行了考察。该研究从考察早期资本主义的发展与危机入手,通过1825年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产生并开始意识形态化这一事实,对马克思的经济周期和危机理论进行了全面的界说。而对于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以来的资本主义危机,该研究通过进一步的历史和理论的考察,指出资本主义危机具有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复合特征。资本主义危机促使资本主义通过对自身和向外的调整,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垄断竞争、金融垄断到国家垄断、全球垄断阶段的发展进程,既是资本主义危机推动的结果,也适应了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的需要。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仅仅在地域空间上扩展到全球,而且经济危机也演化为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态等资本主义的全面危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推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自身调整和变革也昭示着未来社会的前景[]

姬旭辉利用美国、日本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利润率和非生产性部门就业人员等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利润率长期下降和经济长期衰退的趋势,资本无限积累与资本主义经济地理扩张范围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以金融化为特征的非生产性发展趋势日益明显,是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系统性危机的主要特征。[]何自力认为经济停滞常态化是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典型特征,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重大转变的重要标志。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经济持续下行,失业率居高不下。二是产业结构严重失衡,服务业难以支撑经济增长。三是政府债务不断加重,公共支出难以为继。四是福利制度难以维系,中产分化,阶级对抗加剧。[]李江静总结埃及著名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对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分析,指出当代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不是资本主义内在的、通过自身调整可以解决的“资本主义的危机”,而是一种系统性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即“危机中的资本主义”。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资本主义危机呈现了三个特征:一是垄断资本主义全面加深了其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霸权。二是推进了全球化向纵深发展。三是加速了经济金融化的进程。[]

二 从发展阶段角度

兰俏枝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划分的时间节点指向20世纪70年代前后,这一时期资本主义社会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都发生了深刻变革。她通过对国内外学者对于当代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划分的相关理论进行研究,对传统视角和现代视角阶段论分别进行了梳理和评判,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于马克思主义市场扩张理论的当代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划分观点。她认为无论是从传统视角,还是从现代视角所阐述的当代资本主义特征,都是资本主义市场扩张的结果,因为资本主义是以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基础,以追求剩余价值为目的的生产方式。剩余价值的实现需要通过市场完成,资本积累要求市场不断扩大,市场扩张便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产物。基于马克思市场扩张理论的视角,自18世纪6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生产现实市场阶段(从18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30年代);第二阶段是生产未来市场阶段(从20世纪30年代到20世纪70年代);第三阶段是生产虚假市场阶段(20世纪70年代至今)。生产现实市场阶段以生产现实市场需求为主导,现实市场饱和后,资本主义进入生产未来市场阶段,开始全面开拓未来市场,现实市场和未来市场均达饱和后,资本主义开始制造虚假市场,进入生产虚假市场阶段。当代资本主义是第三阶段,即生产虚假市场阶段。这一阶段以制造虚假需求为特征,资本主义为了资本不断增殖,依靠大众传媒进行广告宣传,刺激人们购买不需要产品的欲望,形成虚假需求,从而开辟了新的市场,保证资本循环,实现价值增殖。然而,虚假市场也终会饱和,资本主义市场扩张将面临新的危机。[]

志君认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体制的演变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自我调节的市场经济”时期、“社会民主主义导向的国家调控资本主义全社会体制”以及当代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时期,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发端于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资本主义的积累危机。其认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体制的核心就是在国家货币金融政策支持下全球流动的金融资本对社会和经济进行规训和安排,这种体制导致社会过度消费、过度信贷,最终引发了2007年的次贷危机,进而蔓延为更大范围的金融危机。[]

三 从空间变化角度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在空间领域出现了新变化。尹兴、丁晓钦认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出现了新的时空特征,从大卫·哈维在《后现代的状况》中所描述的“时空压缩”向“空间隔离”状态发生了转变。资本主义为了修复利润率和实现资本无限积累,从中心扩展到外围,尽管“中心-外围”的关系始终不对等,但是当中心空间经济衰退时,中心资本主义便采取了对外贸易保护主义、对内政治极化等空间隔离的方式来保护中心空间的利润积累,通过金融、科技垄断等手段,胁迫外围空间开放并隔离自身空间,形成了更加不对等的开放状态。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空间隔离”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1)信用透支从私人金融空间转向公共财政空间,捆绑了金融泡沫的公共财政透支了公众的未来收入,将经济和金融危机从中心空间转移到外围空间,并将危机归咎于外围国家。(2)通过加剧精英和民众、本国民众和外国移民之间的隔离来维护精英和本国民众的优势地位,以同时赢得精英和民众的更多支持,来缓解贫富差距加大引发的社会矛盾和政治上的合法性危机。(3)美国利用双边谈判强推国际规则,通过空间隔离威胁,胁迫其他国家之间互相隔离,强迫对方接受只对美国有利的新规则,以此重塑美国霸权。这将极大地破坏当今世界多边贸易规则体系。[]

李德炎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从物和社会关系的生产走向“空间的生产”,资本在空间领域的扩张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断延续的关键,资本空间化与空间资本化已成为全球化的显著特征之一。[]张荣军、陈广亮对马克思主义空间理论进行了概述,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对资本运行和空间布展进行了分析,指出在宏观层面,资本在全球进行扩张布展,构建出“中心与边缘”的空间构架。在中观层面,资本创造了空间上分化与对立的城乡生产的二元社会结构。在微观层面,资本造成了资本主义社会城市居住空间的分异与隔离,加剧了贫富差距在空间上的对立和矛盾。[]吴红涛分析了哈维对资本在空间上对地方的扩张和渗透,指出资本主义为了恢复利润率和资本积累,促进经济发展以及化解资本主义危机,不断对地方进行全面渗透,通过军事力量、经济管制、文化包装、高科技文明等多种方式对地方形成严密有效的监控和管辖,同时通过跨国公司、跨国企业等与“地方”形成广泛的经济联动,凭借“全球化”的地域网格,继续维持其在地方经济链条中的资本占有率,最终造成了地方在生活方式、资源环境利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不均衡,即“不均衡地理”。[]

四 从日常生活角度

欧阳彬认为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日常生活金融化。所谓日常生活金融化,即在当代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化的背景下,金融垄断资本日益增长的物质权力冲破常规的经济与金融边界,向过去很少存在资本套利增殖计算的日常生活领域全面渗透,组织与支配着家庭生存和发展的各种活动,导致金融成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无意识的、自在的、持续性的存在方式或惯习系统,从而构成金融垄断资本实现价值增殖乃至当代资本主义体系再生产的重要环节。日常生活金融化主要表现在日常生活资料成为期货标的物,家庭成为金融决策单元以及人们思想意识的金融化。其认为日常生活金融化是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经济社会的整体性变革息息相关的,是金融垄断资本积累方式、新自由主义国家体制、金融信息技术以及金融消费主义文化与生活方式相互联系、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日常生活金融化加深了对普通民众的剥削,加剧了资本主义社会贫富差距和阶级对立,展现了资本主义国家债务化、寡头化的趋势,刺激了资本主义文化中的享乐主义和投资主义。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实质,是当代资本主义为摆脱资本积累严重过剩困境,缓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经济社会危机而寻找到的一种新的矛盾修复与资本增殖机制,是对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社会运行所做的新调整。但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了日常生活金融化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这一困境和由此产生的经济社会危机,反而会以新的矛盾将经济金融危机进一步蔓延、深化为政治、社会、文化等资本主义总体性危机。[]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1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特征
    1. 一 从危机角度
    2. 二 从发展阶段角度
    3. 三 从空间变化角度
    4. 四 从日常生活角度
    5. 五 从主要发达国家角度
      1. (一)美国
      2. (二)日本
      3. (三)欧洲
  • 第二节 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
  • 第三节 全球化及全球经济治理
    1. 一 全球化及全球资本运动研究
      1. (一)全球化问题
      2. (二)全球资本运动
    2. 二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化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