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结构分化:当代中国社区治理中的社会组织

作者

向静林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高红,2011,《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建设的模式创新与制度保障》,《社会科学》第6期。
  • 关信平,2011,《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建设路径》,《人民论坛》第11期。
  • 黄晓春,2015,《当代中国社会组织的制度环境与发展》,《中国社会科学》第9期。
  • 黄晓春,2017,《中国社会组织成长条件的再思考——一个总体性理论视角》,《社会学研究》第1期。
  • 黄晓春、嵇欣,2014,《非协同治理与策略性应对——社会组织自主性研究的一个理论框架》,《社会学研究》第6期。
  • 黄晓春、周黎安,2017,《政府治理机制转型与社会组织发展》,《中国社会科学》第11期。
  • 江华、张建民、周莹,2011,《利益契合:转型期中国国家与社会关系的一个分析框架》,《社会学研究》第3期。
  • 李友梅、肖瑛、黄晓春,2012,《当代中国社会建设的公共性困境及其超越》,《中国社会科学》第4期。
  • 刘世定,2015,《“嵌入性”用于的不同概念、逻辑关系及扩展研究》,载刘世定主编《经济社会学研究(第二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罗伯特·D.帕特南,2001,《使民主运转起来:现代意大利的公民传统》,王列、赖海榕译,江西人民出版社。
  • 陶传进,2008,《控制与支持:国家与社会间的两种独立关系研究》,《管理世界》第2期。
  • 田凯,2016,《发展与控制之间:中国政府部门管理社会组织的策略变革》,《河北学刊》第2期。
  • 杨宜勇、黄燕芬,2017,《十八大以来中国社会建设的新思路、新成就》,《社会学研究》第6期。
  • 郁建兴、金蕾,2012,《社区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协同作用》,《经济社会体制比较》第4期。
  • 虞锦美、叶珩、黄晓春,2014,《社会组织发展与公共政策创新》,载李友梅等著《城市社会治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俞可平,2006,《中国公民社会:概念、分类与制度环境》,《中国社会科学》第1期。
  • 张琼文、韦克难、陈家建,2015,《项目化运作对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影响》,《城市问题》第11期。
  • Pfeffer,Jeffrey & Gerald Salancik,1978,.New York:Harper and Row.
  • Granovetter,Mark,1985,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The Problem of Embeddedness, 91.

结构分化:当代中国社区治理中的社会组织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结构分化:当代中国社区治理中的社会组织

一 研究问题

近年来,推动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成为我国社会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举措。宏观层面,党和国家在社会组织方面的方针政策频繁出台。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城乡社区服务类等四类社会组织。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提出“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微观层面,各地基层政府纷纷进行社会治理创新,投入大量资源,推动社会组织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社区治理。由此观之,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总体上具备良好的制度基础。

然而,如果对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实际情况进行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不少让人困惑的现象。一方面,政府体系自上而下的政策宣传颇有声势,基层社会治理层面的创新实践层出不穷,降低了社会组织登记注册的门槛,增加了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力度,建立了大量的枢纽型社会组织。结果是,社会组织的数量迅速增加,特别是各类社会服务机构成立和运营,规模逐渐扩大,它们承接政府发包的项目,通过多种形式为社区提供服务;社区社会组织也在社区党组织服务群众经费和社区公服资金等的支持下更为活跃起来。另一方面,不少基层政府、社区党组织和群众自治组织的负责人和研究人员都注意到,社会组织对社区治理的实际作用依然非常有限,体现为社会组织缺乏自主性、倾向于提供服务而非参与治理、难以深入社区,以及解决问题的范围狭小、能力不足、持续性弱等。与此同时,不同的社区中,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效果也存在较大差异。

问题是,社会组织的迅猛发展(如社会组织数量、规模、发展速度等)和参与社区治理的有限效果之间的反差,究竟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普遍存在?产生这种反差现象的机制是什么?存在哪些可能的应对方式?对此,现有研究没有提供系统和恰切的解释。相关的研究工作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宏观层面:国家/政府与社会组织的关系研究。相关研究聚焦于政府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制度与策略,提出了一系列有关政府与社会组织关系模式的描述性概念,如“宏观鼓励、微观约束”(俞可平,2006)、“分类控制”(康晓光、韩恒,2005)、“控制与支持”(陶传进,2008)、“利益契合”(江华等,2011)、“分类发展”(田凯,2016)等,认为政府对社会组织存在控制与发展这两种基本态度和管理策略,而前者是社会组织发展受限的核心原因。不过,这类研究关注政府和社会组织的关系问题,而非社会组织与社区的关系问题;假定了正式制度约束与社会组织发展之间的线性关系,也没有为社会组织发展和社会治理效果之间的关系提供分析工具;宏观的结构讨论较多,而微观的机制研究较少。

第二,微观层面: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经验模式研究。相关研究以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政策文本为基础,聚焦于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应然角色,论述应该如何推动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存在哪些地方经验模式(关信平,2011;高红,2011),面对何种现实问题,并试图总结推动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有效路径和具体方法。这类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规范性研究和概述性研究较多,缺乏实证性研究和解释性研究,较少从基础理论层面建构分析框架或解释逻辑,难以深入和系统地回答为何在政府大力推动的背景下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依然效果欠佳,细致的实证研究工作(郁建兴、金蕾,2012)尤其少见。

第三,中观层面:社会组织的实践制度环境及其影响研究。近年来的中观研究,试图突破上述宏观和微观分析,从“制度环境—社会组织—治理后果”的逻辑链条出发,分析社会组织面临的实践制度环境特征及其引发的治理后果(黄晓春,2014,2015,2017)。这些研究指出,项目制对社区治理结构产生影响,其内涵的技术理性导致社会组织依附项目而与社区疏离、可持续发展不足、发展不平衡等问题(虞锦美等,2014;张琼文等,2015),但主要还是关注政府治理机制转型对社会组织的影响(黄晓春、周黎安,2017),未能明确地将社会组织置于政府与社区之间进行理论考察,也很少揭示社会组织场域内部的结构特征。

总之,已有研究更多集中在“国家—社会”或者“政府—社会组织”的关系维度讨论社会组织的环境特征,而较少集中在“社会组织—社区”的关系维度讨论二者之间的匹配机制,缺乏源自社区的自下而上的视角,以及中观层次的组织场域视角,难以为理解社会组织与社区治理的关系提供基础性、系统性和机制性的分析思路。因此,本文尝试从组织社会学的视角出发,聚焦社会组织与社区治理的匹配问题、影响因素及其引发的应对方式,提供可能的分析思路。

本文建构“外部环境—供求匹配—治理水平”的理论框架,分析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中的问题和原因。其中,外部环境,是指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时所置身其中的环境特征,主要包括自上而下的政府环境和自下而上的社区环境;供求匹配,是指社区对社会组织的需求与社会组织对社区需求的供给之间的匹配关系;治理水平,是指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参与程度和作用情况。

本文的具体分析将从三个方面展开。首先,将作为需求侧的社区治理与作为供给侧的社会组织之间的匹配分析作为核心,指出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效果有限,实质是二者之间存在供求匹配不足的问题,即社会组织未能充分满足社区的需求。其次,分析影响供求匹配关系的环境因素。最后,分析供求难以匹配的逻辑后果,以及基层政府和社区发展出的改善供求关系的应对方式。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0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研究问题
  • 二 社会组织与社区治理:供求匹配问题
    1. (一)需求侧:社区治理对社会组织的双重需求
    2. (二)供给侧:社会组织的结构分化
    3. (三)匹配问题
  • 三 环境因素与影响机制
    1. (一)专业社会组织的环境
    2. (二)社区社会组织的环境
  • 四 应对方式及其局限
    1. (一)增强专业社会组织的嵌入性
    2. (二)提升社区社会组织的专业性
    3. (三)局限与超越
  • 五 结论与讨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