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八章 高校民主管理的路径之四——教授治学

关键词

作者

何祥林 1953年9月出生,湖北郧县人,汉族,中共党员。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从事党史党建和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曾任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校工会主席,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等职。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省部级项目10余项。出版《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研究》等著作(含主编)20余部,在各类期刊、报纸发表文章百余篇。
周东明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中小学数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华中师范大学工会主席,湖北省总工会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一直从事基础教育的研究工作。出版著作(含主编)多部,在《人民教育》《教育研究与实验》等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
何静 华中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研究员。长期从事高校社科研究管理和文化研究管理工作。研究领域为青少年人格教育、大众文化研究、高校社科管理研究、现代大学治理研究。主持和参与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出版专(编)著6部,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0多篇。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八章 高校民主管理的路径之四——教授治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八章 高校民主管理的路径之四——教授治学

教授治学、学术民主是高校 “民主管理、民主办学”的关键。教授治学有利于发挥教授作为学术精英和办学主体的主观能动性,提升大学在学科建设、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水平,提高高校的综合办学实力。教授治学既是大学以学术发展和人才培养为根本追求的本质要求,也是现代大学践行以人为本管理理念和共享治理现代学术民主精神的重要体现,有利于教授专业知识的发挥、学术的规范运行和良性发展。

一 教授治学概述

教授治学是从教授治校概念上发展演变而来的。教授治校起源于中世纪的西欧——法国的巴黎大学(创建于1150年),是大学为了摆脱中世纪的教会神权与世俗皇权束缚,维护大学自身权益而采用的一种具有较高自主管理权的内部管理模式——大学内部事务由大学教师集体负责管理,享有较为广泛的治理学校的权力,如校长遴选、教师选聘、专业设置以及课程安排等;对外则拥有免兵役、免税以及司法豁免权等较高程度的自治权。教授治校这种内部管理模式借鉴了中世纪城市手工艺人的行会制度,通过协商方式组建教师行会,集体管理学生,集体承担大学中课程设置、招生、选举校长和聘任教师等学术事务的决策、执行与监督任务。此后,教授治校的理念和内部治理方式进一步在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德国的柏林大学乃至全世界得到发展与实践。虽然各国在制度构建和具体做法上有所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奉行大学自治,学术独立,以教授为代表的教师群体在学校事务上拥有较大的决策权和管理权。二战后,各国对科学研究更加重视,不仅扩大了大学的规模,也增加了大学的数量,学科门类更多,高校教授们承担的科研任务日益繁重,由于国家财政紧缺,国家行政力量通过拨款等手段加紧渗透、控制大学,而且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行政事务也越来越专业化,需要专业性的人员来从事管理工作。在此综合背景下,教授治校的权力日益集中于通过学术团体组织(如评议会或教授会)进行学术事务的决策和管理,而将其他事务的管理权交由专业行政人员承担。由此,教授治校逐渐开始向更具有学理意味和科学性的教授治学转变,体现出教授专注于学术决策和管理的特点,是西方大学推崇的民主治校理念。

(一)什么是教授治学

关于什么是教授治学,学界尚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是对治学的范围有不同的认识,主要分为狭义说和广义说。狭义说认为,教授治学仅仅指教授进行学术研究,包括“治学科、治学术、治学风和治教学”;广义说认为,“教授治学,作为现代大学制度,除了狭义说包含的内容之外,还包括参与学术事务的决策和管理”,“教授治学是实现学术自由和学术民主的基本前提,教授治学不仅指教授个人研究学术问题,也包括教授在大学公共学术事务中从事决策和管理”,即凡是涉及学术发展的事务,教授都有参与的权利,具有比较丰富的内涵,而且应当与时俱进,有较强的外延性,认为凡是有可能影响学术发展的事务如资源配置、人员选拔、后勤服务等都应当包含在“学”的范围之内。

从教授治学与教授治校的关系来看,主要有如下三种观点。

第一种“同义说”,认为广义的教授治学与教授治校含义相同,如认为“教授治校的内涵主要是治理学术事务,其实质是教授治学”;还有的学者从组织形式和人员构成、权力作用范围进行了分析,认为“国外的教授治校与我国所提的教授治学,从组织形式和人员构成上来看是基本一致的,都是主要指以教授为代表或以教授为主的学术人员通过团体方式集体行使权力;从权力作用范围来看,国外教授团体的权力都主要限于学术事务的管理和决策,与我国教授治学的内容是一致的”。不同的是,在国外教授力量较强的国家,教授代表的学术力量还有选举校长的权力或与理事会共同任命校长的权力,而且国外校长的职权很小,要么如德国象征大学的学术地位,要么如英国作为一种荣誉头衔,对学校管理没有实质性权力。“国外校长虽然在评议会参与学术事务,但既不代表行政力量,也不代表学术力量,只是作为两种权力行为的协调连接点和作用点,但我国校长则有较大职权,如任免组织内机构负责人,聘任与解聘教师等”;或认为,“教授治学源于教授治校,同步发生于大学诞生,教授治学是指以教授为代表的教师群体作为个体在学术领域研究学术问题并对涉及学术发展的事项进行决策和管理”。

第二种“主从说”(或称“差异说”),认为教授治学是在研究教授治校的过程中提出的一个新概念,主要指以教授为代表的教师从事学术活动,行使对学术事务的管理权;教授治学只是教授治校的一部分内容。如赵蒙成教授就认为:“教授治学与教授治校概念不同:教授治校是指教授在学校的所有重要事项方面拥有决策权,实质是学者治校,尽管教授们但并不负责学校的直接管理,仅仅是可以间接管理学校;而狭义的教授治学则是指教授在学术领域内行使决策权,仅仅参与大学学术事务方面的管理,其实质是学者治学;教授治校关涉大学运行的整体权力架构,而教授治学则仅指学术事务的管理,二者指向的重点不同,教授治学应该是教授治校的一部分,必须以教授治校为前提,从属于教授治校。”彭阳红也认为,“教授治学从属于教授治校,教授治校是教授治学的前提与基础,并且裹挟着强烈的价值诉求,更有利于推动变革,教授治校更具有包容性,除了要治学术事务之外,还要治非学术事务”。

第三种“差异说”,认为“教授治学与教授治校有着本质的不同,教授治学的提法虽然体现了一种大学管理的制度安排,看似体现了学术权力的重要性,但实际上更容易导致学术权力的狭义化,导致学术权力被局限在狭义的、边缘化的‘学’字之类,扭曲了学术权力的本来地位和应有空间,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提法,与教授治校这一高等教育原则相比是历史的倒退”。

对如上三种观点进行深入研究和对比分析,可以发现其差异主要在于对教授治学应当作广义理解还是狭义理解。狭义的教授治学仅指学术事务;广义的教授治学则不仅指治理学术事务,还要治理与学术发展相关的其他事务。因为学术发展不仅受到发展规划、人才建设等学术决策的影响,还受到学校内部规则制定、资源分配以及后勤保障、权益维护等非学术事务决策与执行等诸多因素的较大影响,而且资源配置、后勤保障等非学术事务对学术发展的影响可能更大。如果采纳广义的教授治学,那么三种观点实际上是趋于一致的。但如果采取宽窄不一的理解,就会出现上述差异。除此之外,采纳“教授治学从属于教授治校”观点的学者还认为,“教授治校更能彰显学术权力的权威,是欧美大学治理模式的典型特征”。但笔者认为,学术权力的彰显,并不是依赖于教授治校这一个概念,更重要的是要强化学术主导、行政配合的高校内部治理理念和制度建设。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大学规模不断扩大,大学的功能日益多元化,大学的内涵与本质也不断拓展,整个社会对大学结构、功能、治理理念和管理模式提出了专业化的要求,对学校治理的权力主体提出了多元化的要求,大学内部的权力必然会出现分散趋势,教授自身必然难以治校。党和政府通过决定高校党政领导班子成员、考核评价、资源配置等方式加紧对大学的控制,完全依靠民主推选教授对大学进行自治已经不合时宜了,大学的治理模式呈现出由利益相关者共同治理的特征,即“党委领导,校长治校,教授治学,民主管理”,这也与现代大学治理理念与实践相契合。

不仅如此,在我国的法律文本和规划纲要中都是采用教授治学的提法。虽然《高等教育法》并没有明确提出“教授治学”,但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2012年6月教育部出台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中都明确提出要“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要 “建立民主选举产生的学术委员会”,“充分发挥教授在教学、学术研究和学校管理中的作用”,要“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完善治理结构”,“克服学校内部治理上的行政化倾向”。这些规定实际上明确了要通过建立学术委员会制度来完善大学治理结构,实现教授治学。2014年1月29日教育部公布的《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教育部令第35号)第三条也重提了要“发挥学术委员会的重要作用”,“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可见,教授治学的提法更符合教育规律,更契合当今时代发展的要求和现代大学制度多元化治理的设计理念。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教授治学”指的是,以教授为代表的教师群体通过学术委员会这一形式,在学术事务和事关学术发展的其他事务方面行使决策权、管理权、评价权。“教授治学”中的“教授”是治学的主体,在此应作广义理解,泛指高校从事教学科研的教师;“治”应当是“治理、研究”的意思,关系到治理主体以何种组织形式,以何种治理方式进行高深学问的传递和研究;“学”指的是学术,即系统性、专门性的高深学问,指的是治理的具体内容,一般认为应当包括教学与研究、学术决策和学术管理、学术规范与学风建设,以及关系到学术发展的学校其他重大事务的咨询与决策。

教授治学的本质其实是“尊重学术权力,奉行学术自由,建立学术权力、政治权力、行政权力三权独立运作又相互制衡监督的大学治理体系”。在此,学术权力不应当作狭义的、边缘化的解释,而应当有丰富的内涵,因为大学的一切活动都是围绕着学术活动这个中心展开的,大学的一切工作(包括行政管理和后勤服务工作)都应当是为学术活动服务的,是负责执行学术决策的。因此,学术权力应当是大学的主导,在三权之中处于支配地位,行政权力理应处于为学术权力服务的地位,否则就本末倒置。因此,教授治学的内涵应当是外延式的,不仅指教授个人从事学术研究,对具体学科领域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进行有效治理;而且指教授组成学术组织负责学位申请或学科规划等纯粹的学术事务决策;还指教授们代表的学术权力组织拥有以学术为本位的资源配置话语权,即还应当负责大学的重大政策制定与民主管理决策,例如与学术发展、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紧密联系的人事、财务、后勤保障等的决策。

(二)教授治学在高校民主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第一,教授治学是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的体现。人是具有创造性的生物,所有的制度设计都应该以发挥人的聪明才智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在大学里,以教授为代表的教师群体拥有高深的学科知识,是学术专业性和专业权威性的代表,具备不同于一般人的治学能力,具有学术决策和管理的优势,而且他们直接承担着一线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任务,教师的个人发展目标与学校的发展目标是一致的。因此,教师群体是对学术决策和管理最有发言权的内行人,具备行使这些权力的能力,正所谓有能力者居之,这也是教授治学权力内在合法性的体现。这实际上也契合了权力具有不平等性和支配性的属性要求。同时,只有赋予教授治学的权力,才能让他们体会到尊重,才能激发他们的热情,发挥其独特的主体作用,提高大学教学科研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促进大学的学术进步。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3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教授治学概述
    1. (一)什么是教授治学
    2. (二)教授治学在高校民主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 二 教授治学在高校民主管理中的现状分析
    1. (一)我国教授治学的简要发展历程
    2. (二)教授治学在高校民主管理中的现状分析
  • 三 完善教授治学的重要途径
    1. (一)健全法律法规,明晰教授治学的本质内涵
    2. (二)依托大学章程建设,突出学术权力的主导地位,完善高校内部治理结构
    3. (三)整合高校学术组织,完善学术委员会制度
    4. (四)创造良好的教授治学环境,激励和引导教授提高治学水平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