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东方杂志》对清末民初开设国会的探讨(1904~1911)

作者

凡樊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东方杂志》对清末民初开设国会的探讨(1904~1911)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东方杂志》对清末民初开设国会的探讨(1904~1911)

《东方杂志》被称为近代杂志中“时期最长久而最努力者”,于1904年3月创刊于上海,直至1948年12月休刊止历时45年,共出版44卷。由于存续时段长、内容丰富、篇幅厚实,该刊深具思想资料库的功能,是近现代中国许多重大社会政治话题的重要文献记录者,也是20世纪前半叶社会影响力最大的综合型刊物之一。同时,《东方杂志》的编辑与作者群体,虽然政见取向不同,但作为重大社会政治活动的亲身参与者,他们借助该刊表达了不同群体的政治立场与思想言论。早期《东方杂志》的决策群与主笔群主要有夏瑞芳、张元济、孟森、高凤谦、陶葆霖等人。他们大多出生于19世纪六七十年代,多曾在幼年时期受中国传统封建教育,成年后接触西学,赞成维新,成为新型知识分子。在报刊运作上,这类群体倾向经营民办报刊,商人属性明显,因此也是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在晚清救亡图存的浪潮中,他们逐渐发现封建社会的种种弊端,积极拥护宪政。因此,推动君主立宪成为早期《东方杂志》类刊物的重要诉求。《东方杂志》镜像中的清末立宪是清末民初社会转型背景下报刊与政治的互动,其背后涉及地域环境、媒介报人、公共领域等多种内外因素。

清末立宪是晚清政府的一场自救改革。1901年,清廷实行“新政”以图自救。立宪派认为救亡图存的根本在于政治改革,“欲救其弊,固非改定政体不可”,改专制制度为君主立宪制成为立宪派呼吁的核心内容。君主立宪制度的三要素为宪法、国会、责任内阁,此三者中,国会又为立宪政体之基石,也为预备立宪之重点。1906年8月,清政府宣布预备立宪,实行官制改革,为开设国会做准备。《东方杂志》大量刊文表示赞成,同时对为何推进立宪、如何推进立宪等问题刊文探讨。清政府以人民程度未及为由,拖延开设国会,并于1907年下谕设资政院以为过渡。《东方杂志》刊发评论文章《论开国会当先于地方自治》,认为资政院并不具备议会性质,其“贵族与士商杂居,行政与立法混成,绝非上议院应有之规制耶”,是一个“名义事实之两不相容”的机构。1908年8月,清政府宣布预备立宪的期限为九年。《东方杂志》转而鼓吹速开国会,动用大量篇幅支持国会请愿运动。《东方杂志》关于开设国会的一系列探讨,经历了从赞成预备立宪到主张速开国会的态度转变,折射出社会转型时期媒介与政治互动的关系以及新式知识分子以文参政的历史轨迹,值得深入研究。

一 《东方杂志》对开设国会必要性的探讨

在立宪政体中,国会地位至关重要,其拥有参与制定宪法的权力,是立宪的核心。除拥有立法权以外,国会还具备对政府的监督权,可以通过财政、行政两方面对政府运作进行监督,拟通过监督国家预决算整顿财政,促进国家富强。

关于国会与立宪的讨论。宪政的实行,必先确立“三权分立”,三权分立是确立宪政的标志,是立宪政体划分权力的理想解决途径。《东方杂志》发表文章赞同“三权分立”之说:“立法者不能定苛法以虐民,行政者不能任意行为以扰民,司法者不能以不法之处分施之于民,而国家于以治”。而三权中,立法权为最重,故须先建立国会。

关于国会与宪法的讨论还有多处。《论中国立宪之要义》中明确指出“国会者,立法之机关也”,强调只有国会拥有立法权,“庶政始有更张之本”,“政府乃有催促之机”。所谓立法权,即是参与制定宪法的权力。“议院者,实立法之机关也,宪法之立以国民公认为准,故必有代表国民者会议决定之,乃可以颁行中国”。评论性文章《国会预备议》指出,宪法是立宪政体的重中之重,“若夫国会,则上下两院皆属臣民之责任,上下院之根本即立,精神既合,则宪法之根本亦立,而宪法之精神亦出”。在国会的职权之中,最重要的是立法权。施行立宪必有宪法,宪法必由国会所立。国会代表国民利益决议宪法条陈,出台的宪法兼顾国家与人民利益。国会乃“宪法之母”,应先设国会,继而制宪法,随后民刑各法方可推行。所以“国会者,为立宪国国体之总命脉,为第一级发生之原生物,为自专制政体进入于宪法政体之转捩机键”。《国会预备议》一文认为,“立宪之要点,只在开国会一事,则预备立宪之要点,亦即在预备国会一事而已”,开设国会是立宪之预备的主要事宜。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东方杂志》对开设国会必要性的探讨
  • 二 《东方杂志》关于开设国会路径的思考
  • 三 《东方杂志》对预备立宪态度的演变

查看更多>>>