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八章 侠义与隐喻:王度庐在沦陷区的武侠小说修辞

关键词

作者

陈旋波 1968年生。现为华侨大学华文学院教授。1988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年考入该校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1991年获硕士学位。2003年获山东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华文教育,已出版学术专著《时与光——20世纪中国文学史格局中的徐訏》,曾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八章 侠义与隐喻:王度庐在沦陷区的武侠小说修辞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八章 侠义与隐喻:王度庐在沦陷区的武侠小说修辞

王度庐是一位长期被文学史忽视的武侠大家。20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叶洪生批校的“近代中国武侠小说大系”,收录了王度庐作品7部,其中包括“鹤—铁五部曲”,是为王度庐小说的第一个权威版本。90年代初王度庐的作品在中国大陆陆续出版,其小说成就在张赣生的《民国通俗小说论稿》(1991)略有描述。迄至90年代中期,尤其是2000年李安根据王度庐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后,这位武侠小说家才逐渐被人们认知。学者徐斯年经过多年的钩沉稽古、爬梳剔抉,对王度庐的生平及创作情况有了较详细的了解,终于撰写成《王度庐评传》,该书于2005年由苏州大学出版社出版,代表了王度庐研究的最新成果。近年来关于王度庐的研究论文逐渐增多,其武侠小说也进入文学史叙述,如苏光文、胡国强主编的《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史》2008年修订版就将王度庐等武侠小说家列入专门章节加以论述。随着现代通俗文学及沦陷区文学研究的推进,在沦陷区成名的王度庐越来越受到史家的关注。

王度庐,原名葆祥,字霄羽,1909年生于北京下层旗人家庭,幼时失怙,依靠母亲为人缝补度日。1924年高小毕业后,他因家境困难而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刻苦自学,一年后开始在宋心灯创办的《小小日报》发表文学作品。由于深受鸳鸯蝴蝶派影响,王度庐的创作多为言情、侦探和社会小说,后专注于写作武侠小说,偶有散文发表。1931年,他应邀担任《小小日报》编辑,三年后随恋人李丹荃离开北平赴西安,先后任陕西省教育厅编审室校对员和《民意报》编辑。王度庐婚后不久即携妻返回北平,1937年春他们应李丹荃二伯父之召同赴青岛。1938年1月青岛沦陷,王度庐因生活所迫,遂接受时在《青岛新民报》任副刊编辑的关松海之邀向该报投稿,其武侠小说陆续在该报连载。其间曾任《青岛新民报》编辑。至抗战胜利之际,王度庐在《青岛新民报》(包括合并后的《青岛大新民报》)及南京《京报》上连载武侠、言情及社会小说共18部,其中享有盛誉的是五部互有联系,又各自独立的武侠小说“鹤—铁五部曲”(《鹤惊昆仑》《宝剑金钗》《剑气珠光》《卧虎藏龙》《铁骑银瓶》)。战后他仍在青岛报刊连载各类小说。新中国成立后,王度庐曾先后在旅大行政公署教育厅、沈阳东北实验学校任职,1977年病逝于铁岭。

1939年,王度庐是在青岛沦陷区度过的。1937年12月济南陷落,月底青岛国民党驻军不战而撤,翌年1月青岛全市被日军占领。1939年1月,伪华北临时政府批准设立青岛特别市公署,青岛市伪政权正式成立。日军在山东沦陷区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建立情报系统和特务组织,设立集中营,对人民的抗日言行进行严厉钳制和残酷镇压,罪恶累累。在文化思想方面,日军以“新民会”等反动组织为阵地,对沦陷区人民实行奴化宣传教育。1937年12月成立于北平的“新民会”是日军参谋部和特务机关炮制的汉奸文化组织,宣扬“圣战”“王道乐土”“兴亚灭共”。1938年山东新民会成立,伪省长唐仰杜任会长,设立新民教育馆、新民学校,创办反动刊物,对沦陷区群众推行奴化教育、欺骗宣传和思想统治。日军占领青岛后,扶植成立新民会青岛特别市总会,由伪市长赵琪任会长兼委员长,日本人担任副会长。创刊于1938年1月的《青岛新民报》是新民会青岛特别市总会的机关报,由日本军方控制,借汉奸对外伪装成民办报纸,成为日军在青岛开展奴化宣传的主要工具。该报1938年6月正式改版,调整版面结构,扩大报道面,丰富副刊内容,邀请一些作家创作连载小说,以麻痹消磨民众的抗日意志。王度庐携妻到青岛一年后,青岛陷落,妻子李丹荃伯父的住宅被日军侵占,财产丧失殆尽,王氏夫妇被迫赁屋而居,生活无着,王度庐只得重操旧业,接受《青岛新民报》副刊编辑关松海之邀撰写武侠小说。时在天津沦陷区的另一位武侠小说家宫白羽也遭受同样际遇,其子后来在分析父亲当时的创作心态时如是说,此可作为追寻王度庐创作心迹的参考。

(父亲)只剩下一种谋生手段——写小说;又被报社文艺编辑套了一个小小的紧箍——只准写不要历史背景的纯武侠小说。为了吃饭,先父只得束手就擒,开始从事不愿做而又只得做的武侠小说写作生涯。这总比当汉奸强。

在这种情况下,王度庐于1938年6月首次以“度庐”的笔名开始在刚改版的《青岛新民报》连载长篇武侠小说《河岳游侠传》。该小说于同年11月连载完毕。与此同时,另一部长篇武侠小说《宝剑金钗》接着在《青岛新民报》连载,至1939年7月底载毕。《宝剑金钗》的小说主体创作于1939年,是王度庐的成名作,在“鹤—铁五部曲”中举足轻重。

王度庐在日伪报纸《青岛新民报》连载武侠小说,其直接创作动机乃谋生度日,本意也绝非配合敌人粉饰太平、消磨民众反抗意志。事实上,王度庐很早就具有民族救亡意识,他20世纪30年代初曾以“柳今”的笔名在北平《小小日报》上发表许多杂文,其中有些篇什涉及反帝抗日,如《恶五月》把1919年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1925年五卅惨案和1928年日军在济南屠杀无辜平民等发生在5月的历史事件联系起来,控诉帝国主义的侵略,“死难同胞们的血迹还兀自如新”,国耻何时得雪?如在《团圆月照破碎国家》一文中对长白山虎狼群踞、沈阳同胞屈服在异族铁蹄之下的民族危难痛心疾首。写于1930年的《烛边思绪》则从朝鲜亡国的惨痛和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的壮举想到祖国的沉沦窳败而不禁怆慨。这些抗日救亡倾向鲜明的文章表明王度庐具有强烈的家国情怀和忧患意识。然而,面对日伪在占领区的恐怖政策,王度庐不可能像战前那样以文章来表达抗日思想,更何况其作品是发表在日伪的主流报纸《青岛新民报》上,彰明较著的抗战内容无疑难以存身。

那么,王度庐在《青岛新民报》上连载并被该报用以吸引读者的诸多武侠小说是否仅仅当作沦陷区民众娱乐和排遣内心苦闷之用?民众是否因之消磨了抵抗意志?抑或是作者别有怀抱,在武侠小说中隐伏着某些与抗战有关的意绪?

哲学家傅伟勋曾就经典解读提出了“创造的解释学”的新范式,他认为这种解释学分为循序渐进的五个步骤或程序:(1)“作者实际上说了什么”,即“实谓”;(2)“作者真正意谓什么”,即“意谓”;(3)“作者可能说什么”,即“蕴谓”;(4)“作者本来应该说什么”,即“当谓”;(5)“作为创造的阐释家,我应该说什么”,即“创谓”。这种文本解读方法无疑有助于我们对王度庐的武侠小说进行由表及里、由显及隐的发掘与阐释。袁一丹的《隐微修辞:北平沦陷时期文人学者的表达策略》一文以沦陷时期滞留北平的文人学者为对象,通过对其作品修辞层面的条分缕析,并从这些“隐微修辞”和表达策略中揭示出他们“难以言明的心事”。该文的研究方法为探讨王度庐武侠小说的隐秘意蕴提供了有益的启示。笔者认为,王度庐于青岛沦陷区创作的武侠小说在敌伪的政治压力下,利用武侠小说这一中国文学传统,通过人物塑造和主题寄寓了匡扶正义的中华游侠精神,隐曲地表达了对日军的邪恶行径和汉奸助纣为虐的反抗心态,同时借助一些怀旧叙事来言说黍离之悲,并在文本细节描写的内容取舍和隐微修辞中曲折地寄托幽愤和怀抱。本书以王度庐1939年在《青岛新民报》连载并获得强烈反响的武侠小说《宝剑金钗》为中心,运用历史与美学相结合的方法,着重对这部小说的主题和人物发微抉隐,同时辅以修辞学阐释,力图从中寻绎1939年王度庐身处沦陷区的隐现心迹。

《宝剑金钗》连载结束后,于1939年9月由《青岛新民报》报社推出单行本,“不及一月,即已告罄。乃决定重印五千部”,不久又即告罄,于是一印再印,共售出数万册。该书以李慕白的行侠经历及与俞秀莲、谢翠纤的感情纠葛为主要线索,展现了清末江湖世界和现实社会的复杂景象。侠士李慕白在比武中爱上了镖师之女俞秀莲,而后得知秀莲已许配给孟思昭,他在护送镖师一家逃脱仇敌追杀的旅途中与俞秀莲相互爱慕,最终却义斩情丝。李慕白在北京与隐姓埋名的“小俞”(即孟思昭)结为生死之交;孟思昭对李慕白和俞秀莲的爱情已有察知,他在对抗恶霸黄骥北的战斗中壮烈身死。李、俞两人为孟思昭的高义所感动,遂终身不论婚嫁。小说穿插了李慕白与妓女谢翠纤的爱情故事,同时凸显了其与满洲旗人德啸峰、小贝勒铁二爷以及史健的知己之交。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叙述张弛有度、收放自如,人物形象个性鲜明、生动可感,不愧是王度庐武侠系列的代表作。在沦陷区的特殊政治环境里,这部小说是如何在人们习以为常的武侠叙事中通过隐微修辞而隐曲地传达出某些与抗战有关的意绪呢?

第一节 《青岛新民报》与王度庐的写作处境

1937年日军占领华北之后,敌伪就针对新闻出版建立起一套具有殖民性质的监管系统,对新闻出版进行严厉统制。在舆论宣传方面,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纠合各地日军特务机关负责制定政策和具体实施,汪伪政权也设立相应的机制配合日军开展舆论宣传及新闻统制。日本华北方面军强调,对违反临时政府政策的设施、言行、出版物等,严加取缔。1938年2月10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颁布了《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规定“以文字图画或演说为叛国之宣传者”,视情节轻重可分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限徒刑。同年,通过了《出版法》和《治安警察法》,加强对人民言论的限制。日伪对新闻出版、电影戏剧等的审查、登记、运营和处罚规定了严格的制度,一经发现有违禁物品即给予取缔和诉究。1939年4月伪天津特别市公署情报处和新闻事业管理所在日军的直接干预下宣布对天津《国强报》等予以“废刊”。日军为了美化其殖民统治、欺骗沦陷区民众,在沦陷区各地自办或指使新民会等汉奸组织创办了许多鼓噪“大东亚圣战”“中日亲善”等陈词滥调的报刊,《青岛新民报》就是其中之一。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